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fh4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笔趣-第一千三十章 縱橫大海的恐懼艦隊(大章)鑒賞-xun3s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在血腥掠夺者号旁边,或者应该说,接近头上的是一艘能够行驶在空中的飞船。
那是一艘看上去完全就是白骨一样的船,是的,无论是窗体,船舵,船身,船帆,看上去一切都好像白骨一样。
通过这些有些“疏漏”的白骨,林云甚至能够看见上面那些看上去就仿佛幽灵一样的水手正在站在那里整装待发的感觉。
而事实上,这也的确是幽灵,并且,不仅仅只是那些水手,就连这一艘船本身都是幽灵。
虽然说本来一个死物,却是变成幽灵的感觉似乎很奇怪,但是事实上是,现在看上去就是这样。
这是范盖斯船长和他的暗影幽灵号。
这个故事开始于船长范盖斯与风暴破碎者号战舰的海员们被一同被一个大法师所雇佣。
此人是一位别具天赋专注于对抗混沌之力的光明法师。
在曼南的神圣水面上,或者应该说,在曼南神殿周围能够纳入圣居范围的水域上。
这一位光明大法师要求风暴破碎者号的船员们立下了一个庄重的誓言。为了获得一箱子纯金的佣金,这些船员们立誓无论任何事物出现在其眼前,他们都将遵从法师的指令。
范盖斯的船员们高兴的接受这条约束,他们眼中光明大法师的有着大笔的金币,并闪烁着太阳光的所有颜色。
然而在受佣不到两周之后,风暴破碎者号的船员便开始为其轻率的行为而觉得后悔。
大法师要求他们径直向北航行,尽管风暴破碎者号的舰炮足以击垮最顽固的掠夺者们。混沌之海却隐藏着比人类更加可怕的事物。
最初的几次遭遇战被他们轻松解决;海蝎们惨叫地被由法师手指间放出的燃烧光镖所赶走。敌对的海盗船则在黑旗升起之时就化成一团炽热的白色烈焰。
然而当范盖斯同他的手下越发向北,连天空甚至都变化的充满敌意,天空中的亮光与致幻般的色彩形成讥笑的脸孔与诡异的恶魔样的头颅。
光明大法师从未告诉过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最终,范盖斯被好奇心所战胜。在船长范盖斯为庆祝击退击一群鹰身女妖的胜利而款待法师时,大副则闯入了法师的住处。
在那里他发现了本由活皮所制的古籍,这本书诉说着一条燃烧巨蟒和在其巢穴所隐藏的永生秘密的故事。
在那即将到手的永生故事的鼓舞下,船员们满帆向北航行。
在闪烁的夜空引导下,用不了多久他们便找到了猎物。当船员们注视着出现在上空由不断变化的颜色所形成的漩涡中的咒符之时,一条咆哮着的卷须状火焰由炽热的海洋中爆炸而出。
在其冠部有着八个呼啸的头颅,并不断喷吐着酸液所形成的黑云。在风暴破碎者号的望台上,光明大法师释放出炽热的纯光明魔法来迎战这个怪物。
在下方的甲板上,船员们则不断向怪物那超自然的肉体射击。尽管众多风暴破碎者号的船员惨死为灰烬,这条燃烧的猛兽最终被击败,并被驱逐回了其最初出现的地方-亚空间。
光明大法师欢喜地庆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口,并下令范盖斯返航,这头怪兽已被驱逐,他的任务也已完成。
然而范盖斯却拒绝了。
他举起了自己的手枪,射向法师的胸口,并将法师踢进了鲨鱼遍布的海洋。无论后果多么可怕,他也要拥有那永生的秘密。
