88u3j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二九八章 儒將陳鋒鑒賞-e4lap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旅部大营内,铜锅沸腾的冒着热气,肥瘦相间的羊肉过一遍汤水就熟透了,沾着满是辣子麻酱的调料,咬到嘴里满口留香,在配上辛辣的白酒,吃的众人是连呼过瘾。
陈锋是南沪人,不管是从相貌上,还是从行事作风上来看,都不像北方军官那样性格外放,瞧着更内敛一些,说话时逻辑严谨,温文尔雅,很有一副儒将派头。
由于秦禹跟陈俊关系很好,所以他在酒桌上也没有客气,有不懂的地方,一直都是在虚心请教。
“小峰,说实话,一到这个地方,我是哪儿哪儿都不适应。”秦禹主动给陈锋倒酒,眉头轻皱的说道:“也不光全是因为士兵遇袭这个事儿,我就感觉……这地方有点排外,不那么好打开局面啊。”
“呵呵。”陈锋一笑,扭头看着秦禹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你说。”秦禹点头。
“待规划区呆着舒服,还是城区呆着舒服?”陈锋问。
“那还用想,肯定是城区呆着舒服啊,环境稳定,工作机会多,安全性有保证,再不济也有政F救济啊。”秦禹笑着回道。
“任何年代都在喊着人人平等,可任何年代它也平等不了。”陈锋面色红润,侃侃而谈:“纪元年前的阶级是看不着的,但又是真实存在的,大家生活在一个社会环境中,中间却隔着一道你看不见的屏障,终其一生,普通人都难实现阶层的突破。”
“这话对。”齐麟点头。
“纪元年后,屏障没了,为什么?因为阶级关系已经藏不住了,资源有限,谁也管不了所有人,那有钱有关系的想尽一切办法进区,社会各行业精英人士不用说话,都会被特招,而剩下的人找不到城区的大门,就只能留在外面,所以这里叫待规划区。”陈锋抿了一口白酒,扭头看向了秦禹:“同样是人,却分三六九等!你说人家排外,那在他们心里,你又拿人家当自己人了吗?”
“通透!”历战赞同着点了点头。
“越远的地方,人越对城区,部队,现有政F没有归属感。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得到过什么帮助,新纪元二十多年都过去了,谁又曾往里多看过一眼呢?”陈锋手指轻敲着桌面说道:“你发展壮大了,想要逐渐收回土地,民众。可你想想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家早都适应了这种环境,习惯了自己做主,自己找生存空间,你又想过来重新立规矩,收失地,收人心,那会容易吗?”
秦禹闻声缓缓点头。
“这就是为什么我哥不建议你开火的原因,老百姓心里有怨气,本来就对穿制服的没有好感,在加上索家,何家这些势力在暗中煽风点火,那你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把矛盾转嫁到了自己和民众身上,到那时上层也不会支持你啊,对吗?”陈锋问。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要和他们对着干,是他们在挖空一切心思,在对抗我,对抗部队。”秦禹也也很上火的说道:“我只是被动接招啊。”
“我收到消息,川府地区的四大家族,两大公司,起码有一半是收了五区的钱的。”陈锋低声说道:“他们搞部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啊。”
“这帮人也真不怕死啊。”齐麟心里厌恶的骂道:“西北线上打的这么激烈,三大区的部队总共死了一万多人,损失如此惨重,他们却干这勾当!可恨啊。”
“不,你要想融入川府,就要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陈锋摇了摇头回道:“在这些本土势力的眼里,五区的是外人,咱们同样是外人。我说了,新纪元二十多年过去,这里的人经历的苦难,是我们没有办法想象的。从特区墙建起来的那一天开始,隔断的就是归属感,亲情感,越远的距离,这一点提现的越为明显!”
陈锋说的非常客观,桌上的军官都陷入了沉思。
“那这四大家族,两大公司,就没有考虑过,有一天失地收了,归属感找回来了,他们的下场会是啥样吗?!”齐麟问。
“有啥下场可言啊?呵呵!”陈锋端起酒杯,摇头一笑:“先不说这一天多少年后能来,就哪怕真的提前到了,川府地区留下的也是子弹壳,和需要安置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他们到那时候早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明说吧,很多人暗中可能都已经拿了其他大区的居留权了,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齐麟无语。
“那你看,短时间内的困境怎么解决?”秦禹问。
“还是要融入啊,可以有对手,但不能四面皆敌,不然就是你要对抗全体的局面。”陈锋喝了口酒,笑呵呵的看着秦禹说道:“为啥让你来这儿啊?因为搞军事,你的素质可能一般,但在搞地面政治上,你是让我哥都称赞的人啊!”
秦禹听到这话,眼神一亮。
“把你的长处发挥出来,不要到这里反而不会了。”陈锋一语点醒梦中人:“我听说,你杀那个索三是找了本地的人领路?”
“是!”秦禹点头。
“你看,这不就是融合吗?有人排外,也有人愿意帮你,这就说明,川府地区也不是铁板一块啊!”陈锋话语平淡的说道:“具体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牵头找找朋友,让他们在这里,给你介绍一些朋友!”
秦禹缓缓举起杯,非常感激的说道:“谢了!”
“咱们俩,咱们两个单位,都要多走动!”陈锋一句点题,跟秦禹撞杯后,一饮而尽。
谈到这里,秦禹心里豁亮了不少,也对自己在川府地区的发展,有了模糊的规划。
……
次日。
索爷抵达远山镇,坐在联防队的办公楼内,面无表情的说道:“何五在他们手里?”
“是的?!”对方点头。
索爷搓了搓手里的珠子,思考半晌后说道:“闹一闹,然后上山跟这个秦长官盘盘道!”

ww2as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二九七章 這個助手不正常推薦-0f74b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略有耳闻,哈哈!”金泰洙笑着回了一句。
“实不相瞒。”周证往前探了探身子,话语简洁地说道:“我明面上是自己经营一些生意,但说到底还是给官方干活。你也清楚,我这样的身份,压力是挺大的,所以在五区这边,还请金先生帮忙打开局面。”
“你想怎么打开呢?”金泰洙问。
“我要收购两家实业公司,先弄好身份。”周证直言说道。
金泰洙一笑:“这个问题不大,有我牵头,给你搞个商会身份都不难。”
“金先生,我有什么就说什么哈。”周证咧嘴一笑:“我来五区的条件就是,账面上必须趴着充足的活动经费,所以钱不是问题。并且这个经费也不是我个人出的,花出去多少,只要有个由头就行,对我个人来说,是无所谓的。”
“我了解,呵呵!”金泰洙点头。
“打开局面,说白了其实就玩圈子,要融入在这里。”周证端起酒杯:“在这事儿上面,也还请您帮忙了。”
“小事情,我在五区还是有一些人脉的,朋友之间可以共享嘛!”金泰洙与周证撞杯,一饮而尽。
酒杯落下,林成栋懂事儿的给二人倒满。
金泰洙沉吟半晌,笑看着周证说道:“其实我也有一点事情想要求你。”
“你说。”
“呵呵,近些年三大区逐渐崛起,导致五区和欧盟区的关系变得越发亲密,双方不管是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有频繁的往来。”金泰洙低声说道:“所以,我个人也想在欧盟区那边做一点生意,但奈何人脉有限啊。所以我想……你能不能也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上层关系?”
周证是什么人?那是能在杀神林成栋手里活下来的奸诈之徒,所以金泰洙一提这个条件,周证立马就意识到,他这是在试探自己。
金泰洙没见过周证,中间人老李也死了,他暂时没有办法快速确定周证身份,所以直接提出想见你的上线。
此刻,周证如果不答应,金泰洙的怀疑就会更加剧烈,并且一定不会顺着自己的思路走。但答应了,上线真来了,那老周夹在七区军情和欧盟区上线中间,就有非常大的暴露可能。
怎么办?
