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a3s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區別對待閲讀-vgyrk

重生之蒼莽人生
小說推薦重生之蒼莽人生
苏泉知晓耿老担心的是什么,现在局势变化的太快!而且水面之下太过于的浑浊,让人看不懂,弄不清楚!而丁羽那边呢?如果不交流一二的话,谁知道会怎么样?
确切的说耿老现在已经有那么一些扛不住压力了!但凡能够抗住压力的话,也绝对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对此苏泉还是心知肚明的!
“我可以试一试,耿老,如果试探不行的话,我就不继续的试探了!你我都了解丁羽究竟是怎么样恐怖的一个人,只不过他的脾气还算是不错,虽然有的时候很是恶劣,但总归的来说,我还是他的舅舅,我不想撕破这层脸皮!”
耿直点了一下头,在现在的情况之下,找到了苏泉绝对要比找其他人要好,其他人可能会达到目的,但是怎么说?能否达到自己的所想,这个就是有待于商榷的事情了!
但是耿直就不一样了!别看他说的很是严重,但实则没有那么夸张!
随即苏泉就拿起来自己的电话,但又看了一下时间,“我是苏泉,找一下丁蕴,让她等一下下课的时候,给我打一个电话过来,事情很重要!”
“是!苏先生!”那边的安保并没有说什么反对,或者是不接电话的事情,不存在的!不过也没有要告知先生的意思,因为他已经是丁蕴的人了!如果现在通知了先生,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一定程度上面,就是对丁蕴的一种背叛!这是不可饶恕的!
等了差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苏泉的电话则是响了起来,为此苏泉还刻意的看了一下自己手表上面的时间!跟自己估量的差不过!现在丁蕴已经下课了!
“舅姥爷,你好!”丁蕴很是礼貌的问好!声音清脆,又带有着些许的调皮!
“你也好,丁蕴,怎么?正在上课!”苏泉对于这个外孙女还是很喜欢的,大方!不做作!而且非常的大气,在这一点上面,不跟他父亲似的!因为他的父亲一定程度上面就是一个闷葫芦,甚至就是一个宅男,三棍子都打不出来一个屁!
“学校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甚至可以做点其他的事情,但是太过于的脱离同学,总归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重要的是如果打破了规则,这个就是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可能是羡慕,也可能是嫉妒,没有太多的必要,更何况我现在还是诸多同学的榜样,如此的情况之下,总归还是需要约束一下自己的!您说,是不是,舅姥爷!”
“哈哈!”苏泉放声的大笑起来,“你还真的就是一个小机灵鬼!”
“好吧!舅姥爷,您要是找老爹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应该问题不大,但是我需要知晓一些始末,不然的话凭空的就去找老爹,太难为了!对于我个人后果有点严重,我不一定能够承受的起!你老人家见谅!”
“哦?”苏泉愣了一下,“你想要知晓什么,或者说你知晓什么呢?”
“大体上面都知晓一些,老爹又没有要瞒着我们的意思!”丁蕴转动着自己的大眼睛,说的很是轻松,“不过虽然我们可以看,但是让我们掺和是不行的,谁要是敢掺和其中,到时候就不是关两个月那么的简单,没有人敢这么的去做!”
“他竟然都告诉了你们?”苏泉很是惊讶!
“也不全是,至少对于大局有一定的了解,仅此而已,算是培养我们的大局观了!”
苏泉看了一眼耿直,发现他的脸色有点黑,“这边出了相当的事情,情况太过于的复杂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联系一下你父亲,跟他谈及一下!”
随即苏泉又是简单的说了一下相当的情况!等苏泉说完了之后,丁蕴嗯了一声,“舅姥爷,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给老爹那边打电话就好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忙,说不清楚!不过应该不会拒接电话的!”
等苏泉这边得到了电话号码的时候,并没有立刻的就拨打电话,而是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耿直,有些话自己不需要说,你老人家所有的一切都听到了!
“耿老,你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差异?”
耿直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的说?”因为耿直感觉有那么一些怪异!和着家里面的孩子,你就细心的呵护,但是情治部门的这些小树苗呢?你就置之不理的?如此的偏心?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耿老你解释一下,省的你误会,当然这个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猜测,是不是真的,等一会你找丁羽验证一下就可以了!”
“你说!”耿直脸上面的表情很是严肃,很显然心中有着相当的火气!不过很显然,这个火气并不是针对苏泉的!
