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贞观七年,初冬。
河江。
泸江汇入盘龙江的河口,一块平坦的丛林山地上的寨子。秦琅率领的南路军,从锦江上游山地河谷,往西南斜穿,进入到了盘龙江的上游支流泸江河谷,然后沿河谷扫荡诸蛮村寨,一路往东南到了这片丛林山地之中。
秦琅看中的是此地地势平坦,尤其是接入盘龙江上下游,又可经泸江联通锦江,因此早早就定下在此设立河江州,驻军屯兵垦荒屯田之计。
在这片蛮荒山区里,要控制蛮夷的要点就是那些河谷孔道,而要控制这些孔道的要点,就是那些能联通数处的十字路口的河流交汇处。
武道成神
风光独美的河江好似世外桃园一般,山清水美,与世隔绝。
既有布满山间的一块块梯田,同时又有刀耕火种的山坡旱稻种植,这片不大的丛林谷地里,生活着数个蛮族部落,各有传统,有和蛮精于山坡梯田整治耕种,也有句町蛮喜欢直接刀耕火种,还有些溪垌僚蛮子喜欢采矿冶炼,有些俚蛮则喜欢打猎捕鱼,相互井水不犯河水。
田间地头,看到的往往都是些妇人女子。
天道剑神
“为什么有人开梯田蓄水种稻,有人却烧山点种旱稻?”站在河江的寨中干栏吊楼上,看着外面的景象,许多中原来的将士们不解。
“其实与地理气候有关,你们也应当知道安南这边,与岭南两广那边的天气其实又大不相同了,这边雨季旱季明显,并没有如中原般明显的四季分明。当雨季来临时,会有持续的雨水降落,所以就算是山上,也是一样能够种稻子的,那些句町蛮或交州蛮种的山坡旱稻,就是直接放火烧一片山,然后拿根木棍在烧过的山坡上戳个洞,再往里面撒几粒稻种就行了,连土都不用盖。烧过的树木草灰能够为稻种提供养份,充足的雨季降水,又能保证他们所需的水份,甚至都不用怎么打理,等着稻谷成熟收获就行了。”
报告老板:宠妻不可戏
牛见虎惊的目瞪口呆,“还真有旱稻?刀耕火种?”
有人欣喜道,“那咱们把这稻种带回中原,尤其是关陇怎么样?”
“你傻啊,没听说这边能在山上种旱稻,是因为这里有那个雨季吗,关中本就缺少,你再往山上种稻,那能活?”牛见虎不屑道。
秦琅点头,“确实如此。”
又有人觉得不对。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和蛮却要搞梯田,那不是费力不讨好?”
“刀耕火种的山坡旱稻,虽然很神奇,但也只是这些蛮子长期培养出来的一种特殊稻种而已,这种稻种虽也有不少优势,但也有缺点,就是这种山稻其实产量不高。”
“而和蛮人喜欢搞梯田,其实也是源于他们以往从中原一路南迁来的习惯,毕竟从陇右到剑南再到云南再到这南中,很多地方可没有条件搞山地旱稻,既没那稻种,也没那天时气候,所以他们还是传统的水稻种植,只是一路南迁,好的平原地带,都早有人占据,他们只能迁入山区,甚至是住到山里山坡上,没有山谷平地,那就在山坡上建梯田。
代代传承,于是和蛮人拥有很精良的梯田水稻种植技术,尤其是在这边,雨水充足,更适合营建梯田种植,和蛮人种植的糯稻,更是口感绵糯好吃,还适合酿酒。
当然,更重要的是,梯田营建虽然比刀耕火种复杂辛苦,但收获也更高,刀耕火种的山稻,亩产不过石,可梯田里种的糯稻,产量甚至远高于中原的稻田产出。
换句话说,其实和蛮人掌握了先进的水稻梯田种植技术。
“不可能吧,和蛮还能比我们汉人更擅长耕种?”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毕竟也是世代农作,而且你们不要忘记,他们是个不断迁徙的部族,不断的学习和整合了其它部族的农耕技术,采纳众家所长,自然能更强,当然,这也与这边的天时气候有关。你若是到陇右关中去搞梯田水稻,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牛见虎不服,“我记得三郎你在长安边上不就有挺多梯田的?”