周证短暂思考一下回道:“这没问题的,我上面的人,最近也想来五区看一下,到时候我出面引荐。”
“那就太感谢了!”金泰洙举杯敬酒。
像周证和金泰洙这种人物,谈正事儿其实也就是三两句话,就能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没必要翻来覆去地聊。
双方都弄清楚了对方的想法后,就开始喝酒闲聊,风花雪月。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周证起身说道:“我去一下卫生间。”
“好。”金泰洙点头。
林成栋思考一下起身:“失陪一下。”
金泰洙有些奇怪地看着林成栋,笑着点了点头:“好!”
二人推门离去,一块去了右侧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数秒后。
一位青年迈步走进了房间,轻声说道:“我让人问了一下,这几天周证几乎没有离开过酒店,他的助手也没有。”
金泰洙喝了一口米酒:“这个助手小朱有点奇怪啊,他跟老周之间的关系……?”
“是很奇怪。”青年语速很快地说道:“我去接人的时候发现,这个助手竟然是和老周住在一个房间的,关系近得有点不太正常。他说自己是搞军情的,又是老板,可能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吗?”
“住在一块?”金泰洙也有些疑惑。
“是的。”青年点头应道:“我去接老周的时候,看见房里的情况了。”
金泰洙舔了舔嘴唇:“老李跟我提过,周证是自己来的五区,没说过有这么一个助手啊!”
“要不要试探一下,查一查这个助手的身份?”青年问。
“好。”金泰洙点头:“我就是觉得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一方面要查查这个小朱,另外一方面,也等等老周那边的反应,看他会不会给我介绍欧盟区的关系。”
“明白!”青年点头。
卫生间内。
周证声音非常低地说道:“两个事儿:第一,你要马上跟上面说,我这里需要钱,很多钱,金泰洙这种人不给大价码是啃不下来的。第二,要快速制定一个方案,我不可能让我上面的人过来,因为我是没有助手的,人来了,你很容易漏出马脚。”
“很多钱是多少?”
“五十根金条吧!”老周突然笑了。
林成栋皱眉看着他:“……!”
“你不要弄这个表情,那五十根金条本来就是要给金泰洙的,”老周笑着回道:“只不过让你截胡了。”
“好,我去谈。”林成栋点头。
“还有,金泰洙看你的眼神不对,你要想办法……。”老周又冲林成栋交代了几句。
……
过了一小会。
林成栋和周证一块返回了包厢,又跟金泰洙喝了二十分钟左右,众人才准备散场。
回去的路上,是金泰洙亲自送的周证和林成栋,并且话里话外,总在试探性地询问林成栋的情况。但后者早都对好了台词,给出了逻辑满分的回复。
汽车抵达酒店后,周证推开车门,笑着冲金泰洙说道:“感谢盛情款待了。”
“来日方长,我这几天就给你找一下实业公司。”金泰洙与他握手后回道。
“感谢。”
二人寒暄两句后,周证才领着林成栋一块返回了酒店。
车上,金泰洙看着二人的背影,沉思半晌后吩咐道:“走吧!”
就在这时,一直盯着周证的青年突然说道:“哎,不太对劲啊,金先生你看……!”
金泰洙闻声扭头,看向了酒店大厅方向。
大厅内,林成栋笑呵呵的在扭头跟周证聊天,说到激动处,竟然伸出右手,啪的一声拍在了周证圆润的大腚上,并且四根手指还用力向上抬了一下。
“卧槽?!!”金泰洙抻着脖子,都他妈看呆了。
酒店大厅内,周证也拍了拍林成栋屁股,示意他去前台拿一些水和一次性洗漱用品。
青年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扭头冲金泰洙说道:“如果是这个关系,那就说的通了……。”
金泰洙一阵恶寒:“难……难怪他们在一个房间睡呢。”

z0i4e人氣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二九五章 理由想的明明白白的相伴-diyjw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深夜,独立混成旅的营房内,枭哥坐在移动病床上,正被军医处理着伤口。
“战损怎么样?”秦禹言语急迫的冲着大牙问道。
“重伤三个,轻伤十几个。”大牙如实汇报。
秦禹攥了攥拳头,有些不满的喝问道:“就在远山门口转了一圈,能打出了这个战损?”
“这就不错了,里面的情况比你想的要恶劣的多。”枭哥替大牙解释道:“他们是有准备的,我们一开枪就把人惊了,道两边的房子里,楼里,全是往外放冷枪的,根本防不住!辛亏部队没有走的太深,不然全的被捂在里面。”
“是的。”大牙也附和着说道:“我是让装甲车和越野车挡住了两侧的建筑物,又用烟雾弹,催泪瓦斯掩护步兵,并且没有让先头部队深入,是我自己带警卫排迎的枭哥,不然肯定要打出死亡比的。”
“地区武装能他妈有这个战力?”齐麟非常疑惑的问道:“打龙城感觉也没有这么吃力啊。”
枭哥的朋友老齐也受了一些轻伤,坐在椅子上解释了一句:“你不能拿城区周边的待规划区跟川府,藏原,疆边等地区比,这里他妈的山高皇帝远!现存在的私人武装,那个不是人吃人,靠吞并才生长起来的?没人压着,地方势力是很容易滚起来的,所以这里虽然大仗很少,但小仗不断啊,他们不怕当兵的,因为他们也是兵,你懂我意思吗?”
秦禹在地面上混了这么多年,瞬间就领会了老齐的意思。想当初吴天胤在二龙岗往起拉队伍,刚刚形成规模,驻军就要收编。
这是为啥啊?
因为那里离城区太近,驻军或许不会管那种有个几百人,专门捞偏门想挣钱的团体,但要像老吴这样走亲民路线,并且还玩命发展个人武装的势力,那肯定是要遏制的,要么你被招安,要么肯定找机会驱散你。
有人可能奇怪,说龙城王家发展的那么大,为啥不被遏制呢?其实道理很简单,王家是以钱和产业为主,虽也走亲民路线,但实际意思是共赢,带着大家伙挣钱,而武装只是为了保护生意,不具备搞事儿的能力,并且他们骨子里是愿意被招安的,只要上面愿意谈,那他随时就站队了。
说白了,这是在积累“亲民能量”,想往上层靠,跟吴天胤是两个性质,跟川府,藏原,疆边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秦禹考虑到这些后,眉头紧锁的问了一句:“你们带来的那个人,有没有点身份啊?”
“应该是个小头目吧。”枭哥抬头回道:“老齐崩他的时候,围着的人没赶上。”
“他姓何,在川府西南这边,也是大姓了。”老齐很懂这边的情况,也想舔一舔秦禹,所以知无不言的说道:“在远山,索家和何家一个控制联防队,一个控制安保队,能量大的很。”
秦禹听到这话稍稍松了口气,立马做出了部署:“把两个进山口堵死,24时轮岗式换防,只要发现有人冲击防区,并且携带武器,那不用鸣枪,直接就给我打!”
“是!”大牙回道。
“他妈的,这个地方还挺有挑战性的。”秦禹是个忧患意识很强的人,今天碰了一下远山,一下试出了这个地方复杂性,所以他也在琢磨对策了,思考着如何能打开局面。
“报告!”
就在几人聊天之时,通信兵突然跑过来喊了一句。
“说!”秦禹回话。
“二战区司令长官来电,让您本人接听!”
