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ym0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笔趣-第230章 大日真形,純陽無極(4k)展示-fqnq1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那柄残剑从吞天巴蛇最为坚韧的头骨上刺入。
看起来也是一剑泯灭了吞天巴蛇所有的生机与神意。
王渊无法想象,那一剑何其恐怖。
除了这柄残剑之外,王渊目光望向吞天巴蛇尸身的周围,再无任何宝物。
但王渊已经心满意足,这柄残剑上蕴含的辉煌剑意,对他无论是悟道,还是参悟神通,都有着极大帮助。
王渊并未立刻退去金乌真身状态,自身盘膝坐在那吞天巴蛇身前。
利用金乌真身庞大金乌神异进行参悟。
王渊双眸望去,只是将目光凝聚落在剑身上,刹那间便是感觉到一股恐怖黑色剑气自虚空中弥漫而来,他元神念动内,金乌真身显化,化为大日真形道图,如同天地间的第一头金乌从太阳星上飞出,巡视无垠天地。
至刚至阳的天地神意在意志中显化,然而遇上那恐怖剑意,王渊仍然只感瞬间有一种穿透之感。
同样是漆黑无比的一道剑意从中显化,却带着一股生机勃勃的意蕴,但这股生机勃勃的神意却极为凶险,核心内藏一缕天地灭绝之意。
兀自出现,便是转化所有一切生机,将其悉数掠夺,生机只是表象,内里是灭绝一切的凶狠。
王渊神意显化出十日通天,焚灭天地的恢宏神韵,金乌负日,至刚至阳,光耀大千。
这层神意是借助大日金乌模板显化而出。
兀自显化,王渊顿时察觉到,它似乎失去了控制,飞速膨胀。
周身甚至有一股毁灭天地的恨意从中传出!
恨后羿无情。
也恨苍生不知恩义!
乃至于金乌核心的意志,带上了层层混乱,恐怖魔氛。
这股异兆一处,那金乌神意在急速拔高,转眼一跃之间跃出天地视野,整个寰宇尽数在金乌大日笼罩下,将无尽寰宇化为灰烬。
王渊虽然极力控制,仍然感觉有些失控,这股惊天动地的恐怖旭日还镇压住了他的道心。
好在此时山河鼎化作青白二气关乎飞出,它立足于虚空,镇压乾坤天地。
便是那恐怖旭日,一时也难以动摇山河鼎。
同时,王渊察觉到虚空中有一章囊括天地的偌大神图出现,乾坤寰宇沉浮,无数神兽神祗从中浮现,霎时笼罩住那隐隐带着漆黑魔气的大日金乌,将其束缚。
大日金乌并不服气,周身一团团大日虚影浮现。
王渊昔日运转过的十日焚天秘诀,在这头大日金乌发挥下,发挥出恢宏无比神能,几欲灼穿天地,煌煌之光,扫灭一片世界寰宇。
只是仍然无法撼动,那流转着神秘气机的一卷神图,将其轻易笼罩入其中。
片刻王渊满头大汗的从观摩中清醒过来。
目光中,难掩惊魂甫定之色。
那大日金乌模板受到刺激,竟然失控了,若非山河鼎,以及执道模板,他几乎要深陷入危险当中。
“金乌模板全盛时期绝对不只是个金仙模板!”
王渊心头暗动,此时金乌模板已经重新冷却。
但据他方才的感悟,金乌模板全盛时期可能凝练了太乙道果的存在,甚至超脱了一切时空的大罗金仙。
若非如此,不会那么恐怖!
“不过最后出现的那卷道图……”
想起那卷仿佛囊括天地万象的道图,王渊隐隐有些明悟,这恐怕是身上执道模板的本体所在。
那宝物当真是神威不可思议。
强如金乌模板在那道图之下,如同小鸡仔一般。
王渊此时心绪纷乱。
好半响才平静下来,只是双眸仍然难掩热切。
得到这执道模板,当真是天大福缘。
不知道凭此模板,他自身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但王渊自觉肯定不会太弱。
“至起码要配得上这件至宝!”