“这也不假,可你看看我那些梯田在哪?都是在一些河边沟峪开垦整治的,离水源近,通过架设水车,修建沟渠引水灌溉,才能保证收益的。”
安南其实没有真正的雨季旱季,安南以南的林邑真腊扶南等地,才是真正的热带季风气候,有分明的雨季旱季,可安南毕竟也是邻近,所以气候也是比较接近的。
从入秋开始,到明年初夏,都是偏旱少雨的季节,而从夏到秋,则是雨水连绵的季节。
眼下这个冬季里,其实也正是征讨南蛮的好季节,因为天气凉爽,干旱少雨,利于行军,若是拖到雨季之时,虽然这边不像南边那样厉害,可气候也会变的既潮湿闷热,又雨水连绵,江河水满,那个时候行军打仗,对于中原战士来说,绝对是个恶梦。
尤其是在这种季节里,往往北方军队还容易爆发许多疫病。
在中原的五月,都有恶月的叫法,有饮雄黄酒等驱疫等传统,在安南,北人当然更难适应。
萌寶來襲:我給爹地當紅娘 暴富桂
秦琅制订的战略计划,为何是分路线状进攻,然后设立点状屯堡,就是没想过一次性解决问题。
而是打通几条交通线,各个节点上建立堡垒要塞,然后还要屯田垦荒,驻兵训练,要适应这边的气候,并且准备长期镇守围剿平乱,不急于一时。
最终的目的,就是不满足于打服而已,而是要真正的进行直接的实际统治的。
侠医 大光明
对于秦琅这个计划,当然也还是有人提出过置疑的。
现在大军齐发,气候凉爽干旱,倒是挺好。
可万一到了明年雨季开始,大军撤退,留下来镇守的各要塞堡垒里的士兵,和那些迁移过来的随军家属,以及配军的囚犯、奴隶们,能够维持的了吗?
————
他们能不能真正适应那时恶劣的气候环境,尤其是瘟疫疾病,以及蛮子们的反攻呢?
秦琅还是认为可以一试,只要提前多做好充足的准备。
想要大军过一次,就让所有蛮子都臣服,这根本不现实也不可能,只能是自欺欺人。
不说其它的,这些深山老林里,就算把所有的蛮寨都拜访一遍,估计没有个几年时间都做不到的。
在那交通不便的山里,这山望着那山,看着不远,两座蛮寨似乎大声喊两句都能听到,可如果你真的要过去,那可能就得翻山越岭,甚至得左绕右绕,那些连绵的大山,深深的河谷,会让你苦不堪言,可能走上七八天都未必能过去。
这就是蛮地的现状。
秦琅他们虽分成三路大军,三路军又再分成左右两厢等,可也只能沿着主要的河流谷道前进,对于一些大寨用兵,但对于偏离主道上的其它蛮寨,就暂时鞭长莫及了。
这只能一步步来。
到目前为止,秦琅从高平堡出兵以来,到是进展还挺顺利,句町主力仓惶西逃,山里的句町蛮,以及一些其它部落蛮,都无法再有效抵抗唐军。
獻祭之門 軒轅二師兄
群龙无首,一片混乱。
重生娱乐圈选择障碍症 夜幕下的卡多雷
秦琅沿着主要的孔道前进,前后击败威服了不少寨子,但身后还有更多的寨子连见都还没见到。
不过计划里一些主要的节点,倒都很顺利的拿下,并且已经都在开工建造。
河江,是秦琅所拟新拓七州之一,一个很重要的要点,这里将建成一座镇守要塞。
流量主持
在此略做休整后,他们将留下部份辅兵、民夫们在此与一些召来的蛮子修要塞堡垒,然后带着战士沿盘龙江而上,直抵句町侬氏部的老巢。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河江要塞刚刚开始在打地基,连日行军赶路的将士们还很疲惫,结果从西南赶来一队轻骑,他们送来了李大亮的最新军报。
就在不久前,安南都护府爱州刺史张弼,率八千军追击句町蛮至侬人河畔,全军尽没。
八千兵马全军尽没,不是什么羁縻蛮州的协从蛮军,而是安南大都护府下的正规唐军,其中还包括了两千轻骑兵。
八千装备精良的唐军,甚至拥有两千轻骑,这在安南绝对是横着走的力量,可却在蛮地全军覆没了。
虽然这八千人战死前,也用鲜血和刀剑,带走了句町蛮与和蛮近两万人马,但这依然让秦琅等人震惊不已。
那个侬三娘又一次创造了奇迹,她带着两万句町青壮背水列阵,阻击唐军追击,结果不但没覆没,反而是把八千唐军给歼灭了。
和蛮部孟谷悮带来的八百蛮骑和八千青壮很关键,后面陆续赶来的两蛮部众,更是给了唐军最后一击。
可不应该啊。
牛见虎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他们都觉得蛮子就是蛮子,唐军就该一个打十个。
“猛虎也架不住群狼!”
