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jx5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笔趣-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配膜拜看書-10na1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抓着手里的蚂蚱,灵平安转过身,对着警官先生一行说道:“各位请吧!”
但……
警官先生,却似乎有些惊讶的看着灵平安手里的那只蚂蚱。
甚至,有些害怕的样子。
“警官先生怕虫子?”灵平安问道。
“有一点……”警官咽了咽口水,看着那被这个书店老板抓在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只狰狞、恐怖的虫子。
无数复眼,在它的体表冒了出来,让人看着渗人的很。
警官先生怀疑,自己今天晚上恐怕要做噩梦!
“不必害怕!”灵平安笑了笑,他是知道很多城里人别说蚂蚱了,连毛毛虫都怕!
不过,一位警官,居然会害怕蚂蚱?
灵平安在心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捏着这只看上去肥硕的很的蚂蚱,在手里扬了扬,认真的告诉警官先生:“这可是很好吃的东西!”
“特别是油炸后很香的!”
说到这里,灵平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还真有点怀念,小时候在工业园的草丛里抓蚂蚱的日子。
可惜……
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种野生的小东西了。
以至于,想吃蚂蚱就得掏钱去买。
价格还很贵,都快赶上牛肉的价钱了!
可是……
听到他这么说,警官先生和他身旁的那几个官员,似乎都被吓到了一样。
灵平安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吸气的声音。
他甚至能猜到,这些人在想什么?
“虫子也能吃?!”
或者:“这个人也太可怕了吧!居然吃虫子!”
但是……
灵平安嘴角微微翘起来,这些在蜜罐里长大的中产阶级,又岂会知道,蚂蚱的美味和富含的蛋白质呢?
这可是大补的啊!
不过,他也不强求去改变别人的意见。
于是,便笑了笑,抓着那只肥嘟嘟的蚂蚱,走向书店:“诸公,请进!”他打开门,笑着邀请。
警官咽了咽口水。
他看了看那些联邦救助委员会的官员们。
发现这些人也和他一样,咽了咽口水。
于是,他们都知道了,这次任务为何是绝密任务了。
他们看着那只被这位书店老板捏在手里,连动都动不了的可怖的怪物。
终于,他们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从书店老板身边经过时,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
好在,那只怪物确实已经被这位书店老板彻底降服。
它被拿捏的死死的。
根本没有动弹的力气!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每一个人都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他们虽然不是超凡者,但都接触过超凡事件。
自然清楚,那只被这位书店老板抓在手里的怪物,恐怕级别不低!
但这样可怕的怪物,却在这位书店老板手中,连动弹和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难怪这次任务会是绝密呢!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都迅速端正了态度。
他们是知道规矩和制度的。
明白这次任务,哪怕只是出一点篓子,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恐怕都得去北海种玉米了!
……………………
A先生抬起头,看着那位神秘的东方人带着另外一群人,走进了书店。
都是些普通人。
在下一瞬,A先生看到了那位神秘的东方人,将一头浑身都缠绕着来自地狱的气息,长着无数复眼的可怕怪物,轻轻的塞进了一个透明的塑料杯里。
然后,他将杯子倒扣在了柜台上。
A先生于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怪物的全貌。
蝗虫的外表下,无数眼球,拥挤在一起。
这是一位地狱的魔鬼公爵!
而且是第四层地狱之主——罗斯神话之中的万眼之魔伊维!
但现在,这位可怕的地狱魔鬼公爵,就像一只被捕获的猎物,奄奄一息的趴在那个杯子里。
A先生看着它,明显的可以感受到,那位魔鬼公爵的灵魂在颤栗,在恐惧。
A先生咽了咽口水,看向自己身边的欢宴女巫们。
在这瞬间,他们每一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被捕获的魔鬼公爵。
他们想到了自己。
“倘若我们当时,愚蠢的妄图向这位伟大的父都要侍奉的人出手……”
他们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比那魔鬼公爵要好。
很可能,也会和这位魔鬼公爵一样,被抓起来,随便塞到一个什么瓶子里、盒子里。
喵呜!