“丁羽让孩子了解相当的情况,在我个人来看,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从他对孩子的培养来看,他是非常注重未来的,这个事情不需要有任何的否认,甚至我觉得连小刚可能都在其中了!他可能也知晓相当的情况!”
耿直愣了一下,要知道王晓刚现在可不在丁羽的身边了!
“你继续说!”
“从丁蕴的说话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丁羽对于他们还是看管的很是严格,什么该接触,什么不该接触,都有着相当界限!当然这里面我想要说的最重要一点,就是为什么丁羽会这么的去做,因为他可以确保,这些孩子是没事的!”
嗯?耿直愣了一下,随即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他只不过是先前的时候有那么一些恼火,并不代表着他就真的老糊涂了!
“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丁家的这些孩子,有一个算一个,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谁都不会对他们出手,也不敢对他们动手,因为他们的年纪被放置在了那里,这个应该是一个不成文的约定,相信丁羽那边也会遵守的,但是我们这边的情况就不同了!当然,这个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猜测,实际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还不得而知!”
在征得耿直的同意之后,苏泉挂了电话,没有多长的时间电话就接通了,不过并不是丁羽接的电话,“你好!我找一下丁羽,我是他的舅舅,苏泉!”
“苏先生,你好,请稍等片刻,先生正在开会,大概还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请你见谅!”
十五分钟的时间,苏泉又一次的打了电话,这一次是丁羽亲自的接了电话!“我是丁羽!听说舅舅你找我有事情!”
“找你可真够困难的,不是我找你,是耿老找你,其他人很难找到你!”
“事情稍微有些忙碌!”丁羽表述的很是冷淡!“稍微等我一下,视频聊吧!我找一下比较安全的路线!”随即丁羽挂断了电话,没有多长的时间,就重新的发送了视频过来!
视频里面的丁羽,依旧是坐在轮椅上面,双手交叉的放在了小腹的位置,脸上面的表情看似平淡,但是从他的脸上面,多少能够看出来有些许的疲惫!
苏泉和耿直两个人都是对视的看了一眼,有相当的时间都没有见过面了!但是没曾想,丁羽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貌似压力对丁羽稍微有那么一些大,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
至于丁羽是不是故意的,应该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像是丁羽这样故意的装作软弱,打死也不会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在现在这样的时候,也不屑与此!
“丁羽,为什么你家里面的孩子都能够知晓相当的事情,但是..。”
也没有等耿老把话给说完,丁羽直接的就开口了!“他们知晓相当的事情,没有什么问题,做相当的控制就好,虽然可能会遭遇相当的事情,但是却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这个是不成文!可以有些许的威胁,但是绝对不能够出手,因为这个是底线,谁也不能够践踏的底线,就算是我,也不能够去触碰的底线,我很少去触碰这个底线!”
最后,丁羽刻意的强调了一遍!
“那么情治部门的那些小树苗呢?我相信你应该得到了相当的消息!”耿直也没有等苏泉说话,反正该验证的事情,自己已经验证了!
“知晓些许的情况,他们跟孩子们不一样!他们是情治部门,不管是从年纪,还是其他方面来讲,都不在约束的范围之内了!”丁羽的回答很是简单!也很是明了!
“那么你呢?我不相信你没有这个势力!”
“有这个势力,但是现在有着诸多方面的制约!不敢也不能够出手!”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停顿了片刻的时间,“先前的时候我已经做过了说明,他们不适合在这个时间参与其中,不是我不想庇护他们,而是根本就做不到,我不能够就单单因为他们,被冲破防线!”
“也就是说你对他们毫不在乎了?我可以这么的来理解吧?”
苏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耿老,你这么的说,这个是故意的把责任推给了丁羽吗?
“我需要做相当的事情,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且我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微微的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耿老,你要是有这个时间和精力的话,不如多关心一下其他的方面,可能会更好一点,我先前的时候已经说过了!会死人的,听不听的,这个不在于我,这样的话我也不想重复的说,话说三遍,连我自己都给感觉烦躁!”
“你什么意思?你想要干什么?”耿直怒发冲冠!
“问题不是我想要做什么,我对于他们保持相当的关注可以,但是胡乱的伸手,不管国内,还是国外,都不会饶了我的,我不会因为他们的缘故,就胡乱的去出手,千里江堤毁于蚁穴,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做!也不敢去做,我的背后有着太多的承担和期待了!”
