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啊,我们不是只制造了三发,其中一发还在之前用于测试了吗?”张瑛看着自己的祖父有些慌慌的说道,“现在就剩两发了,没必要带过去吧。”
张平扫了一眼自己的孙子,神色有些冷淡,当年舰炮实验也是他们南阳张氏做的,当初出了多大的乐子,而按照姬家那个情况,要是出了乐子,怕不是要完的节奏。
说实话,大多数搞研究的家族心里都是有点点数的,都知道他们有时候会有多么的不靠谱,所以对其他同样搞研究的家族报以极大的不信任,准确的说,并不是不信任,而是不敢信啊。
鬼知道对面搞研究的会给你搞出来一个什么东西,万一将你绞进去,将你整没了怎么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平可是捕风捉影的听说什么会稽王氏在搞什么月坠试验,简单来说就是将捕捉天外陨星抓下来,作为武器丢给对手什么的,还听说了兰陵萧氏搞什么魔神瞬间血祭爆破技术,还有诸如甘石两家的引力抓捕技术什么的……
最強典當專家
一个个听起来超级玄幻,但是搁在这些家族的头上,张平这个老爷子只敢相信这些人没有研究出来,不敢相信这些人没研究。
所以为了避免这群人坑爹,还是准备好大杀器,这样至少出意外的时候,还能反抗两下,就算反抗失败,至少也能带走一些混蛋。
没错,各大世家准备的杀招,真不一定是为了敌人准备的,很大概率都是为了队友准备的,谁让这年头没有队友伤害免疫这种设定。
“到时候将诛神矛带上。”张平对着自己的孙子警告道,他参加了这么多年的世家会盟,哪次没出意外,反正只要人多了,肯定出事,而自己这个孙子第一次参加,得让他长长眼界,做好心理准备。
“没这么夸张吧,祖父。”张瑛哭笑不得的说道,感觉你这不是去围观,而是去打架。
“呵。”张平看了一眼自己孙子,嗤之以鼻,我参加了这么多年的集会,就没见过有一次安生过,梁冀的时候,桓帝的时候,灵帝的时候,现在你觉得安宁了?上次舰炮你没在吗?
末世全能剑神 几笔数春秋
张瑛见此,虽说不解,还是将所谓的诛神矛缩小到一指长之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就是南阳张氏集合全族之力制作出来的三发诛神矛之一,也是南阳张氏彻底解决舰炮笨重无法携带,瞄准艰难的终极方案,真正意义上可以用普通强弩进行操作的屠神武器。
反正海里面的破界半神在测试的时候,确实是被南阳张氏一发诛神矛干碎了,只不过制造过于艰难,南阳张氏就造了三发,然后就被陆骏强行停了研究,但这东西真的是神器级别的玩意儿。
南阳张氏今年的目标就是拿这玩意儿从陈曦手上骗经费,而且做好了演示的准备,所以将剩下的两发诛神矛全都给带来了。
另一边各家对于上林苑钓异兽有兴趣的也都开始了准备,毕竟这年头凡是参加过之前几十年世家活动的家族都知道,但凡是世家聚集在一起,就不可能不出事。
“给,将这个东西带上。”吴家的族老从一旁镇封着的槐木盒子里面拿出来一枚血红色的珠子,递给从恒河归来的吴班。
“这是个啥东西?怎么感觉这么邪性?”吴班结果这枚珠子之后,耳边就隐隐听到呢喃和哀鸣,不由得看向自家的族老。
“非洲区的破界级凶兽精血和灵魂以极其痛苦的方式扭曲制造出来的。”吴家的族老黑着脸说道,“本来我们打算制造出来一枚纯净的珠子,技术有点问题,只能制造出这么一个东西。”
宠婚撩心:老公不准戒掉爱
“破界级凶兽?”吴班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的族老。
逆流芳华年代 琶江老鱼
重生日本搞娛樂
吾道仙纲 仙枝
“在非洲我们请人帮我们杀的,至于血祭,九黎的巫术本身就是当世绝顶,其中又添加了一些别的,不过搞砸了,给你了。”吴家族老唏嘘不已的说道,吴家现在状态比较奇怪,生意靠族老和吴夫人,建国靠在外面奋斗的吴懿和吴班,齐头并进。
“给我干什么,要是纯净的,到还能拿来冲击内气离体顶峰。”吴班不解的看着自家族老,耳边的哀鸣已经被他强行过滤了。
“让你拿去保命,你懂不?”吴家族老冷笑着说道,“明天要能讨个好才是见鬼了,别看姬家那个家主说的那么轻巧,我敢保证那条相柳绝对不好对付,绝对出意外。”