猫女神优雅的跳下案几,然后敏捷的爬到了那个柜台里。
祂虎视眈眈的看着被塑料杯倒扣着的魔鬼公爵。
祂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和怒吼!
“小乖乖!”书店主人轻轻的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宠物,他笑着说道:“今天晚上,哥哥抓了一只虫子!”
“等下就烤了,给你加餐!”
“等下就烤了……”
“给你加餐……”
耳畔回荡着这句话,A先生咽了咽口水,欢宴女巫们咽了咽口水。
一位魔鬼公爵……
只是一只虫子。
一只将要被他喂给宠物的虫子。
……………………………………
阿卡多坐在水池旁。
他看着眼前的池水,渐渐的平息。
属于伊维的气息,正在迅速消退。
“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卡多抬起头来。
他回忆着刚刚所见的事情。
在刹那之间,水池猛然翻滚、沸腾。
他看到了,伊维公爵的本源,被什么力量,从这个池子里粗暴的拖拽出来。
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某种方向拉拽。
伊维凄厉的惨嚎着。
祂发出了尖锐的叫声,想要求救!
但,太快了!
这一切实在太快了,快到阿卡多根本无法反应,伊维公爵的本源,就被那股力量拉拽去了某个地方。
“什么东西?”阿卡多又惊又惧。
地狱的魔鬼公爵,每一位,都是在地狱本源之中留下印记的存在。
在理论上,只要本源不灭。
无论祂们被消灭多少次,依旧可以在某个时间,从地狱中重生!
但,现在,伊维的本源,在地狱留下的印记和力量,被某种力量,以及其粗暴的方式,干脆的抽离。
这意味着,倘若那位魔鬼公爵在现实陨落。
祂将永远陨落!
地狱不会再有祂的位置。
祂也不可能再次复活!
但问题是……
谁能做到这一点?
那位黑衣卫都督?
不可能!
他做不到的,他还只是一个人类。
而且,阿卡多知道,即使他超越了现在的警戒,打破了自身的禁锢,从人变成神或者仙。
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难道是东方某位复苏的古神出手?”阿卡多惊惧的想着。
昊天上帝、东皇太一、三清道祖?
他不知道。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恐惧!
……………………
司徒贺傻傻的看着监控屏幕。
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依然在眼前。
那个书店老板……
随手轻轻一抓,就抓到了一位地狱魔鬼公爵。
而且……
从画面的慢放中可以明显看到,在祂逮住了那魔鬼分身的瞬间,就使用了某种无法言喻的能力。
祂轻轻一拉。
将这魔鬼的本体和本源,全部吸进了那个躯壳里。
地狱中的魔鬼公爵,在祂面前,如虫豸一样脆弱而渺小。
“真是可怕的手段!”李守义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清楚,显然对方是故意的。
故意暴露在摄像头下,故意的显露了这一手手段。
这既是某种保证,也是一种震慑。
祂传达了一个不容置喙的信息——只要我想,没什么不可能!
“准备一下吧……”李守义扭头对司徒贺说:“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加班,等人回来了,我们看完档案和记录,再重新审议今夜发生的一切!”
李守义明白,从这个书店主人出现在他的视线开始的那一刹那。
这个世界的走向和命运,其实已完全系于他一念之间。
对待祂和祂传达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信息,每一句话。
都需要仔细审视和再三判断。
因为,决不能误判祂的意思!
一个误判,就可能是毁灭性的!
当然……
就像过去那些伺候帝王的近臣。
伴君如伴虎的同时,只要可以准确揣摩到帝王的心意,并不动声色的去帮他将事情处理好。
那么,封赏自然是源源不断。
看!
现在就是明证!
因为揣摩上意做的好,所以祂慷慨的给与了奖赏!
兄弟会野兽教派首领和十三位欢宴女巫,双手奉上!