随着风暴破碎者号继续北航,它并未意识到自己正航向毁灭。来自他们上空波状的天空光线所发出的尖锐叫声一直伴随着他们前行,直至天空与海洋混为一色,邪月遮蔽了整个天空。风暴破碎者号最终进入到了世界上空的恐怖世界,并从未按照其从这个世界离去的样子返回。
尽管范盖斯和他的船员们为了寻找永恒的生命而持续前行,他们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结果。他们以游荡的灵体形式被混沌界吐回了凡间。
如果他们以凡人之躯返回,他们或许会讲述群星变为活物,海恶魔,不洁之约,以及航行在莫尔斯里布的海洋等故事。
然而,当风暴破碎者号最终返回到伟大洋时,他们的战舰与船员早已腐烂,只留下这艘幽灵船注定在天空中永久航行。
范盖斯的战舰也最终变为了暗影幽灵号,一艘毫无目的,唯有向看见它生者散播其痛苦诅咒的空船。
这是伯爵第一个用魔法拉起来的船。
然后在另外一边的是一艘,不知道应不应该算是船的船了。
因为那玩意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单纯的怪兽一样的感觉。
不,如果仔细看的话,其实能够发现,在那一只怪兽的身上,有着大量让人熟悉的缝合的痕迹。
从外表看上去的话,似乎有点像是鲸鱼的感觉,不,应该说是巨型灯笼鱼。
这艘“船”的最前方是一个仿佛灯笼鱼一样的嘴巴,长满着锋利的牙齿,而在头上,有一大堆木质的支架在上面悬挂着一个散发着绿色次元石光芒的尖啸钟。
怪兽的背上有着大量的荆刺,从外面能够看到明显的腐败,已经将里面的骨架都露出来了,但是却是被大量的脚手架填充起来,在那些骨架的缝隙之中,能够看见大量的次元闪电炮。。。。
是的,这是一艘鼠人通过怪兽改造而成的船舰。
这只名为思科瑞驰的斯卡文鼠人战将,也是富裕且狡诈的海盗头子。他通过陷害数个自己曾经的盟友,靠着他们的尸体爬上了舰长之位。
他和旗下的鼠害舰队一直是提利尔海岸线的灾祸。为了寻找奴隶与宝藏,他的舰队会从斯卡文城市脊柱港一路掠夺到萨托萨才返航。
在魔巫午夜的前一晚,思科瑞驰那眼尖的仆人发现了前方的迷雾中闪烁着强烈的绿光。在下令了全速航行后,思科瑞驰欢快的搓着自己的爪子,并坚信这道绿光是块即将捞起并为其所得的大块次元石。
直至他们抵达了那绿光的前方,一双滚圆的发亮的眼睛突然张开,一张如洞穴般大的嘴巴也突然出现,并伴随着上百个有着船首斜桅长度的牙齿。
这是一条巨大的球形利维坦,一个足有思科瑞驰最大战舰数倍之于的大海怪。
而那闪烁着令人厌恶的绿光正是其宽大脑袋前方悬挂着的诱饵。
随后便发生了惨不忍睹的大战,慌乱中的斯卡文向这头凶恶的怪兽释放了船上每一样武器。他们摇摇欲坠的黄铜毁灭引擎和次元闪电炮将一发发乌青色的超自然光束打到了怪物的侧体。
然而这仅仅起到了激怒的作用。球形利维坦海怪气得咬牙,它疯狂的将一整支斯卡文舰队拍打到只剩木片与发着响声浮在水面的球形铜板。球形利维坦将斯卡文舰队的旗舰留到了最后,它张开了自己那巨嘴将整艘船咬成了两半。
奇迹的是,尽管斯卡文的旗舰变为了碎片,但船上大部分的鼠人船员则被吞入肚中,幸存了下来。
在怪兽那黑暗的内脏中,思科瑞驰军队里的鼠人士兵们在水中挣扎,尖叫。他们虽被吞噬,但并未被消灭。
在充满恶臭的黑暗中,鼠人发起了反击,他们分食了怪兽的心脏并撕咬着挂物的内部,直至这头巨兽成为一块肉体的空壳。这头怪物也最终在一声悲鸣中颤抖的死亡。
精疲力竭的鼠人仍困在怪兽的体内,并最终在充满令人作恶的臭气的海怪腹中窒息。一个接着一个,斯卡文在喘息中迎来死亡,并用他们的歪嘴发出无用的咒骂。
