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jcb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十七章 太壞了,這就用月球去撞 (感謝長谷川莉子的盟主!w字)分享-vjxlp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广播声震荡天际。
在不到两小时内,已经做好了全部规划的向德,便在汤缘等人的安排下,登上了地球文明的战舰,开始对整个火夕星进行全频率,全覆盖式的广播公告。
附带的还有和之前苏昼同款的大气层投影。
向德那有着龙角的巨大头像,正在整个星球的四面八方闪动。
与此同时,四十多艘地球战舰,以及化身神木型战舰的苏昼,开始以最高亮度,最快速度,在近火夕星轨道进行推进。
他们如同四十多颗闪耀的星辰那般,同步展示给所有火夕人,证明他们的力量。
就在这一过程中,作为联盟领袖,向德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地球文明的到来,以及对方帮助火夕文明的事实——他并没有说真话,只是要求所有火夕文明的个体走出地底和家门,来到指定的聚集点,等待后续的‘异星文明救援’。
毕竟直言说有一位天仙过来,准备把他们全部都打包带走这件事,终究还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自然,有人相信,在一番心理斗争后走出了家门。
有些人不相信,仍然强行留在家中。
但是这一切都是没所谓的事情——因为苏昼要的,本来就是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投向自己而已。
仅仅是倚靠注视,他就能办到许多事情。
‘万念归一’这一神通,除却汇聚众生愿力外,用来反向锁定所有关注自己的众生的坐标,也是个不错的用法。
所以,那些不识抬举的家伙,就会被‘强制’帮助。
而那些识抬举的,就会有着优待政策——比如说到时候堆在一起,被安置在个人空间时,会选个好点的地方摆放。
总而言之,在这过程中,有着不少人挣扎,不想相信任何人,就准备依靠自己的力量求生。
有些人在地底挖掘了深邃的地下空间,并设置了种种防辐射屏障,他们准备依靠坚固的地质结构,强行撑过可能的太阳耀斑爆发。
有些人为自己打造了核避难所级的保护壳,并在避难所中建设了生态循环系统,如果没有意外,该系统能够持续运转三百年。
有些人是灵能者,他们正趁着太阳耀斑爆发产生的灵能活跃现象,加速修行,尽可能低突破境界,为未来自己的生存可能添砖加瓦。
想要让这些人脱离自己为自己全力打造的避难所,‘安全感’所在之地,单单凭借言语,空口白牙地实现目标,是不可能的。
对此,苏昼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像是对向德展示力量那样,对所有火夕人展现实力。
所以只能使用蛮力,强行将这些人都完全‘收纳’进来。
但是,青年却并不觉得麻烦,也不觉得这些人做的有什么不对。
与之相反,他很欣赏。
“地球,九玄界,还有火夕星,每一个星球,每一个世界上的人类,都在为了未来和生存而努力奋斗。”
“都是人类,即便是在不同的星球,不同的世界,本质都一样。”
“我正是喜欢这一点,充满了欲望的姿态,对希望的贪婪,还有对未来的渴求。”
在流云与天穹之上,星间的近地轨道,苏昼俯瞰着整个星球,在他的眼中,整个星球上,有着数之不尽的光点,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一个生命。
而如今,有六十多亿个更加明亮的光点,正在灼灼发光。
他们,想要活着。
因为想要未来与希望。
所以才会疯狂,想要反抗。
——人类是愚昧的种族。
他们天生就有着缺陷,欲望没有止境,贪婪的姿态让人觉得无可救药。
他们又傲慢,又无知,又脆弱。
但即便如此。
即便承受无数外敌的攻击,还有同类的背叛。
即便承受着宇宙中黑暗的侵蚀,抵抗着源自于多元宇宙彼端伟大存在的影响,以及自己内心深处的堕落与懦弱。
即便火夕人的先祖,曾经堕落为黄昏眷族。
但他们的后裔——人类。
却仍然能走出无意义的困境,越过虚无的篱笆,坚持着生命的意义。
是的,在苏昼看来,火夕人做的一切都没有用处。
无论是挖掘地洞,亦或是建造防核避难所,亦或是修行超凡力量……这些行为,本质上都没有任何用处,根本就没办法帮助他们在未来噬星者令太阳崩溃的结局中活下来。
甚至建造流浪方舟也是如此——他们的速度能快过光速吗?当恒星爆炸,星云物质扩散,伽马射线射出时,被恒星灵能干扰,无法跃迁的方舟,又能以几分之一的光速逃生呢?