秦禹一听这话,脑袋嗡嗡直响,立马夹着裤裆走进了通信室,而齐麟,历战,大牙等人也跟了进去。
“喂,司令长官好!”秦禹这是第一次接到二战区司令长官的电话。
“刚到防区就给我惹麻烦是吧?!”司令长官破口大骂:“谁让你进生活镇开枪的?还杀了人?你吃了豹子胆了啊?”
“报告司令,这事儿是有前因后果的,我们旅一个班的士兵遇袭,全部被杀了,从八区采购的军用建材也被劫了,损失两百多万。”秦禹立正喊道:“经仔细查证,我们发现匪徒就在远山镇,所以组织人去抓捕,但却没想到遭遇到了匪徒抵抗,我们发现有民众掺杂在中间,开了两枪就退了!没有造成大规模冲突……!”
“放屁!军情的电报都打回来了,你的兵进远山就开始突突,生活镇里死了起码有二三十号人,受伤人员有数十号之多,有一个叫……叫什么索的脑袋都被砍下来了!这叫没有造成大规模冲突吗?多大算大?”二战区长官愤怒的骂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啊?”
“司令长官,建材没了好说,但士兵遭遇袭击,我们旅要没有反应,那下面的兄弟不干啊!”
“没说不让你报仇,但要有方法!具体方法你要自己想,自己权衡,不然他妈的为什么让你当旅长?你比别人脑袋大吗?”司令破口大骂。
“是!”秦禹立正回道。
“枪开完了,底你有吗?”
“有,杀害士兵的匪徒已经抓住了,就在我们营区,他已经吐口了!”秦禹话语简洁的回道:“如果对方说我们无故开枪,我可以把这个人交给二战区!”
二战区司令长官沉吟半晌又问:“对方有你底吗?”
“那没有啊,咱们占理,我听说是那个索三得罪了那个地面上的人,才让人给脑袋坎下来的。”秦禹早都想好了说辞:“他死是罪有应得,但跟我们没关系,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送一副挽联……!”
“别他妈扯淡!”二战区司令长官再次喝问道:“剁脑袋的是地面上的人,那匪徒怎么在你手里?”
“我们的人正好在南门啊,无意中劫到了杀索三的人!”秦禹立正说道:“杀人的匪徒全部蒙面,以被我方士兵击毙。”
“死无对证了呗?”
“是的!”
“很好。”二战区长官听到这话才算满意:“但我告诉你,秦禹!川府地区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我要你有成绩,有功绩,但还要稳定,他妈的,你要给我上眼药,别说我扒你衣服,送你去北风口种大米!”
“是!”秦禹额头冒汗的吼道。
“遇袭士兵全部按照烈士处理,你上报就完了。”二战区长官扔下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秦禹脑袋一抽,鼠胆包天的主动说道:“司令,我们混成旅的兵员补充是个大问题,关于征兵单位的设立,您看二战区是不是酌情考虑一下。没兵在这地方,真的没有安全感啊!”
“你给我惹大祸了,你还有脸提条件吗?!”
“司令,我现在只想面对现实,不想要脸!”秦禹该服软就服软的回道。
“你……!”司令长官语塞半晌,无奈点头:“好,准许你多点设立征兵单位!但不能惹祸,还要在川府给我干好!”
“保证完成驻防任务。”
“嘟嘟!”
电话挂断。
秦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算看明白了,这个旅长就是个挨骂的差事啊!”
晾了几天林成栋和周证的金泰洙,突然让人去了酒店,在没有电话告知的情况下,想临时约他们出来。

z6km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二七二章 選擇對了,所以活了分享-8sg0l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烂尾楼内。
林成栋侧步绕开阿威正面,单手抓着他身后沉重的装钱袋子,使劲向后拉着:“背这么多钱跑,会不会压死你啊!”
袋子的重量,加上林成栋扯拽,让阿威的脚步变得不稳,他踉跄着后退着,猛论着自D步,却也砸不到对方。
“噗嗤!”
林成栋一刀捅在对方腰眼上,血流如注。
“啊!”
阿威强迫自己转身,想要继续拿着枪体往林成栋的脑袋上砸。
“噗嗤!”
林成栋侧步躲过,再挥一刀捅在了阿威的肋部。
两刀过后,阿威双腿发软,咕咚一声,仰面栽倒。
“啪!”
林成栋踩着对方的胸口,弯腰用左臂摁住了他的脑袋。
“嘭嘭嘭……!”
阿威一下接一下的轮动着枪把子,重重的砸在林成栋肩膀上,脑袋上。
林成栋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反抗,头部鲜血横流,双眼阴森无比,只用左手摁着他的头部,一刀扎向了阿威的脖子。
“叮!”
阿威侧头一躲,吓的肝胆俱裂:“钱……钱你全拿走,我服了,别杀我,我服了,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栋哥,栋哥,别杀我……!”
“噗嗤!”
林成栋根本没有答话,再挥一刀,直接捅在了阿威的脖子里。
鲜血咕咕的冒出来,林成栋摁着对方,又连续捅了四刀,直到阿威彻底失去反抗能力,浑身抽搐的大口吐血。
“撕拉!”
林成栋用刀割开背包的左侧带子,将它硬拽下来,背在自己的左肩上,转身就走。
阿威挣扎着,抽搐着,双眼惊惧的望着天空,捂着脖子,没多一会,就咽气了。
林成栋往外走的时候,用带血的手掌,将耳机重新插在电话上,调好软件后,将一直耳麦塞到了耳朵里。
……
室外。
老周语气急迫的说道:“你他妈是傻子吗?!他能杀了别人,就能杀你!”
“你闭嘴!”小亮攥着拳头吼道。
“自己跑不好吗?将近五百万的现款,五十根金条,你还犹豫什么?!”老周面目狰狞的说道:“这足以改变你的人生了!”
“闭嘴,CNM的!”小亮被撩拨的急眼了。
楼体内。
林成栋舔着嘴唇,缓缓将刀藏在了腰间,步伐极快的从烂尾楼另外一侧跳了出去。
“听我的,只要你答应放了我……!”
“我不可能走的,你甭想了!”小亮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他妈不要挑拨离间,我和他是朋友!”
黑暗中,从另外一个方向快步向这边走来的林成栋,听到朋友二字后,瞬间怔在了原地。
“你在他妈废话,我先捅你一刀!”小亮拿到顶在老周的肚皮上骂道。
老周看着小亮,绝望的骂道:“你真是个傻子!”
此刻,二人的心里活动完全不一样,老周亲眼目睹了林成栋的“血腥反击”,他很惊恐,觉得自己即使拿了五十根金条,也很大可能会被做掉,而小亮这个人,看着明显有些犹豫,没那么狠,如果他能带自己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小亮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和林成栋的关系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朋友,而且他本人跟阿威,肖波,也是不一样的,他是有家里人的……
夜幕下。
林成栋快步返回,言语急促的冲着小亮问道:“警员追上来了吗?!”
“还没有,他们可能听到枪声,也有点犯嘀咕!”小亮摇头。
“走!”
林成栋招呼一声,迈步就将剩下的一个钱袋子拎了起来。
小亮拽着老周跟在后面,眼神有些惊恐的扫了一眼烂尾楼旁边的尸体,突然问了一句:“阿威……!”
“死了!”林成栋捂着胳膊走在前面,话语平淡的说道。
……
一路逃窜。
三人很快离开了烂尾楼区域,向左侧的大荒地猛跑。
警员并没有追撵,或许他们考虑到这帮匪徒的太过凶残,也或许他们觉得抓一波卖药的,最后弄出伤亡也犯不上,所以被甩开后,就没有在冲上来。
林成栋身上的伤不轻,急需找地方休整一下,处理伤口。
小亮走在后面,扭头看了一眼大荒地:“成栋,咱们必须找个地方,不然阿威他们的身份被确认了,在等天一亮,咱们就够呛能出去了。”
“要搞台车,不然一定出事儿。”林成栋咬牙回了一句,伸手掏出了自己在南沪用的那部电话,正在犹豫要不要开机。
……
数个小后。
陈俊正在等待着消息的时候,那名伺候他的年轻军官,再次推门走了进来:“五区那边有动静了!”