就如所有死亡在伟大洋中的生物一样,这头巨大海怪的尸体最终被冲刷到了帆船墓场。
诺克特拉斯伯爵发现了这头海怪,并注意到这头怪物有着成为一个有力保镖的潜质。
诺克特拉斯进行了一个强大的死灵仪式,强大的咒语不仅复活了球形利维坦,也在伯爵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海怪内脏中腐烂的斯卡文鼠人们由死亡中拽了回来。
或许是因为多年来思科瑞驰和其鼠人船员所吞食的众多次元石,也可能是他们对其成功发疯般的追求,黑暗复生后的鼠人们完好无损地保留着他们奸诈的本性。
在怪物那腐臭,封闭,红黑色的内脏中,不死的斯卡文鼠人在思科瑞驰的指挥下一刻不停地工作着。他们召集着失事的舰队,重筑着甲板,脚手架与引擎,并将正头海怪改造成了自己的战舰。
当他们感受到了诺克特拉斯伯爵那打算控制其不死头脑的召唤时,斯卡文响起了他们那装在海怪肥大头盖骨上那巨大的次元石所制的尖啸钟,钟声掩盖了伯爵的死灵魔法。他们撕下了那由海怪腐烂肉头所制成的遮蔽物,并让曾经斯卡文旗舰上引以为豪的次元闪电炮再次开了火。
诺克特拉斯伯爵大吃一惊,这艘被其主人思科瑞驰所命名为斯卡布拉斯的利维坦船似乎对血色掠夺者号造成了真正的威胁。
这头巨大海怪被其最后一顿的食物所征服的事实远没有寻求一个不寻常盟友而言有利。
和谈被召集,吸血鬼与思科瑞驰,烂脸对烂脸地达成了一个交易-伯爵将提供斯卡文船长所需求的次元石来换取斯卡文在恐惧舰队的永久奴役。
思科瑞驰知道这将是一笔好交易,他也相当同意,至少现在如此。也正因此,一艘名为斯卡布拉斯的怪物战舰正式出世,它船长一个身处于尸体中的尸体,它所承载的不死船员将永远如害虫般为非作歹。
而除了这一只怪物以外,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
还有一艘看起来就好像巨型的小舟一样的感觉。
在最前面,有着一把看上去非常具有古墓王特色的弯刀作为船首,在上面拥有着尼赫哈拉众神的巨大雕像。
庞大地尖啸颅骨投石机在甲板上不知者,然后大量的骷髅在甲板上不断地摆动着无比原始的动力-划船桨。
在最中间,拥有着一座类似于金字塔一样的建筑,而在最后面有着类似于毒蝎的大尾巴一般的船尾。
尼赫哈拉的古墓王,那是阿拉比人的邻居。
他们的文明曾如此发达以至于统治着整个世界的中心。
这些骄傲的帝王们从不容忍自命不凡的入侵者玷污他们的领地,死亡将会快速地给予那些挑战他们统治地位的人。
不过他们却背负着自千年来由大死灵法师,纳加仕的咒语所施加的不死诅咒。这些骄傲的古墓王们从不因其木乃伊化的凡人躯体而消退其复仇的渴望。那些使得一位古墓王释放其不朽怒火的人们总是在劫难逃。
心胸狭窄的阿蒙霍特普王是桑德利一位众所周知的专横复仇者,他是其同族中最刻毒且记仇的王者。
也正是其城市,桑德利成为了一个名为杰格.罗斯的船长来确保其新财富的掠夺目标。
当杰格搜寻着足以召集萨托撒的海上领主们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奖金时,他鲁莽地选择了一条掠夺南方海洋的航线。
通过一路在尼赫哈拉危险水域的战斗,他最终在港口城市桑德利的边境登陆。
通过使用救世之锤号,曾经属于大诵经师自己的私人旗舰,救世之锤号无疑是战舰中的巨兽,装载者一百八十艘舰炮且承载着接近舰炮十倍的船员。
他巨大的尺寸使得其船底甚至可以容下整整一个军团的士兵。救世者之锤号的艉楼在甲板上如高塔般矗立,同时这里是大教堂的主体建筑。
