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下一秒,他就要把门给关上,可我一只脚就卡在了门槛上,手往合页上一划,那扇门轰然就倒下了。
那人僵在了原地。
程星河挑起了大拇指:“好大儿,你这拆家的本事有长进,赶上二哈了。”
夜雨风华 冰芯灵
哈你大爷。
厌胜术里有很多方术是在门闩,门槛,窗棱下面动手脚的,我现在摸这些位置,跟挠头皮一样简单。
那人吸了口气:“什么叫复生木,我没听说过。”
我一步迈进来:“没听说过,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立马拦住我:“您也不能私闯民宅……”
“这未必是个民宅,”我环视了一圈:“叫老巢是不是更好一点?”
那个人一开始只是脸色不好看,现如今,面如土色。
下一秒,他忽然猫下身子,奔着后院就要蹿,可我比他快一步,一只手从他腋下穿过,往后一扣,他结结实实就扑在了地上,惨叫也没顾得上,对着后面就要叫,我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嘴。
后院种着很多花,是重瓣的九重葱,耳朵已经捕捉到了花瓣坠落的声音,后头有人要跑。
程星河一凤凰毛从窗扇上扫出,玻璃炸开,就看见一个苗条的身影要攀过了那一重高高的女儿墙。
程星河对着窗户就要冲,可那个身影极快,白藿香追过去,手里银针一亮,可似乎没起什么作用,那个身体几乎柔若无骨,以人类达不到的角度,翻身就不见了。
程星河气的跳起来就要去追,刚翻到了墙下,就看见一个东西从房檐上掉了下来。
眼瞅要摔在了地上,我也没管里面是什么,奔着那东西就扑过去了。
这样一下力道很大,为了接住那玩意儿,我自己差点摔个大跤,还好有蛟珠在,翻身还是站稳当了。
程星河来劲了:“是不是复生木?”
不像,这个东西很暖。
打开一看,我们都愣了一下。
襁褓之中,是个小婴儿。
头顶出现了一道阴影。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了,她低头看着我们,一脸绝望。
我仰脸看着她:“你下来吧,咱们有话好说。”
不是别人,酱骨头老板娘。
那个开门的男人赶过来,看见那个婴儿还是好端端的,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下蹲在了地上,喃喃的说道:“万幸——万幸……”
酱骨头老板娘的表情一凛,只好下来了。
她盯着我,细长的眼睛一阵惊疑:“你怎么会疑心到了我们头上?按理说,不可能……”
她看向了那个男人,眼神一厉:“你不是说,有那个在,没人会发现咱们的气息吗?”
那个男人也是一脸有苦难言的表情:“不是,按理说不可能啊!我真放的妥妥贴贴的!”
“也简单。我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我答道:“是等着你们自己现身呢!”
老板娘和那个男人一愣。
程星河看了我一眼:“石菩萨?”
没错,就是石菩萨。
我之所以让老板去拜石菩萨,就是要投石问路。
因为,狐族其实是非常多疑的一种生灵。
斑秃说了,那个复生木并没有离开这里。
既然盗贼还在原地,那他肯定是要关注着失主的动向的——预防失主把自己给抓住。
警匪剧里常说,犯人一定会第二次回到案发现场,就是这个道理。
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遗漏什么线索。
既然盗贼会关注失主,那失主的一举一动,都极为重要。
你想,失主丢了那么要紧的东西,第一就得难受。
可失主非但不难受,反而开开心心的,甚至跑去拜佛,说谢谢菩萨保佑,这叫哪个贼看了心里不纳闷?
这是什么操作,他去还愿,是知道了我是真正的盗贼?还是——失物出了什么问题?
盗贼见到了失主这个反常的举动,第一件事儿,就是要把那个东西重新打开看看。
所以,天一亮我就关注了这周围,就是要看复生木的灵气。
复生木属于灵物的范畴类,会有一道青气。
所以我一直用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仔细观察,就发现酱骨头店的色气不对。
超级道士在都市
更别说,他们突然关门了。
这一追过来,果不其然。
老板娘看向了那个男人,眼神复杂。
“我就知道,咱们那个东西,出不了毛病!”那个男人一拍大腿,一开始还挺高兴,可再一寻思,这事儿已经是这么个结果了,高兴不起来了。
程星河来了兴趣:“东西?”
“他们手上有好东西,确实把气息藏的严严实实的。”
我的手打开,是开门的时候,从合页后面卸下来的一个小东西。
看上去像是个木头条,一片乌黑,上面有一圈一圈的年轮纹,可这不是木头条,这是一种珍奇的虫蛹,叫九重天。
这种蛹有九层皮,能把幼虫裹的严严实实,确保破茧之前,没有任何天敌能发现。
这东西灵性极强,能隐匿自己的气息,要是把这种虫蛹搁在了门合页里,那就等于在门口布了一个屏障,能预防内里的气息泄露出去,很多有灵性的动物就会把这种蛹放在老巢,预防被人找到。
平时老巢没什么好保护的——唯独有一段时间是比较特别的。
有幼崽的时候。
不用说,这个小孩儿,估计是酱骨头老板娘的后代。
酱骨头老板娘吸了口气:“你连这个也认识……”
是啊,这是一种野路子,不过野路子方术,我是专家。
酱骨头老板娘盯着小孩儿,叹了口气,忽然就给我跪下了:“我们胡家的,不欠外人恩情——你救了我的娃儿,我还是要谢谢你。”
我连忙把她扶起来了:“有话好说,你们岁数大,我受不起。”
极品红颜
wokao
老板娘眼圈一红,喃喃的说道:“是我对不住娃儿。”
原来刚才翻墙逃跑的时候,她把孩子背的稳稳当当,可也不知道怎么,手上就没了力气,差点没把孩子给摔出了个好歹。
白藿香叹了口气,一只手不着痕迹的往老板娘背后一拂——显然,是因为她放的针。
我盯着酱骨头老板娘:“你们说说吧,抢了斑秃的复生木,到底是为什么?”
酱骨头老板娘眼神一凝:“什么叫他的?那东西,本来不是他的!”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意外:“那是哪儿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