在那样的毁灭面前,这些举动都不过是死亡前的挣扎罢了。
但是,苏昼并不会觉得这些行为没有用,没有意义。
与之相反,他为这些人类于绝望之际的勇气和反抗骄傲!
“没有用处的反抗,和没有意义的放弃,差距的实在是太大了。”
“这就是勇敢者和懦弱者的区别。”
天空之上,苍穹的最顶端,巨大的神木战舰的舰首缓缓展开,无数纠缠成螺旋形状的树枝缓缓松开,露出了自己那呈现几何状结晶的璀璨炮口。
那是胜过罗斯128,胜过火夕太阳的光芒。
随后,灵光凝聚,炮口射出长长的光束,如同一支笔,划过时空。
苏昼头一次,全力以赴地展开了自己的‘个人空间’,在整个火夕星上方,打开了一道数百公里长的时空裂缝。
然后,智慧树的灵光,混杂着苏昼的力量,幻化为上万,十万,乃至于更多数量的触须,朝着整个火夕星蔓延而去。
它直入所有隐蔽不隐蔽的地方,将所有火夕人都强制捕获,收纳入个人空间沉睡,而灵魂送入电子冥府。
六十五亿人,真的不多。
哪怕是每个人都占据一个二乘一乘一,共计二立方米的空间。
六十五亿人,也不过是一百三十亿立方米而已。
一百三十亿立方米,听起来很多,不是吗?
实际上,不过是区区十三立方公里罢了。
将这些方块均匀地堆叠起来,就连一座大一点的山都不如,任何能够移山倒海的超凡者,都可以像是托举盆栽一样,将整个文明的成员衬在掌心。
就像是苏昼,他大可以用一只手托住全火夕人,然后背着珠穆朗玛峰做单手俯卧撑,还不影响战斗力,仍然无敌于世间。
这就是天仙,一体等文明,乃至于超越文明的仙神。
此时此刻。
就在苏昼的战舰形态,于火夕星轨道处打开时空门,满世界的收纳火夕人进入自己的个人空间时。
火夕月球,携带有苏昼一部分真身血肉的神木化身,也来到了早就计算好的月海处。
地球时间,2019年,5月16日,下午3点25分,一团青紫色的,有着水晶质感的根系,在如同陨石一般的撞击中,没入了火夕月亮的地壳深处。
随后,源自于‘天地一炁镇元金章’的‘天地一炁融元密藏’启动,在灵气辅助下进行的量子隧穿相应正在稳定运转,微型的常温核聚变引擎于根系的内部生成,化作一颗颗约莫手指大小的翠青色结晶。
以自体携带的水,以及根系从火夕月的地表周边汲取的氚以及氦-3为原材料,成为了苏昼这一神木化身的初期能量源,令他可以不断获取堪称恐怖的能量,并辅助他继续获取物质。
大量银青色的植物根系正在剥离地壳岩壳,溶解矿脉,汲取其中的金属与其他重元素,并储存在在体内,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进化。
这一过程持续了超过六小时,苏昼初期的根系血肉正在不断地依靠月球物质进行增殖,与此同时,苏昼也通过个人空间,汲取了不少源自于火夕星海洋的水,这进一步加速了苏昼月球化身的成长。
如果能透视的话,便可以看见,苏昼的根系已经蔓延了直径超过一百二十公里的圆,并深入火夕月地壳一百七十公里,地表之上,也有巨大的枝干升起,那是捕获太阳负熵流的掠能器官,是邵启明在私下告诉过苏昼,属于扶桑神木的灵气结构。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内,月背之上,一个初步由神木构成的巨型超凡结构就这样出现了——它长宽超过一百五十公里,深不知道多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坑,又像是一个火箭喷口,高强度合金和神木的结晶根系融合在一起,显得又古老,又科幻。
这巨坑深入月球深处,在最底层,仍然有苏昼的根系正在扩张,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
而就在此时,苏昼开始,将‘天地一炁融元密藏’,转换成了烛龙法身的‘阴阳晦明日月轮转密藏’。
