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9oi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戰錘神座 ptt-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國王陛下將於今日抵達他忠實的勒-安古朗看書-gkobc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5300字大章求订阅啊!
入夜,帝国历2515年9月下旬,布列塔尼亚骑士王国、勒-安古朗公国,克莱芒伯爵城堡、鲁昂宫的豪华卧室。
“我不得不肯定的是,鲍德温的这位父亲真的是很懂得享受。”
刚刚洗完澡的莱恩坐在老克莱芒伯爵那精心设计和考究的豪华椅子上,骑士王怀中抱着自己的妻子苏莉亚,忍不住深吸着她亮金色长卷发发丝间的香气:“克莱芒伯爵家族也是拥有千年历史的老牌贵族了,有这种积累不奇怪。”
“父亲告诉我,真正的强大是来自内心和实力的强大,而不是这种外物。”刚刚和莱恩一起洗了个澡的苏莉亚现在浑身无力,她靠在莱恩的怀里,轻声说道:“但是能有父亲那种实力和美德的骑士毕竟是极少数,随着时间的推移,骑士贵族们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腐朽的。”
莱恩默默点头,他抱紧了怀中的妻子,洗完澡之后的苏莉亚换上了一身洁白的刺绣翻领金色鸢尾花连衣长裙,白皙柔嫩的肌肤在水光的照耀之下越发晶莹,两团硕大的饱满十分放松,裙摆开衩挺高,长裙下修长笔直的华丽大长腿裹着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高腰的设计能够让丝袜在完美包裹苏莉亚的漂亮大长腿同时,勾勒出柳腰的魔鬼曲线。
而更让人感到兴奋的是丝袜的表面还在油灯的反射之下轻轻地散发着亮光,这是一双亮丝裤袜,在加入了黑坑蜘蛛丝的弹性和奥莉卡的附魔之后,通透丝滑和超薄油亮形成了完美的闪耀融合,让雍容华贵和高贵典雅的王后显露出了自己美艳不可方物的惊人魅力。
这就是莱恩宫廷内部最新出品的“星辰极光系列”丝袜,只有奥莉卡的苍白庭院可以制作,黑暗精灵就做出了几条,这次先给苏莉亚用了。
当然了,苏莉亚洗完澡这样穿实际上不太方便,仅仅只是因为莱恩喜欢而已。
坐在伯爵的宝座上,莱恩和苏莉亚就这样随意地聊着天,骑士王随口说道:“最多也就是五代人,一般来说到了第三代,整个贵族家族就会开始逐渐脱离领民和脱离了他们的根本,开始变得腐朽和僵化了,而唯一能够拯救这个家族的,则是圣杯体系。”
“圣杯远征……”苏莉亚忍不住连连点头:“圣杯远征可以让已经彻底脱离了领民和不清楚底层人具体生活情况的骑士贵族们亲眼所见、亲耳听到农奴们的生活和困难,更是会让骑士贵族们明白他们的一切并非凭空而来,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远征会让很多骑士找回那些已经被遗忘掉的骑士道美德,这是骑士贵族们坚持了千年还没有完全垮塌的基础。”
莱恩点头,在帝国,一千年贵族们都换了不知道多少茬了,就算是选帝侯家族都是,选帝侯之位传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选帝侯家族是当初查理曼大帝建国时的十二位选侯的直系血脉了,甚至大部分连旁系都不是了,因为身为选侯的贵族一旦拉胯,在这个外部压力无比巨大的世界立即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无论先祖留下了多么丰厚的财富和实力,一般到了第五代就差不多该到头了,单从这点上来看,很多骑士贵族能够支撑千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打个比方,贾府,传到差不多第三四代人就出了贾赦、贾宝玉这样的大神,就算是故事早期贾府尚且还风光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意识到了家族正在逐渐败落,比如林妹妹就劝过宝哥哥。
大神终究是大神,大神对着自己的林妹妹来了一句:“少了谁,也不会少我们的。”
这就彻底说明了问题,那就是到这一代人他们已经意识不到那奢华的生活和财富、地位来自于下层的供养,而是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自己天生应得的东西,就因为血脉罢了。
那么为什么骑士贵族们可以坚持这么久呢?
