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乾清宫西五所。
都说下雪时暖,雪化后才冷,可是半个时辰前刮起的大风却让漫天雪花的同时也冰冷无比。
冷风从门缝里刮进乾清宫正殿,“呼呼”的发出巨响,使得得空旷的大殿越发的寒冷。
皇后娘娘的灵枢数天前已经迁往仁寿宫,等满七七四十九天后方会迁往昌平皇陵下葬。
十几个内侍和宫人团在大殿的西北角,因为过于寒冷又无可供取暖的火炉子,这些小伙者和宫女一个个都是冻得耳朵通红,却只能通过跺脚这个动作减轻寒冷给身体带来的不适。
他(她)们的动作也不敢大,因为不远处的西五所暖阁里住着皇爷和贵妃娘娘。
曹化淳打昨夜事变之时就一直守在暖阁外,他的身份决定他手里可以有一个汤壶子。
所谓汤壶子就是取暖用的热壶,里面或注满热水,或放了燃烧的木炭。寒冬腊月但使有条件的人家都会备上几个汤壶子,要不然那手都伸不出来。
也记不得手中的汤壶子换了几次木炭了,曹化淳只知道几个时辰了,暖阁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和曹化淳想的有点不一样,在他看来,此刻的贵妃娘娘应该是喜极而泣那种,便是不如此,也当得惊喜万分才对。
因为,宫内宫外所有人都知道,那打进皇城的乱军是贵妃娘娘最宠信的魏良臣所提督的皇军。
傾世白玉
也就是说,宫门外的乱军是贵妃娘娘的人。
他们杀进京来不是要搞什么维新,而是要来保贵妃娘娘当皇后的,甚至,还是来保贵妃娘娘的儿子福王登基做皇帝的。
如此,贵妃娘娘能不欢喜?
可是,暖阁里太静了,静到曹化淳都怀疑贵妃娘娘是不是和皇爷一样病重到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他几次想大着胆子进去看看贵妃娘娘究竟在干什么,但每次都是在暖阁外彷徨许久,止了步。
身为奴婢的曹化淳虽然亲近东宫,但和赏识他的王安公公不同,曹化淳有着他的原则,那就是只要皇爷尚在,他曹化淳就是皇爷的奴婢,而不是太子的奴婢。
所以,在受命监视贵妃及她身边人后,曹化淳并没有刻意刁难贵妃身边的人,而是尽量给予他们便利。
但也仅仅如此了,要他曹化淳背叛王安转投贵妃名下,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李鸿天
只是,今天之后,他曹化淳是不是还能见到王安公公,他也不知道了。
宫外的铳声早就停了,不懂事的小伙者们会以为外面的乱军被镇压了,可他曹公公却晓得,那是外面的大事定了。
赢的人绝对不会是东宫。
只有反抗还在持续,东宫才有希望,司礼监的诸位公公们也才有希望。
可是,外面真的很安静,除了大雪和呼啸的狂风。
“阿欠!”
曹化淳边上侯着的一个二十岁模样的打手巾可能是受了凉,实在忍不住嗓子眼的痒痒大声咳了出来。
“承恩,放手里捂着,别冻出什么事来。”曹化淳将手中的汤壶子塞在了年初刚拜在自已名下的王承恩手里。
这个叫王承恩的打手巾是王安向曹化淳推荐的,原因是王承恩曾在冷宫照顾太子生母王恭妃几年,太子有感这孩子品性特意将他从冷宫拨出来叫王安给栽培着,将来登基后却是要给予一些好处的。
曹化淳也确是喜欢王承恩,这孩子没进过内书堂,进宫前也没上过学,但却肯学,竟是靠自已一个字一个字的死记,愣是把四书五经学了下来。并且办事干净利落,话也不多,是个可用的人。
于是,曹化淳便起意收了王承恩为自已名下的第一个义子。
拿着义父给的汤壶子,王承恩的手心一下暖和许多,将汤壶子往胸口靠了靠后,他看了眼已经放白的殿外,低声道:“二爹,外面的雪可大了,儿子刚才出去看了,都没脚了。”
“是啊,雪好大…雪满京师。”
曹化淳喃喃一句,“不是好兆头,血满京师…”
………
暖阁里,依旧是淡淡的香味。
两个火炉子使得暖阁里的温度比外面高得多,穿了一身棉衣的庞保呆了没多久就觉得有些热了,但他却不敢松扣子凉快,因为他怕贵妃娘娘随时要他出去打探消息。
只是,天都亮了,贵妃娘娘却是半句吩咐也没有,倒是郑姑姑出来两次叫他先下去歇着。
庞保哪敢歇着,宫外都变了天了!
里面传来帘子掀起的声音,有些困意的庞保一个激灵赶紧抬头起身,却见是郑姑姑拿着个盆走了过来。
郑紫朝庞保笑了笑:“娘娘乏了,你去打点热水来。”
“娘娘一直没睡?”庞保朝里面看了眼,但是只看到龙床上一动不动的皇爷,却是没有见到贵妃娘娘。
“你不也没睡…这宫里有几个人能睡得下的?”郑紫一语双关。
庞保点了点头,朝外面看了眼,压低声音道:“要不我去瞧瞧。”
“瞧什么?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想着也没用。”郑紫摇摇头。
“郑姑姑,亲军那我认识几个人,要不我去叫他们过来。”庞保说这话的时候心跳得厉害。
郑紫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你什么也别做。”
“就这么干等着?万一…”
豪門貪歡
掛職幹部
“皇爷还在,那帮老奴没这个胆子。”
喬木染相思
郑紫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木盆递给庞保。
……..
殿内,贵妃娘娘似在闭目养神,但眉眼间却能依稀看出娘娘的表情在动。
很奇怪的表情,时面部突然紧绷,时一下松驰;时有潮红之色,时又有羞愧之色。
娘娘是坐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腿却是并得紧紧,一点也不像正常的坐姿。
尤其是在郑紫出去打水后,娘娘就将两腿夹在了一起,用力的磨擦起来。可能是不满意,她又将手放了上去。
呼息很急促,心跳也在加快。
许久,娘娘才长长的呼了口气,脸上,有满足,有愉悦,有盼望。继而眉头微皱,将手中的白帕伸进腹部下面轻轻的擦了擦。再之后,娘娘竟是将帕子拿起放在鼻尖轻轻的嗅了嗅。
这一幕,倘若有人看到,恐怕要瞠目结舌。
宫内宫外大乱之时,贵妃娘娘竟在想那种事,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但事实却是如此。
而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一切娘娘都是当着丈夫的面。
皇帝,对此却一无所知。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