王渊心头丝丝野心在燃烧,双眸中泛着灵光。
片刻心头平复下来。
不远处,吞天巴蛇蛇首上的残剑已经无声碎裂。
不仅仅是吞天巴蛇蛇首上的残剑破碎,从极之渊深处浮沉的黑水巨浪,也消磨了一层。
石壁上充满了大日真火的气机。
王渊此时感知着元神道心深处的变化,此时神情古怪。
方才他只是想要借助金乌模板的力量参悟残剑上的灭法剑意,但是灭法剑意被金乌意志破灭,让它收获并不多,反而是借着机会,在大日纯阳之上,领悟颇多。
他此时双手在身前飞速捏印,周身涅槃神焰腾空而起,化为大日神相,至刚至阳的力量映照大千。
这是大日真形图。
掌心大日印记再变,霎时化为一道阴阳轮转的巨大神图,两仪变化,四象八卦分开,如同鸿蒙开辟。
这是先天八卦神妙。
这叫做纯阳无极。
按照王渊自身的理解,先天八卦境界的修行,应该包括纯阳无极,阴阳无极,万象化生的境界。
其后再而是天皇八卦的境界。
到了万象化生,便是代表着他能够掌握化身天地的能力,而天皇八卦自然是更进一步……
诸般能力都是九五至尊位格者的标配。
周身大日金光散去,旋即王渊目光落在那条吞天巴蛇上。
随手一挥,一道金光浮现,击中吞天巴蛇眉心,刹那间掩盖住这庞然大物的一部分痕迹。
那是幻形神符的力量。
吞天巴蛇的尸身是从极之渊这秘地的核心所在。
两者几乎融为一体。
王渊无法取出,只能暂时放下。
不过这里地势奇特,得吞天巴蛇陨落后的精气浇灌,以后未尝不能演化出一座真正的洞天。
一座属于蛇族的洞天。
王渊对蛇族并无歧视,只要蛇族臣服于他,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
流沙谷中
王渊再次出现,当王渊再次出现在流沙谷的时候,波母就知道,自己已经挡不住王渊的脚步。
身形出现在洞口,凝望着洞口外围的无数繁复符文,这些繁复符文流转,周流变化,每一个符文都有着威压山岳的浩瀚神能。
王渊并没有去自身参悟破解的意思,掌心深处山河鼎浮现。
山河鼎飞出,青白二气演化出清浊两仪太极图,青白二气吸纳天地无穷元气。
洞府前,一枚枚符文激发,散发出浓郁杀戮之光,却被山河鼎镇压住,强行吸纳符文中的神力。
只片刻,便见山洞周围流转的神能力量消散。
波母震动的望着这一幕。
作为这座洞府的守护者,她清楚这封印的强横之处,其蕴含的浩瀚神能,触者必死,往日她根本不敢轻易上前。
王渊撇了一眼旁边波母:“一起进去吧!”
说着径直迈步进入洞府内。
波母面色阴晴变化,片刻牙一咬说道:“是!”
波母举步跟上。
从踏入这片洞府开始,波母就知道自己再无后路可言。
不,准确的应该是洞府的禁法被破开之后。
洞府内,出乎意料的,竟是干净整洁,与通体呈现碧绿色的光辉。
周围有层层符文交错,隐含幻阵,只是山河鼎在前面开路,映照虚空,层层符文悉数失效。
同构数条甬道,王渊和波母两人来到了洞府深处。
洞府深处透露着一股子阴寒无比的气象,透过重重黑雾,一头庞然大物出现在两人身前。
“真龙!”
王渊略为诧异,转瞬却是摇摇头。
“妖龙!或者说是一头幼蛟!”
那是一头数丈大小的黑色蛟龙,黑色蛟龙被一条条虚幻的黑色符文锁链困住,双眸紧闭,周身妖气隐隐。
真龙和妖龙的区别很简单。
真龙得天地敕封,身怀天庭神敕。
妖龙野性难驯,单修妖龙道。
这头黑色蛟龙道行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甚至还未曾修成仙道,用莽荒修士的标准,就是神境。
神境神魔继续修行,那就要将自身九大神藏破开,乃至最后达到与道合真,与天地齐平的无上境界。
九大神藏包括血气,神力,灵相,万法等等。
可单修任何一个神藏,凭此直通初始境界。
那个境界,在王渊的理解中,就是大罗金仙。
或是一个个神藏修行,每个神藏代表着一个境界,从血气神藏开始,血气神藏包括万象,包含着一切血统神妙变化。
或者独修神力神藏,以单纯神力粉碎一切虚空,不断劈开层层关窍,获得诸般神能,径直破开初始瓶颈。
也能独修元象神通,修炼出强大无比的神相,或是神兵法相,神人法相,以此具现初始神人,只要内外合一,到时候也有希望,以此摘取道果,成就自身。
九大神藏俱其中有大部分出自于不周元始天王手中,此乃神魔一道中的正统传承。
亦有一部分神藏出自于大能之手。
这些先天神祗中出身的大能,以自身继往开来,以最初的三大元始神藏中悟出了第四神藏,第五神藏,以此登临初始境界。
莽荒中,强者无数!
