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09m有口皆碑的小說 劍域神王笔趣-第1765章 公案與三個辦法熱推-tm90q

劍域神王
小說推薦劍域神王
糖球和楚天策、甚至鬼舞秋、以及被其真元护持的血千蛛,眼中同时泛起浓浓的疑惑。
血脉传承,最是纯粹精微。
各大顶级血脉所铸就的顶级势力,往往可以屹立星海巅峰无穷岁月,其最关键之处、便是血脉。
镌刻在血脉本源最深处、代代传承的功法、武技、秘术,无一不凝聚了前辈先贤的心血真粹。
而此刻,很显然、金砖的意思、是劝糖球不要太过相信血脉传承。
一旦修行时、自身理解和身体反应、与血脉传承相抵触,要优先对血脉传承进行怀疑和推敲。
“血脉传承的奥妙、我身为灵兽之体、同样觉醒了顶级血脉,自然知晓。但是糖球血脉非同凡俗、神异超卓,与典籍传承之中、至刚至阳的气韵并不完全相契。而且刚刚拳掌碰撞,真元激荡,我突兀想到了一件星海中的逸闻,算是当年无穷世界深处的一大公案。”
金砖摇摇头,目光缓缓自糖球身上收回。
“公案?和我有关?”
糖球一愣,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好奇。
所谓与典籍传承不甚契合,糖球其实并未完全放在心上。
在糖球血脉传承之中,亦有一些关于血脉种族的介绍。
太古熊王一族固然是一脉相承,但无穷岁月繁衍生息,亦是存有相当数量的分支血脉、各有灵妙。
金砖虽然境界高绝、博闻强识,却未必可以了解太古熊王所有分支血脉的妙韵。
但能够在茫茫星海、无穷世界深处,成就一桩大公案、却绝非易事。
“我记忆中只有极零星的碎片,若非感受到你们这一击,甚至根本无法想起。”金砖摇摇头,“更重要的是、纵然我知道、大概也不能说出口,这位存在的手段、大概是远远胜过我,我有限的记忆中、似乎对其极是忌惮。”
“你眼下未必会遇到这种碰撞,待到那时、你自然会明白我今日之言。”
“原来如此。”
糖球和楚天策对望一眼,目光中却是并无太多遗憾和失望。
“舞秋小姐,这是?”
血千蛛低声发问、神色陡然掠过一抹苍白,双足尚未踩稳、险些直接摔到、再次被鬼舞秋揽住。
“这位金砖大爷机缘之下与天策相逢,和你我、糖球一样、既是天策的灵兽、亦是天策的伙伴。不过金大爷本源受到重创,灵魄肉身几近溃败,记忆难存万一,许多事情只能勉强有些破碎的意念,无法连贯起来。不过你若是修行上有问题,金大爷几乎是无所不知。”
鬼舞秋嘿嘿一笑,双手扶着血千蛛、目光却是扫向金砖。
金砖一愣,旋即笑骂道:“鬼丫头有话不妨直说,这小丫头的血脉天赋、没什么需要我指点的。”
“这就是需要金大爷指点的了,我和舞秋要联手为其刻画印记、洗炼本源,只是不敢妄动。”
楚天策接过话,指尖勾勒、一枚蕴藏着浓烈天妖威压的神纹,虚空凝聚。
“你运转血魂、紧守本源。”
鬼舞秋对血千蛛嘱咐一句,玉指如箭、倏然刺出,一道紫芒呼啸着鬼鸣、突兀直贯天妖神纹。
深邃而飘渺的紫芒,飘渺摇曳,围绕着天妖神纹穿梭盘绕,两股神力、渐渐开始融贯。
血千蛛深吸一口气,退开三步、肃然正坐。
双目微闭,灵魄却是催动到极致,虚空每一丝细微之极的精元威压、都清晰呈现在灵魄深处。
糖球悄然退开几步,太古熊王的威压气息、深深收敛,身躯好似一瞬间融入虚空深处,再无痕迹。
空间真意晋升灵境,虽然只是虚空境初期,但糖球对于空间力量的掌控、远胜寻常大尊。
“你们两个的本源融贯,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金砖目光闪烁,眼中陡然升腾起浓浓的惊讶,良久才摇头叹息道:“真是不可思议,无上天妖与修罗王族,竟然可以血魂贯通、简直是不可思议,在茫茫星海、恐怕都绝无人能够相信。话说回来、茫茫星海,亦绝不可能出现幼年的天妖与修罗王族,同生共死。”
停顿了片刻,金砖细细观想了片刻,方才缓声道:“这个印记没有问题,但是她承受不住。”
“那该如何?”
楚天策语气并不急切,金砖既然开口、就必然有解决的办法。
果然,金砖这次并未迟疑,直接说道:“三个办法,第一,找一个至少净土境巅峰的同族血脉,为其护持本源;第二,再等、等这丫头自己晋升净土境中期;第三,分割血脉、你们两个先在其本源深处刻画烙印,使之同时成为你二人的契约灵兽,然后在其本源内融合烙印。”
“这三个办法中,最安全的是第二个、最凶险的自然是第三个。”
“但与之相应,得到的收益、却是恰好相反。”
稍稍停顿,金砖接着道:“当然,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只烙印天妖印记。不过如此一来、在其未来修行、会逐渐洗掉鬼灵气息。鬼兽的血脉、自然远不及天妖真粹,但这个过程痛苦自不必提、实在是非常凶险、甚至可能本源溃散,万劫不复。”
楚天策和鬼舞秋对望一眼,旋即同时望向血千蛛。
这件事,终究是要看血千蛛的选择。
两人虽然嗜杀、但对自己人、却一向是颇为平和。
血千蛛却是没有犹豫,声音颇为平静:“千蛛愿选第三条路。万鬼秘境一战、真正的凶险、大概在百年之后才会开启,甚至整个烈苍星域、处处都是战场,等到净土境中期、且不说千蛛天赋鲁拙、不敢妄念,纵然命运恩赐、亦是无穷岁月之后了。”
“血灵王蛛血脉的蜕变……”
金砖深深望了一眼血千蛛,旋即轻轻摇头,指尖轻弹、两道灵光同时刺入三人的眉心。
两枚的神纹印记、以及融合神纹的种种秘法,颇为细致。
然而其中的凶险,扑面而来。
这条道路,很显然是九死一生,稍有不慎、连残魂都无法留下。
只不过金砖一路行来,见过太多生死,死在其手下的绝世妖孽、恐怕比楚天策和鬼舞秋见过的生灵都多。为了修行、冒险搏杀、生死一线的事情,在茫茫星海、根本不值一提。
突兀,鬼舞秋双眉微蹙、眼底掠过一丝惊讶和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