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g4p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小白領 ptt-第三百一零節 青雀之怒(4)熱推-6rdmn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夜晚的风,将这个已经开始开春的的地方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而这个酒楼却是已经安静了,那些人都被扔出去了,而李泰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对于他来说,这个不算什么,这些人有个什么用处呢,真的是浪费粮食。
但是呢,能够在一个地方生活的人,不管是这个人到底是有什么本事,他都会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一定的人脉。
所以,李泰刚刚眯了一会,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不应该有的声音。
一个一直都坐在他身边的护卫轻声地走到了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地走过来,低声道,“王爷,是武州的衙门的人。”
“呵呵,果然是大胆。”
李泰知道,松洲之所以能够不宵禁,是因为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但是呢,天下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其他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李世民不会同意的,就算是长安,也是一些今日的时候才算是可以的,没有想到啊,这个世界真的挺有意思的。
“楼上人的下来。”
领头的人是个瘦子,不过呢,这人的胳膊却是很粗,看来是个练家子,这样的人,在过去还是不少的,特别是国家刚刚建立的时候,这样的人就更多了,他们没有多余的能力,所以为了让他们安稳,李世民都会花费不少的时间去做事,这样的办法是为了安抚他们,毕竟大唐虽然很大,可是很穷,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去安抚他们,就算是皇家,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将这么多的兵力给安抚了。
“王爷,要不,我下去?”护卫觉得下面的人胆子太大了,竟然敢侵扰自己的主子休息,这个胆子太大了,真的是找死啊。
“不用,你让小六子不要跟来,让他躲起来,等着消息,我先下去,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会在牢房里过一夜。”
李泰丝毫不在意的模样,让护卫觉得心中不舒服地说道,“王爷,您是千金之躯,怎么可以去那样的地方,还是我们带人杀出去吧。”
“不用。”
李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结果,果然如自己想的那样子,他们是之前的那些地痞的后台。
一些地方,一些人可以生活下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样的人都有后台。
“你就是打人的人?”那个瘦子看着李泰冷声地问道,对于这样的人,竟然敢在这里闹事,真的是找事啊。
李泰还没有说话,就看到后面的一个地痞喊道,“姐夫,姐夫,就是他,就是他,他将我们都给打了,我们只是在这里吃酒,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做的。快点抓了他,他身上有很多的钱,肯定都是偷来的。”
最后一句话才是真的,因为你这样的人,我如果不处理的话,那么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的吗?
“闭嘴。”
瘦子似乎觉得这个小舅子有点脑子有坑,自己虽然是他的姐夫,可是呢,这个小子的姐姐却不是自己的正妻,而是一个类似小三一样的人物,因为如此,他才能在这个地方好好地活下去,就是如此的任性。
“你就是打人的?难道不怕王法吗?”
什么人都会说一些话,有些人的话看着很简单,却又很搞笑,因为他们觉得很有意思的样子。
“怕,不过呢,我就是喜欢打人又如何?”李泰却像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一样,不屑地说道,“你能如何,我怕你啊?”
竟然是这样的人,瘦子有点吃惊,这个家伙还真的不知道死活啊,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都是跟着倒霉的,你竟然敢如此的嚣张,合适吗?
“小子,我看你也是富贵人家的人,你若是可以给他们赔礼道歉,然后赔偿他们一点钱,这件事就算了,否则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一种策略,你如果将钱拿出来的话,那么不好意思,到时候你会如何就不知道,这几年,这些人的日子也开始慢慢地好起来了,因为松洲的缘故,来往的商队还是不少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就是天大的好事啊。
“没钱。”
李泰就是一副作死的模样,我就是不给,你能将我如何?
“小子,我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可不要不面子,到时候如果进入了牢房的话,可就不好了,你这么细皮嫩肉的,进入之后会遭遇什么,可就不知道了。”
瘦子威胁道,但是呢,这个却是真的,虽然是初唐,可是呢,牢房的条件一直都不会很好,你不要以为看到电视剧里的那些牢房,可是呢,根本就不可能,全天下最好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长安的天牢,因为关的都是一些朝廷大员,所以一般都是很干净的,而另外一个则是松洲的牢房,不过呢,那个地方的牢房都是有几种类型,对于那些闹事的异族,你可就要小心了,边上就是养猪场的粪池,李泰曾经去过,简直就是要命了,当时他还对叶檀说,这样的地方如何住人啊,而叶檀的表达意思就是,他们不算是人。
“那你就抓我吧,不过我家里可是很有实力的,你如果将我抓了,到时候可就不要怪我家里的人了。”
李泰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真的好嚣张哦。
“是吗?那我倒是看看,你们的家里到底是什么人,将这些人都给我抓了,谁敢反抗,直接打死,然后将这个小公子送到五号房。”