也即是,反物质引擎。
苏昼的触须开始在地底溶解地壳,制造出漫长无比的加速圆环,而巨大的重元素核聚变器官也开始建造,超过十亿度的超高温正在灵力的作用下,出现在地底深处,能够将石头作为燃料,推动星球也不夸张的巨型引擎开始启动。
原子核中蕴涵的能量,远比任何自然物质化学键中蕴含的能量要大,而重核聚变是其中的佼佼者,它释放的能量,只有恒星内部的反应可以比拟。
但它们并非是直接推动星球的手段,与之相反,它们只是苏昼制造反物质,‘阴阳之炁’的能量源。
巨树扎根,远比地球上任何高能质子加速器都要长的加速环,出现在了火夕月的地底深处,远比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烛龙体内要庞大的多的反物质获取链条运转,在令小半个月背都亮起高能粒子跃迁产生的天青色电离光时,开始以急速生产大量的反物质,填充巨型引擎的内部能量槽。
很快,燃料槽就满了。
“万事俱备。”
轻笑着,苏昼将引擎点火。
被隔绝的反物质,‘阴阳之炁’在约束下被释放。
最开始,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火花。
然后便是冲天的光。
光,只是光。
纯粹的能量在相对的物质对撞中生成,不可思议的灵气在阴阳二炁相薄,而生成的‘都天神雷’中雀跃奔涌!
当阴阳晦明日月轮转密藏全力启动,在一位天仙特意特化的推动引擎中点火时,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灼热,越来越庞大,宛如飓风,海啸般的光,就这样从深邃的火夕月最深处喷薄而出,洞穿了罗斯128星系那仿佛被黄昏笼罩的宇宙空间!
真空中,没有声音,炽白色的光化作沛然的怒涛洪流,以一条直线的轨迹,笔直地朝着远方蔓延。
它席卷了即便是在火夕星上也肉眼可见的灵气流,在真空中蔓延了超过一千二百公里才开始减缓。
在这辉煌璀璨,绚烂壮观到极点的光流面前,黑暗的宇宙空间也被照亮。
“运转正常。”
能听见苏昼满意的声音,在咆哮的星球引擎,反物质行星发动机周边响起,青年的声音充满笑意:“那么就继续吧。”
随着这句话,位于月球的神木结构,便开始更进一步的扩散。
登时,便能看见,在火夕月的所有关键节点处,都有类似的神木结构开始生长,蔓延。
天仙级的神木,可以将整个星球都侵蚀占据,变成属于自己的生态圈。
它更进一步,便是可以深入虚空,在多元宇宙虚空中游荡,在诸多世界中传播自己种子的‘虚空神木’。
生主大树的父母,就是这一类型的神木,它们未必需要前进的引擎,只需要可以在虚空中游荡的‘泛时空干扰器官’就可以自如行动。
而另外一种进阶道路,便是可以在宇宙空间中自由生长,同化万物,乃至于让恒星都变成自己能源院的‘星空神木’。
这一种类的神木,有着可以推动行星,囚禁恒星的威能。
因为地球诸位仙神天尊的干涉,地球上的神木大多都变成了仙神的工具,并没有进化成那种恐怖的存在,哪怕是神木一系的修行者,大多也仅仅是为了神木的长寿,而不是为了它的战斗力。
只有建木神舟,有了那么一点虚空神木的味道。
但是今日,天仙苏昼,不受干扰,不受束缚的烛昼,在此刻展现了一位不朽级神木,应有的能力。
2019年,5月19日,上午11点24分。
巨大如山脉的地表喷口保护结构,就像是环形山一般,在火夕月的表层一个接着一个地隆起,无穷无尽的根系甚至在月球地壳中互相连通,构成了一个庞大无比,星体板块级的超巨型阵法。
那正是源自于天地一炁镇元章中的大地元磁,引力操控之阵,它能在关键世界直接借助罗斯128的恒星引力,改变火夕月的轨道,朝着恒星飞驰。
然后,在苏昼制造的众多行星发动机的推动下,撞向噬星者克洛亚特!