“什么?”陈俊回头问道。
“有警员接到报案,说距离伊市市区外大约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伙卖违禁药品的人在交易,辖区巡逻站接到报案后,正常出警,却遭到了悍匪的疯狂反抗。”军官低声回道:“但神奇的是,警员没咋出力,对方却死了不少人!”
“这跟咱们查的事儿有啥关系呢?”陈俊问。
“您听我说完!”军官继续回道:“死亡的悍匪身份已经确定了,用枪也确定了,很大可能就是枪击金泰洙,劫他公司的那帮人!”
陈俊怔住。
“那个地方发现了九具尸体,已经被拉回市区了。”军官低声说道:“我们的内线,在跟这个信息!”
“有林成栋吗?”陈俊问。
“匪徒都是蒙面的!”军官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
“他妈的,这是内讧了啊!”陈俊背手分析道:“因为钱,所以自己人冲自己人开枪了?”
“应该是这样的!”
“尽快确认,看有没有林成栋!”陈俊语气急迫的吩咐道:“我有预感,这条线要是要出惊喜的。”
“我明白!”
“还有,启用更深的线,快点给我查,被绑肉票的身份!”陈俊思考一下吩咐道:“这个也很关键!”
“或许只是一个普通公司文员啊!”
“你脑袋活泛点!”陈俊皱眉骂道:“他妈的,公司被劫了,这个被绑人员的信息却一直没有被纰漏,甚至咱们的线人都搞不到这个消息,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是个普通人,对面为啥要隐藏这个消息呢?”
军官一怔:“有道理!”
……
第五区。
老周莫名打了个喷嚏,双眼看着林成栋,心里哆嗦的不行。

un3dv人氣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二七零章 排查閲讀-ytquc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废弃水利厂周边。
林成栋单手拎着两个钱袋子,有些吃力的顺着原路向回跑。
胡同入口处,一阵脚步声传来,林成栋向左侧看去,见到了小亮和肖波的另外两个兄弟,带着肉票跑了过来。
“都他妈什么时候,你领着他有啥用,扔了算了!”肖波的兄弟跑在前面,回头冲着小亮吼道。
林成栋藏在拐角处,探头看了一眼几人,缓缓抬起了手臂。
“往这边跑,这边有个胡同!”
“亢亢!”
两声清脆的枪响泛起,跑在最前面的那人胸口飙血,当场倒在了原地,浑身抽搐,口鼻窜血,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卧槽!”
中间那名男子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向左侧迈步,藏在了楼体旁边:“前面有人,谁?!”
“亢亢亢!”
林成栋也不答话,抬起胳膊冲着男子方向猛扣扳机!
男子藏在楼体外侧的水泥垛子旁,仓促还击,并不停的喊道:“小亮,开枪打他,打他啊!”
林成栋持枪压制着对方,也突然喊道:“小亮!”
后方,小亮拽着肉票,听到林成栋的喊声有些犹豫。
“小亮!”林成栋又喊了一句。
“唰!”
两声喊叫,让藏在水泥垛子后面的人反应了过来,他惊慌的看向了自己身后,抬臂就要提防小亮。
小亮犹豫过后,率先抬起了胳膊,冲着肖波最后一名兄弟,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亢!”
数声枪响,男子浑身飙血,染红了墙垛子,双膝弯曲,咕咚一声跪在地上:“你们……你们他妈的好狠!”
林成栋从胡同内窜出来,看都没看男子,只抬臂一枪打在了他的脑袋上。
小亮吞咽了一口唾沫,双眼不忍看向肖波的兄弟,只拽着肉票往后退了两步:“肖波呢?”
“让我打死了。”林成栋淡然回道。
“……钱拿到了?”小亮又问。
“拿到了。”林成栋点头。
“那……那我们走吧。”
“回去,把阿威干死!”林成栋一边更换着弹夹,一边话语简洁的回道。
小亮听到这话,额头冒汗的地吼道:“算了!他们五个人,后面还有警员追,我们回去不一定走得了!”
林成栋抬头看向他:“阿威他们以为警员是因为枪击案才搜捕到这儿的,但其实不是。是我打电话报警的,说这里有人在买卖违禁药,警员是例行出警,来的人并不多。”
小亮怔住。
“你带着肉票跟我后面!”林成栋说完,迈步就往回走。
“算了,走吧!!”小亮低吼着劝说道。
林成栋回头看向小亮,趴在他耳边说道:“警员不到,他就和我们翻脸了!就这种人,他有一天要出事儿了,第一个咬你和我!你想一直跑路吗?!老婆孩子怎么办?”
小亮怔住。
林成栋不在劝说,拎着枪快步潜回来的方向,并且找了个隐蔽的地点,毫不犹豫的将两袋子钱扔了进去,暂时藏起。
……
七区。
陈俊坐在办公室内,静静等待着。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陈俊伸手拿起电话,按了接听键:“喂?!”
“俊哥,消息我打探到了,林成栋确实有过出关记录。”对方言语简洁的说道:“和他同行的人,就两个,一个叫肖波,一个叫冯亮!”
“就三个人?”陈俊问。
“是的,关口的监控录像我都看了,他们三个进过关大厅后,是分开的,出去后,才上了一辆车。”对方点头。
陈俊皱了皱眉头:“五区的枪案,是十来个人一块干的,他们开了三台车。”
对方思考一下应道:“他们身上有违禁品,所以有一部分人,应该是和林成栋分开走的,找人非法过关?”
“有可能。”
“我查一下,肖波和冯亮的信息?”对方主动问道。
“搞的谨慎一点。”陈俊轻声嘱咐道:“林成栋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还不清楚,明白吗?”
“我懂了。”
“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咚咚咚!”
陈俊还没等放下手机,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
门开,一位剃着小平头,穿着便装的青年走了进来,轻声说道:“陈先生,五区那边传来消息,枪案之后,还有案子。”
陈俊抬起头,插手问道:“什么案子?”
“金泰洙的私人公司被抢,现金损失近五百万。”青年轻声说道。
陈俊缓缓站起身:“枪案发生多久后,他公司被劫的?”
“没多久,几个小时内。”青年答。
“那原因找到了啊。”陈俊背手说道:“林成栋去五区是为了钱。”
“面上看是这样的。”青年皱眉思考一下:“但,但有一点我想不通啊,林成栋想搞钱,为啥非得去五区呢?又为啥非得选择金泰洙这样一个敏感的目标呢?瞎碰上的吗?”
陈俊闻声摇了摇头。
“瞎碰上的也不对啊,动金泰洙没动了,马上又劫了他的公司,这……这事儿干的,好像就是奔着金泰洙去的。”青年面容严肃的吩咐道:“有点针对的意思。”
“是。”
陈俊转过身:“这样,你继续让五区那边打听打听,金泰洙公司被劫的情况。另外,看一看57号院,对17组全部折了的反应。”
“是!”青年点头。
“唉。”陈俊迈步走到窗口,轻声叹道:“挺简单个事儿,让林成栋哪吒闹海了。”
“他先开枪,其实无形中保护了我们要去五区办事儿的人。”青年低声回道:“十几个人没拿下金泰洙,这说明对方提前是有准备的。”
“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啊。”陈俊缓缓点头。
……
松江。
秦禹回到酒店内,话语简洁的冲着林念蕾说道:“我可能要提前回部队那边!”
