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wl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也該我曹操登場了!相伴-hohk3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
对于张鲁的选择,楚毅倒是不觉得惊讶,如果说张鲁真的是选择继续同朝廷对抗的话,那才是真的有问题呢。
说来楚毅对于张鲁还是颇为看好的,且不说张鲁一身修为比之左慈、于吉三人来只是稍稍差了那么一筹罢了,可是一旦有机缘的话,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更何况听左慈、南华、于吉三人的意思,天师府一脉的开创者张道陵甚至还有可能尚在人世。
如果说张道陵果真还在人世的话,那么对方必然是在天柱境浸淫许久的无上强者,如果说他灭了张道陵的道统的话,鬼知道对方会不会破关而出,到时候就算是有气运祭坛在手,对上张道陵这样的强者,怕是也要花费一番手脚,搞不好还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如今张鲁识时务做出归顺朝廷的选择,楚毅自然是不会让张鲁失望
冲着张鲁点了点头,楚毅笑道:“太守能够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朝廷定然不会亏待了张太守。”
当然张鲁对于是不是能够做官其实并不是他在意,他之所以占据汉中之地,无非就是为了传教方便罢了。
如今对于传教与否心中自是没有底,毕竟谁让有张角的先例在,在张鲁看来,朝廷极有可能会禁止五斗米教在汉中传道。
若然朝廷当真禁止传道的话,张鲁却也不是不能够接受,毕竟他们天师府一脉虽然说开创了五斗米教,可是其根本并不在五斗米教,只不过是五斗米教乃是天师张道陵所开创,他们做为后人,总不好断了五斗米教的传承,所以才会大肆传教。
如果说能够摆脱五斗米教的话,对天师府张家来说,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真正让张鲁所在意的其实是楚毅是否会指点于他,让他也如于吉、南华、左慈一般,一窥天柱境之风景。
楚毅看着张鲁那一副期待的模样,缓缓道:“张太守若是有闲暇的话,不妨来寻楚某论道一番。”
听楚毅这么一说,张鲁顿时眼睛一亮,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能够与殿下论道,实乃张某之荣幸,他日定会亲自登门拜访。”
说着张鲁抛开心中的杂念,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此番张某尚且请了紫虚上人,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如今紫虚上人当已经入了汉中……”
南华道人捋着胡须,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笑道:“紫虚老道也来了啊,如此便由贫道去见紫虚道友,定劝得他重归正途。”
楚毅冲着南华道人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便有劳道友了。”
目送南华道人同张鲁二人腾空而去,楚毅向着于吉、左慈二人道:“两位道友且随本王回京。”
京师洛阳城。
益州刘焉陈兵数十万于益州各处险要关隘的消息已经传回了京师,尤其是刘焉甚至下令斩杀朝廷派出前往成都府传旨的小黄门,此举无异于是向天下人表明他刘焉要反叛朝廷了。
朝堂之上,许多文武大臣纷纷叫嚣着要派出大军踏破益州,捉拿刘焉。
只不过楚毅不在京师洛阳,涉及到大军调遣,哪怕是身为大将军的何苗也不敢做出决定。
正当何苗于大将军府当中愁眉不展的时候,一名仆从快步走进书房当中向着何苗道:“大将军,楚王回府了。
何苗豁然起身,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道:“什么?楚王回来了?”
前番楚毅离京,何苗得到消息的时候,楚毅早已经出了京师,这一去便是数日之久,却是让何苗六神无主,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当何苗出现在楚毅府上的时候,楚毅也不过是刚刚梳洗了一番。
见到楚毅的时候,何苗一脸喜色的向着楚毅道:“殿下,你总算是回来了!”