想到这里,李守义忽地自嘲起来:“我怎么感觉自己仿佛是前朝的司礼监首领的角色了呢……”
…………………………………………
灵平安抱着小猫,回过头,看向已经将书店挤得满满的人群。
他走上前去,走到那位戴着面具的可怜人身前。
灵平安蹲下去,看着他的面具。
他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受了不少苦,也走了不少弯路!”
“但从今天开始,你们可以重获新生了!”
对方听着猛然抬起头。
面具下的眼睛,泪花隐隐闪现。
A先生此刻,只觉得,神的光辉沐浴着他,这可怜而悲哀的迷途羔羊。
黑法老的意志,已经确凿无疑了——服从伟大的主宰!
灵平安又看向那些穿着黑衣的女人们,轻声说道:“我大概明白,你们的过去了……”
他刚刚蹲下去的瞬间,眼睛的余光,瞥到了这些可怜人的腿部肌肤。
基本都是暗色的,有着淤伤的痕迹。
一些人的小腿,甚至伤痕累累。
这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确实是一个马戏团或者杂技团的成员。
一群残疾人,一群身残志坚,依靠自己双手奋斗的残疾人。
为了生活,奔波于联邦帝国各处。
甚至说不定还曾经远渡重洋,前往北周、南周、西宋表演。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年纪。
但灵平安猜测,他们应该在三十-四十多岁左右。
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基本是不可能从事马戏团、杂技团的行当了。
听着他的话,十几个黑衣女人,忽地开始抽噎起来。
欢宴女巫们,看到了她们所侍奉的黑色欢宴之神的身影。
耳畔,有着窸窸窣窣的低语,在回荡着。
“尔等之过去,卑微如蝼蚁……”
“尔等之现在,罪孽深重……”
“尔等之将来,前程远大!”
“服从主宰……”
“重获荣光与眷顾!”
于是,女巫们激动起来。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流下来。
神……没有抛弃她们。
神,没有唾弃她们!
伟大的神,甚至还给了她们重新获宠的机会!
多么光荣!
多么荣幸啊!
被拯救、被救赎的心理,占据她们的全部。
于是,欢宴女巫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她们集体跪下来。
而这一次,她们的行动被批准了!
于是,她们更加确信了,这就是她们所信奉的神的旨意!
哗啦啦,十几个人一起跪下来。
灵平安看着,连忙一个个扶起来:“使不得,使不得……”
但他的话,停在欢宴女巫耳中,却已经变了味道。
“伟大的神,不肯接受我们的膜拜……”
“这是对的……”
“我们是何等卑微而渺小的人……”
“又怎么有资格向祂膜拜?!”
“更何况,我们还曾无知而愚蠢的企图冒犯祂……”
“这样的罪过……何其沉重?”
“我们哪里还有膜拜祂的资格……”
“余生,除了忏悔与悔罪之外……”
“我们还能奢望什么?!”
欢宴女巫于是没有再坚持。
她们放弃了。
但这也让她们坚定了信念!
必须服从神!服从神的指令!
赎罪,悔罪、认罪!
神已经指明了方向,也指明了道路。
她们这样卑微而渺小的罪人,现在没有资格为神服务,为神而战。
她们只配给神的仆人服务!
她们也只配成为的神的仆从的奴隶!
或许,在经历了无穷岁月的赎罪和忏悔后。
神会怜悯她们,重新允许她们向其祈祷。
但现在……
她们是罪人!
罪人,应该赎罪,应该忏悔!
……………………………………
几分钟后,灵平安抱着小猫贝斯特,站在门口,看着一个个人被带到了面包车上。
他们坐下来,眼中满含着泪水。
那是激动与感激的泪水。
年轻的书店老板,朝着他们挥手:“大家加油啊!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
车辆慢慢启动,消失在夜色之中。
灵平安抱着小猫贝斯特,走回店里。
然后,他看向了那只被倒扣在塑料杯里的蚂蚱。
喵呜!
小猫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