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在剑圣上泉一生中,曾有过诸多佩剑。
在寂寂无名的少年之时,他所使用的是传承其父的无名古刀,在二十四岁的时候遇强敌而断,难以修复,因此封存不用,陈列在道场中。
后来,继承流派之后,所佩戴的是历代当主所传承的名剑‘观世正宗’,而后再有所突破,所用的乃是源氏神迹刻印——髭切与膝切。
当他五十岁从宫中卸任之后,就退还了两柄重器,改换为如今传给遥香的千鸟。后面又陆续因为各种原因,数次更换过佩剑。
每一柄神兵利器,都因为剑圣的使用而焕发出新的光彩,成就了一段又一段的传奇。
到最后,归隐与道场之中的剑圣所用的,却又变成了一柄普普通通的长剑。
顶多材质坚固了一点,不以锋锐和凌厉称奇。
其中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坊间所传的‘返璞归真’、‘不假外物’,可更多的原因是……根本没必要。
他已经不需要再握着什么绝世宝剑和人去生死相搏了,早已登峰造极。
如今所需要的,不过是一柄用来指点弟子的‘教鞭’而已。要不是道场提倡真剑对决的话,换成竹刀也没什么所谓。
如今,教鞭被握在了林中小屋的手里。
不长不短,普普通通。
正好。
可正是这一柄恰到好处的长剑,却令黥面为之胆寒。
并非是刀锋的锋锐,也并非是速度和力量,而是某个人曾经寄托在剑刃之上的……毕生所学!
在五十年来的漫长时光中,自剑圣手中挥洒,饱经极意的浸淫,寄托了无数弟子的憧憬和向往之后,这一柄剑,已经成为了‘道场’的化身!
剑心自成!
简单来说,账号托管。
——代练,上线!
此刻,在无数邪眼的观测之中,林中小屋变得无比诡异。
左边半身还维持着曾经的模样,可右边握剑的半截身体,却开始迅速的挥发,失去了自己的轮廓,如火焰一般升腾。
那半张面孔,也变得空洞又模糊,无数面孔不断浮现,宛如被恶鬼附身。
少年、老者、稚子、老妇……
阴流、二天一流、霞流、明神梦想流、天然理心流、北辰一刀流、大石神影流……万般剑术,随意流转,就连气息都变幻莫测,也根本无从揣测。
“啧,区区化物,不值一斩啊。”
一双浊眸轻蔑的俯瞰着眼前的对手,声音变得沙哑又苍老:“嗯?不过来吗?那老夫就勉为其难的,向你过去吧——”
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踏前了一步。
可是那无坚不摧的恐怖气魄,却仿佛已经将死亡带到了眼前!
轰!
黑暗沸腾,好像应激反应一样,无数狰狞的肢体从那残破的躯壳之下展开,黥面的躯壳迅速的变化,到最后整个人在涌动的黑暗中虚化。
只剩下一团粘稠如墨的黑暗之色在涌动着,勾勒出了人形的轮廓,一双双邪眼睁开之后,迸射邪光。
而原地,已经失去了林中小屋的踪影。
这是所有槐诗教授的技艺中最为擅长也是最为纯熟的禹步!
此刻,在来自剑圣的感悟之下,全力催发,已经不逊色于槐诗的急速,瞬间,近在咫尺,向着前方的黑暗斩落。
纵然是虚无的源质,依旧……
一刀两断!
黥面咆哮,黑暗两分,竟然从其中伸出无数手掌,向着林中小屋的剑刃抓出,死死的握住,不容许有丝毫的挣脱。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然后,黑暗涌动着,无数恶毒的诅咒从其中喷薄而出。
可与此同时,林中小屋竟然毫不顾惜的弃剑,主动的抬起了双手,按向了沸腾的黑暗。
展开的十指之上,晦暗而恶毒的符文浮现,植入躯壳的炼金矩阵启动,自掌心形成了仿佛通往永恒黑夜的漩涡。
在林中小屋身后,升卿的虚影也缓缓升腾而起。
向着它,狞笑!
“终于,抓住你啦~”
下一瞬间,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从林中小屋的双手中浮现,无数恶兽贪婪帙一般的诡异声响此起彼伏。
升卿的修长蛇身已经犹如巨蟒一样,将黥面死死的纠缠住,大口吞噬着来自地狱的精髓。
痛苦的惨叫声响起。
还有愤怒的嘶鸣。
邪神 傳說
似是咆哮。
“瞧您说的。”
林中小屋露出无害的微笑:“恶类相食乃是林家的特色,不可不品尝——该不会有人以为林家的人打架要靠代练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伴随着他的话语,无数锋锐的铁光从漩涡中展露,像是鲨鱼的牙齿,彼此交错和摩擦,火花迸射。
这是当代烛龙亲自铭刻的秘仪,在吞尽道场中万柄凶刃的戾气、服食了无数厨魔的恶意精髓之后,终于所完成的深渊之咒!
