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ast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起點-332【開刀要選大老虎】讀書-l1rv7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王渊带着麾下士卒,从余杭县穿城而过,直奔郊外的黄家庄园。
黄云琛得到消息,立即惊慌失措:“这可如何是好?王总督定是来抄家的!”
管家提醒道:“老爷,快快命令全府上下,都把丝绸衣裳换下来。咱们家里没出官身,按制不得穿绫罗绸缎,千万别被王总督抓到把柄,他惯会用礼制来找茬子。”
“对对对,把丝绸衣裳都藏起来。”黄云琛连忙说。
管家又说:“还有,平民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一妾。老爷的姬妾太多了,这也是违制的!”
黄云琛惊讶道:“还有此等说法?”
“太祖定下的规矩。”管家急道。
黄云琛立即下令:“家中妾室,除了珍娘之外,其余全都换上婢女衣裳。”
王渊离庄园还有一里地呢,黄家已经被吓得鸡飞狗跳。
黄家只是土财主而已,建筑违制的地方不多,此刻也全部紧急拆除,待王渊到来之时竟已妥妥当当。
“开门!”袁达大喊。
黄云琛堆着笑脸,率领家人出门迎接,直接趴跪在地上说:“草民黄云琛,叩见总督老爷!”
“起来吧。”王渊面无表情。
黄云琛忐忑不安,不晓得自己哪里得罪了总督,只能陪着笑脸请王渊到家里做客。
一盏茶还未喝完,王渊突然问:“听说黄员外喜得千金?本督是来道贺的。”
黄云琛受宠若惊:“这真是折煞草民了,哪敢劳动总督大驾?”
王渊笑问:“可否把令嫒抱出来让本督见见?”
黄云琛立即吩咐家仆:“快去,快去!”
不多时,奶妈抱来一个女婴。
王渊面色古怪:“听闻浙江有溺毙头胎女婴的风俗,黄员外年近半百而无子,生了女儿不溺死,就不怕今后几胎生不出男丁吗?”
黄云琛唉声叹气说:“唉,不怕总督老爷笑话。我黄家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数代单传也就不说了,到我这一代更邪门。连续数胎子女,要么流产,要么夭折,至今竟无一儿半女。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哪还管他男婴女婴?有个孩子能养大成人便足矣。大不了,今后招个赘婿,也能把香火传下去。”
王渊本来是想抓典型,没料到这位黄员外居然不溺婴。他有些遗憾,但更多是高兴,态度和缓了许多,抱拳说道:“黄员外,今日冒昧造访,叨扰贵府上下。”
“哪里,哪里,总督老爷大驾光临,这是我黄家的福分。”黄云琛终于也搞明白王渊的来意。
王渊笑道:“我看这女娃煞是喜欢,可否给她起个名字?”
黄云琛大喜,拱手说:“请总督老爷赐名!”
王渊屏退左右众人,写了一个名字在纸上,折叠交给黄云琛:“黄员外,为图吉利,请百日之后再拆开。”
“还是总督想得周到。”黄云琛笑得更欢。
王渊又写了个短幅,上书“积善之家”四字,并落下私印说:“希望黄员外能够积德行善,儿孙满堂!”
黄云琛捧着墨宝说:“承总督吉言。”
“时候不早了,告辞!”王渊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黄云琛再三挽留也留不住。
众人离开之时,袁达笑道:“黄员外,王总督不留墨宝的,你是天底下第一个。”
黄云琛更加欢喜,等王渊一走,立即派人请裱匠。不但要把王渊的墨宝挂起来,还想请人刻成匾额,挂在自家的祠堂正门。
……
王渊回到杭州,督促僧道、阴阳传播“教化”,自己则继续等待抓典型。
足足又是半个月,终于从稳婆那里得到消息,钱塘李家有一女婴降生。
“赶快把仵作叫来,一并前去!”王渊顿时来了精神。
本地招来的幕僚钟颢(秀才出身,负责普通文书工作),立即劝谏道:“总制,不可!”
王渊问道:“为何不可?”
钟颢说道:“不若换一家开刀,这个李家万万不能动。钱塘李氏与仁和李氏同宗,这两家从景泰年间就出进士,钱塘李旻更是成化朝的状元。李氏与杭州诸望族联姻,早已盘根错节,动他一家便招惹无数!”
“我打的就是大老虎,苍蝇拍起来有甚意思?”王渊冷笑。
钟颢哑口无言,不敢再劝。
钱塘李氏,就是被李旻带起来的,并且成功的跟仁和李氏攀上宗亲关系。
李旻乡试考了浙江第一名,赴京赶考却一波三折。当时都快过年了,北上船只不多,家里好不容易才找来一条船。
坐船到南直隶时,船上二人醉酒,居然动起了刀子,一刀砍在李旻肩上。
幸好冬天衣服厚,没有伤及皮肉,但李旻却觉得不吉利,于是决定不再前去应考。回到家中,过年时听到外边放鞭炮,李旻觉得那是在庆祝自己金榜题名,于是第二天就去找人算卦。
卦象大吉,李旻立即动身北上。因为去得太晚,已经过了报名日期,李旻花重金找关系,竟然跟礼部尚书搭上线。
考场的座位几乎已经排满,只剩下最后一排还有空位,险之又险的报名登记,居然一举高中状元。
李旻有三个嫡子、三个庶子,皆已分家。
他的嫡长子李万化,生下四个儿子,再生下五个孙子。
他的嫡次子李万新,生下一个儿子,再生下两个孙子。
他的嫡三子李万清,只有一个儿子,并且至今没有孙子。
这次降生的女婴,便是李万清的孙女,即李旻的曾孙女。
钱塘李氏的迷信,从李旻身上就能体现,进京赶考那么大事,居然觉得不吉利就中途返回。又因为算卦大吉,过年期间飞快北上,这他娘的像一个读书人该干的事儿?
李旻的子孙,恐怕也迷信得很,说不定就会悄悄溺婴。
王渊带着士卒和仵作,飞快出城,前往杭州府城外的庄园,把李家吓得惊恐交加。
李万清正在外地做官,其子李伯汉当家。
李伯汉立即派人向宗族求救,同时派人请杭州其他望族帮忙,就连浙江三司官员都请来不少,甚至请动了浙江镇守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