秦琅细细复盘了这次战役,最后也不得不摇头,张弼之败,最关键还在于他轻敌冒进,之前追击七天七夜,把全军追的疲惫不堪,本来他后面还有上万的辅兵民夫等,可为了追敌,他把那些甩在身后几百里。
而本来应当保持距离相互策应的李大亮部,也被张弼甩的太远。
当然,若是当和蛮部出现夹击的时候,张弼能够果决放弃战斗,率军徐徐后撤,放过句町一马,那么他自己就算有所损伤,也不可能全军覆没。
他自认为能够敌过两蛮,最后却终究还是兵败军覆。
这一战,张弼打的也确实够猛,可犯的致命错误很多,当然,蛮子们能够在这种绝境下背水一战,绝地反击,也是出乎人意料的,估计换其它将领,当时也不会认为蛮子有机会赢,都认为自己能赢。
那个侬三娘真是处处出人意料啊。
当听说侬三娘的长子死在阵前时,牛见虎等人都拍手称快,秦琅却反而更理解了那个女人几分。
一世帝尊 光明草
这一战,说到底不是上次句町入侵唐境的战斗,这次是他们逃亡路上的拼死之战,他们不拼命,就没命了,他们的家园没了,他们的父母妻儿也将没命,他们这是为生命而战,更为亲人而战,为族群而战。
那些人心中有太多怒火,当他们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候,很可怕,尤其是在一个拥有着无比惊人斗志和决心的统帅下时,更可怕。
李大亮在失去了张弼这员猛将,以及那八千精锐之后,虽然迅速率兵北上,但最终还是没能在八平城拦住南逃的两蛮。
双方在八平坝子上展开了一场大战,侬三娘白巾裹额,身披白袍,提着儿子的斩刀大马冲锋在前,和蛮大鬼主孟吴恪带着彪悍的和蛮战士联手而攻。
李大亮终究是远道而来,将士疲惫,尤其是失去了张弼那支大军后,李大亮手里也只不过几千兵马。
与蛮军血战一日,终究还是挡不住蛮子们那惊天的气势。
李大亮军折损三千,不得不退入八平城中,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十余万蛮子扶老携幼,浩浩荡荡的从八平城下经过,蛮子从城下过了三天三夜。
李大亮虽也几次出城袭击,但最终都还是被侬三娘与孟吴悮击退,并没有什么战果。
“卫公,请下令发兵追击。”牛见虎诸将请令。
秦琅却只是将信放下,缓缓摇了摇头。
人都跑了,还追个什么?
白馬趙雲異世行
两蛮冲过了八平城这道关后,往南就已经无人可拦了,他们一路向南,那边是和蛮的大本营,和蛮十几支部落,无数的蛮子,实力仍在。
李大亮现在是伤筋动骨,若不是有水师的一些兵马替他撑着,他都得担忧和蛮趁机顺西道江而下,直取交州了。
“既然仗都已经打完了,蛮子也跑了,那就暂时不要管他们了,先把这后面烂摊子收拾干净了再说。”
“在明年夏天雨季到来之前,我希望西抵南盘江,南抵西道江,往北直到右溪,东抵高平的这千里蛮地,尽皆征服。”
“那侬三娘和孟吴悮杀了我们八千将士兄弟,就这么算了?”
“不是算了,是暂时记下,总要还的。”秦琅握紧拳头,缓缓说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