“有大军啊。”吴班毕竟是军队出身,对于大军团的战斗力非常有信心,故而对于自家族老的想法,略有不解。
“要是没大军,我都不会让你去。”吴家族老冷笑着说道,“到时候真出事了,你就将这个珠子激活,丢过去,然后转身就跑就是了。”
“你好歹给我说一下这个是什么凶兽。”吴班左右看了看,觉得自家族老好歹是一片好心,还是接受比较好。
“一头狮子,只是比较大而已,不过用不了太久。”吴家族老摆了摆手,他老了,没办法参加这种丧心病狂的会盟,找个年轻人去。
兰陵萧氏,萧逵思虑再三之后,觉得还是给自家的两个工具人打一下营养液,避免明天真出事了没得跑。
—————
洪荒戰神 壹捧灰燼
王氏这边简单粗暴,提礼上门去看了看貂蝉,明天跟在吕布身后就行了,反正吕布只要不被锤爆,他们的安全问题肯定不是问题。
“老哥,给我看看死兆星。”郑氏的人对着繁良招呼道。
“你的死兆星?行吧,哦,没事,最近只有血光之灾,人没事。”繁良扫了一眼随口说道。
“老哥你这样可不地道啊。”等郑氏走了之后,刘良从窗子翻进来,对着繁良拱手说道。
“我又没乱说,本身就是血光之灾,人没事。”繁良随口说道,“你去不?到时候看热闹。”
“人都被打爆了还没事。”刘良没好气的对着繁良说道。
“郑氏那个是人吗?”繁良翘着二郎腿冷笑着说道,“我这么多年相面,就今天见到的邪恶最多。”
郑氏过来的那个,能跑能跳,能说会道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人,至少在繁良的眼中,那是一堆奇怪的东西拼成的家伙,其本身的意识也只是郑氏背后操作的人投射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个距离有多少。
“啊~”话说间刚刚出去的郑家人那边传来了一声惨叫,之后就没了,然后两个医生赶紧将这个郑家人放上担架抬到张仲景那边,张仲景从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家伙开始,就在观察,从肌肉,生理等各个方面观察,最后确定这就不是个人,这次可算是让张仲景逮住了。
“哥,咋整,你的研究成果被医学院抓走了。”幕后操控的郑家人有些慌乱的对着自己的兄长说道,就像繁良和刘良,以及张仲景推测的一样,这就不是人。
“别管了,再放出去一个。”郑欣没好气的说道,“全都是失败品,目前人形制造技术还有很大的问题,别在意,继续改良。”
另一边和繁良喝茶的刘良皆是在感叹,今年的长安是真的邪恶啊,但凡是搞研究的家族走的都不是什么好路线。
上林苑,刘桐离开之后,会稽王氏的王涛带着自家的兄弟打了申请进来,他们需要先观察一下位置。
“大哥,应该就是这里吧。”王珂看着地面上散发出来的血红色光泽不由得颤抖了两下,该说不愧是皇室的大长公主,遇到这种邪恶的阵仗居然还来视察,还能吃吃喝喝,完全不在乎。
“应该就是这里了。”王涛点了点头,他对于地面的色泽也有些吃惊,但没有什么,这种程度王涛还是能经得住的。
“将简化后的雷亟台和引雷蚀刻搞起来,到时候真出问题的话,就天雷击之。”王涛很是自信的说道,这么多年光看雷劈人,王涛现在想看看雷劈神。
“好。”王家的年轻人整齐的欢呼道,他们这些人电人很有兴趣的,邪神什么的,也可以拿来电两下。
王家人很快将简化后的一次性雷亟台仪式蚀刻搞定,然后一群人就溜了,出门的时候,刚好看到河内张氏的人带着一群人拿着批条进上林苑,双方不太熟,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
“快快快,我给你们说,各大世家只要混到一起,肯定出事,我们先要做好他们会出事的准备,灵神飞升献祭大仪式的蚀刻先给搞一份,一旦出现意外,立即激活,只要对方是单体,给它整个灵神附体。”河内张氏的张昭对着自家忠诚的手下安排道。
河内张氏这边搞完,杨家这边的批条也拿下来了,他们家最清楚这群人混到一起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他们也提前跑来做准备了。
“啊,你们家也来上保险的?”张昭路过的时候看到杨炅带着一群人人风风火火的往里冲,随口询问了一句,杨炅也没多说点了点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