“怎么了?”林念蕾问。
“那边出了一些情况,我有点不放心,想回部队看看!”秦禹怕她担心,就没说林成栋和马老二的事儿。

xayvh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txt-第一二六七章 繼續幹,還是跑?看書-xaevm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近几日。
秦禹一直在忙着部队上的事儿,因为独立混成急需续补充兵员,所以他才没有马上返回西北,但却没想到南沪那边会出事情。
展楠遭遇绑架的事儿,还牵扯到林成栋,这让秦禹十分意外,他坐在酒店包房内,思考许久后,立马又给陈俊回了一个电话。
数秒后,电话接通:“喂?!”
“俊哥,能确定五区的事儿,是成栋干的吗?”秦禹问。
“可以确定。”陈俊轻声应道:“在南沪搞展楠的人,就是奔着林成栋来的,他们已经有人吐了。”
秦禹皱起眉头:“那他们说了成栋这么干的动机吗?”
“这帮人以为,林成栋是七区特殊部门的“战士”,所以才会有这么大反应。”陈俊停顿一下说道:“但我个人感觉,林成栋去五区应该是自己的诉求,跟其他人没关系。或者是他消失这四年多,认识了什么人,他在给我们不知道的部门干活。”
“这事儿好复杂啊。”
“你还没有联系上他吗?”陈俊问。
“没有啊。”秦禹缓缓摇头:“他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打不通,只给他发了个简讯。”
“最好想办法联系上他,我有一些事儿,想问他。”
“好,我知道了。”
“一有他消息,你马上给我打电话。”陈俊嘱咐了一句。
“没问题。”
“嗯,就这样!”
二人聊完,结束了通话。
秦禹缓缓起身,低头在屋内走了一圈嘀咕道:“他妈的,这事儿会不会影响到老二他们呢?”
……
五区,伊市北侧的一处废弃的水利厂内。
林成栋,小亮,阿威,肖波等四个人凑在了一块,商量起了对策。
“你们怎么看这事儿?”阿威吸着烟问道。
林成栋搓了搓手掌:“我听听你们的意思。”
“到了嘴上的肉,不吃对不起祖师爷啊。”阿威抬起头,眯着眼睛说道:“我看咱手里抓住的这个不像是撒谎,五十根金条,值得在干一把。”
肖波眉头紧皱:“价码确实很有吸引力,但人到咱手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想都不用想,市区那边肯定全面布控了,肉票说自己的钱放在了没人知道的地方,可谁他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是假的啊?万一回去掉进了坑里怎么办?”
阿威抬起头:“让肉票先去趟雷。”
林成栋掏出烟盒:“他趟雷,你也得跟着,拿钱的地点如果真被布控了,一样难走。”
“艹!”阿威听到这话,撇嘴说道:“干这活儿,哪有不危险的,前怕狼后怕虎的,能搞到大钱吗?”
三人闻声沉默。
“绑金胖子,原本看着是很稳的事儿吧?准备了一个多月,最后一动手,不还是没成吗?”阿威并不知道第一回行动他们是因为啥出事儿的,更不知道金胖子那边为啥有了准备:“咱干的就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活儿,我就是觉得,五十根金条,值得在做一把了。”
林成栋狠狠吸了口烟,扭头看向小亮:“你看呢?”
“钱谁都想要。”小亮抬起头:“但我觉得这事儿风险太大了,咱们抢公司能成,那是因为提前准备了一个月,心里早想好了怎么跑,而且对方被枪击后,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可现在情况不一样……!”
“现在也可以想啊,先想好怎么脱身,在带他回去呗。”阿威插了一句。
“这不一样的,你手里有肉票,这是警员和金泰洙已经知道了的事儿,他们肯定有防备。”小亮皱眉回道:“可我们现在并不清楚,肉票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万一就想带我们往坑里跳,找机会逃跑怎么办?!”
“我干的活儿也不少了,我觉得这个肉票不太一样。”阿威低声回道:“他想保命,这是很明显的,我感觉他愿意舍财,不会撒谎。”
“阿威,钱已经点出来了,四八百十多万,我觉得可以了。”小亮轻声劝说道:“咱们现在一分,每个人都不少拿的。”
“怎么分?”阿威抬头看着小亮:“我他妈有个兄弟被抓了,他要在里面吐了,咱回南沪能消停得了吗?即使官方不找,人家雇地面上的人弄咱们怎么办?”
小亮沉默。
“这事儿办的很操蛋,咱回到南沪,也是得躲很长一段时间。”阿威阴着脸说道:“四百多万,这么多人,分到手里就几十个,还他妈要跑路……真JB不值!”
林成栋抬头看了阿威一眼,没有吭声。
四人相互沉默一会,阿威突然抬头说道:“要不这样,大家既然谈不拢,那就在这儿散伙,你们把肉票给我处理,剩下的就甭管了。”
“别扯淡了。”肖波面无表情的回道:“事儿是一起干的,要回去一起回去,要走一块走,半道分开算怎么事儿?”
“呵呵,你怕我把肉票带走,会牵连你们是吗?”阿威冷笑着问道。
肖波也没否认:“你怎么理解都行!”
“你俩别阴阳怪气的,行吗?”小亮很烦躁的说道:“要不先这样,大家在考虑一下再说!”
“快点想,这地方很空,万一让人盯上,警员说不上啥时候就来!”阿威起身,直接离去。
林成栋搓了搓手掌,抬头冲肖波说道:“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儿。”
两三分钟后。
废弃的水利厂旁边,林成栋解开裤腰带,冲着大野地内撒尿。
“啥事儿啊?栋哥?”肖波问。
“钱在谁哪儿呢?”林成栋问。
肖波一怔:“不是阿威的人一直拿着吗?”
“啊!”林成栋侧过身笑着扫了一眼肖波;“钱想好怎么分了吗?”
肖波被问的有些发懵:“不是你来分吗?按照之前说好的!”
“呵呵。”
林成栋一笑:“我怕我现在分不动啊。”

j89pd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二四二章 總有熱血上涌,總有熱淚在流淌看書-swdic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右侧狙击阵地。
立马有二十几个人,全部冲向了老油,他们都是耀光公司的老人,从药线刚刚开始搭建的初期,就跟着齐麟一块混,这些年他们跟着天成南征北战,从江州,到松江,在西北线的战场上,他们经历过两次改编,经过里晚间决战时,飞机大炮轰鸣时绝望,可却从未曾离开!
当梁成倒下的那一刻,他带的这些兵,似乎就全死了!
这帮人有的有家,有的则是举目无亲,从天南海北各地聚到一块,共同呆了数年,早都情同手足!
老油身上绑死了TN.T,咬牙切齿的吼道:“有老婆,孩子的往后退!光棍跟我冲,没有战术目标!CNM,我们全杀他们!!”
不远处,大牙端着枪,扯脖子吼道:“老油,你给我站住,我能打进去!!”
“梁兴的兵,跟我冲!!”
老油没有理会大牙,只胸前挂着装满了TV.N战术炸药的背包,疯狂冲向浦明方向!
不远处,浦明身边的人原本准备第二轮冲锋,但却没想到老油等人率先杀了过来!
浦明怔了一下,摆手吼道:“阻击!阻击!”
“哒哒哒……!”
自动步,机枪几乎同时响起,子D宛若瓢泼大雨的射到了老油等人身上。
血雾在道路中央连续爆开,二十几个人每一个停下脚步,全部硬扛着冲向了对方营区!
“兄弟们,我死了,你们回家!”
“轰隆!”
