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你怕真就猜中了呢。”灵儿皱眉摇了摇头道。
这动静对她来说自然是再熟悉不过,无论是元丰大陆之时,还是在诸灵界之时,独孤篪及其一众分身可是没少参与到大型的战役之中去,一听那声音,便知是大型兵团即将发起攻击的前兆。
对于那将要出现的鬼兵兵团中的鬼兵,灵儿倒是不会有任何担心,那些存在,充其量最多也不过金丹期的水准罢了,数量再多,于众人眼中不过炮灰而已,或许对付别的修士,这些炮灰能够凭借数量上的优势不断消耗对方的元力,至其元力枯竭而死。可对于他们几个,尤其是她和独孤篪,相信那对抗鬼兵时的元力消耗速度不会快过元力补充速度。
而真正让其担心的是那统率鬼兵的存在,那藏于幽暗中的指挥者就不说了,相信在这生生之门中,一定是限制着那样的存在现身的,可那庞大的军队,层层皆有统领,普通鬼兵他们可以不放在眼中,就是再上一级的领队鬼卒,更上一级的大鬼卒什么的也不在意,可那鬼将呢,如此大的阵势,十个八个鬼将那是少的,百十来个鬼将都有可能,若是其中再出现一两个鬼帅,冲灵洞玄级甚至是通神境的存在,在他们的带领之下,自己一方战斗可就不好打了。
“风”清清楚楚,这一次那阴云之中传来一声长喝,这一声长喝,并不是之前大家都听不懂意思的鬼啸,而是清清楚楚的一个风字。随着这一声风字传出,那阴云之中更是破空之声大作。
“这是箭矢!”听那声音,独孤篪猛然明白过来,这鬼军进攻方式竟然与凡世人界军队一样,第一波竟然攒射。冲动之下,独孤篪差一点便忍不住将自己的本命元鼎祭了出去,那物至坚,以之防御这漫空鬼箭,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只是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
他不出手却不代表别人不出手,灵儿看着他噗哧一笑,暗中传音道;“怎么,还是信不过别人么?”其意所指自然是那孔陌二人。
“也不是,只过能不露底,还是不要露底地好。”独孤篪摇头笑应一句。
“算了,哥哥那鼎干系极大,不露也好,那这一波便由我来接下吧。”灵儿一边说话,那掌心之中便飞出一道光影子,那不是别的,自然是她的本命法宝。
这灵儿等众人法宝虽然个个不凡,有着进阶神器的绝对把握,不过此时品阶亦不过道器,一件道器倒是也符合他们的身份,使将出来,别人或许会赞叹那法宝的威力非同一般,却也不会有太多的猜疑,而那独孤篪的本命法宝就有些不同了,万器之中,鼎重第一,一是少有以鼎为本命宝器的,二是一旦有鼎器成命宝便绝非凡品,那是极易引起人的注意的,一旦有人用心研究,怕是其中许多秘密就无法保证了。
灵儿这一出手,使的自然是空间术法,只见那镜便如一轮明月经天一般,飞快的于虚空之中散下道道镜影,而这一道道镜影,竟然绝不消失,片刻间就将这徐芷若撑起的幻境前方上空布塞个满满当当。这一道道镜影子,自然便是一道道的空间门门户,能够将引入其中的事物移于它方。
“空间道法。”灵儿这一出手,发出惊叹之声音的却是那面具女子,这女子如此惊讶,并非没有见识,反而是因为真有见识。
空间之道在诸道之中也算是极为高端的存在,能够学到空间术法者在诸多修士之中那是少之又少,称之为凤毛麟角也不为过,而且此一门道术想要修习的有所成就,那难度比之别系道术来说可是难了十倍百倍不止。
从修行界中极难出现一位主修空间之道的大神通者,便可以看出修行此道之难。而灵儿这一出手,那当空之中便被轻轻松松布下不下于数百道镜影,那可是数百道空间之门,要想如她这般轻松布出,其于此一道的理解与把握,怕是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了吧,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看这灵儿姑娘,小小年纪,能够在将这空间道法修到这种程度,其资质之妖孽,怕是恒古罕有了吧。这面具女子心下暗自思量。
这面具女子想法到也不错,以资质来论,灵儿的资质还真称的上恒古罕有,她这一门称之为万妙之门的道术能够一次性布出数百道镜影子,也算是于此一道上有了小成的境界。