两个原因。
第一,这个世界外部压力巨大,强者长寿,就会逼得骑士贵族们要自我筛选和自我淘汰,可能普通人二十岁就是一代人,换成骑士老爷要三十岁到五十岁才算一代人。
第二,能否成为圣杯的决定权从来不被贵族老爷们垄断,始终控制在湖中仙女的手里,这使得圣杯不可能通过贵族们内部“底层镀金”“暗箱操作”“商业互吹”选出来,每个骑士都必须通过圣杯远征通过女士的考验,在真真正正领悟了骑士道的真谛之后才能够完成蜕变。
不过即使如此,骑士贵族整体的腐朽和衰败依然是无可避免的。
苏莉亚给莱恩出的“有点冒险的主意”就是这个,陶博特公爵作为最传统和最保守的贵族,他已经很难意识到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苏莉亚判断陶博特公爵能力不差,在莱恩出现之后,他肯定会去了解“民意”,勒-安古朗公国的“民意”到底站在谁那边。
然而这个“民意”指的不是真正的民意,陶博特公爵会去了解的民意指的是他那群直属贵族们的意见,只要下面那些贵族也对莱恩的做法不满,同仇敌忾,就会觉得他就是正义的。
“这就是根本上的认知问题。”苏莉亚靠在莱恩怀里,让丈夫在她的黑丝亮光美腿上揩油,女骑士的脸蛋渐渐地红润了起来:“也是我对你有信心的根本,你可能只能在骑士贵族中得到一小部分支持,但……在农奴、自由民之中,你就是他们心中的神,亲爱的。”
“我不是神。”莱恩无奈地说道:“我只是站在了伟人的肩膀上。”
贵族天生就很容易脱离基层,所谓的腐朽不是一代人的事,而是一代代加深的,阶级的鸿沟也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而是一代代越来越严重。
所以有的时候莱恩真的很佩服前世那位不可以说名字的图书管理员,面对当时错综复杂的情况,只有他真正地深入到基层、到乡村去了解情况,真正地了解到当时的矛盾根源是什么,真正地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而绝大部分所谓的“官僚改良”,即使上都是一厢情愿,或者本质上只是贵族官僚共荣而已。
“接下来的问题就很简单了。”苏莉亚低声说道:“以我对陶博特公爵的了解,他一定会派出他的精锐前来阻止你,勒-安古朗的骑士数量不是特别多,而且临时要将所有骑士全部集中起来也需要时间,因此会被他派来拦截你的主力,毫无疑问就是……”
“勒-安古朗蓝色海怪陆战军团!”莱恩终于志得意满地笑了:“这支军队里面基本上全都是跟我远征过的老兵,待到后日对阵之时,两军阵前,老夫只须一席话语,断叫蓝色海怪陆战军团拱手而降,勒-安古朗大军不战自败!”
“还老夫?你有这么老了么?亲爱的?”苏莉亚听得忍不住连连发笑,但她赶紧伸出小手按住莱恩使坏的大手,羞恼地说道:“你这个家伙,别使坏,你就喜欢……就喜欢让我露出羞耻的,还有那种奇怪的表情!”
“怎么,夫人,不舒服么?”莱恩的手渐渐地伸了进去,骑士王不怀好意地说道:“我看你很喜欢啊。”
“舒……舒服是很舒服啦。”苏莉亚气得在莱恩胸口轻轻地锤了一下,她脸红得不行:“可是我总是觉得,你特别喜欢在私下让我露出羞耻的丑态,我要说在你面前给你看看也就算了,但是千万不能让外人看到我这副样子,不然我以后怎么有脸继续做你的王后?”
