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w9o優秀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山東來人推薦-hljtv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你叫孔金辉?”
孟绍原饶有兴趣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
“是,是。”
孔金辉的身子有些发抖。
“别紧张,抽烟吗?”
孟绍原和颜悦色。
“谢谢,我有,我有。”
孔金辉掏出了烟,哆嗦着手点上了一根。
“给他倒杯水。”
孟绍原看起来非常的客气。
孔金辉,孔羽勋的侄子,负责来上海帮他打前站的。
孔羽勋在上海有个仰慕者,叫欧阳健,过去一直书信往来,总是在信里表达自己对孔羽勋的仰慕之情。
欧阳健在上海颇有家产,而且年轻时候还练过武,手下有批弟子。
到了上海的安全如何保证,是孔羽勋一直都在考虑的。
住到日控区?
那就等于被别人坐实了汉奸。
孔羽勋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住到欧阳健家里,安全应该可以得到保障。
孔金辉就是带着这个任务来上海的。
可也是他的命不好,一进上海,还没怎么的了,就被军统的人给密捕了。
没等用刑,自己全部交代了出来。
“来,我有一些问题。”
孟绍原拿出了几叠钱,整齐的堆放在了桌子上:
“你回答的让我满意,这些钱就是你的。”
还有这么好的事?
孔金辉有些不敢相信。
“第一个问题。”孟绍原开口问道:“孔羽勋和欧阳健见过面没有?”
“没有,他们一直都是书信来往,有七八年了,但始终都没有见过面。”
“好。”
孟绍原拿起一叠钱,扔给了对面的孔金辉:“你的了。”
这……真的?
孔金辉拿着钱还是不敢相信。
“第二个问题,孔羽勋和欧阳健怎么联系的?”
“来之前拍了电报,欧阳健在电报里非常欢迎我叔父来上海。”
又是一叠钱扔了过去:“第三个问题,你要回答好了,剩下的这些都是你的。给我说点让我感兴趣的事,和孔羽勋或者是欧阳健有关的。”
孔金辉在那想了一会:“电报里,欧阳健说他最近身子感染重疾,所以派他最喜欢的小儿子欧阳荣全权负责叔父到达上海后的一切事宜。叔父会派孔守德后天到达上海,负责他在上海的所有事物,我说白了,就是一个负责联系打前哨的。”
“孔守德是谁?”
“叔父的管家,跟了他很多年了。”
“欧阳荣多大了?”
“和长官差不多大。”
“这些钱,你都拿走。”
孟绍原一指钱。
孔金辉这次相信是真的了。
孟绍原拿过桌子上的香蕉,剥了一根,放到嘴里慢慢吃着,过了一会忽然说道:“孔金辉,你的叔父卖国求荣,是个汉奸,你跟着他,也是一个汉奸,我现在会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不知道长官要我做什么?”
孔金辉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给孔羽勋发电,就说已经和欧阳健联系上了,对方做了妥善安排。同时,欧阳……他儿子叫什么来着?”
“欧阳荣。”
“对,欧阳荣会亲自接待孔羽勋,并且确保他在上海的安全。”
“好的。”
“而我。”孟绍原放下香蕉皮,一指自己的鼻子:“我就是那个欧阳荣。”
“什么,你?”
“我!”孟绍原非常肯定地说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事成后,我还会再给你一大笔钱,而且把你送到国外去,逍遥快活,总比你整天待在孔羽勋身边好得多。”
孔金辉看了一眼怀里的钱,又看了一眼孟绍原。
他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又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所谓叔父,现在在山东名声不行,还被孔家除名了。
跟着他,也捞不到几个钱。
孔金辉一咬牙:“任凭长官吩咐。”
“很好。”孟绍原又拿起了一根香蕉:“你先出去吧,会有人安排你的。”
“那我,先出去了。”
孔金辉捧着钱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外面,吴静怡正在和一个戴着帽子的人说着什么。
这人背对着孔金辉,也看不出他的年纪长相……
……
“你们怎么抓到孔金辉的?”
“没费什么力气,我们派了大量的人去码头、进入公共租界的必经之路监视,尤其是重点监视山东方面来的。孔金辉操着一口浓重的山东曲阜口音,当时就被我们盯上了,我们派人接近他,和他聊了一会,便确定了他的身份。”
“哦。”
孟绍原点了点头:“参加伪******的人,即将陆续到达上海。孔羽勋这里由我负责,张玉林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张玉林的情况比较复杂。”吴静怡随即说道:“这个人是个铁杆汉奸,从南京到上海,一路上都有人护送,估计他一到上海,就会住进日控区,受到76号的严密保护。”
“这样机会不大了。”
孟绍原在那想了一会:“把他的卷宗拿给我看看。”
在那仔细的看了一会卷宗,孟绍原抬起头来:“这个人可惜了,在金融方面很有自己的见地,不是汉奸的话,可以重用。机会是不多,可有一点,他有吸毒的恶习。”
“那又怎么样?”
吴静怡不是特别明白。
“那就说明有可乘之机。”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南京不必上海,那里是完全的沦陷区,毒贩子也不太乐意去那里做生意,不像咱们大上海,还有个公共租界。张玉林来次上海,一定会想方设法大肆采购,这样,你的机会不就来了?”
吴静怡立刻就明白了:“知道了,我们手里控制着几个毒贩子。”
“不成功,一切都是扯淡。”孟绍原合上了卷宗:“可要是成功了,在汇报功绩的时候,重点写你自己。”
“为什么?”
吴静怡一怔。
“为什么?”孟绍原看了一眼她:“别忘记,你现在还是戴罪之身,还是死刑,万一哪天戴先生心情不好,又想到了这件事……多立些大功,至少在突发状况下还有挽救余地。”
吴静怡沉默了。
面前的这位孟少爷,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缺点,可是在对待自己人方面,无可挑剔。他真的能够豁出命来保护身边的人。
跟着这样的男人,将来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办公室的一角,还坐着一个人,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不管是孟绍原还是吴静怡,似乎都完全没有在乎过这个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