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1a精彩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我們南嬌嬌,竟然是個……分享-avze7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他勒转马头,往柳林外面走。
走出几步,他突然轻声:“你们只知道争权夺势,在长安是为了争权,打着调查水患、剿灭山匪的名义来到洛阳,也还是为了争权。你们眼中,没有被水患摧毁家园流离失所的百姓,没有劫掠富商占地为王的山匪。你们眼中,只有权势,只剩权势。”
萧弈微微挑眉。
不等他说什么,殷朝宗已经厌倦地策马而出。
萧弈眼中多了些欣赏,一夹马肚利落跟上。
两人从漫天灰尘里厮杀出来,最后萧弈一招回马挑枪,九尺陌刀的锋利刀尖,恰恰抵在殷朝宗颈边。
一线封喉。
殷朝宗落后半招,垂眸盯着刀刃,低声:“是我输了。”
萧弈收起陌刀:“承让。”
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
无论是雍王还是殷家大公子,都展现出了强悍的力量。
看台上响起铺天盖地的喝彩声,美丽热情的洛阳仕女们,更是第一次拿正眼欣赏这位殷家庶长子,私语间已有少女心生爱慕,打算回家之后请家人登门说亲。
萧弈走得快,殷朝宗腿脚不方便落后几步,就有大胆的姑娘成群结队地扑上前围住他,把香囊、手帕、牡丹等物献给他。
殷穗坐在看台上,脸蛋红扑扑的,激动地拼命鼓掌:“娇娇,虽然大表哥败了,但我还是好欢喜!我第一次看见大表哥骑马,第一次看见大表哥与人比武,他的弯刀耍得可真好!”
她那么高兴,像是发现了宝藏的姑娘。
南宝衣轻摇团扇,笑着怂恿:“坐在这里鼓掌算什么本事,你没见那些姑娘都去跟他搭讪了吗?”
殷穗紧张:“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与他说些什么,我一看见他就害怕……更何况,我身边也没带亲手绣制的香囊与手帕……”
“送这个。”寒烟凉变戏法儿似的变出一只盛满香茶的青瓷盏,“打斗之后容易口渴,什么香囊手帕,都不如一碗水来的实用。”
殷穗红着脸,犹豫不决地望向南宝衣。
南宝衣看得清清楚楚,那青瓷盏是寒老板从殷穗食案上拿的,是殷穗用过的东西,边缘还残留着口脂红痕呢。
她看热闹不嫌事大,忍着笑点头道:“快去啊。”
殷穗接过青瓷盏,鼓起勇气望向被少女们包围的郎君。
他蹙着眉,大约很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看起来举步维艰。
终于打发走那群少女,他独自走到看台角落,低头整理护袖。
殷穗像是豁出去般,抬步走向他。
因为有胡人血统,所以大表哥生得格外高大挺拔。
她只能仰起头看他,小心翼翼地献上青瓷水盏,因为太过紧张,连说话都结结巴巴:“大大大表哥,喝茶茶……”
殷朝宗的目光落在面前的水盏上。
是少女用过的水盏,天青色瓷盏边缘,还印着小小的口脂红痕,沾着些微晶莹茶渍,看起来格外暧昧。
他锁着眉,不辨喜怒地看她一眼。
殷穗又紧张又害怕:“大表哥?”
殷朝宗接过水盏,声线沉冷:“勾引我?”
殷穗的瞳孔猛然缩小。
她惊恐地退后半步,脸蛋火烧火燎似的滚烫。
她只是送个水,她绝无勾引大表哥的意思啊!
她咽了咽口水,拼命摆手:“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勾引大表哥,我我我——”
话还没说完,却看见殷朝宗转了转青瓷盏,仰头饮尽了茶水。
他喝得那么利索,连茶叶都嚼了个干干净净。
他把空荡荡的青瓷盏还给她,淡淡道:“下次不必拐弯抹角。”
殷穗呆呆抱着茶盏,完全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抱着茶盏往回走,她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踩在云端上。
险些摔了一跤时,她才注意到怀里的青瓷水盏边缘,残留着浅浅的口脂红痕。
这竟然是她用过的水盏!
怪不得大表哥刚刚的表情那么古怪!
怪不得他饮用之前特意转了转瓷盏,原来是为了避开她的口脂红痕!
怪不得他问她,是不是在勾引他!
殷穗两眼一抹黑,险些晕厥过去。
南宝衣和寒烟凉远远看着,笑得直不起腰。
这姑娘太害臊,不逼她一把,她总是逆来顺受的小绵羊。
正欢乐时,寒烟凉瞥见萧弈走过来,捏了把南宝衣的脸蛋,脆声道:“南娇娇,我先撤啦,免得被大老虎嫌弃。”
她笑吟吟地走开。
萧弈在南宝衣身边坐了,随意理了理织金箭袖。
南宝衣见他额头一层薄汗,笑着给他打扇子:“二哥哥很欣赏殷朝宗?”
别人只当二哥哥和殷朝宗从演武场这头打到了那头。
她却知道,二哥哥定然是和殷朝宗在柳树林里谈了些什么。
值得二哥哥亲自谈话,可见他很器重殷朝宗。
萧弈拿起南宝衣用过的茶盏,就着那小小的口脂红痕,饮了半盏茶,淡淡道:“他不愿效忠皇族。”
“为何?”
萧弈把玩着茶盏,想着殷朝宗那番话,没有回答。
南宝衣想了想,提议道:“我与穗穗交好,或许可以让穗穗劝一劝殷朝宗。”
萧弈望向远处。
殷穗一脸纠结地抱着青瓷盏,殷朝宗坐在角落,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少女身上,阴郁的眉眼像是照进了阳光,比刚刚打斗时明亮太多。
他叩了叩案几,沉吟片刻,忽然问道:“对殷朝宗而言,殷穗是不是很重要?”
南宝衣愣了愣,不悦:“你别想着拿穗穗威胁他,这样做太不地道了。”
萧弈哂笑。
他把南宝衣揽进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懒懒地拖长音调:“我们南娇娇,竟然是个很有原则的小姑娘。我知道啦,不用下作手段就是。”
因为要拉拢沈家兄弟,殷太守特意为一行人设了别苑。
别苑华美宽敞。
南宝衣和殷穗在水边抓螃蟹。
柳树下,萧弈和沈议绝对坐而弈,寒烟凉坐在沈议绝身后,慵懒地单手托腮,垂着杏子眼看棋盘局势。
风乍起,火红的石榴花纷纷扬扬。
沈议潮沐过身,从厢房出来晒头发,看见的就是这一幅画卷。
他白衣胜雪,双手笼在宽袖里,垂落两颊的乌黑长发令他看起来多了些清瘦风流,也多了些从前没有的阴郁。
他看见寒烟凉偏头凑近阿兄,笑着说了两句话,阿兄紧锁的眉头像是拨云见月般打开,伸手落了一步棋。
他看着,表情复杂,唇色苍白。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