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和昔日吞吃风暴与海潮、掌控晨昏和恶孽的钟山之神相较,这才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但如出一辙的是永不饱足的贪婪和属于猎食者的狰狞。
——将一切恶孽,吞食殆尽!
在林家的人面前,还敢于将自己的灵魂如此赤裸裸,毫无防护的暴露出来……这得有多心大?
这就是地狱慈善协会的送菜上门服务么?
爱了爱了。
现在,黑暗化为漩涡,源源不断的被扯入了更深的黑暗里,在无数利刃的戾气和恶意之下,所有源质的结构尽数破碎,就这样,落入了升卿的腹中。
最后一点属于黥面的痕迹,就这样,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林中小屋红到发紫的肿胀面孔,虚不受补,分量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消化不了。
这样下去,只会撑到爆炸。
既然如此的话……
林中小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准了远方列车的方向,张口——
大唐正衰
——索性,吐出来一点吧!
于是,在恶孽的激化之下,一切源质迎来了最粗暴的质变,迅速的化为了极端不稳定的状态。放进去一点点怨恨、放进去一点点妒忌、再放进去一点点自己精心萃取出的傲慢和不限量供应的恐惧,以及海量的愤怒。
最后,倒入黥面的大部分源质和力量。
这样,一锅速溶诅咒简便浓汤就冲好了!
随着诅咒之火的引燃,轰然爆发。
一道黑紫色的粗大光流从升卿虚影的口中射出,向着远方!
瞬间,贯穿了舞动的风雪,掠过了飞扬的鲜血和冰霜,跨越了战场,撕裂车皮,贯穿车厢,从尸骸和厮杀之中掠过,精妙的擦着原缘的发丝掠过,飞向了更前方。
一切阻挡在前方的装甲骑士都在瞬间溃散成飞灰。
在笔直的跨越十几公里之后,留下了层层裂口,最后,飞向了车窗边陆白砚的面孔。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伴随着他轻声的吟诵,庄严的冠冕一闪而逝,有无形的墙壁浮现在诅咒光流的正前方,将那一道至恶至戾的源质诅咒隔绝在外。
可紧接着,山君咆哮。
在雷鸣的巨响之中,少女践踏着残缺的甲胄,撞破了眼前的舱板,自半空中转身,向着陆白砚的方向投出了手中的武器。
电光霹雳。
无数跳跃的雷电之间,尚方斩马剑铮鸣,笔直的洞穿了所有的阻拦,向着陆白砚的面孔飞至。
然后,在半空中,戛然而止。
万军雷霆消散无踪。
在陆白砚那两根抬起的手指之间,飞驰的剑刃死死的定格在了半空中。
在寄托了囚牛刻印以及浑身力量之后,蜕变的山君之剑竟然也不得寸进。
“现在的年轻人……”
陆白砚了然无趣的摇头:“过于,好高骛远——”
“对不起啊,陆老师,我不懂规矩……都是乱打的!”
在远方的荒林中,林中小屋忽然狞笑。
他蹲下身,五指按向了面前的阴影,奇异的突破了空间,写满了恶念与毒害之咒的五指竟然从剑刃的影中探出。
然后,抓向了陆白砚的影子。
不讲武德的,选择了偷袭九十六岁的‘老同志’。
死死的,卡住了他的喉咙,握紧。
令他的脖颈之上也浮现了一道漆黑的手印,一道道经文般的痕迹迅速的扩展,增殖,又飞快的龟裂。
只来得及卡住他一瞬间。
可就在一瞬,覆盖着层层霜花的窗户中,骤然有一个轮廓迅速放大。
通过霜镜的折射,侍霜之女破镜而出!
在她手中,手中一柄晶莹剔透的匕首浮现,宛如以水晶和冰霜雕琢而成的锋刃上流溢着无数欲念之光,针对灵魂,足以污染一切源质,令所有的意识陷入癫狂和分裂的力量收缩为一线——
抓紧了这至关重要的时机。
六重攻击,同时刺落!
极意·厄月!
“不自,量力……”
那一瞬间,陆白砚轻叹,漆黑的影子从他身后浮现。
难以看清那一瞬间的变化。
只能够听见无数破裂的声音重叠在一处。
安娜的匕首分崩离析,尚方之剑哀鸣消散,回到了匣中。林中小屋的手掌匆匆的自影中拔起,已经被焚烧成了焦炭一样,皮肤龟裂,流出了漆黑的血。
而陆白砚完好无损。
“这么杀掉的话,你们的老师,会难过么?”
他握着安娜的脖颈,提起至半空中,五指缓缓的收缩,可很快,他却仿佛听见远方群山中传来的嗤笑。
然后,在他手中,挣扎的少女就化为冰晶,寸寸碎裂,散落。
更远处的车厢中,她再度从原缘的身后闪现,拽着原缘一同化为舞动的冰雪,飞向远方。
只是临走之前回头,冲着他,得意微笑。
像是叼着羊羔逃走的白狼一样。
就在陆白砚身后,一根虚无的导管,无声的断裂——自无何有之乡中输送而来的源质精髓和神性补充悄然断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