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aej优美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第五百五十六章 重組縫紉機樂隊相伴-k4f9z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主线任务(第一阶段):重组缝纫机乐队。
任务难度:普通。
基础奖励:?
失败惩罚:无。
能否放弃任务:随时。
时限:2017-?
重组缝纫机乐队?
看到上面七个字的时候,林跃脑海猛然浮现一个问题,当前时间是2017年10月12日。
回想《缝纫机乐队》的情节,程宫和胡亮、丁建国几人组乐队的时间是9月,而在摇滚公园开演唱会的时间是9月30日,
原来自己穿越到了剧情结束后的第12天,这种情况以前不是没有,比如《无双》那次,关键是主线任务的重组缝纫机乐队。
按照电影结尾透露的信息,丁建国和程宫一起来了北京,胡亮等人继续在集安生活,要重组缝纫机乐队,难度可不小。
首先,考虑到自己现在BJ,最应该接触的人是丁建国,但是找到她后能从程宫手上把人挖走吗?就算丫不吃醋,同意她重回缝纫机,有程宫在那儿,需要自己这个经纪人吗?
伤脑筋。
但无论怎样,先迈出第一步再说。
想到这里,林跃抛开脑海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往租住的公寓。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翻通讯录,找程宫所在公司的电话号码,经纪人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程宫的联系方式他没有,可是要问破吉他乐队在哪个公司呆过,还真难不倒他。
“喂,是吴萌吴小姐吗?”
“……”
“我华夏的小林啊。”
“……”
“林跃。”
“……”
“对,对,对,是我。”
“……”
“吴小姐,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
“程宫,前程的‘程’,宫殿的‘宫’,以前在你们公司呆过,就给破吉他乐队当经纪人那个。”
“……”
“谢谢,谢谢,改天一起喝茶。”
挂断电话不久,手机收到一条短消息,上面是程宫的手机号码。
林跃在阳台前面走动片刻,组织一下言语,拨通了程宫的手机号码。
嘟……
嘟……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
“你好,我是程宫,我现在韩国出差,不方便接听来自国内的电话,如果有急事你可以发信息到我的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或者通过微信联系,我看到后会立刻给你回信。”
程宫上韩国了?
林跃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才回来12天就走了?
再仔细想想,不对呀,电影剧情有交代,程宫把丁建国她爹丁伟给他的116万还回去了,而胡亮答应他的50万也没要,那么以程宫的财力,能带着亚洲之IN的三个歪瓜去韩国整容出道,还做美梦出口转内销?
再不然?是有大公司看到了缝纫机乐队在集安大吉他广场的演出,决定给程宫投资?
谈合作签协议做计划去韩国,怎么着12天也快了点儿吧?
想到这里,林跃脸色微变,赶紧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在搜索栏键入“9月30日,集安,缝纫机乐队,再见理想”四个关键字,回车。
第一页没有,第二页没有,第三页没有……
没有任何关于大吉他废墟演唱会的视频,唯一存在于网络的,是缝纫机乐队在集安市第七中学操场上出丑的照片。
怎么回事?
