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
柳荣华在队伍频道发出指令:“我方帮会成员已经在前线与对方展开激战,我们需迅速驰援。身上多带点药品和天诛令!”
一行人上马出发。阿诗玛主动请战,加入了另一支神女无心组建的队伍。
掠过荒芜的涿鹿之野,一幅惨烈的混战场景渐渐在地平线上展开。
只见眼前兵刃交加,箭矢横飞。数万人汇聚在一小片地图区域纠缠厮杀,各种色彩斑斓炫酷的技能效果堆积在画面上,如同一锅大杂烩。
画面流畅度略有一丝下降。好在孙轶民购买的这款台式电脑硬件足够强悍,要是换了老旧的笔记本 ,恐怕是根本没法正常运行这样的画面,自然也就无法很好的参与打架。
嘶吼与惨叫此起彼伏,鲜血与刀锋交相辉映。世界频道天诛令的传闻满天飞。
时不时有玩家角色被秒杀于敌方火力交集之下。而一些野外怪物在群攻技能的流弹扫射之下成为了无辜的牺牲品。
血雨腥风的场面唤起了孙轶民心中的热血。他随即下马,操起长戟,冲入战阵。
而身后,神女无心以及墨澜配合的给他戴上了护罩。并将强悍的治愈效果全部倾注与襄王身上。这令襄王身体如铜墙铁壁,驰骋沙场如入无人之境。
致命的长戟任意挥洒,收割一枚枚残血的人头。暴戾的锋刃划过,溅起一朵朵红色的数字血花。
依依踌躇满志激情澎湃:“我的拂月已经等不及了,看来它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说着挽起皎洁的巨弓,拉满弓弦,“嗖,嗖嗖”一枚枚暴戾的箭矢带着死亡的阴影射向人群。蓝色的火焰轨迹过处,敌帮人员如同野草一般接二连三的倒下。
附近频道传闻:“【襄王有梦】已经实现20连杀!令人惊叹!”
这传闻带给了孙轶民满满的成就与自豪,激情与畅快。
附近频道传闻:“不可思议,【依依墟里烟】竟然实现了100连杀!她已经无人可挡!”
孙暗叹:自己跟依依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这依依配上了神弓真是如虎添翼,这飞扬跋扈之状,俨然已成了战场上的人头收割机。
而队伍中依依的头像血槽则是毫发无损。这同样得益于墨澜这超级大奶妈惊人的治愈能力。
缀锦楼不愧为排名第【8】的一线主流帮会,帮会野战进行了约半小时。锦幄居人员战力不济,颓势渐现。
改寫者
战场上死亡的角色被传回远处的城镇安全区复活,需要10多分钟才能重返战场。于是现场留下的人员越来越少。
到最后,只剩下的是清一色的缀锦楼人员,敌方见势不对,都不在返回战场了。最终本方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帮战结束。
这一战,打得酣畅淋漓,热血沸腾。孙轶民自进入游戏以来,还是第一次体验如此激情的战斗,这令他意犹未尽,流连忘返。
当然,激情也需要付出代价,由于过于高调的表现,柳荣华孙轶民依依等人在战斗中也吃了几个天诛令,并被围攻杀死一两次次,掉了一些经验值。不过这点损失可以承受。
玉蝴蝶一天之内两次败阵心有不甘,带领一群帮众在世界发起了口水战。满世界的开始指责与辱骂柳荣华以及本帮会。
毒妃嫡女:王爷,放开你的手
柳荣华在世界频道做了一些回应,帮会里的一些兄弟同样以污言秽语回敬。
鑒花煙月 簡青遠
一时间,世界频道刷屏加速,其间夹着一些*号的污言秽语满屏幕横飞,看得孙轶民一阵阵的不适应。
此时他心中满满的厌恶,感慨这游戏中有一部分玩家怎么素质如此低下,大庭广众说得出这种不堪入目的脏话,简直如同农民。
但是有什么办法杜绝游戏世界的这种不文明现象?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一款游戏能做到。即便对很对敏感词汇进行了屏蔽过滤,但是那些素质低下的玩家总是会采用符号与错别字的方式成功发出脏话来。
他想,如果能开发出一种能绝对屏蔽不文明话语的技术,那么他将会立即将之应用于正在开发的《天问》游戏中,力求创造一个全新的和谐文明的游戏环境。
战斗结束收工后,阿诗玛在帮会表达了感激:“感谢帮会的兄弟姐妹们解救与帮忙,以后在新的帮会,还请多关照。”
公孙煜:“主要你得感谢我们春哥。要不是他有这个强大的帮会作为后盾,也很难解救你于危难。”
阿诗玛:“嗯!特别鸣谢春哥对我的帮助与支持,小女子无以为报。”
公孙煜:“要不以身相许?”
阿诗玛:“哈,煜哥说笑了,帮主可是有原配夫人的。在下只愿尽心尽力,为帮会效犬马之劳!”
柳荣华:“诗妹客气了,来了都是自己人。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希望你能玩的开心。”
“嗯!”
……
因墨澜和依依不在缀锦楼帮会,阿诗玛另外特别致谢了两位大神。柳荣华同样对依依和墨澜表达了感激之情。
一天的游戏生活暂时告一段落,孙轶民起身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舒展一下身躯,毕竟坐得太久了脖子和腰都有点酸。
柳荣华对孙轶民感慨道:“咱们帮会要是有多几个依依和墨澜这样的大神,该有多好,咱们的帮会实力将会大大提升。”
豪门契约:小情人,十八岁!
