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我想瓦利宝贝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误会爷爷了,现在我们还能够好好说清楚哦。”
李泽维姆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尤其是看到瓦利手上凝聚着的足以令人感觉到危险的气焰。李泽维姆那强硬逼迫出来的笑容简直要比哭还要难看。
“等一下,等一下。瓦利宝贝一切都是我不好,不过你想想看我是你的爷爷,我们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拥有血缘关系的人。”
空間之農女的錦繡莊園
如果是放在不久之前,李泽维姆定然不可能这样低声下气去请求瓦利的原谅。刚刚和王权交战的时候已经让他的力量十不存一,现在也就剩下这一副半残不残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保留了实力的瓦利。
“如果不是你做过那一些事情,又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瓦利叹了口气,不过让李泽维姆失望的,瓦利并没有因为他的求情就放过他。
“吾,乃觉醒者——”
随着瓦利咒文的咏唱,整个空间都开始震动了起来,而瓦利身上也开始释放出了压倒性的气焰。身上纯白色的铠甲也变成了银白色,铠甲上的形状也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照看老人可是年轻人必备技能之一哦,所以瓦利宝贝会原谅我这个…”一开始还嬉皮笑脸,强装稳定的李泽维姆最后也忍不住,有一些抓狂的说道。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为之前所有的事情道歉,我也不应该欺负你的。”
在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感受到瓦利身上的气焰十分明显的停滞了一下,而这一下也好像是让李泽维姆看见了什么转机,他立刻补充道。
“对,我不应该起那一些无聊的恶趣味,我也不应该没有尽到祖父的责任,应该要好好疼你,让你那混蛋老爸尽早滚蛋。今后就算是你要什么东西,我都会给你的,无论你是想要金钱还是女人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马屁拍歪了,李泽维姆突兀之间又感觉到瓦利那边的气焰愈加恐怖了起来。
“哼!”
瓦利冷哼了一声,他看着面前正在不停求饶的李泽维姆,脑子里面却是莫名的感觉到好笑。明明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让他触不可及,同时也让他怒不可遏的人,现在却是趴在他的面前向他求饶。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让他提起全力都会被轻易击败的敌人,现在却除了求饶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激烈的反差,一时之间却让瓦利感觉到很爽…这种感觉又难以言喻,大概是射X的一百倍的感觉吧。
“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站在同一个竞技台上再一次战斗的…赤龙帝。”
这一局从瓦利口中蹦出来的话也让李泽维姆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埋汰赤龙帝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又有机会了?
欣喜来得是那么突然,就在李泽维姆正打算趁热打铁多说一些什么讨好瓦利的话,他却是突然感觉到瓦利身上的气焰又要比刚刚要暴涨了接近一倍。
“现在要紧的事情还是先料理你,李泽维姆。”
这一下的转变也让李泽维姆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他有一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瓦利。
“怎么,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我可敬的爷爷。”
瓦利也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李泽维姆,这是他第一次有心情这样和李泽维姆说话。同时他也察觉到了,李泽维姆之前大概就是以这一副姿态来看他的丑样吧。
而这一句话也更是直接让李泽维姆的表情变得呆滞起来,他又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最后锁定在了阿撒塞勒的身上。
“阿撒塞勒!你呢?无论是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李泽维姆那接近于乞讨一样的声音并没有能够完整说出口。
“李泽维姆,你还真的是一个最烂最差劲的恶人啊。作为一个恶人,能够死在赤龙帝还有你的孙子白龙皇手下,你应该要当成一种荣幸。”
阿撒塞勒脸上的厌恶没有任何掩饰的表现出来,这也让李泽维姆的表情彻底变成了绝望。
不仅仅是阿撒塞勒,另外一边准备见证他结局的门矢士脸上也同样是一副厌恶的表情。像是李泽维姆这样的坏人,坏的够彻底,直到死那一刻都是坏蛋角色,那门矢士姑且会尊重他一下,他也不排斥彻头彻尾的人。
可像是李泽维姆这种做了却又想要在自己面临危险反悔的人,门矢士是真的看不起。
重生之黑暗牧師 斷仙魔道
“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要清算了。”
瓦利右手白龙皇的铠甲被解除,裸露出来的手臂也构筑了一把纯粹由魔力塑造而成的剑。那一把魔力剑是没有经过神器力量加持的,也就是说李泽维姆并不能够将这一把剑给免疫掉…
“我很羡慕王权,他能够变强的动力是他拥有想要守护的东西,那种信念我不是很懂,可他却能够通过他变的很强。而我的信念只有报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限制了我的变强,在解决掉你之后,我也会开始重新构想一下…属于我的目标。”
瓦利的自言自语也让李泽维姆感觉到抓狂,他也能够十分明显从那一把剑上感觉到压力…那是确实能够将他杀死的武器。
“对了…莉莉丝、莉莉丝!快来保护我!”