王渊并未存任何轻视。
……
眸光中,这头幼蛟十分虚弱,它被那些恶毒巫文困锁在此处,周围黑雾还蕴含着吞天巴蛇的剧毒精气,剧毒精气腐蚀法力元神!
“吼吼!!”
此时这头幼蛟低声咆哮,周身隐隐放出冰冷玄光,它似在极力对抗,但并未清醒。
它是在梦中,这只是在做噩梦。
王渊却看出了一些名堂,尤其是在这头黑蛟周身涌动的冰寒神光中。
“血统相当不错,应该是龙族中某位强者的子嗣!”
王渊心中有些猜测。
他曾化身数种真龙,还有专属龙族模板,对于龙族资质的区分十分清楚。
龙族资质不仅仅看血统。
诚然血统更加贴近于祖龙,自然是能力更强,但若只是以血统观摩,那样太过于粗糙,若只单修血统,修炼到最后,肯定也强不过祖龙。
这还得看龙骨,以及灵魂韧性。
龙骨更强,吸纳灵机,积累法力的速度会越快,具有更强的可塑性。
灵魂韧性越高,悟性自然是要远超过同族。
这头黑蛟血统虽然不高,但龙骨和灵魂韧性俱都属天才之列。
“你可认识它?”
王渊目光望向旁边的波母。
波母连忙摇头说道:“小神只是负责看守,并不知道天蛇洞内到底有什么!”
波母也是目光惊讶,不想作假!
想了想,王渊随手一指,紫光法剑从掌心浮现,化作紫色弧度光,不断斩击在黑色幼蛟周身环绕的六条符文锁链上,激荡起层层黑雾。
那紫色弧光如同疾电,绽放出煌煌神光,更有一股灭绝天地的凶狠剑意在其中。
那是从残剑身上领悟的一部分灭法剑意。
王渊结合自身掌握的《御剑诀》,配合紫微帝气,那破灭万法的威能。
锵锵!!
只数道剑光飞过,便见那诡异符文形成的法链被紫色煌煌剑光强行磨灭。
它似还能吸纳周围虚空中的黑水精气,但面对紫微法剑上,那破灭万法的奇异神能,终究是层层崩溃。
“嗷!!”
似梦中感受到了巨大痛楚,黑蛟这会儿忍不住发出凶戾龙啸,片刻它睁开血色双眸,周身如狂澜一般的寒冰煞气从它身上爆发出来。
黑蛟也感觉到了那困住它上百年的符锁崩溃,龙吟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
蛟龙跃空,龙腾九霄。
旁边,望着这头蛟龙冲霄而起,往上方从极之渊的幽壑飞腾,王渊并未阻止,但片刻却是眉头一动,转身望向波母说道:“长老,这条幼蛟暂时交给你来照顾,本王先去迎接一下客人!”
说着王渊身形转瞬离去。
“客人?”
波母神色一动,转瞬眼底闪过一丝惊惧。
……
“就是这里了!”
此时在万蛇山上,一道黑气落下,一位身穿黑色长袍,周身黑气凌厉的身影出现在山峦,他周身一股无形黑芒笼罩住周身,自身如同与万蛇山中万千瘴气融为一体。
此时他双眸睁开,望向下方的黑水都城,隐隐约约望见万千气象浮空升起,下方的黑水国竟是一扫之前的暮色,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勃勃生机。
“看来,这黑水王的确是凶多吉少!”
他口中喃喃,同时他看到了黑水都城上空,万千气运中一条紫金色神龙,那国运法相威能不凡,煌煌夺目,让他心头有些猜测。
大荒中,国运神相千奇百怪,但用龙形,只有龙族影响中的一部分部落。
这让黑袍男子,心生警惕。
“小神,你觉得本王的国度如何?”
“你竟称本王为小神?”
黑衣神祗此时皱着眉头,一双略为凌厉的逼视前方突然出现的一位紫袍身影。
这位神祗身穿奇特的紫色华跑,周身神光流转,隐隐有一章无法形容的伟力汇聚在周身,煌煌之光,震动。
它兀自出现,周围已经形成了一方龙气塑造的恢宏神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