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z8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劍仙在此》-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箭分享-eojj9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须发皆白但精神矍铄的老者,乃是北海帝国十大世家之一的萧家老太爷萧衍。
萧家是军伍出身,在军队之中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尤其是老太爷萧衍,曾经追随老军神凌太虚,征战四方,立下过赫赫功勋,如今虽然已经退休一甲子,但虎老雄风在,依旧是京城中顶尖的巨擘大佬。
而萧野竟是萧老太爷的嫡重长孙。
“萧大哥,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是个水鬼,还藏这么深。”
林北辰调侃道。
之前他就觉得萧野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没想到竟然如此显赫。
怪不得说起京城之中的局势,直接娓娓道来,了解的清清楚楚。
“萧家的家规,是男丁十四岁之后,必须隐姓埋名,前往军队之中历练,未获得家族认可之前,不许暴露身份,林兄弟,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呀。”
萧野笑着解释。
他这一次回到京城,原本只是打算低调行事,悄悄看看父母,再返回军中继续历练,没想到却意外提前获得了家族的认可,得以恢复身份。
因此今日才能出现在这贵宾包厢之中。
“这位是我堂兄萧天,二弟萧真。”
他向林北辰介绍。
林北辰笑着打招呼。
两个年轻人身上有着军人的特殊气质,很是干练,立刻就热情地回应。
“林大哥,我听说了你的事迹,那天游行,我本来也是要去的,结果因为家族演武,耽误了时间……你是我的偶像。”
萧真显得尤为兴奋。
林北辰的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嗯,孺子可教也。
“老太爷,快请上坐。”
左相很热情地抬手相邀。
萧老太爷也没有推辞,疾步入座。
大皇子倒是很有眼色,客气地向萧家老太爷问礼,然后起身离开,与旁边其他的皇子、皇女们坐在了另外一张白玉桌案旁边,
皇子与大臣,还需保持一定的距离。
金枝玉叶们自成一桌,有说有笑。
一副和睦团结的样子。
唯独不见七皇子。
这边,萧野三兄弟,站在老太爷的身后。
时间流逝,陆陆续续又有一些京城中的大佬,来到包厢。
每个人进入之后,毫无例外地也都是第一时间过来,拜见左相和萧衍,行礼之后,才退回到各自的位置。
能够有资格与这两位大佬同桌者,少之又少。
当然林北辰是其中之一。
他旁若无人,毫不客气地继续端起【神井茶】牛饮。
此时,第一竞技场中央中,两国的刻灵师已经将风云第一台检查完毕。
确定无误之后,注入玄石,同时启动守护阵法。
嗡嗡嗡。
轻微的地面和空气同时震动声响起。
淡淡的橘黄色护罩在虚空之中浮现,泛动着柔色的光芒,仿佛是一个倒扣的蜜蜡玉碗一样,将直径一千米的擂台罩在下面。
距离战斗开始,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外面的看台上,已经坐满了人。
放眼看去,人山人海。
除了北海人,还有其他帝国的人种的身影。
林北辰甚至在看台上,看到了沙漠蛇女,以及牛头人的影子——一些在使馆区看到过的奇形怪状的生物。
“咦?今天怎么没有见到歪脖皇子啊?”
林北辰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这样的场合,皇子没兴趣?
他仔细看了一圈,在一群皇子皇女之中,没有看到七皇子,心说难道这个家伙,当真卖力地在找楚痕等人的下落了吗?
可以的。
先点个赞。
等他真的找不到楚痕等人,再讹他钱。
突然,第一竞技场中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看台上无数人都站了起来,雀跃欢呼。
千万道不同的呐喊声和呼喊声,汇集在一起,仿佛是九天惊雷一般,就算是贵宾包厢有玄纹阵法隔绝,却依旧能够感受到现场炙热如惊雷般的气氛。
这是因为,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风云第一台上。
【醉剑天人】高胜寒。
一袭白衣,身负剑气。
这位北海帝国六大天人之一的强者,终于现身了。
白衣如雪。
长剑如霜。
他静静地站在风云第一台上,无形的气势弥漫开来。
看台上五十多万人,至少有九成九都是北海人。
看到心目之中的英雄出现,再也难以遏制心中的激动和兴奋,整个竞技场几乎成为了欢呼的海洋。
人头耸动。
宛如巨浪一般的人潮,顺着看台此起彼伏。
天人!
这两个字,在任何一个帝国的子民心目中,都有巨大的分量。
每一个天人,都是帝国的守护神。
这样的欢呼声,持续了数十息的时间。
一直到西方的天空中,一道璀璨的绿色流光急速而至。
是那头巨大的碧翅沙雕。
巨大的身躯仿佛是游弋在星河之中的太古凶兽一般,风驰电掣而来,在地面上投下大片的阴影。仿佛是一大片的乌云笼罩了竞技场的上空。
王级魔兽的威压铺天盖地地弥漫开来。
欢呼呐喊的北海帝国观众们,顿时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悸,有一种被居于食物链顶端的恐兽俯瞰盯着的恐惧感。
全场瞬间肃静。
咻!
一道光柱从碧翅沙雕身上垂落,射在风云第一台上。
【射雕天人】虞世北也现身了。
她身着血色轻甲,内衬白袍,背负长弓,身躯修长,骨架远比一般女子更加高大,胸部虽然平平,但四肢比例极佳。
尤其是一双欣长且充满了爆发力的大长腿。
简直夸张到了‘脖子以下全是腿’的程度。
至于相貌,倒是并不如何惊艳。
只能用端庄来形容。
小麦肤色,五官周正。
最有特色的是她那一双眸子,清澈冷冽,瞳仁色浅,略带银白,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以极寒之地万载玄冰的冰晶雕琢而成一样,散发出刺骨的寒意,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温度。
这是林北辰第一次完整地看到虞世北的体貌。
果然是天生异貌。
“没想到这个虞世北,年龄不大,竟然是家财万贯啊。”
他不由地感慨道。
左相和萧衍都怔了怔。
这怎么就和家财万贯联系在一起了。
“林天人此话何意啊?”
萧衍以手拂须,好奇地道。
林北辰看了老人家一眼,道:“因为她年纪轻轻,就有了属于自己的飞机场啊。”
“哦?飞机场为何物?”
萧衍继续追问。
事实上,他对林北辰很有兴趣。
或者说,整个萧家都对这位新晋青铜天人有一些想法。
“呃……喝茶,喝茶。”
林北辰好歹憋住了。
不是因为注意自己的形象。
而是因为不好解释呀。
何况萧老太爷毕竟是萧野的亲太爷,当着老人家再开黄腔,就有些过于失礼了。
Duang——!
悠扬而又沉重的钟声响起。
风云第一台的阵法彻底催动,橘黄色的光罩变得越发凝实。
擂台上,两大强者相视而立。
第一竞技场安静的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