“嗯,以后有机会,我将它们都拉倒咱们帮会来。”孙半开玩笑。
“好,我很期待。”柳荣华神色憧憬。
孙轶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说道:“你今天这一出,也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吧!估计经过这英雄救美与帮会大战,阿诗玛这妞必然被你深深打动。”
“嗯。我这一招杀手锏,就没有失手过,她应该是我囊中之物。”柳荣华似乎得意。
“听公孙煜说阿诗玛长得不错?”孙问。
“嗯,昨天煜哥发给我看过,蛮不错的。”
“嗯。”孙轶民此时想到了另一件事,“你这要泡新妞想法是不错,条件与手段也相当了得,但问题是:你在游戏世界有一个原配的月儿。这一点,系统用黑纸白字标注在你的角色属性面板中,谁都看得到。那么你除非跟月儿
解除仙侣关系,否则不太可能名正言顺的泡阿诗玛。”
柳荣华愣了一愣,点头默认。
孙道:“但要说起解除仙侣关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柳荣华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个难题。但目前看来,这问题还没摆上日程。待我先好好见上阿诗玛一面,看看是不是我的菜再说。”
“嗯,不如趁热打铁,把她约出来?”孙提议。
“不着急,我需要和她在游戏世界多熟悉熟悉再说。”
……
柳荣华似乎沉浸在刚刚帮战得胜以及教训玉蝴蝶的畅快得意之中,却想不到,玉蝴蝶并未就此甘心作罢。除了在世界口水战,此时玉蝴蝶又将了柳荣华一军。
柳荣华屏幕上的游戏画面中央出现了一条红色字体的跑马灯广播信息:“【玉蝴蝶】向【玉树春庭花】发起了【夺金决斗】挑战,并对赌10000金币。战力上限为33万。等待【玉树春庭花】回应。”
同时柳荣华的屏幕中央出现一块对话框:“是否接受玉蝴蝶的决斗挑战?1:确定:2:回绝。”
仙塔修仙 剑邪
柳荣华望着屏幕上的文字良久,一脸的震惊。神色中隐藏一丝犹豫与忧虑。
孙轶民似乎看出了这一点,笑问:“怎么,怕了?”
柳荣华闻言,沉默了良久,轻叹一声,坦诚道:“我也不是怕玉蝴蝶。最主要的是这场决斗,我只能赢不能输。要是我赢不了,恐怕之前辛苦在阿诗玛心目中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会大打折扣。”
孙轶民点了点头,又道:“这是没错,这一战确实很关键,要是你赢了,阿诗玛基本上也就被你搞定了。”
“说实话,从操作技术上讲,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赢他。”柳荣华坦言。
孙道:“你能不能赢他是后话。目前需要解决问题是,你接还是不接这个决斗挑战?”
柳荣华神色露出一丝无奈:“似乎也不能不接啊!要是不接就代表我认怂,我这形象立马就崩塌了。”
农女有点坏:夫君,要亲亲 朵寂
“那就接了再说吧!”孙道。
“接了之后呢?”柳问。
“决斗还有一个星期,你可以好好练。你有一定的机会赢。”
“练一个星期也不见得有赢的把握。”柳荣华黯然道,“这玉蝴蝶的操作,我观察过,动作非常流利娴熟,而且是个高攻职业。而我只是个肉盾职业,虽然防御高,但是攻击低,跟它打,恐怕,是一场持久战。论操作技术,我也只能算一般……”
“确实,这玉蝴蝶我之前也观察过了,他的操作手速很快,特别是千里冰封一招,基本上我手动操作的时候都躲不过。”孙道。
“手动?难道你还能自动?”柳荣华神色惊疑,这让孙轶民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说漏了嘴。
“额,就是说手动的意思。只是强调手动而已,哪来什么自动?”孙忙敷衍道。
柳荣华收起了疑惑,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先接再说,接下来慢慢想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柳荣华刚才的飞扬跋扈得意忘形之状烟消云散,一时间变得忧心忡忡的模样。
孙轶民见状不忍,安慰了一句:“别担心,我会帮你想办法。”
柳荣华神色中浮现惊喜:“对啊!在我心中你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任何困难总是有办法克服,当初连慕容你都能搞得过,这个玉蝴蝶,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问题!”
柳荣华一句话,倒是给了孙一点提醒,他心头划过一丝灵感。神秘的笑了笑,道:“嗯,接下来,你的号要借我用,我帮你找出这两个职业的长短优势,然后再慢慢来。”
“好,那我就接受玉蝴蝶的挑战了?”柳荣华望着孙轶民,眼神中有一丝期待。
孙轶民点了点头。柳荣华按下了确定按钮。
在右下方系统信息栏闪现一条系统提示信息:“你已经接受了【玉蝴蝶】的挑战,夺金决斗活动正式生效生效。决斗时间为下周五晚。请做好准备。”
屏幕中央出现一条红色字体的跑马灯通告信息:“【玉蝴蝶】与【玉树春庭花】的夺金决斗活动正式生效。时间:下周五20点整,地点:幽冥竞技场,规则:三局两胜。注意事项:参与决斗者战力超出32万将无法入场,请双方在决斗开始前务必调整好自己的战力。双方入场后不可以更换任何装备,战力将被锁定。战斗期间禁止使用任何药品或辅助道具。即刻开始所有玩家可以参与投注胜出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