山脉一般连绵起伏的行星发动机,令如今的火夕月变成了一颗刺猬般的星球,一道道在宇宙空间中也明显无比的光流在真空中喷涌,改变了整个火夕星-月球的灵气场结构。
现在。
火夕星上,绝大部分火夕人都已经被苏昼收纳入自己的个人空间。
正如同苏昼所说,所有的火夕人加起来,重量都没有超过他当初为了容纳灭度之刃而准备的刀鞘之山。
在仅仅是储存身体,而不需要生活的空间的时候,人类的确算是非常好储存的生物。
而剩下来的一小部分火夕人,便在等待收容到来之时,看见了那正在月球上亮起的光芒,
然后……
便感到了敬畏。
现如今,他们抬起头,看向天空,除却神木战舰那威严的形态之外,所有灵感稍微高一点的人,都隐约能够看见,有一团散发着如同水晶般光辉,圆满无暇,仿佛孕育着一切可能的巨蛋。
那巨蛋之上,有着一道裂缝,在这裂缝中,能看见有混沌正在孕育。
烛昼·原初形态的姿容,在苏昼施展全力之时,化作异象,浮现在了火夕星天幕的最顶端。
此乃‘神相’。
真身,也是有品阶的。
相较于寻常修者,启动血脉,转化而成的灵兽,神兽这等普通的‘真身’,绝大部分仙神,在成为天仙之时,都会尝试将自己的真身升华,变成自己独有的‘本相’。
蕴含己道,等同于传承化身的根本形态。
当然,也并非是只有天仙才能修成本相。
像是苏昼,他在统领阶,霸主地仙时,已经有了基础的‘本相’,那变化万千,却仍然是烛昼的真身形态,正是本相的特征。
所以,他在进阶天仙后,真身再一次升华进化,成为了‘神相’。
相较于普通的真身,仙神的本相,所谓的神相,便是神话传说中,神的容貌,神的模样。
只要是被看见相貌,见到了真容,普通人乃至于修者,都会因此而得到相应的诅咒亦或是恩惠,同时伴随着极其强大的精神干扰,乃至于精神稳定度下降。
但是,神相也并非是最强,在此之上,真身的品阶,还有‘伟容’。
相较于神相更进一步的伟容,甚至无法令人感知到具体的形象,只能感知到一团模糊的印象,气息,所有细节都是不可名状的,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形容。
与此同时,这一等阶的超凡者,他们的容貌,名字,都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将大致的形象拓印下来,都能作为辟邪的符咒,除魔的纹路。
念诵祂们的名字本身,都可以作为一种魔法,一种道术,一种强大的咒语亦或是烛昼,令念诵者得到力量或者惩戒。
即便是苏昼,如今也没有抵达这个地步。
虽然说,念诵‘烛昼’之民,并且许愿,位于同一世界的苏昼就能感应到相关的愿望,但这距离伟容真正的本质还差的很远,烛昼这个名词还没有变成法术就是明证。
倒不如说,即便是天尊,大天尊中,能将真身升华至这个地步的存在也很少,只有天帝们有着这样的力量,祂们的名字仅仅是念诵,就足以承载‘道’本身。
理论上,至少地球文明的理论上,本相,神相和伟容,就是真身的后续境界。
但是在苏昼看来,伟容之上,起码还有一个等级。
那就是,伟大存在们,曾经向他展现过的那些形态。
——无形无相,难以形容,以一种无限的姿态展现的怪异几何图形,但是具体描述,却连究竟是什么几何图形都说不出来,几近于概念象征,甚至超越概念与真理之上的形态……
‘实相’。
诸法真实的相状。
‘正确’们持有的形态,便是超越了这些等阶的形态。
而如今,展现你自己神相之力的苏昼,将自己的根系,伸向了最后一名火夕人的身上。
那是一位白发苍苍,但却脾气暴躁的老人。
他有钱有权,固执己见,这位老人购买了一座导弹发射井,并在其底部修建了整个火夕星上最坚固的避难所。
理论上,哪怕是火夕星炸了,他都未必会有事——可恒星爆炸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总之,这个最硬的龟壳,被苏昼打开。
“可恶的外星怪物,我一定要……”
而足以将分子键溃解的烛昼切割刀将其大门切开时,这位暴躁的老人正在拿出自己的高斯步枪,准备对这个意外的侵略者来上一发电磁子弹连击。
但是,当他看见苏昼的根系,看见苏昼已经将整个导弹发射井拆掉的枝干,看见苏昼那悬浮于天空之上的神木战舰本体,以及悬浮在宇宙空间,浏览在星体之外的神相,月球引擎之时。
这位目瞪口呆,眼露茫然的老者,就这样放下了手中的步枪。
“啊……”
虽然说,苏昼的行动,心态,还有形象,都非常像是反派,那种自外星而来,吞噬所有星球居住民的可怖宇宙怪兽。
但是,倘若真的见到其真身的话,这一切的想法都会烟消云散。
2019年,5月19日,上午12点11分。
正午。
日全食。
由苏昼制造的行星发动机,微调了火夕月的行动轨迹,令本应该出现在不久后的日全食提早出现。
而就在这至暗之时,本应黯淡,遮蔽日光的月球上,有着千百道刺穿星空的光流正在沛然喷涌,就如同一把把光芒汇聚的利剑,撕裂了黑暗。
——误会?误解?反派滤镜?