忽然之间李泽维姆的视线落在了阿撒塞勒身边的莉莉丝的身上,他没有丝毫隐藏自己的求生欲望向着莉莉丝求救。
而原本正在静静啃着巧克力棒,完全没有在意他们在这里谈论什么的莉莉丝也停下了那松鼠一样可爱的动作,一步步走到了李泽维姆的身边。
“李泽维姆,需要保护?”
看见这一幕,李泽维姆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个闪身就躲到了莉莉丝的背后。
躲在莉莉丝背后的李泽维姆也拍了拍自己的脑子,想起来莉莉丝是奥菲斯的分身,以她的实力虽然有一些弱小,但是要对付瓦利还有阿撒塞勒完全没有问题。
“是啊,没错!保护我,拼尽全力保护我!维护我的安全!以你无限之力葬送这里的白龙皇还有堕天使吧!哈哈哈。”
看着语气又变的十分令人感觉到厌恶,现场除开莉莉丝还有李泽维姆三个人都露出了十分厌恶的表情。
“奥菲斯的分身啊,能不能够请你在这里让开?我并不打算在这里攻击你,而且你身后的那个家伙可不值得你保护哦。”
难得瓦利也让自己的表情变的十分柔和起来,语气充斥着温柔对着莉莉丝开口说道。
来自于瓦利的这一份好意,莉莉丝也自然能够察觉出来不带任何的虚假。不过她现在的吧表情显得有一些困惑…
無限江山之重生 銀杏澍林
“可是,莉莉丝的工作,保护李泽维姆。”
听到莉莉丝的话,李泽维姆也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
“没错,工作就是工作。这是属于你的工作,你实在是太乖了,莉莉丝。也不枉我给你使用我母亲的名字。”
瓦利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李泽维姆,他是根本不想要和莉莉丝交手,同样他也不想要就这么放过李泽维姆。
“的确,这是你的工作不错。不过你的工作并不是保护他这个跳梁小丑,而是我。”
——————
与此同时阿撒塞勒身边也传出了李泽维姆的声音…
莉莉丝寻声看过去,有一些迷惑的歪了歪可爱的小脑袋。
“李泽维姆有两个?”
没错,那个发出声音的人也是李泽维姆,不过除开莉莉丝这个迷糊的龙神分身小萝莉以外,其余三个人都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另外一个李泽维姆身份很清楚。因为之前站在阿撒塞勒身边位置的人也就只有门矢士,现在消失掉的人也只有门矢士。
面前的李泽维姆大概也就是他使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变成的。
“喂喂喂喂喂!你是想这样伪装我,然后控制我的莉莉丝吗?她是我的专属护卫,就是应该在这个时候为我工作的,否则我制造她出来是为了什么?!”
李泽维姆那有一些粗暴的语气完全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这也是他自己对于自己的不自信。相反,站在阿撒塞勒身边那伪装成李泽维姆模样的门矢士倒是十分淡定。
“现在你护卫的工作已经解除了,今后就去赤龙帝的家和赤龙帝一起住吧。”
说着,门矢士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身边阿撒塞勒的肩膀。
藏藥戰爭 劉林
“啧…真当我是零食储备仓库了吗?”
