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s0b优美都市言情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起點-563.失利推薦-25×77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南宫适皱眉道:“只怕安抚不了,本就已经被商军的怯懦激起了骄纵之心,又坚信纣王无道受了天谴,一个个正热血上头,想着替天行道讨伐商军…..”
雷震子也担忧道:“纣王绝非是受了天谴,绝不能随意出兵,可这….该如何对将士们解释?”
气氛一阵沉默,这是目前最难办的地方,纣王都昏庸到这种程度了,怎么能没有遭到天谴呢?
要是以前大家没往这个方向想就算了,可现在大家都觉得纣王坏到天谴一次都不足够洗清罪孽的地步,还不遭天谴就耐人寻味了。
这样坏到儿子都生不出来的人都不惩罚,这老天算什么?有一点威信可言吗?
几人商议了许久,最后竟被逼的不得不出兵。
虽然将领们都觉得这更像诱敌之计,可士卒们表示不同意,这是天谴,而且这必须得是天谴!
好在姬发等人事先有反应,虽是在群情激愤下不得不冒着风险出关攻打商军,却也做足了准备,率先派小股兵马在商军大营外高声叫骂,传扬纣王多行不义,违逆天命,遭了天谴,大商将亡,将这个消息彻底的散布出去,进一步蛊惑商军的军心。
可以说,姬发的应对还是很及时的。
毕竟纣王在中军帐中已经很久不出现了,也不复以往的歌舞升平,恢复到了寻常军营的严肃模样,而且传言一直没有停下,就连几个高级将军也似是默认了纣王遭难的事实,很多普通士卒难免惶惶不安,心中泛起嘀咕,升起退意,也就是商军刑罚严明,才不至于哗变。
商军的军心因为这些狗屁倒灶事,进一步下降,不过等不到降到谷底,姬发等人就已经压不住下头的士卒,出兵了。
…..
月黑风高杀人夜。
商军的大营内极为安静,没有了纣王的歌舞升平,将士们难得好好休息了几天。
姬发亲自引兵,雷震子打头阵,瞅准时机,杀入了大营。
不过出问题的是纣王,是士卒的心思不稳,百里连营是死的,依旧固若金汤,一处受击处处反应,先前准备的防御工事,也起到了御敌作用。
雷震子一边让士卒搬开防御工事,方便后续大部队冲杀,一边亲自率领一支精兵,沿路放火。
商军的连营,瞬间便有很多地方开始燃烧了起来,士卒们从各个帐篷里冲了出来,与攻来的周军展开了搏杀,黑夜被火光映射的一片赤红,不过并未造成多大杀伤。
雷震子也是无奈,上次袭营,商军陷入了一种极为敏感的状态,及时防备了夜袭,这次袭营,商军倒是休息好了,但也精神十足,持久战能力更强,而且因为特别的连营之法,不需要对火光敏感,也能及时反应。
最外围的两军将士打得热火朝天,敖烈、殷破败、余达等将领,却显得异常冷静。
几人具是一脸兴奋之色,听着帐外的喊杀声,嘴角不禁挂起了笑容。
不出所料,纣王果然别有用意,他们早就留心纣王的行为,发现了谣言是纣王亲自散布的,要不是先前就有猜测,还真注意不到,而且国师来后,也支支吾吾的,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那时候他们还对这诈病诱敌能否诱来周军表示怀疑,可现在周军一来,疑窦顿消。
至于之后的事情,自然不劳烦纣王亲自出马,为了这等妙计,想来耗费了不少心神,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但周军来攻,他们只管应下就是。
殷破败对敖烈道:“李将军,周军的兵马已经冲进答应,我军前营将士也进行了抵挡,但周军士气正盛,我军有营寨为依托,可气势不振,只怕是阻挡不住,还得将军先拖上一拖。”
所谓的拖上一拖,自然是等鲁雄到来。
两座营盘,鲁雄那边与这里隔着点距离,受到的流言影响虽有,但不算大。
敖烈领军抵抗,传令道:“传令前军,利用连营中的防御工事,坚守阵地,从正面牵制周军,不可让其进兵太快,再待中军,坚守中军大帐附近,有陛下在,绝不会失守,届时联合来援的鲁将军,在侧翼发动进攻,将周军拦腰截断,然后趁乱拿下姬发!”
这是提前就商议好的防守之策,可谓万无一失。
而周军的目标则是简单得多,他们全都想直冲中军大帐,生擒纣王,将其问罪,若是纣王已经遭天谴身死,那就更要夺取其尸体,公之于众!
漫漫长夜,唯有火光中无休止的厮杀。
“有敌袭!”
一道道人影从大营之外冲出来,引起了周军将士们的注意力。
“何方贼子,活的不耐烦了吗!”
一员周将怒吼一声,率部迎接上去。
但鲁仁杰却没有停步,错身之际,就取了其性命。
鲁雄率部来了,由于早有准备,比正常支援更快,更迅速。
这员将领似乎在周军之中地位不低,被鲁仁杰一刀斩杀后,周军登时一阵慌乱。
“X将军被杀了!”
“X将军死了!”
姬发在不远处看到了这个情形,如今见己方大乱,顿时暗道一声不好。
“令人拦住他们,逐步回撤!”
姬发的吩咐下达后,便见两旁的周军士兵纷纷向后移动,回身退敌。
打头阵的雷震子听着外头的号令,有些不甘,就要杀到中军大帐之内了,他铁了心一雪前耻,什么梦中杀人,可去他妈的吧!
可他刚撩开大帐,就见着一个人盘腿坐在营门口。
申公豹将右手从袖子里拿出,捻着胡须,吸了口气,笑眯眯道:“师侄,好久不见。”
雷震子眉头紧皱,立即率部后撤。
姬发在顶住鲁雄的第一波进攻后,也是呼唤着道:“此处不宜久留!火速鸣金,让三军将士尽撤!快!”
当前这损失,能够接受,他还另外安排了南宫适另引一军接应,后续能安然撤离。
这次被迫袭营,他承认是中了纣王奸计不得已而为之,就没想着能成功,当然,能成功有所斩获固然好,不成功,能卸了将士们的一口气,也不差。
至少汜水关能守住,最多就是损些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