空间之道的威力,一般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可以布置出空间之门的最大程度,从这一方面来说,灵而的数百镜门折算起来也不算小,另一方面要看能够转移事物的抗力大小,比如每一件事物,存在于一个空间,都有这一空间星力加持,想要将其挪移到别的空间,必须以空间之力消弥这种星力。而对于不同的事物,那加持于其上的星力大小也是不相同的,这并不完全以其体积大小而论,象同等大小的一个石球,与拥有灵力的球类相比,那星力会有机体倍数的增长,这拥有灵力的球类,其自身所带有的灵力越强,星力加持上也是天差地别。
同样的道理,别人打出的一道术法,想用这空间道法将其挪移它处,所要消耗的空间力量也会根据这打出的道术所带有的力量大小而有所区别。虽然这种挪移之法比之硬接硬抗来说消耗要小上许多,而且随着对于空间之道的道悟加深,这种消耗也会随之降低。不过对方打出的道术,其力量如果高出空间之门能够挪移的上限的话,以空间之道来对付这种攻击便会失效。当然,如果对于空间之道的感悟到了如小明月的那种极致程度的话,就能够作到万法不侵了。
‘嗡’漫空镜影刚刚布下,那嗡然声中,弥天箭影也就到了眼前,那一根根的鬼箭,自然不是普通射出的箭矢所能够比拟的,一根根箭矢上黑气萦绕,自有鬼道力量附着其上。只是那一根根的箭影射入一面面镜影之中,竟然悠地一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被挪移到那里去了。
一波箭影刚没,一波箭影又到,满空中密密匝匝地,如同飞蝗满天。数波过后,灵儿那里不由颇起了眉头,这一根根的飞箭自带灵力,将其挪移,其中一根对于灵儿来说其消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那数量多呀,数波过后,她的元力消耗就有些大了。
“看你能射得出几波。”看着再一波的箭矢沙弥于无形,灵儿心下发狠,玉掌一翻,一枚赤红色丹药便被其纳入口中。药力化开,在她体内那已然被消耗近三成的元力眨眼间便又充盈起来。当然,她也可以随时借调独孤篪的元力为用,不过后续的战斗还不知会出现什么情况,自然不能让独孤篪也与自己一同在这箭雨攻击之中将那元力耗空。
服丹虽然能够极短的时间里充满元力,可这样的丹药其副作用亦是不小,会让体内元力的精纯度下降,事后还要花些功夫消弥这种隐患,所以若非是不得已时,他们自不会采取这种办法。
不过对方那射出鬼箭也不是没有消耗,自然不可能如此无休无止的一波一波连续下去。果然在灵儿服下第二枚丹药之后,这箭雨总算是停止下来。
“疾”幽暗深处又是一声暴吼,随之便是一片应和的鬼叫。更有马蹄踢踏的声音夹杂其中,转眼之间,十步之外的阴云便被挤压着向外排开。浓云之中一头头骷髅甲马在一只只尸僵甲士的操控下横行冲而出。
枪骑,看着那一只只尸僵手中丈二长的骑枪平举着冲了过来,独孤篪不由得也有了暴粗口的冲动。金丹巅峰的尸僵枪骑,如果在平原地带,在大军团决战中,这绝对是令人恐怖的存在,纵然是在修士组织的军团中,这种横冲的力量加成一样能够完虐相同数量的同阶步兵军团。可是如今独孤篪他们不过六人,而且其所占居的战场正面总共也不过百米左右,若是没有境界上的压制,这种骑兵的冲力加成可就有些鸡肋了。
我的家中有老尸 鲁班尺
“找死。”一声暴吼如惊雷般炸开。非是独孤篪等人,而是那鬼将中的一个。
你能再花瓶点吗 白衣若雪
这一声暴吼便如一声战斗命令一般,只见那几位鬼将手中兵器黑光大闪,六鬼步调如一,齐齐地向前踏出一步,那手中武器挥动如风,却是将这百来米的防御正面防的个水泄不通。
这几位鬼将手中武器倒是各自不同,一时间,锏,刀,锤,棍,戟,斧。将那横冲上来的第一排尸僵枪骑打得个人仰马翻。
骑兵的威力便在于冲击力,速度便是其重中之重,这几个家伙凶横杀戮不过片刻功夫,那百米宽的下面上,便堆积起半丈宽一人高的人马尸体,说来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尸体,只不过这一次算是再死一次,再变作不能动遗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