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155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討論-第1164章 安慰推薦-w044b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爱德加斯汀却很快就猜到了答案。
“看来还是可以远距离沟通的。两边的距离也不是难以克服,是不是?”
“是。可以克服,然而无法实现大规模的来往,目前来说这是受到技术限制的。”
凤殊干脆直白地表示就算想要实现友好交流,这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凤家是最强的吗,在那一边?”
“不知道。我对凤家都不甚了解,还没有办法做出更加精确的判断。”
“大致的呢?”
“大哥想要知道什么?我建议你直接去问七姐,她虽然话不多,但看在你的诚心上,能回答的多半都会回答你。”
爱德加斯汀却摇了摇头。
“你都不觉得我是十足的诚心,七小姐也不可能会被我打动的。我应该让阿里奥斯来恳求你才对。”
“姐夫的话,会不一样吗?”
“真的不会不一样?”
“不会。这种问题我是没法处理的,自然没有决策权。”
“所以阿里奥斯和我在你心里地位都是一样的?”
“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
“你说了不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那不代表就什么都一样了。”
爱德加斯汀好笑不已,“所以阿里奥斯和我在你心里地位是不一样的。谁轻谁重?”
凤殊明白自己又掉进了陷阱里。
“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
爱德加斯汀明知故问,“他轻我重?”
“大哥,看来你真的是太无聊了,最近日子过得太轻松了?没有人给你惹麻烦?没有发现不代表没有问题啊,你是不是太懒了一些?”
“皇帝也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总得休息。我记得弟媳妇曾经说过,一张一弛才是长久之道。”
凤殊无语。
这人居然拿凤婉的话来反驳她。
“普通工作自然可以随意一些。”
言下之意,他肩负的工作可不是什么普通工作。
“所以果然我比较重一些,是不是?”
凤殊翻了一个白眼,“是,比起姐夫来,大哥你更胖。”
爱德加斯汀笑了出声。
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见状都面色古怪。
“陛下。”
“九小姐好。”
凤殊这才反应过来,略感尴尬,“你们好。”
“陛下,我们想要和九小姐再比试一番。”
“不是已经得到结果了吗?你们打算不自量力到什么时候?”
爱德加斯汀表示毫无再次切磋的必要。
“练着练着总能够进步嘛。”
其中之一朝凤殊眨了眨眼,“九小姐,是不是赏脸教一教我们如何像你一样身法奇快?虽然我们天赋很一般,但是勤能补拙是良训嘛,是不是?”
凤殊委婉拒绝,“训练的事情我也不懂,而且,相信你们到了这个年纪都有更加适合自己的独到的训练方法,现在再来转变训练方式,于事无补不说,更容易得不偿失。”
“只要九小姐愿意教,我们就乐意跟着学。适不适合只有做了才知道是不是?”
“我的训练方式比较特殊,需要从非常小的时候开始,所以你们并不合适。”
没有想到的是,另外一个沉默的家伙也加入进来,“没有关系,我们都很能吃苦。年龄只是影响因素之一。”
见凤殊没有立刻回答,爱德加斯汀笑了笑,“别再为难她了。她不是说了吗?是年纪非常小就开始学习训练的。这说明是她那一位神秘的老师所教,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跟着学的,她自然也没有资格随意传授给外人。”
凤殊调侃道,“没有想到大哥还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一面啊。”
爱德加斯汀很是配合,“所以你要好好地对待我啊,我可不是对谁都这么善解人意的。”
“我尽量。如果你一直都这么善解人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将你的地位提升一点点,不过你可不要妄想走到姐夫那种高度。帝国之中,姐夫在我心里永远是排第一位的。”
他笑出了声,“没事。我还不至于吃自己弟弟的醋。但是,第二位我要预订了。”
“这事情可不是说预订就真的能够预订的。”
“有些事情是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的。”
“然而这不属于你提的‘有些事情’。”
“怎么就不属于了?任何事情都可以量化,可以数据化,可以信息化,只要耐心细致地收集好所有相关信息,便可以朝自己想要的范围内调整。当然,并不是所有调整都会有效,但总归会有所变化。”
“大哥你从来没有爱上过一个人吧?”
凤殊冷不丁的问题让另外两个人都低下头去。
爱德加斯汀再一次发挥察言观色的绝佳本事,反问道,“你爱过?谁?”
“你们陛下很多时候是不是让你们产生特别厌烦又特别挫败的感觉?恨不得将他一脚踢到外面去人道毁灭那种?”
两个原本还想着能够继续八卦下去的家伙脸色煞白,一个劲儿地摇头表示当然不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其中一个还恨不得立刻向爱德加斯汀表达他们是如何的忠心耿耿。
爱德加斯汀叹气道,“凤殊是逗你们玩儿呢,怎么连别人开的是不是玩笑都听不出来?”
然而事实是,即便是玩笑,刚才听到这种级别的玩笑话的两个家伙也不敢就按照玩笑对待啊。
凤殊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不过她还是顺着爱德加斯汀的话往下揶揄道,“大哥,看来你还不够平易近人啊。如果你做得更好一些,我想他们更容易将玩笑就看成是玩笑。”
“我以为我已经和他们完全打成一片了呢。他们一个两个都好斗,我正好也乐意天天松松筋骨,现在看来,他们都是让着我啊。”
没有想到的是,爱德加斯汀居然会配合起凤殊来,“李冲,李固,你们说吧,要怎么做才好?”
“陛下,要不现在去露两手给九小姐看?她还没有见过您上场呢,您也没有亲自领略她的风采。”
李冲为求自保,祸水东引。
李固拍手表示赞成,“对,我去叫他们停止胡闹,让您和九小姐可以酣畅淋漓地打一场。”
“怎么样?要不要娱乐娱乐他们,就当是我们俩舍己为人?”