“你就是我的王后,我唯一的王后啊。”莱恩将苏莉亚轻轻地拦腰抱起,朝着房间内走去。
而在房门外,正在门口偷偷听房的西尔维娅松了一口气,显然,今天莱恩又是宠幸苏莉亚的一天,她可以去休息了。
说不清是喜悦还是失落,西尔维娅知道自己只是小姐的侍女和莱恩的女廷臣,而且就算是女廷臣也是排在很靠后的位置,不像维罗妮卡女士和特蕾莎女士得宠,只能说幸好莱恩的女廷臣数量很少,所以偶尔才轮得上自己。
刚一转身,女仆长就发现奥莉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身穿着黑白女仆装的黑暗精灵不怀好意的目光让西尔维娅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主人晚上和夫人在一起。”奥莉卡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黑暗精灵向前一步:“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收下你了。”
“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西尔维娅下意识地将手伸向自己的腰间的佩剑,然而女仆长连剑柄都还没摸到就瘫软在地,她很快就被奥莉卡蒙住了眼睛制服了。
“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我是好好相处的分割线…………
两天后,勒-安古朗城堡,柯尔杜因宫,深夜。
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远及近,宫廷大臣爱德华迈开了脚步几乎是横冲直撞地冲向公爵的寝宫:“让开!让开,我要见公爵,马上!”
“不,爱德华阁下,您不能进去。”有侍从拦上来,急切地说道:“公爵刚刚睡下!”
“滚开!我有要紧的事情汇报公爵!”爱德华一把直接将侍从推开,一把拉开了房间大门:“公爵阁下!不好了!”
陶博特公爵此时正躺在床铺上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被爱德华这样一吼他打了一个激灵,顿时觉得头疼欲裂:“哦!爱德华,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禀告我!不然下一次你再也别想这样闯进来!”
“我的公爵!”爱德华着急地说道:“国王陛下和苏莉亚王后已经距离城堡不足十公里了!他们明天就会抵达城堡门口。”
“不,这不可能!”陶博特公爵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全身冰凉,他一把将被子掀开,示意佣人上来穿衣,公爵拼命摇头:“我不是让罗伯特率领所有军队去拦截他了么?”
“罗伯特投降了,陛下。”爱德华低声将所有情况告诉了:“大部分军队、包括蓝色海怪陆战团和所有自由民、农奴士兵在见到莱恩出现的那一刻,全都临阵倒戈,甚至大部分骑士扈从和接近一半的骑士都现场加入了倒戈的行列,罗伯特大臣被包围了,他知道没有任何机会,只能被迫下令放下武器,举起白旗投降,全程没有一个人受伤。”
“为什么?!”陶博特公爵抓起放在床头的精美震旦瓷器一把扔了出去砸在了地上,公爵咆哮道:“为什么?爱德华,为什么?这些士兵,明明是吃我的粮,拿我的饷,难道他们不应该向我献上忠诚么?我养了他们那么久,为什么他们到了关键时刻全都背叛了我?”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公爵。”爱德华无奈地摇头:“怎么办,我们是逃,还是……”
“就这么结束了?”陶博特公爵颓然地靠在了靠背椅上,他从未如此沮丧过:“就凭他一己之力?没有流一滴血,没有放一支箭,他就直接来到了我的先祖城堡门口?这……这谁能想得到呢?”
“如果您需要,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公爵。”爱德华见状赶紧说道:“码头上停泊着客船,我们可以立即出海前往马林堡避难。”
“避NMB地难!”陶博特公爵一巴掌甩在了爱德华的脸上,公爵大声喝骂道:“这是我的领地,这是我的家族城堡,这是我的先祖柯尔杜因留给我的一切,避难?避什么难?!我告诉你,爱德华,我哪儿也不会去,我可以投降,我可以被流放,我甚至可以被处决,但任何人都休想我放弃我的领地,我是勒-安古朗公爵陶博特!初代勒-安古朗公爵、初代圣杯骑士柯尔杜因的后人!”
“搬把椅子来!我就坐在这里,等待着国王和王后的抵达!”