看了何苗一眼,楚毅示意何苗落座,略带讶异的道:“哦,大将军如此匆忙,莫非是朝中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当今天下随着袁绍、韩遂伏诛,可以说那些盘踞一方的反贼一个个的一下子销声匿迹,没了动静,生怕朝廷将目光转移到他们身上来。
如今可以算得上是祸患的也就只有盘踞于益州之地的刘焉了,而且针对刘焉,朝廷也有了应对之策,按说何苗做为大将军,不该这般反应才是。
何苗连忙道:“殿下有所不知,就在不久之前,益州有消息传来,朝廷派往益州宣读朝廷旨意的小黄门被刘焉生生斩杀,此举可谓大逆不道,殿下不在,朝堂诸公不敢擅自作出决断……”
楚毅眉头一挑,自己离去几日,刘焉便杀了朝廷使者,不过从刘焉鼓动张鲁的举动就能够看出刘焉这是打定了主意一条道走到黑了。
所以说楚毅对于刘焉杀了朝廷使者的举动并不觉得讶异,微微点了点头道:“看来刘焉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也罢,既然他自己找死,那么便如他所愿。”
说着楚毅看了何苗一眼道:“大将军这便回去调兵遣将,朝廷出动大军,兵伐益州。”
听楚毅这么一说,何苗精神为之一震,当即向着楚毅抱拳道:“我这便回去调遣兵马,不知此番以何人为主帅?”
征伐益州朝廷怕是要出动数十万大军,这数十万大军的主帅自然是重中之重,自然是要由楚毅来定夺。
楚毅稍作沉吟便道:“便有曹孟德为主帅吧。”
本以为楚毅会点黄忠又或者是吕布为主帅,却是没有想到楚毅竟然会点了曹操的名字。
虽然说曹操在楚毅手下也颇有地位,但是在相当一部分人的眼中,曹操的地位明显不如黄忠、吕布二将。
虽然说心中惊讶,不过对于楚毅的决定,何苗自然不会质疑,现在楚毅点了曹操的将,他只管按照楚毅的意思去传达便是。
曹府
曹操如今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无论是爵位还是官职,已经算得上是官运亨通了,尤其是当初他果断的站队楚毅一边,虽然比不得吕布、黄忠,可是也算得上是楚毅手下的元老了。
正是这般的缘故,曹氏一族也越发的兴旺起来,照这般的架势,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曹家将来肯定会更加的强盛。
这一日,曹操正在府邸之中同几位族中兄弟饮酒,就见老仆急匆匆而来,远远的便道:“老爷,天使驾临,天使驾临……”
曹操、夏侯渊、曹纯几人对视一眼,豁然起身,以曹操为首,兄弟几人连忙前往前院。
远远的就看到一队黄门正立在前院当中。
为首的那一名黄门见到曹操的时候眼睛一亮,脸上洋溢着笑意上前几步冲着曹操拱了拱手道:“卫尉大人,接旨!”
卫尉乃是九卿之一,三公九卿可以说是朝堂之上最为尊贵的存在了,曹操以如今这般的年龄便位列九卿,可见曹氏之尊荣。
曹操深吸一口气,上前大礼参拜道:“臣曹操,接旨!”