阿撒塞勒没声好气地看了一眼门矢士,但却也没有抱怨更多,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巧克力棒。
此信寄于你
“我可以将手中的零食给你,赤龙帝那边还有很多你没有吃过的零食。”
傾國禍妃:千歲爺,哀家有喜
阿撒塞勒这一局就像是欺骗小孩子一样的话竟然成为了关键,莉莉丝抱着头蹲在地面上,嘴里还在不停念着关于赤龙帝、奥菲斯还有零食类似的话语。
“竟然被点心吊走了…而且就连这种三脚猫的伪装都看不出来吗!?”
暗黑无
还没有等李泽维姆有更多的话抱怨,瓦利丝毫没有任何留手,手中的魔法剑直接将李泽维姆的右手给削了下来。
刚刚就已经流了超多的血液,好不容易将身体上的伤口全都止住了,这一下却更是大出血。一时之间李泽维姆的脸色变成惨白色。
“莉莉丝产生了迷惘,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是处于精神散漫的状况。这样也好,就让我来为她做决定吧。”
将李泽维姆的手臂砍下的瓦利脸上并没有半点变化,而捂着自己伤口的李泽维姆却是露出了愤怒而又扭曲的表情。
“该死!让她拥有些许情感,到了这个节骨点上却是出现了反效果吗!”
这一句话倒是让阿撒塞勒释然了,原本的莉莉丝看起来就像是没有任何的感情一样,没有想到李泽维姆自己设计下来的状况却是造成了相反的效果。
按照李泽维姆的个性,让莉莉丝燃起感情来救他这一件事情大概率只是有那么一个想法。以他本人的个性,一定也是因为好玩才会把感情要素给加入了进去吧。这个结果无疑就是作茧自缚,令人感觉到嗤笑。
“将你逼到走投无路的人,是赤龙帝,给你最后一击的人是我。虽然这并不符合我的作风,不过我也拥有自知之明。”
瓦利将手中的魔力剑横放在李泽维姆的脖颈位置,闭着眼开口说道。
“想要最赶上赤龙帝,我也必须抛下我的懦弱。所以…”瓦利睁开了眼睛,挥舞着魔法剑的手也动了起来。
“再见了我的爷爷,还有…我的懦弱!”
刺啦一声,李泽维姆的头颅和身体彻底分离开来,他的脸上还充斥着三分愤怒,两分不甘,以及五分的畏惧。
这一刻瓦利也放下了手中的魔力剑,脸上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一种莫名悲哀的情绪也浮现了出来。正如同李泽维姆所说,无论怎么说,他都是瓦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血亲。现在他的阵亡,也就代表着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彻底是孤家寡人了。
这样说倒也有一些不对…他还有那一群愿意跟他一起出去冒险的伙伴,以及一个能够当成目标的赤龙帝。
“李泽维姆,你根本就不能够担当路西法这个名字。你讲这个名字沾污到不可以再污秽。不过,放心吧。唯有路西法的血脉,我会继续继承下去,至少我不会成为你这样的路西法。”
旧冥界路西法魔王的儿子,现任白龙皇的爷爷,让所有人都为之提心吊胆的邪恶之树组织头领——李泽维姆,在这一刻彻底阵亡。他的死亡代表了恶魔的三大超越者要少一位,同样也代表着这最大的恐怖分子组织即将拆解。
依旧是在阿格雷亚斯市政大厅附近,正在调息自己身体的王权也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
巨星靠边站 李尹儿
莉雅丝有一些担忧的看着王权,身后正在帮助伤员的姬岛朱乃还有爱西亚她们都转过头有一些担忧的看向了王权。
回应她们的是一个笑脸,以及一个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激动地消息。
“李泽维姆应该是死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