单从电影结尾看,那么多人深更半夜冲进摇滚广场参与演唱会,绝不可能没人拍摄视频,但是为什么网络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他又在网上搜了搜,找了一家集安本地音乐学校的电话拨过去,寻思作为“业内人士”,集安如果出了那样的事,他们应该知道才对。
然而对方给他的答案是没有,曾经有一个缝纫机乐队,但是维持了半个多月就解散了。
挂断电话,林跃傻了,什么鬼?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缝纫机乐队》吗?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查了一下BJ去集安的路线,在网上订了一张到沈阳的动车票,完事收拾入秋穿的衣服、充电器、剃须刀等个人物品,将它们装进旅行箱。
中午吃完饭他就出发了,到达沈阳的时候正好天黑,找了家连锁酒店睡了一晚,第二天上午乘坐沈阳-集安的大巴,下午快四点钟的时候来到这座边陲小城。
集安市是吉林通化下属县级市,南接鸭绿江,与XX隔江相望,气候宜人,素有小江南之称,境内有高句丽王城、五女峰国家森林公园等旅游景点,全市人口的话有20多万。
天青云白,秋高气爽。
从大都会来到不在线的小县城,感觉时间一下子慢了下来,没有遮天蔽日的水泥丛林,也不见永无休止的钢铁洪流,林荫下的老人坐在小马扎上择菜,带小孩的妇女推着婴儿车聚在一起讨论什么牌子的尿不湿好用,偶尔有穿着工作服的外卖骑手驶过,也不会跟红绿灯赛跑。
林跃深吸一口气,这是小城烟火的味道。
他在可以眺望江景的连锁酒店开了一间房,把旅行箱放好,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了身不那么正式的衣服,又把夏侯从随身空间放出来,到楼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师傅去摇滚王子修车厂。
这还没到天黑呢,大宝剑足浴城的招牌就亮了。
林跃打量一眼少了“摇”字的“滚王子修理厂”,乘着夕阳的光辉走进车间。
一股汽油味儿扑面而来,蹲坐在他肩头的夏侯打了两个喷嚏,似乎很不习惯这种味道。
千斤顶、破轮胎、扳手、锤子、轴承、充气泵等物品丢得到处都是,角落里还有一台生锈的轿车发动机。
大厅中间停着一辆福田轻卡,风尘仆仆,车漆暗沉,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轻卡的左前轮下放置一台千斤顶,旁边是打开的工具箱,各种尺寸口径的扳手和螺丝刀堆放在沾满油污的绿色帆布上。
“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林跃看了一眼二楼起居室,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叮当~
车角传来金属撞击地面的轻响,然后是滑轮滚动的声音,一个身穿蓝色T恤,下面是军绿色工作裤的男人直起身子望过来。
圆脸,肉眼,小辫,啤酒肚,还有一身的臭汗和油污。
胡亮——当年的小胖墩,也是缝纫机乐队的主唱,还是摇滚王子修车厂的老板兼大师傅。
“你是来修车的吧?”
胡亮扬起手臂,用衣袖稍微干净点的地方抹掉额头的汗水。
林跃说道:“我不是来修车的。”
“那你是……”
“我找人?”
“找谁?”
“胡亮。”
胡亮目瞪口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我就是胡亮,可我不认识你啊。”
“我叫林跃,来自BJ。”林跃伸出手去。
胡亮赶紧扯下脏兮兮的手套,跟他握了握,憨笑道:“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
“这次来集安呢,是因为前些天在网路看到一则短视频。”林跃拿出手机调出下载到相册里的视频文件,按下播放键。
“因为年轻,活该经历狼狈的爱情。”
“等你老了,再来歌颂流逝的光阴。”
“放声歌唱,没有观众,不用麦克风。”
“……”
电音和歌声由扬声器溢出,飘荡在空旷的修车间。
当一个穿黄裙子的变态冲上舞台时,林跃按下暂停键。
“这是你的乐队吧?”
歌声响起那一刻,胡亮的眼睛亮了起来,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又缓缓黯下去,最终对于这个问题只是微微地点了下头:“是。”
“我是来自BJ的音乐经纪人,觉得缝纫机乐队是一支很有发展潜力的乐队,想过来找你们确认一下,有没有兴趣再进一步,迈向更广阔的舞台。”
说着话,林跃递过去一张名片。
胡亮接过来看了看:“兄弟,别逗我了好么,BJ那种地方,优秀的乐队一抓一大把,要合作也轮不到像我们这种小地方的歪瓜裂枣啊。”
得,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林跃心说你是歪瓜不假,人家丁建国和希希可不是裂枣。
“音乐是一种非常个人的东西,好不好不重要,关键是适不适合你。经纪人和歌手的组合也是同样的道理。”
胡亮想了想说道:“我听不懂你说的大道理,但是……如果你真是远道而来的音乐经纪人,我只能真诚地跟你道歉,说声对不起,我没兴趣,如果你是打着经纪人的旗号骗钱来了,我想说,你找错地方了,看看这破旧修车行,搞不好哪天就倒闭了。”
林跃不由莞尔,心想这家伙还挺谨慎的。
胡亮说完不等他回应,把手套往放扳手的帆布上一丢,扭头朝楼上走去。
来都来了,总得先把情况搞清楚不是?
“嘿……”
他叫住胡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