老油最先爆开,一整包TN.T足以炸塌一间五六层高的楼房,此刻原地爆炸,瞬间带走了敌军七八个人,冲击热浪将机枪阵地的机枪手被掀翻在地!
“回家!!”
“轰隆!”
“回家!!”
“报仇!”
“轰隆!”
“……!”
一个接一个的耀光老人,宛若飞蛾一般扑向了火光明亮之处,一个个爆炸,一个个死亡!
正面一营剩下的人,看到眼前这个景象,情绪完全失控了!
死在那里的人,有战友,有私交很好的朋友,甚至还有亲属!
孤军在这一刻,变成了哀军!
不用在喊话了,不用在牺牲了,士气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杀!”
数百人怒吼,瞬间一同向前冲锋!
浦明呆在人群当中,看着密密麻麻根本压不住的人群,心里已经知道了结果,他只短暂沉默了一下喊道:“校官以上军官,就地自裁,浦系军团没有耻辱!”
指挥部的高级军官们,只相互对视了一眼,就全部拿起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亢亢亢……!”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霎时间有四五名军官开枪自杀!
“想死,艹NM的,这时候你们想死了?!”
“嘭嘭嘭!”
数发催泪瓦斯抛射进场,直接在浦明等人身边炸开,剧烈的烟雾扩散,还剩下的人完全控制不住的咳嗽了起来,有的甚至呼吸费力,瞬间晕厥!
潮水一般的一营士兵冲了进来,轮起枪把子,冲进烟雾冲,冲着有动静响起的位置,就是一通猛砸!
“亢,亢……!”
也不知道是命运使然,还是巧合,浦明原本是第一个冲自己脑袋开枪的人,但自己的配枪里却没了子D,而等他在找枪的时候,催泪瓦斯已经落下,他咳嗽着正要摸枪的时候,正好被一抢打在了肩膀上,短暂的丧失了行动能力!
烟雾缓缓散去,修罗战场内全是尸体,以及伤病,哀嚎,崩溃的哭声连成了一片。
“兴哥!”
“老油!”
“……!”
耀光的老兵在喊着,在找着自己的战友,哪怕他们活不了了,大家也向给这些人留个全尸!
浦明,以及指挥部的多名军官全部被活捉了,他们最少的也是校官军衔,年纪最小的也有三十五六岁!
“投降,全部投降!”浦明倒在地上,扯脖子冲着自己的兵吼道。
浦系军团的士兵,一动不动,依旧举着枪,似乎要做最后一搏!
“投降,我命令你们投降!”浦明捂着肩膀吼道。
士兵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犹豫许久后,才无声的扔掉了手中的枪。
“根据联合政F公约,他们已经是战俘了,你们需要……!”
“我去尼玛的战俘!!”
大牙从梁兴的身体旁离开,撸动了一下枪栓后吼道:“全给我跪下!!”
浦系士兵一动不动!
“亢亢!”
大牙持枪射杀两人,但对方依旧冷漠的看着他,拒不做出受辱性动作!
“开火,全干死!!”
大牙红着眼珠子吼了一声。
“你们不能杀……!”对方的参谋长还在吼着。
“杀!”大牙挥手。
“哒哒哒哒哒……!”
机枪,自D步狂扫,敌军剩下的残兵,全部被当场击毙,倒下了四五十号人,鲜血汇流城河,融化了不知多杀积雪!
“杀你一回,让你一辈子也不敢在进西北线!!”
大牙根据对方肩上的简章,直接扯过了浦明的头发:“少将是吗?!给我的兵磕头!”
“你做梦!”浦明面无表情的回道。
“扶他起来,让他磕头!”大牙冲着周边的人吼道。
十几名士兵冲过来,摁着浦明等高级军官,冲着东北方向,想让他们磕头。
浦明等人几次被摁的要跪下,但又几次强行站起!
“CNM的,在西北线内,你不想跪着也得跪着!”大牙瞪着眼珠子,怒发冲冠的吼道:“把他们腿全给我砸折了!”
“嘭,嘭嘭……!”
钢制的枪把子,一下接一下的砸着浦明等人的膝盖,惨叫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接连响起,一行人全部被摁着跪在了地上,咚咚咚的冲着三大区的方向磕头!
“CNM,给我兵的磕头,给我们的民众磕头!!”大牙流着眼泪吼道:“今天西北线死的近万人,将会被我们永远铭记!总有一天,我他妈打出境内,全歼你们浦系军团!!”
浦明等人再也无力反抗,只被士兵摁着不可停的叩首,磕头。
……
浦系军团总指挥部内,通信兵敬礼后喊道:“呼叫十几次,都没有回应!前沿部队传来消息,浦明旅长所在的位置发生了激烈的交火,我们推断……可能197旅指挥部,已经全员战死!”
浦沅沉默许久后,一脚踹翻圆桌,右手捂着胸口,脸色煞白的后退了数步。
大风起,吹散乌云,天空渐渐明亮起来,一轮明日正在缓缓升起。
那名被救下的小伙将梁兴的脑袋合在一块,木然的流着眼泪:“哥,我带你们回家!”
远处,大牙拿着通信设备说道:“一名少将,四名校官,我们至少端了一个旅级指挥部!”
冯济怔了一下,扭头说道:“旅级少将,他妈的,咱的两个营,肯定是把浦明抓住了!”

lb7z8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ptt-第一二三九章 狸貓換太子-7dazy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左侧撤军沿线,一连和敌军一碰面后,似乎根本无心战斗,只想冲向外围,所以打的极为干脆,迫击炮,RPG,纷纷亮相亮相,对着敌军疯狂乱射,打的对方措手不及,只能向后靠拢。
空间打出来后,一连只留下一个排掩护,其他人则是玩命跑向了外围山坡。
敌军指挥阵地内,一名营长拿着通信设备扯脖子吼道:“报告,我部是196旅一团二营,在哈依公路线七百公里处遭遇敌军,对方约有一百人,是从内向外突击,与我方突然遭遇,目前已经交火!请求指示!”
报告一上去,没用一分钟就传到了浦明的指挥部。
车队停滞,一名军官拿着地图说道:“大概就是在这儿!”
浦明皱眉看着地图,思考半天后突然问道:“一百多号人吗?”
“是的,大约一个连队左右,从内向外突进时,被196旅的一个营碰上了。”军官点头应道:“他们无心恋战,只想逃跑,二营现在目前有两百五十人左右,已经咬上他们了。”
浦明的军事素养是毋庸置疑的,他看着地图,用手指突然指了一个点问道:“之前响枪的补给点,大概就是这个位置吧?”
“是的。”军官点头。
浦明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轻声说道:“他们暴露了,已经没有作用了,然后从这里向外侧突然,企图安全落地。”
“很大可能是这样的。”参谋长也站在一旁说道:“应该是特种部队,奔着高级指挥部来的,但提前暴露了,也就失去作用了,所以准备跑。”
浦明眉头紧锁,看着地图说道:“那也不对啊,从补给点到肋部,这个距离不远啊,他们行进速度能这么快吗?”
“常规部队可能够呛,但特殊兵种是有可能的。”军官客观的分析道:“这段距离虽然不远,但在晚上的战斗中,我们是没有发现敌军特殊部队的,他们是保留体力和战力的,想要短时间内快速通过,问题不大。”
“他妈的。”浦明立即指挥道:“这股人在肋部游走,也不安全,万一他们在前面继续插进来,可能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样,通知周边部队,迅速增员肋部,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他们!”
“是!”军官敬礼后喊道。
“全歼后,让肋部部队,继续保持之前的撤退姿态,离开这个位置。”
“明白!”
“明白!”