黄门令缓缓的张开绢帛,一字一言的宣读由何苗所起草的圣旨,旨意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任命曹操为征南大将军,统兵十万,发兵益州。
曹操只是稍稍一愣,当即便反应了过来,恭敬无比的双手接过圣旨,然后叩拜道:“臣曹操领旨谢恩。”
送走了宣读圣旨的黄门令一行人,曹府之中便只剩下了曹家人。
庭院之中,曹洪、夏侯渊几人的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兴奋之色看向曹操手中那一份圣旨。
就是曹操握着圣旨的手都有些颤抖,脸上满是忍不住的喜色。
他虽然说很是得楚毅看重,可是相比统兵征伐立下了诸多功勋的吕布、黄忠等将领来,他曹操却是鲜少建立什么功勋。
如今坐在九卿之一的卫尉之高位之上,就是曹操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安,如今朝廷点了他为征伐益州的统帅,曹操心中很清楚,征伐益州的主帅除了楚毅之外,不可能有人做的了主。
如今楚毅点了他为主帅,曹操心中自是无比的兴奋和高兴,这说明楚毅对他还是非常的看重的,如今命他为主帅征伐刘焉,何尝不是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呢。
“阿兄,恭喜你了,楚王任命你为征南大将军,这是对你的看重啊。”
曹氏、夏侯氏几人皆是冲着曹操道喜不已,曹操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波澜看着兄弟几人道:“此番得楚王看重,为兄能够得此机会,定要向天下人证明,我曹孟德并非是浪得虚名之辈,这卫尉之职,曹某当之无愧。”
夏侯渊高声叫道:“大兄此番前往益州征伐刘焉反贼,定要带上我们兄弟才是。”
夏侯渊开口,曹洪、曹纯几人也纷纷开口,叫嚷着要带上他们。
曹操摆了摆手,脸上洋溢着几分笑意道:“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兄弟自然要一起出征,此番还请诸位兄弟相助,也好让大家知晓我曹氏一门也是人才济济。”
朝廷调动大军的速度极快,不过是数日功夫便筹措了十万大军,甚至连所需粮秣也准备妥当。
曹操拜别了楚毅,意气风发的统帅十万大军,直奔着益州而来。
汉中做为益州之门户之地,可谓是一处极其重要的战略重地,如果说不是张鲁盘踞此地的话,刘焉绝对不会容忍汉中不在自己的掌控当中。
朝廷大军兵临汉中,高大的城池之前,张卫看着下方煞气冲天的朝廷大军不由的咽了口水,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同时张卫心中也是暗暗的庆幸不已,幸好自家大人做出了归顺朝廷的选择,否则的话,以汉中的实力,当真是同朝廷大军对上的话,张卫真的担心到时候手下会死伤多少。
看着下方威风凛凛的朝廷大军以及那一员员毫不掩饰自身煞气的猛将,张卫只是随便看了看便发现至少有十几员战将的实力强过他太多,暗暗心惊的同时缓缓的抬手喝道:“太守大人令,开城门,恭迎朝廷大军入城。”
由刘焉派来相助汉中的一员将领正立在张卫边上不远处,闻言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卫下意识的道:“张将军,你这是何意……”
可是下一刻他只感觉背心传来一股剧痛,低头一看,就见一截染血的长剑正从其心口洞穿而出,却是有人自背后一剑将其刺穿。
“你们……你们……”
张卫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名死不瞑目的益州将领,冲着四周一脸迷惑之色的将士道:“都愣着做什么,刘焉反叛朝廷,我们太守大人又怎么可能会助纣为虐,还不随本将军前往迎接朝廷天兵。”
很快城门开启,汉中门户洞开。
益州成都府,高高的城墙之上一队队的精兵巡视,自朝廷发兵开始,在刘焉的严令之下,整个益州便处在一种高度警戒的状态当中。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入益州城中。
汉王府乃是刘焉称王之后所建造的府邸,可谓奢华,如今刘焉正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看着手下心腹。
刘焉看了吴懿一眼道:“征兵的工作做的如何了,务必要在半月之内,再征召十万兵马。”
看得出刘焉是有些慌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般急着征召兵马。
“报,报,汉中战报!”
听得那传令兵的高呼声,原本气氛沉闷的客厅之中,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向着大厅入口处看去。
就见一道身影快步走进大厅之中,噗通一声拜倒在那里向着刘焉道:“启禀王爷,汉中郡传来急报。”
看着那传令兵手中高举的密函,刘焉一下子站起身来,伸手一招,密函便落入到刘焉手中。
刘焉迫不及待的将密函开启,随手一抖将其中信函展开,目光死死的盯着信函,当其看清楚信函之上的内容的时候,刘焉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嘭的一声,就见刘焉一巴掌将身旁的茶几生生的拍碎,同时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天杀的张鲁,言而无信的小人,本王瞎了眼才会信了你!”
信函之中所讲的自然是张鲁将汉中郡拱手让于朝廷的消息,难怪刘焉会如此反应,可以说没有被气的吐血已经是刘焉承受力够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