长夜漫漫,直到一抹黎明之光划过夜空,为世界带来了光明。
清晨,骑士王和他滚雪球形成的一万多军队已经降临在了城外,十位老近卫军举着金顶大帐,站在城下,同时举起了三色大旗。
莱恩就站在金顶之下,骑士王将双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等待着。
陶博特公爵面色苍白,他的军队、他的领民、甚至很多他麾下的贵族都背叛了他,但他还是下令出城。
公爵独自一人走到国王的面前,先是单膝跪下行礼,然后起身低头,一语不发。
“陶博特?”莱恩忍俊不禁,他先是嗤笑、然后是冷笑:“还行,你还算有种,没有抛弃自己的领地和子民逃走,但就这点来说,你是好样的。”
“我是柯尔杜因的后人。”陶博特握紧双拳,只答了这样一句:“我为我的愚蠢负责,我愿意一死以谢先祖,只求您放过我的家族、和城堡里的居民,他们是被我牵扯进来的,这件事和他们无关!”
“布列塔尼亚人不杀布列塔尼亚人。”莱恩缓缓点头,在万众瞩目之下,骑士王轻描淡写地说道:“投降吧,陶博特,我会保证整个勒-安古朗没有一个人会因为你而死,我会放过所有人、包括老弱妇孺、农奴、自由民、骑士,包括你的家族、你的夫人和你本人依然保留勒-安古朗的公爵和公爵夫人之位,我对女士发誓。就算是那些最残暴不仁的腐朽之徒,我也都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神的归神,凡人的归凡人,女士也不能管凡间的事情,我凭什么相信你真的会完全放过我们,而不是事后打击报复?”陶博特公爵还在犹豫:“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次类似的事情。”
“我和他们不同。”莱恩淡淡地说道:“我是莱恩-马卡多!”
“莱恩-马卡多!”两个单词,重若千钧。
陶博特公爵看了看莱恩身后的一万多人,这些都是本应属于他的军队,又看了看城堡上飘扬的蓝色海怪纹章大旗,千年的纹章大旗立于古老的精灵城堡废墟和数十米高的巨型灯塔之上的场面依然美如一幅油画。
“既然如此,我同意投降并忠实拥护您的改革。”陶博特公爵终于痛苦地点头:“希望您说到做到。”
“女士在上。”莱恩笑着点头,他如愿了。
骑士王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陶博特公爵突然喊住了莱恩:“陛下,能告诉我一个答案么?”
“说。”
“你这样做,到底有何价值?你放过了我,也放过了所有人。”陶博特追问道:“那你的这次行动有何价值?”
“没价值。”莱恩微笑着摇头。
陶博特公爵一愣,他看着莱恩的背影,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无上的价值!”莱恩再次转身,比了比拳头。
公爵突然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陶博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痛哭失声。
“陛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骑士王哈哈大笑,然后朝着城外的大军举起了拳头,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笼罩了这座精灵帝国在旧世界第一个殖民地的所在之处,也笼罩了整个城堡的每一个角落!
勒-安古朗城门大开,大军鱼贯入城!
莱恩完成了一个奇迹,整个平叛过程没有流一滴血,死一个人。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布列塔尼亚,见到了莱恩不计前嫌的宽仁、在平民中的威望和他无上的力量,再加上对陶博特公爵既往不咎让他保住了公爵之位,骑士王国自此再无反对莱恩改革的声音,福德公爵、卡斯凡恩公爵、阿代哈德公爵等保守派公爵全部改变了主意,表示忠实拥护骑士王的改革,总督制度迅速被安排下去,所有贵族都乖乖地交出了公国的治权,和莱恩任命的五大总督分享。
至此,帝国历2515年秋,莱恩来到布列塔尼亚的二十多年,作为国王登基的第八年,莱恩终于彻底地完成了对整个骑士王国的中央集权,奠定了“三分旧世界有其一”的基础,为即将到来的终焉之刻,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