这座大教堂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其华丽程度甚至不亚于瑞克教堂。
大教堂所充斥的信仰之力甚至据说足以对抗邪恶的魔法,而这也正是杰格需要他的目的所在。
在救世之锤号的前段矗立着名为西格玛之怒的舰首,这座雕像的体积甚至超过了一座巫师之塔。因被祝福过的金属所锻造,这尊西格玛之怒不仅仅是舰首的装饰。
这所雕像本身被巨大的铁链所固定,每一个铁环都有着差不多一头食人魔的高度。
西格玛之怒可以由其直立着的位置被释放并给予敌舰一个由上而下的锤击。
在造成如双尾彗星般的撞击之吼,雕像会被悬臂和蒸汽记拉回原位。有着这样一件武器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杰格希望这可以给他的吸血鬼敌人带来最终的死亡。
通过这一海上要塞,杰格舰长对密集环绕着桑得利城墙外围的墓穴建筑群发动了闪电般的掠夺。
尽管这些墓穴是些低级贵族的沉眠之地,但仍隐藏着足以使一位贸易亲王汗颜的财富。在侥幸地从复活的雕像所阻挡的沙漠中逃脱后,鲁莽的杰格和他的船员获得了足以资助他们的财富。
杰格并没有蠢到认为他已完全摆脱了惩罚,但他需要使用这些偷来的财富来招募更多的盟友,也因此他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强大且坚定的敌人。
阿蒙霍特普王,一位生时的守财奴,死后更是成为了疯子,他熟知自己帝国内每一个金币和宝石的位置。
也因此,他起誓复仇,召唤出其海军中最强大的帆船–桑德利诅咒号,并下令将那些被杰格所掠夺过的墓穴拆除,将这些石块一块一块的重装在战舰之上。
数以千计的骷髅战士和毫无生气的乌斯比特雕像夜以继日的劳作以将金字塔,方尖碑和巨像搭建在战舰的船体上。
桑得利城那被披着兜帽的死灵斯芬克斯雕像被拆除,并以船首像的身份重建在诅咒号,四具来自城墙上的死灵巨像被安置在了船体上,这些巨像将提供战舰前行的动力,且在战斗时用它们的巨大仪式戟扫清敌舰的甲板。
巫妖祭祀与桑得利的亡灵技师使用他们古代的魔法将这些活物般的巨像紧列战舰的两侧,阿蒙霍特普王则亲自监督着卡哈佩什巨刃安装在船首。
最终,原先战舰上自甲板而起的一段弧形结构在重造后被用来放置一颗巨大的蓝宝石—这颗传说中的宝石出自亡灵河中,并被视为太阳神的遗物。
通过聚集阿蒙霍特普王金字塔所收集的太阳能量,桑得利的诅咒号那弧形船尾处所放置的宝石可以向敌舰释放出一条巨大的燃烧光线。
诅咒号终于完工,这艘战舰的唯一任务便是寻找并摧毁那些掠夺了桑得利财宝的鲁莽人类。
阿蒙霍特普发誓每一盎司被窃取的黄金都将由一位人类海盗的灵魂所献祭。
在刺眼的阳光之下他立下了一个誓言,他,将要找到杰格并要让杰格粉身碎骨,作为一个给北方文明那些傲慢无礼之人的教训。
通过他高阶巫妖祭祀的占卜,阿蒙霍特普了解到杰格正忙于一件他自己的任务。
这个人类正设想着去摧毁一位曾在死者之地漫步的吸血鬼伯爵。
在尼赫哈拉古星象魔法的帮助下阿蒙霍特普航行过了充满风暴的海洋,并抵达了帆船墓场。在这里他同吸血鬼伯爵达成了一个条约并设想着利用吸血鬼来担当自己的诱饵直至他的猎物现身。
而最后,那是一艘更加诡异的船。
看上去有点像是矮人的铁甲船。
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铁皮,上面有着大量的烟管不断地冒着黑烟,然后上面有着大量的炮口。
但是偏偏,就是这看上去像是普通的矮人铁甲船的后面。。。。。却是好像魔物娘之中的章鱼娘一样。
