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到了这样的时候,沈落还有闲情逸致讽刺别人,华懿站在沈落的身边,忍不住看了沈落一眼。
黑乎乎的,虽是有月光,却看不清沈落脸上的神情,华懿觉得有些可惜。
“一会儿我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你趁机将这个朝他们扔过去。”
沈落说着,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球递到了华懿手里。
“这是什么?”
“引明弹。”
九元神狐 天火唐元
话音未落,不等华懿反应过来,身侧的沈落已经飞身而出了。
顾不得许多,华懿紧跟着也飞身朝着那高墙上掠去。
果然,沈落只刚刚立足在墙头上,黑暗中新一轮的箭矢便又毫不留情地射了过来,与此同时,华懿按照沈落的要求,朝着箭矢射来的方向将那引明弹扔了过去。
引明弹朝着檀儿与云杭飞投过去,但只在半途,它便与一支利箭迎空相撞,随即一声轻微的炸响,错综复杂的深巷里头忽然明亮起来。
“不好!”檀儿话音刚落,方才空中那刹那的明亮已经消失不见了。
忽然被一道焰火般的明亮闪了眼睛,此时巷子中复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原本月色下,人总是能模糊看清些轮廓的,此刻乍亮一瞬又没了,众人便突然眼前一黑。
丈外一道身影已经穿过利箭飞射的险流中迎面杀来。
“走!”云杭拉住檀儿的胳膊一拽。
不等眼睛恢复视力,他只是本能地沿着之前的路想躲开,但在他们被晃眼的瞬间,沈落却是提前闭上了眼,此刻她自是得心应手,只一招便近了他们的身。
迎面一刺,空气中微微有了一股子血腥味,与此同时是云杭轻哼了一声。
从功夫上来说,云杭和檀儿都不是沈落的对手,原本两个人觉得联手一起,至少能与沈落打平,谁知这个阴险小人竟用这样的招数!
云杭的胳膊上被狠狠刺了一刀,而檀儿因为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能与沈落全力相搏。
“撤!”
檀儿顺势扶住云杭,一声令下,巷子里头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随即便又陷入了安静。
“要追吗?”华懿此刻也刚适应了黑暗,赶到了沈落的身边。
“今夜还有要事,先不跟他们纠缠。”说着,沈落转身便领着华懿继续赶路了。
仍和之前一样,沈落和华懿始终沿着副街深处的小巷子飞檐走壁,并未在朱雀街露面。
一路倒还算顺利,两人先后安全穿过了长乐街,余庆街。这时候她们离宣懿门已经很远了,朱雀街集结的人马主要围在皇宫外头,到了这里主街上已经没什么兵马了。
只刚到城门处,两人的身后猛然发出一声巨响,犹如山巅撞钟之声,随即便是一阵阵似呐喊的呼叫声。
“是宣懿门……”华懿的语气并不笃定,倒更像是在问沈落。
沈落点点头,也朝着身后空旷的朱雀街深深看了一眼:“想必是鲁王开始攻城了吧。”
“那我们要不要回去救王爷?!”
“不。”沈落摇摇头,语气十分坚定:“苏岑虽是夺位心切,但他既演了这场戏,必然会把戏做全,若是轻而易举便攻了进去,难免惹人怀疑。”
华懿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自是不相信苏执会用这么蠢的办法篡位,但她也没想到,竟是鲁王苏岑要夺位?!
看了看华懿有些惊诧的神色,沈落半是劝慰华懿,半是劝慰自己:“苏岑一定会要皇上和王爷的命,但若是皇上死了,他现在又这般不管不顾地攻城,你说会不会有人觉得,是他的莽撞害死了皇上?”
“可现在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他忍得住吗?”华懿语气急切。
沈落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我们现在回去也是逆党同犯,即便能救下王爷和皇上,深宫里头如何辩白?就算禁卫军与我们一同往外杀,到时候混战一片,外头的百姓和兵马皆以为王爷谋反,谁会在乎真相?搞不好被乱箭射死还要背负污名,这人头送的可不划算。”
“可…”华懿茫然了片刻:“可我们现在干什么去?”
经历了平德街有人企图暗箭伤人,两人一路屏息凝神不敢攀谈,华懿跟着沈落到了此处,这才想起来,她根本不知道王妃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
“调集汾河道王爷的宣绥军。”沈落道。
“调兵?!”华懿难掩诧异神色:“那不是更坐实了王爷谋反的罪名吗?”
黑道世家的迷煳公主 风凌若
深吸了口气,沈落继续赶路,华懿犹豫了一瞬,立马也跟了上去。
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城门出去了,沈落这时才道:“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话,先调集人马抗衡苏岑,这样,王爷和皇上才有解释的机会。”
不等华懿反应,沈落足尖一掠,身影已到了丈外。
……
傅宅。
“主子恕罪…”云杭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此刻正跪在正堂中向傅宸请罪。
不等傅宸开口,同跪在堂中的檀儿也是羞愧地低着头:“是属下大意了。”
堂上坐着的男人摇着折扇慢悠悠扇着风,似乎对于这次的失败并没有什么意外的。
“你们起来吧。”
云杭和檀儿对视一眼,一时都没有动,只等感觉到傅宸身上忽然迸发出某种不耐,连手中一直慢条斯理扇着风的折扇也倏而收起来。
两人立马站了起来,只是仍旧埋着头。
“檀儿…”
“属下在。”
“你今日先回去吧,免得被人发现瞧出了端倪。”
沉默了片刻,檀儿还想说什么。她抬眼偷偷看了看傅宸的脸色,男人眼眸含霜,宛如一块冰般让人觉得发寒,檀儿便不敢说什么了。
“是。”应声后檀儿很快离开了傅宅。
“主子,属下再去一趟,这次——”
不等云杭的话说完,傅宸伸出手竖起手里的折扇,作出了一个‘打住’的动作,云杭只好将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你不是她的对手。”
“……”云杭更觉赧然。
“不过有一个人,你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得手。”傅宸看向云杭,正对上云杭有些不解的目光。
丹凤眼微微一眯,傅宸双眸的细缝中闪着晦暗不明的光。
他道:“现在这皇城里头想阻止她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