爱德加斯汀明显被挑起了兴致。
凤殊却兜头兜脑就给他泼了一身冷水,“如果还是之前的方式,即便是大哥你出手,也依旧跟不上我的步伐。如果这种程度我就被你围追堵截成功的话,我师傅会哭的。”
他开玩笑道,“怎么,小瞧我?我速度也是很不错的,持久力更是绝佳。即便是你的师傅在这里,我也有勇气挑战挑战的。”
凤殊下意识道,“恃强凌弱的事情师傅是不会做的。”
李冲和李固面面相觑。
她这是直接将他们的皇帝陛下定义为弱者了?
“我还真的是十分向往着有一天能够请到你的老师来帝国做客啊。就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一尽地主之谊?”
爱德加斯汀知道她是不会和他切磋的了,顺着她的话往下问。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师傅了,也很想要知道这一生还有没有机会和师傅再次相逢一笑。”
凤殊想起慧山来,眼底不由自主地掠过了一重又一重的黯然。
爱德加斯汀怔了怔。她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认定了不可能会有机会和对方重逢。为什么会这么想呢?难道在教她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或者久病成疾,清楚地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如果是那样,就真的是可惜了。一直以来想要探听她背后之人的相关信息,各方都一无所获。没有想到这一次从正主这里得到的依旧是推测,但这种推测远较他们曾经分析的要可靠得多。
不管是否是时日无多或者已经去世,离开凤殊终归是事出有因,无法给予承诺也是必然。
“你的老师一定很喜欢你,所以才会将这么厉害的身法都教给了你。”
爱德加斯汀尝试转移她的情绪。
凤殊早就已经释怀了,自然很快便振作精神,“是。对于师傅来说,我大概是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孙女,唯一的曾孙女,唯一的玄孙女。”
她的比喻让爱德加斯汀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难过,没有想到你早就看开了?这么想很好。大多数的人都是无法一起走到最后的,大家都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都是结伴走一段路的关系。只不过有一些人会一起作伴久一些,有一些离开得快一些,这都是正常现象,没必要伤心的。”
“还是会伤心的吧。如果感情到了一定份上,就算理智说这是正常的不能哭不能沉湎于悲痛之中,可是感情上却无法接受对方的离开,越珍惜,越痛苦,越怀念,停留地便越长久。如果活着的人都忘记了死去的人,那么生理上死亡的人,便真正的永久性消失了。”
凤殊的话让爱德加斯汀怔了怔。
“可就算活着的人直到死也记着生命中那些死去的人,难道死去的人就能活过来?
肉-体的死亡宣告着精神的覆灭,没有身体这个载体,人的灵魂何处可以体现?活着就是活着,需要吃喝拉撒睡去维持机体的健康,精神力也才有了着落,会哭,会笑,会玩闹,可以战斗,死了就没了,所有这一切都没了。”
李固显然很顽固,他不觉得凤殊的话有道理可言。
“对,人死不可复生,这是亲王殿下常常说的事情。正因为人死了就是死了,所以才需要在人活着的时候好好相处,好好珍惜。如果人死了都不能算是死,那那个人肯定就是没有死。”
李冲也认同李固的观点。
“行了,凤殊只是在强调对逝去之人的眷恋之情,并不是真的认为生理上死亡的人不是真正的死亡。你们看待问题眼光不要这么狭隘。还有,你们没事可做吗?还不训练去?真的要我手把手教?你们可不是三岁小孩了,不要偷懒,也不要想着撒娇。”
爱德加斯汀话音刚落,李冲和李固就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急急忙忙地告退。
“既然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已经离开,就当对方还活着吧。心里有这样的希望,也许将来某一天就出现奇迹呢?与其去想念死去的人,还是思念活着的人更好,是不是?”
凤殊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微微一笑。
“是,大哥你说的很对。
所以尽管心里已经认定了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师傅一次了,可我还是觉得师傅一定活在某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日子过得快活极了。原本就是逍遥于天地之间的人,红尘潇洒了这么多年,肯定会继续这么闲云野鹤下去的,说不准哪天再见了,我还会多几个师弟师妹呢。”
慧山当然活着。他只是活在久远的过去,甚至可能是活在不一样的时空里。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都是活着的。因为原本就是她先行离开了他,让人陷入这种痛苦的人是她这个不省心的家伙。
他一定活着,并且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一如大师兄二师兄,都活在她永远都无法触及的那一个时代里。
如果将来有幸见到二师兄,她一定要好好地抱怨抱怨他。
为什么在她有生之年,他都不回来看她一次?好歹她也是唯一的师妹啊。她又不是外人。可是由始至终,只有他是她没有见到的至亲。在这一件事情上,她是真正的抱憾终身了,所以就算吐槽说因为他而死不瞑目,也是合情合理的。
“你有没有想过将你从对方身上学到的本事传授给自己或者亲近之人的孩子?
我是说,既然你都抱着这样的猜测,那么当初你的老师选择你教授所有时,恐怕也是对自身的情况做了最坏的打算。对方没有选择静养,以求更长时间更少苦痛的活着,而是自讨苦吃,选定了你来继承自己的意志,说明还是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活下去的。
就像你说的那样,生理上死亡的人,未必就是真正的离开了我们。唯有活着的人记忆里再无死去的人,那些人才是真正的消失。
像你老师这种做法,恐怕求生意志极为强韧。你不打算顺着对方的心意继续下去?让更多的人,更为长久地记住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凤殊莞尔一笑。
他循循-善-诱,然而这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