上半身看上去还好好地,但是结果看下去却是一堆不堪入目的触须一样的感觉。
是的,这一艘铁甲船的后半部分,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船只结构了,而是直接就是一堆的章鱼触手。
这是黑色水怪号。
如果世界的古老种族有相同的一点的话,那便是高傲。正是托德里克.海克哈特的高傲使其远离了他在工程师行会的同胞们。
正是高傲将这位流亡的工程师送向了黑暗之地那遍布硫磺的荒地寻找被禁止的知识。最终,也正是高傲为海克哈特带来了黑暗众神的奴役,他将永世困在昏暗的大洋深处。
托德里克.海克哈特曾是一位富有天赋的工程师,并曾在大征服期间与红毛布洛克一同工作。
两人曾有着强烈的竞争,海克哈特唯一想要的便是被尊称为在世的最伟大的矮人工程师,然而这样的嘉奖却被他的公会兄弟—红毛布洛克.冈纳尔森所占有。尽管海克哈特被众人视为毫无质疑的潜水铁甲舰的专家,但是红毛布洛克却在创意与基本功上更加出色。
尽管起初只是野心所早就的小挫折,托德里克.海克哈特的自尊心所受的伤害却在数十年间不断溃败扩大。
直至黑暗降临的那一日,他整个身心都完全堕落。在高温的船坞铸造厂中,海克哈特“意外“地用蒸汽动力的柳钉枪向红毛布洛克射击了十几次。
凭借着自身意志的坚定与自身血气方刚的倔强性格,红毛布洛克从他致命的伤势中幸存了下来。
不足一个月,红毛布洛克便重回了他的铁砧,尽管他的头部和胸前仍插着射入的工业柳钉直至今日。
海克哈特则遇上了更大的麻烦,在审议之后,他被海门关的国王永久的驱逐出了公会。
海克哈特并未遵照这项判决。为了逃避那耻辱的拘押,他同海警们展开了战斗,这位无赖的矮人工程师最终登上了海门关舰队中最巨大且最先进的潜水器。
这是一艘他在一连串可怕的噩梦之后建造的触手形战舰。在淹没了其浮在水上的数个宝贵的建造车间之后,海克哈特迅速的不留任何踪迹的潜入到了深海。
深海中刺骨也寒冷也无法冷却海克哈特那因愤恨而燃烧的胸口,从海口据点的逃亡,也意味着他将把所有矮人据点所放逐,海克哈特只得在寒冷中流亡。
他驾驶着自己那著名的潜水器向北方航去,一路杀过了居住在迷雾笼罩的奥比恩的海龙并闯入了可怕的混沌之海。
海克哈特被迫使用了所有他能使用的武器与谋略来迎击一路上在这悲惨之洋所游荡的事物。他的触手形潜水器曾勒死满布死皮的海怪,其发出的螺旋鱼雷也曾击杀过海王领主,那是手持三叉戟的巨大鱼尾人身怪兽。最终,海克哈特的战舰在最恐怖的港口浮出了水面,那是混沌矮人的黑暗港口。
尽管海克哈特船长的大名早已记入了仇恨之书,他曾创造的种种传奇也变为了工程师公会的警示案例,这位叛节的矮人仍逍遥海外。
众多来自海员们的流言都讲述着奇异的改造潜水战舰在北方漆黑的深海中出没,通过其陨铁所打造的尖钩触手来绞死其毫无防备的猎物来制造混乱。
这则传言也变的更加离奇。
那些曾是同胞,现在却成为混沌矮人的生物是将恶魔与战争机器所铸为一体的专家。不少传言都说黑色克拉肯号已被恶魔所占据。甚至有流言说,这艘船的船长,曾用自己那惊人的工匠技巧对自己进行了严重的改造,并在数年前死亡,但他曾因仇恨之名所达成的不洁协议则强大的保持他自死亡中存活。
最近有关这艘神秘的克拉肯战舰的传言则是其与恐惧舰队达成的盟约。混沌矮人与吸血鬼伯爵达成了一条协议,海克哈特舰长愿用其破损的灵魂来换取摧毁红毛布洛克的机会,一次来证明他才是当之无愧的海洋之主。
而现在,就是这样五艘的大“船”向着这搞毛之锤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