开什么玩笑!
“在我身上,不可能存在这种东西。”
“无论是谁,在看见我的瞬间,就会明白一件事。”
星空之上,苏昼收回了自己所有的触须,他将最后一名火夕人容纳入自己的个人空间中。
然后,神木战舰转向,看向了八百万公里之外的罗斯128。
他看向了那置身于恒星中的星空巨蛋,噬星者克洛亚特的本体。
月球之上,撕裂了星空,乃至于侵蚀了星球的庞大引擎正在轰鸣,被改变的灵气场呈现螺旋状,随着火夕星和月亮环绕罗斯128的轨道,在宇宙中烙下痕迹。
就像是一场炫目的剑舞,一次最为壮观的展示。
烛昼·原初形态的形象展现。
时候到了——引力变动大阵启动。
不可思议的灵力,在瞬间爆发。
登时,千千百百个行星发动机全力运转,物质被撕裂,分解,可以溃散万物,令分子键乃至于原子核都彻底粉碎的‘都天神雷’轰鸣炸响,令万物开辟,万物终结的气息四溢。
而就在这澎湃可怖的毁灭气机中,青紫色的灵光魔火就像是太阳一般,在整个月球表面熊熊燃烧,令引力大阵爆发!
——苏昼,当然不可能是反派。
“我就是正义,善良与道义的化身。”
“不然的话,当我出现的时候,这个世界,这颗星球,就不可能继续存在。”
带着狂放的笑声,在苏昼的全力催动下。
火夕的月亮,动了起来。
就像是台球桌上,被一杆推动的白球那样,在一瞬间挣脱了轨道的月亮,化身为脱缰的野马,开始朝着黯淡的太阳,发起了一往无回的冲锋!
简单到极点,炫目到极点的光流喷涌着,推动星体的前进。
灿烂到极点,辉煌到极点的灵气爆发着,指引天体的目标。
见证着这一切的地球舰队,以及火夕领袖向德,凝视着这一切。
如今。
再也无人质疑苏昼现在的善意。
也再无人怀疑苏昼未来的胜利。
恒星,罗斯128。
在咆哮奔流的恒星轰鸣中,一颗昏黄色的星空巨蛋,就像是一座巍峨的神山,在足以摧毁一切凡俗事物的恒星内部屹立,仿佛不朽不灭的永恒。
精密无比的符文和纹路在其表面不断生成又消散,它们互相组装和变化,变成种种难以记录和再现的玄奥阵路,恒星气流足以撕碎星球的巨大奔流冲击在这些阵路的表层,不仅没办法将它们撕裂,反而只能变成它的能量。
昔日大天尊的部分力量,成为了这颗恒星内部的一部分,在维系恒星稳定的同时,也在汲取恒星的力量,保存,孕育祂那脆弱化的本体。
就在这个时候。
黄昏眷族,虚无教团高层,噬星者克洛亚特,正在进行混混沌沌地思考。
此刻,祂正在本能地凝聚力量,应对马上就要到来的强敌。
在数千年前,祂留下的痕迹中,有一位强大的敌人察觉了祂的坐标,知晓了祂本体的位置。
毫无疑问,作为那个曾经受到过虚无教团侵略的文明后继者,那个强大的灵能者,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和祂战斗,避免祂的恢复。
克洛亚特并不傻,噬星者的确是天生的宇宙超级生命,和以太巨龙一样,并不需要智慧就能活的很好。
但是黄昏眷族这种东西,没点脑子还真的不好堕落——毕竟只有有脑子的人才会吃饱了饭思索人生究竟有没有意义,而只有吃饱了撑到了的人,才能得出虚无的结论。
【问题不大,灵能复归世间还未多长,即便有同样的强者复苏,想要打破我的防御也不可能。】