众军官点头,敬礼。
……
外围肋部,一连的任务是暴露后,就立马逃跑,而不是跟对方玩命,所以在往山丘附近冲击时,也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留下阻击的那个排几乎被打残,只剩下了十来个人跑了回来。
浦系军团的半个营,死咬在后面不松口,从肋部追了出来,并且很快通过中央地带。
距离二百米接近小山丘时,一名士兵突然喊道:“注意躲避,有诡雷!”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声突兀间响起,大雪被炸的漫天飞舞,对方半个排的士兵,直接报销在了连环诡雷内。
“他妈的!”二营长瞪着眼珠子骂道:“他们有接应的部队,麻烦了!”
山丘上,齐麟率先开枪:“CNM的,给我往死里打!!”
“哒哒哒!”
机枪狂响!
“刷刷!”
数架强光灯被支了起来,将二营很大一部分的士兵眼睛晃成了盲点。
军用手L,RPG,大口径的机关炮一起发难,冲着敌军二营展开了屠杀式的攻击!
双方交战不到半分钟后,齐麟立马喊道:“归建的一连,向我方后侧移动,准备好撤退路线,其他人节省弹药,准备应对其他敌军的增援!全体给我们打起精神,这边干的越狠,一营的机会越大!”
“收到!”
“收到!”
“……!”
各连排指挥官纷纷回应,分散开带着自己的兵,开始疯狂阻击敌军二营。
……
公路线上。
身在敌军腹部的大牙,拿着军用夜视望远镜,眯眼看向了肋部方向。
大约一公里开外的地方,明显有数股部队,正在向枪声,炮声响起的方向赶去。
“动了,动了!”大牙双眼兴奋。
后侧,梁兴跑了上来,呼哧带喘的说道:“我们后面的有一股部队直接斜着冲向了肋部,估计也是去增员了!”
大牙斟酌半晌:“做戏要做全套,都他妈往那边去了,咱们不动弹,就显得假了!通知部队,也往侧面移动,但速度要慢一点,等待指挥部回话!”
“这也太刺激了。”梁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但凡前面或后面有一只部队靠上来,跟咱说两句话,那就彻底露馅了。”
“玩的就是个心跳!”大牙双眼明亮的说道:“打仗的时候,你没发现浦系军团的部队,都有点舔狗吗?他们就好像被洗了脑一样,对上官具有很大的崇拜性和服从性,咱们狸猫换太子,让麟哥假扮成我们,那临近部队为了保证高级指挥部的安全,肯定是要出全力的,哪有功夫管我们啊!”
“是的!”梁兴点头。
“快,向肋部移动!”大牙摆手。
话音落,五百名穿着浦系军团军服的一营,假模假式的也向斜前方奔袭。
……
浦明的指挥部内,军官们都在打着电话。
“全给我增员肋部,把这股特殊部队以及接应部队,务必全歼,五六百人火力,如果一旦在前面前插,那可能196旅指挥部,和总指挥部都存在安全隐患!”
“对对,你叫你的部队顶上去就完了,快一点!”
“确定了那边的人数是吗?搞清楚,看看对方到底是否存在隐藏兵力!!”
“……!”
汽车停滞,所有的军官都在打着电话,不停的联系着。
……
足足十几分钟后过去,大牙不停的看着手表,急迫的骂道:“卧槽,这指挥部也太慢了,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回信儿!”
“所有的兵全去了齐麟哪儿,如果在拖个二十多分钟,那我们就没机会了!”梁兴也很急迫:“他们就五百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大牙额头冒着汗珠,立马喊了通信员:“赶紧给指挥部打电话!”
数秒后,通信接通:“喂,我是冯济!”
“怎么搞的啊?!”大牙直接发火:“十几分钟过去了,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们回信儿,这样打就把二营坑了!”
冯济怔了一下,也没有理会大牙冲他大喊大叫的事儿,只直接骂娘:“他妈了个B的,军情部门一分钟内搞不到消息,我全给你门撸了!”
话音刚落,一名军官敬礼后喊道:“报告,已经搜索出位置!”
“在哪儿?!给我精确坐标!”大牙听到喊声,立马吼着问道。

7vqul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二三五章 潛入閲讀-iv2a6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西北侧,丰山山脚下,锁降的士兵重新集结,两个营列队整齐,分开着蹲在了山脚边缘隐藏。
大牙,齐麟,还有侦察营副营长梁兴,一起碰头商量起了对策。
“怎么搞?”梁兴双手拿里着军用望远镜,向西北方向一边观察,一边说道:“两万多混在一块撤退,可能还是以连级,营级为单位向后跑,这一动满地都是兵,我们这股人靠进去,很大可能是要被发现的。”
“是的。”齐麟点头:“只要靠过去,一旦被发现,产生交火了,那就彻底被黏住了。”
大牙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个人建议分兵靠近,现代部队的通信能力太强,咱都不说碰到一个连队所产生的后果,哪怕你就是碰到两个兵,只要开枪了,你不能第一时间击毙他们,那不用两分钟,他们的上级指挥部门,肯定就会收到消息,会得知有一股部队,在进行追击。”
“是的,如果敌指挥部收到消息,那咱的优势就没了啊,”梁兴点头:“一千多号人,进入中心地带,随时可能被剿灭啊。”
齐麟眨眼:“那分兵?”
“你带一个营,我带一个营,从两侧进入,捋着边走,不碰到大鱼不开火。”大牙点头说:“这样会保险一点。”
“我同意。”梁兴点头。
齐麟斟酌数秒后,冲着梁兴说道:“你和大牙走吧,我带二营。”
“好,可以。”梁兴明白齐麟的意思,立马点了点头。
大牙闻声拿出很小的四方形平板电脑,指着地图说道:“麟哥,你向前插,走直着的侧面沿线,我们斜着切进去,一旦谁有收获,另外一方马上放弃渗透,两拨夹过去,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好!”齐麟点头。
“就这样!”大牙将平板电脑插进腰包内,伸手说道:“妈了个B的,报仇,祝顺利!”
“报仇,顺利!”
三人击掌后,大牙指了指自己的部队方向:“我先过去了,麟哥!”
“好!”
说完,大牙转身就走,而齐麟则是拉了一下梁兴:“兄弟!”
“咋了?队长?!”梁兴是耀光安保的老人,从刚弄药线开始,就一直跟在齐麟那一队,所以秦禹让他当副营长,就是因为他人头熟,能帮大牙快速融入,不然以他的资历,肯定也是营级军官了。
“……大牙岁数小,你帮他照看一下。”齐麟皱眉嘱咐道:“一旦有问题,马上联系我。”
“OK!”梁兴龇牙一笑,冲着齐麟说道:“注意安全,队长!”
“能杀我的还没生出来呢。”齐麟拍了拍梁兴肩膀,转身离去。
……
十几分钟后。
大牙带着一营斜插进了大野地,部队最前面摆上了经验相当丰富的老人,让他们趟路,用最快的速度追撵着浦西集团残兵。
推进过程中,大牙不停的看着手表,心里焦急,因为他很清楚,这活只有晚上能干,只要天一亮,那自己和齐麟这一千号人,根本就没有操作的空间。
哈塔是多平原地区,晚上还可以趟着雪壳子,用夜色来隐藏部队位置,并且混在对方的人群里,军监系统形成的热点图也发现不了什么异常,可天一亮,人见站在路边拿着望远镜,瞬间可以看到几公里外的情况,那他妈的这仗还怎么打,没等靠近就被发现了。
所以,必须这活必须要在晚上干,而且得快!