瘦子的话一落,手下的人就冲过去,将李泰给绑了,而哪些护卫本来打算动手,对于他们来说,这几人算个屁啊,却被李泰阻止了。
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在皇宫里生活的人呢,你如果没有这点本事的话,日子是没有办法过下去的。
等到这些人都离开了之后,一个护卫叫做六子的人出现了,他是需要在外面做事的人,所以不能跟着一起走。
李泰很快就来到了武州衙门的牢房,说真的,真的太恶心了,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呢,当看到这里的一切的时候,还是被吓到了,这里关的不是人,而是一群野猪啊,这样的人怎么活下去的。
到了牢门口,一个捕快看着他说道,“小公子,我告诉你,你若是给点钱的话,那么这件事就算了,否则的话,五号牢房里的人有点可怕哦。”
“我跟着我们家公子。”一个护卫站在边上说道,却被这个捕快推了一下,差点撞到了墙上道,“这里有你什么事,我告诉你,不要胡来,否则我弄死你。”
李泰却丝毫不在意地转身走了进去,对于他来说,这个算什么事。
一进去,里面的人倒是不少,至少也得有三十多人,地上都是野草,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过来的,已经像是被油浸泡了一样,其实都是汗珠浸泡的,非常的有味道。
他慢慢地走到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双手扶着四季的胳膊,不说话。
而里面的一个人对着捕快喊道,“刘老大,这个孩子是谁啊,哈哈,你们倒是会弄人来啊。”
“告诉癞子,这个人是大人物不高兴的人,你们不要弄死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这样的人你只要是不弄死了,随便你们。
而那个人却哈哈大笑道,“放心,刘老大,我们都是有分寸的,不管他们是谁,我们都会让他高兴高兴的。”
这个牢房在他进来的时候很吵闹,可是呢,一旦自己离开了之后,这个事情似乎就不一样了,很安静了。
而哪些护卫,都被关在了其他的牢房里。
似乎很着急的模样,只是有一个人却不着急。
这个人不是李泰的护卫,也不是长安的人,而是叶檀的手下,叫做叶军,名字不错,但是呢,却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人,是李丽质当初求叶檀帮忙提供的人,这个人的身材不高,平时除了做木匠活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做,似乎就是个傻子一样。
因为对于很多事都没有兴趣,所以大家也都不在意了。
李泰坐在那里,可能是有点累了,就想要睡觉,结果刚刚躺下来,就听到了一股子很浓烈的臭味,这个臭味可不是其他的东西,而是口臭。
可能你会发现,脚臭,狐臭什么的都是很可怕的,可是呢,再臭也有一个限度,口臭却不一样,可能是人们天天吃的东西不一样,所以一旦有口臭的话,这个味道能够熏死人的。
“你干什么?”
李泰忽然坐起来,然后双腿朝后挪了一步,因为这里很黑暗,可是呢,这个人竟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个油灯,油灯很小,只有黄豆那么大,可是呢,在这么黑暗的地方却可以看到一丈之内的面积。
而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啊。
瘦尖锐的脑袋,没有胡子,嘴巴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简直就是一个粪坑啊,而且一张嘴,看到了牙齿不是白色的,也不是黄颜色的,而是黑色的,像是哪些海边的哪些河蚌一样,真的是非常的恶心。
这样的人,如果是平时的话,这样的人就会被自己推的远远的,不敢靠近啊,太过恶心了。
“小子,你细皮嫩肉的,怎么,犯了什么事进来的,是不是偷了刘老大的媳妇了?”
这人似乎觉得李泰已经是个小白兔子了,那么自己就不客气了,在这里,有的会欺负人的东西,吃人只是最后一个,大部分的时间做的就是其他的事情,反正呢,不能说出来,因为会吐出来的。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离我远一点,你不知道你很臭吗?”
李泰脸色一下子就煞白了,看着对方,似乎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模样。
而这个人听到了李泰的话,本来就不能看的脸蛋更加地难看了,看着对方喊道,“小子,你是找死。”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李泰后退了几步,这个时候真的是危险啊。
“不想死的话也可以,不过呢,你可要怪怪地听话,我们会疼你的。”
这句话如果是长孙皇后说的话,那绝对是温暖,可是如果是这样的人说的话,李泰可能会觉得自己有点发毛。
“我不要。”
“不要?哈哈。”这人哈哈大笑地说道,然后指着边上的几个人道,“他们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不愿意,可是呢,现在可听话了,你要不要试试啊?”
“我不要。”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一样,李泰表示不能接受的。
可是呢,在这样的地方,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的吗?
听说有的罪犯已经在这里待了差不多十来年了,甚至于有的人已经在隋朝的时候就在这里关着,如果不小心注意的话,不少人都长霉了,真的是长霉了,因为这里不会有人洗澡,不会有人给你清理一切,有的人的衣服一直都是穿着的,也不会可能换掉的,所以,人是宛如一个个的长霉的木偶一样。
“嘿嘿,来到这里,你不要,能行吗?”
这人说着就要过去摸一把李泰的脸,而李泰觉得如果对方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自己可能就会死掉。
而为了让对方不碰到自己,只能后退,很快就到了墙壁边上,没有地方去了。
“嘿嘿,你跑啊,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这人得意地问道,同时呢,再次从嘴巴里喷出了一个非常恶心的气体。
“你,你不要过来,我给你钱,我给你钱,行了吧?”
“钱,我会要的,等你听话了,你身上的钱都是我的,不过呢,我现在不要钱,我要你。”
这个家伙的一些取向方面可能还有问题,慢慢地跪下来,然后将手里的油灯放在地上,阴沉地看着李泰笑着说道。
嘿嘿的声音,从来都不是什么正经的声音,所以李泰只能后退,而后面却突然出现了其他的人,这下子麻烦了。
“你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