蛋壳中,全力汲取能量,为未来以不朽姿态回归做准备的噬星者,就是如此想的。
当然,不得不说,作为长生种,克洛亚特心中的‘很快’和‘下一瞬’,相当于普通生命的一两年,最少也是几个月。
不过实际上,不出意外的话,祂的想法并没有任何错误,误差也不会特别大,毕竟虚无教团内部交流速度也不慢。
归根结底,恒星中的星空巨蛋,别说是地仙了,哪怕是天仙看见也非常棘手,如若是瑟诺斯提亚文明中再出现一位α级灵能者,恐怕也会感觉头疼无比,心生无力。
倘若有足够突破恒星色球层,击碎光球层,轰进星体内部,并且摧毁可以承受恒星风暴运动的星空巨蛋蛋壳的力量……那哪怕是噬星者克洛亚特复苏,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甚至,面对沉睡太久的巨兽,他可能还占据上风。
那样的话,为什么不等对方自己主动爬出那层死硬的蛋壳,然后把对方掐死呢?
这就是一个悖论。
【我的防御壳,在现在灵能初步回归的宇宙,简直可以说是无敌于世间!】
如此想着,克洛亚特感觉到了一种平淡的安心:【而等我苏醒之后,便可以继续我数千年前没有完成的工作,去摧毁那个可能存在有‘任务目标’的文明。】
【嗯?那是什么感觉?】
突然地引力波动,搅乱了看克洛亚特的思绪,令祂的重力感知器官起了反应:【这个感觉……怎么回事?!】
【这个行星系的星体轨道改变了?!】
有些茫然的噬星者‘抬起头’,祂开始凝聚自己的感知器官,投向了自己的正面,并试图猜测这过于异常的引力变动究竟代表着什么。
——是重力波攻击吗?!
No。No。No。
不,不是。重力波的虚拟引力变动是撕裂万物,而并非是这么单纯的质量堆砌……
——那么说,是超重力坍塌炮?!
No。No。No。
不对,好像也不是,坍塌炮制造的小规模连锁坍塌的确可以制造出极其庞大的引力波动和破坏力,但是那必须要在高密度物质区域才能发挥全力,它是对付中子星战体的好方法,但是对恒星之躯却效果一般……
思索又否定,强行从沉睡中惊醒的克洛亚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而等到祂彻底将自己的传感器及凝聚完毕后,这位长眠了数千年的噬星者,看见的,便是一颗在千百喷流推动下,借助着恒星引力,直直朝着自己撞来的岩石星体!
一颗直径四千公里左右的卫星!
【等等!?】
第一时间,看见这颗星体的克洛亚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等祂混混沌沌的头脑彻底清醒过来后,一种极大的恐惧,就这样降临了祂全身心。
就像是普通人抬起头,看见头顶建筑工地突然坠下一块水泥板,如此巨大的星体飞驰而来——
【难道说,是那个敌人,他,他要直接用这颗星体来撞击我?!】
【怎么可能!!!】
苏昼并听不见噬星者的心理活动,无想之心的作用范围还没那么大。
但是,倘若他能听见的话,想必会这么回答的吧——
Yes!Yes!Yes!
YES!!!
——噬星者,你不是最喜欢吃天体了吗?
食我月球撞击啦!