梁兴经验丰富,扛着枪,带着侦察兵走在最前面,充当眼睛和鼻子的作用,一路推进三四公里,都有惊无险的带着部队绕开了至少不下五六波的成规模敌军,成功扎进了撤退大军的尾部位置。
众人撵上浦系军团后,见到了极为震撼的一幕,路边枪声零散响起,一些士兵在哭着,枪杀着已经无法带回家乡的队友,那些人身负重伤,根本无力行进,八区,九区的联军又在后方玩命的猛追,他们没办法,只能放弃这些重伤员……
大平原上,浦系军团的士兵随处可见,他们或坐着车,或步行前进,模样狼狈无比,可却没有什么人是单独跑的,那种连级,排级被打残的部队,哪怕只有几十个人,十来个人,也是死死的抱团走在一块,几乎看不见什么逃兵。
在这场边境军事冲突中,混成旅的存在感很低,就晚上的表现来说,战斗力还远不上一线部队,所以每当大牙看到浦系军团的执行力和单兵素质,都会想到,未来秦禹要在这儿长期驻防,那真是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
奉北。
项择昊一夜没睡,只坐在自卫军主楼办公室内,静静等待着消息。
凌晨时分,安静的楼道走廊内传来了一阵声音,一名军官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项择昊起身喊道。
“报告军长,西北线外的部队传回来消息,浦系军团撤退了,死伤惨重。”军官敬礼后喊道。
“我们这边什么情况?”项择昊立即问道。
“041团,851团,几乎被打没了建制,852团,混成旅伤亡近半!”军官将战损报告,放在了桌面上。
项择昊低头扫了两眼,长叹一声说道:“连秦禹混成旅都有这么大损失,那其他部队的战损可想而知啊。”
众军官沉默。
“联系冯济,从自卫军拨调三千万军费,给他们发过去。”项择昊思考一下说道:“一二战区,同宗一脉,我们出点力吧!”
一名身材肥胖的军官,斟酌半晌后说道:“我们的军费……!”
“钱我会想办法搞的,给他们发吧。”项择昊不容置疑的说道。
“是!”军官点头。
“这个浦瞎子就是找死。”项择昊斟酌半晌,拿起外套说道:“前线打完了,政治上也要反击,我去一趟经济总局,总政局,明天一早,就他妈对五区展开经济制裁!!”

7t8ee熱門連載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二二零章 點將,送別鑒賞-h685n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早晨七点半左右,距离奉北西侧关口大约二十公里的集结地点,混成旅的四千人已经集结完毕,队形规整的站在了军用卡车旁边,等待命令。
集结区的两侧有专门的士兵看守,一小部分闻讯赶来给士兵送行的家属,全部堵在了道路两侧,正在不停的呼喊着。
“不要挤,这边不能进!”
“大家退一退!”
“……!”
看守的士兵按照命令,一直在拦着士兵家属,喊的嗓子都哑了。
军车外,秦禹扫了一眼不远处,轻声吩咐道:“让家里来人的士兵出列,给他们十分钟时间,让他们去外围跟家里人见个面。”
“好!”齐麟点头。
“离远一点,不要让亲属到士兵中央,不然……让家里没来人的兵看到,心里会不舒服。”秦禹再次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齐麟转身离去。
东侧路口,一台军车赶到,大牙,黎营副,欧晓斌三人推门走了下来,被执勤的士兵带到了中央位置。
“报告旅长,人带到了。”军官喊了一声。
“归位。”秦禹摆手,转身看向大牙三人:“原本想着让你们仨适应一段,但现在明显来不及了,只能立即编入部队,在路上找机会跟士兵培养感情了。”
“是!”三人敬礼后喊道。
“没入编之前,天成安保是按照两个团分兵的,齐麟,历战各带一个团。入编后,我们由于人数少,被整改成了一个混成旅,分成了八个营,我现在宣读一下任职命令!”秦禹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张嘴喊道:“王贺楠!”
“到!”
“我给你五百人,任第一混成旅侦查营营长!”秦禹被收编的时候,上层是没有对下属军官进行任职的,把这个权利完全交给了混成旅,这也算是一种特殊关照了:“你的部队在最前面,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副营长,是天成安保公司的老人,他对下面的兵很熟悉,你去跟他对接,尽快融入。”
“是!”大牙立正敬礼。
“黎世宏。”秦禹抬头在喊。
“到!”
“听说你带过炮兵,我也给你五百人,任炮兵营营长。”秦禹话语简洁的说道:“我们部队以前的重火力很少,一个小时之前刚被后勤单位,重新补给了重火力器械,但炮少人多,你要尽快解决人员配备问题。”
“是!”黎营副跟大牙闹了一场,也算没白搞,刚到就被扶正了。
“欧晓斌,你去三营,任副营长,这个营的兵全是在新乡生活村补充的兵员,人员素质相对差一些,你和王天辉营长在路上就要给我解决士兵心态问题,以及战力问题!”秦禹再喊。
“是!”欧晓斌立正敬礼。
“就这样。”秦禹摆手喊来了警卫兵,让他们领着三人用最快的速度去了各自的部队。
大概也就过了十分钟不到,秦禹正在跟指挥部沟通的时候,突然听见了车队最前方传来了整齐的军歌声,那是大牙的侦察营方向,歌声洪亮,听着气势惊人。
察猛站在一旁,轻笑着说道:“咱们瞎搞搞还行,但要论带兵打仗,还是得这帮专业的。”
秦禹满意的点了点头:“整的不错。”
“报告!”通信兵跑过来,敬礼后喊道:“总指挥部传电询问,我旅是否已经集结完毕!”
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回电,已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话音刚落,东侧的路口处突然停下了七八台私家车,吴迪,老李,马老二,刘子叔,老猫,朱伟,丁国珍,付小豪,林念蕾,张亮,鬼子等人全都来了。
秦禹停顿一下,迈步迎了过去。
“旅长!”
警卫士兵敬礼后,收枪让开了道路。
“挺精神啊,小伙!”吴迪笑着调侃道。
秦禹穿着军装,眨了眨眼睛问道:“本来没啥,但你们他妈的全来了,弄的我心里还有点不舒服。”
六年多以前,秦禹进入松江时,只是孤身一人而已,但六年多之后,他从松江出征时,却已是满堂亲人为他送别。
秦禹看着他们,咧嘴一笑:“都好好看家昂,我他妈要打不了,还得跑回来享福呢!”
“放心去,这边都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马老二龇牙回道。
众人来了,心里惦记着秦禹,可也不知道该说点沉默,付小豪帮众人点了根烟,就这么沉默了一会。
林念蕾稍稍犹豫半晌,迈步上前:“照顾好自己,如果你需要要长期驻防的话,我会去的。”
“嗯!”秦禹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心吧,为了你我也牺牲不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林念蕾瞪起大大的眼睛:“我可啥都没有了,家也回不去了,你得对得起我。”
“嗯!”
秦禹再次点头。
一根烟抽完,通信兵再次跑了过来,敬礼后喊道:“旅长,总指挥部传电,已命令我部出发!”
话音落,路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秦禹凝望着众人,缓缓摆手:“行了,都回去吧,我们出发了!”
西北线的冲突不是内战,敌我双方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只要碰上那就是血战,这一点是在场所有人,心里都非常清楚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秦禹会走上这条道,此刻也是满是担心。
秦禹挥手,转身就要离去。
“他妈的,打不过就下来,九区军政几十万人,不差你这一个旅!”吴迪作为大哥,抬头喊了一声:“家里还有这些产业,这些人等你呢。”
秦禹头都没回,双眼通红的背着众人又摆了摆手,用调侃的语气喊道:“等我扫清西北线回来,你们都他妈是太子!”
“安全回来!”
众人喊了一声。
……
十五分后,四千人的部队开拔,直扑西北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