“丁羽,你有所担心,还是说你已经知晓了什么?”坐在旁边的苏泉,很是突兀的说了一句!
“就我个人所知晓的情况,那些小树苗现在应该是身在局中了!连带着后面也会被拉扯进去的,究竟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因为我也缺乏相当的了解,不过就我个人现在所知晓的情况来看,持续下去!他们的未来和下场应该不会太好了!”
“丁羽,你想要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他们都是青春年少!他们都都是未来的种子!”
丁羽瞄了一眼,“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有让他们掺和进来,甚至于我还全力的阻止,但是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既然主动的加入到了这个磨盘当中,最后会不会被挤压成粉末,这个事情我说了不算,因为我也没有绝对的主导权,如果我有绝对的主导权,就不是今天这样的局面了!”
“我如果说现在同意了!把这些小树苗给撤回来呢?”耿直死死的盯着丁羽!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办法!不行也不能!”丁羽摇摇头,“耿老,你不用这么的看着我,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不是我说停止就停止,我说行动就行动,很多的事情,我说的也不算,这样的状况,你也应该很是清楚!而且现在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想要撤下来,都没有任何的可能性,我的对手可能也会这么的想!”
苏泉愣了一下,微微的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你说的是那些大财团和家族,是吗?”
耿直愣了一下,想到了相当的可能性!
“对!那些大家族和财团,他们现在就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往后退一步,那么他们就会跟白头鹰那边联合,狠狠的撕咬上来,同样的如果白头鹰那边退让,他们就会联合我,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是山崩地裂,还是山呼海啸,无所谓的事情!跟他们又没有任何的关系!”
苏泉随即坐直了自己的身体,死死的看着丁羽,“丁羽,外甥,我说如果,如果你和那边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呢?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拿你来填坑?”丁羽还真的就认真的看了两眼自己的舅舅,“你能够说服我,也能够说服白头鹰那边,但是你说服不了那些大家族和财团,再者一点,就算是我们能够坐下来,也不是现在就能够坐下来的!”
“这么说来,一定要手下面见真章了?”
丁羽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刻的就说话,“是不是需要见真章,这个问题现在不好说,也说不好,因为局势如此的发展,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我很难做这个方面的判断!”
有些事情丁羽可以说,但是有些事情吗?就没有什么必要了!毕竟自己先前的时候跟耿老商谈过,但是没曾想他反过来给自己来了那么一手,让自己很是被动,如此的情况之下,有些话就真的需要做相当的保留了!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不能够往一个坑里面踩两次,不是吗?
坐在苏泉身边的耿直,显然是注意到了丁羽的反应,对于丁羽的保留有那么一些‘愤恨’,先前的时候是因为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自己才会做出来那样的举措出来,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算是什么行为,报复吗?
更何况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样的心情?所以耿直有那么一些恼怒!看向丁羽的时候,眼神都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就差把丁羽给生吞活剥了!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可以这么的来理解?”
“他们现在都已经在坑里面了!能不能够从坑里面逃脱出来,这个问题只有靠他们自己,不过这个坑会有那么一些深,小心一些不要被坑里面的人给拽进去,就我个人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坑里面的不完全就是自己人!多拽进去一个人,都是赚的!”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现在的耿直完全就是用质问的口气在跟丁羽说话!
但是丁羽却没有任何的生气,犯不上!“不知道,但是这些人掉进在坑里面的这个事情已经是事实了!不是说想要拽,就能够把他们给拽上来的,如果他们能够保持相当的冷静,围成一团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至少外界不能够大打出手!”
话语当中的潜意思,不管是苏泉还是耿直都听明白了!如果说这些树苗不能够保持冷静的话,那么到时候就绝对会散沙一片,到时候会被横扫一空的!
情治部门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到时候情治部门肯定要被拖下水的!
所以现在耿直已经站了起来,如果不是苏泉拉住他的话,说不定已经开始大骂起来!
“丁羽,这个事情要怎么的来解决?!他们都是一些小树苗,原本的打算就是让他们见识一下,但是事情变化的太快了!”苏泉也是感觉到了头疼!
“现在还不知道,我已经提前的警告了!而且还不是一次,但是没有人听!”丁羽就是说着实际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报复的快感,至少在这个事情上面是如此的!“现在抽身的话,未见得来得及,只能这么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