狂笑中,庞大无比,遍布神木根系的星体上,散发出了烛昼独有,充满着狂野无比,生机勃勃的气息。
在引力感知中,月亮的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
在灵力的保护下,岩石的星体与恒星的光辉互相摩擦,爆发出了胜过太阳的光辉。
火焰自天外坠下,坠入太阳。
紧接着,在昏暗的恒星中央,有银青色的光辉亮起——最为明亮的光芒化作白昼,在二十五秒后,照亮遥远而空无一人的火夕星。
——白昼已至。
所以,仍在蛋壳中,并无任何闪躲机会的噬星者克洛亚特,登时便开始准备最为仓促的反击。
与此同时,祂也发出了最为惨烈的嚎叫——
【教友救我!】
这声音震荡时空,传递至辽远星河的彼端。
不知多少光年之外。
亚空间星系,企业联盟首都。
贸易中枢。
恒星轮转着,释放着昏暗的光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穿越时空的传讯,伴随着某个生物惨烈的嚎叫,抵达了这颗星辰的中央。
毫无疑问,这个熟悉的声音惊醒了不少沉睡的存在,令众多强大的生命体自长眠中苏醒,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念和思绪。
【那是……克洛亚特?】
【那个噬星者?】
【祂为什么会发出这么惨烈的嚎叫,声音就像是我家乡的幼童被人抢走了圣源石碎片一样惨痛……】
【是被袭击了吗?】
【怎么可能,谁能袭击祂!那家伙沉睡在恒星里,哪怕是霸业帝国的碎星巨兽也没办法干扰祂的苏醒。】
一时之间,纷纷扰扰的传讯令整个虚无教团银河系本部变得嘈杂无比,各式各样,完全不同,但是大致可以互相交流的神念,魔力代码,电磁波,机械波搅动,令这颗机械星体上充满了难以分辨的波动。
但是很快,随着一个强大而平和的神念扩散,虚无教团中的乱象就逐渐平息。
【根据情报检测……克洛亚特的确在罗斯128,祂沉睡的那颗恒星系统中遭到了袭击……目前来看,袭击着很可能是祂沉睡前接手的目标,位于黑域禁区中的Ω级灵能文明,地球文明。】
【根据情报显示,因为遍布地球周边的超时空畸变,我们的‘任务目标’,有百分之四十三点七二的可能,就位于那颗星球上。】
这个情报出现后,的确令整个虚无教团的通讯频道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然后,便是疑问。
【那我们该怎么办?克洛亚特正在求援,倘若真的有强者袭击祂,现在没办法苏醒的祂是很难抵御的。】
【克洛亚特是我们击碎那个‘封印’的主力,祂的噬星本能可以帮助我们破开那层不可思议的屏障……短时间内,我们需要祂的力量。】
这个声音询问的问题,的确非常重要,是所有虚无教团成员如今都重视的难题。
噬星者的天赋之力,足以吞噬恒星的噬星本能,天生就是一切能量封印的天敌,即便是那个‘封印’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东西,但是恢复完全形态,并且在整个虚无教团帮助下的克洛亚特,仍然能对那个封印造成威胁。
至少,能撬开一个口。
对于诸多黄昏眷族而言,并不需要完全地摧毁,只需要撬开一个口,就足够他们施为。
【很难。】
对此,那个强大平和的神念波动再次响起,能听出,这波动的主人情绪无比肃然,祂似乎正抬起头,眺望者遥远彼端,自亚空间的辽远之处传来的庞然震鸣。
祂的目光悠远,古老的生命能看见许多事物,那是星海彼端,正在重启的战舰制造厂,正在重燃活化的工房与恒星模块。
不仅仅如此,在银河的每一处,都有着祂们的敌人,祂们的威胁。
真是……值得怀念的感觉。
【瑟诺斯提亚文明同样苏醒,我们亘古的宿敌已经在再次集结舰队,召集盟军——祂们已经知晓了我们本部的所在,只是还未找到企业联盟过去的秘钥。】
【祂们甚至已经知晓了克洛亚特的坐标——我能感知到,有一支满编的泰坦舰队已经整装待发,祂们即将进军,对我们发起再一次的冲击。】
低下头,这个声音的主人并不感觉到危险。
甚至,反而带上了一丝微微的笑意。
危险?毁灭?敌人?
那正是每一位虚无教团成员,在数千年前就要面对的现实。
甘之若饴的虚无之物。
所以,又是沉默。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问题出现。
对此,即便是那个平静的声音,也不禁长叹一口气,带着无所谓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