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是一片如同黑色幕帘一般的屏障。
大猿王
这片屏障并不阻止其他剑修进入,而往返穿越也没有任何影响。
与其说这个屏障是在阻隔剑修的进入,倒不如说它是在隔绝两仪池内的魔气散布。
是的。
哪怕是不能进入洗剑池的其他修士也都知道,两仪池内弥漫着大量的魔气。
在这里面除非是意志足够坚定的人,否则的话很容易就会受到心魔的影响,最终变得疯癫——这已经是那些实力或意志不足者最幸运的下场,更多的是在这个两仪池内走火入魔,最终修为尽失,成为倒在两仪池内的白骨。
很多人相信,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屏障之所以是不详的黑色,就是因为这里是被无穷无尽的魔气不断侵蚀的结果。
一世 傾情
而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
没人知道。
但此刻!
那道横亘在两个地域之间的黑色屏障,却是在不断的变淡。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朱元和奈悦两人,踩着飞剑,悬停于半空之中。
他们的脸上,满是震惊惊恐之色。
“这……这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因内心的惊颤,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此时屏障的变化,也已经明显到了不止朱元和奈悦两人才能看到,所有还呆在天罡池与两仪池内的剑修,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屏障上那浓郁到从未化开的黑色魔气,已经彻底消失了。
“咔——”
“咔咔——”
有清脆的破裂声响起。
肉眼看不到的裂痕,正在屏障上密布着,并且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着。
“啵——”
如泡沫般破裂的声音,在所有剑修的心中响起——不止是呆在两仪池和天罡池地域的剑修,几乎是所有还在洗剑池秘境内的剑修们,他们的内心在这一刻都响起了这声微响。
死刑犯:特殊使命 自由牛虻
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产生了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莫名的恐惧感,在所有人的心中升起。
“有人放出了两仪池内被封禁着的东西……”朱元轻声低喃,“走!”
“可是……”奈悦的脸上犹有迟疑。
“那不是我们可以应对的东西!”朱元喝道,“走!”
……
“走!”
身穿紫云剑阁宗门服饰的中年男子,咆哮出声:“快走!”
“为什么急着走?”
苏安然的嘴唇张合,但是发出来的声音,却并不是苏安然的声音。
而是,一道有些带着独特磁性韵味的低沉沙哑嗓音。
有点像是后世所谓的烟酒嗓,又有点像吼到声带受伤的嘶哑,但很微妙的是,声线里却又蕴含着某种撩人的妩媚。
墨绿色青衫男子和林锦娜两人的神色,已经彻底变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变得比看到苏安然堕魔时的模样还要恐惧。
脸上的血色,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彻底消失了。
“夺……夺舍……”
“呵。”苏安然笑了。
苏安然的长相是属于比较清秀的那种类型,虽然给人的感觉相当阳光,但实在很难将“英俊”、“威猛”等之类的词汇套用在他的身上,对某些要求较为严格的颜控女性而言,苏安然甚至只能算得上是“长得不丑”的范畴。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修炼的缘故,所以他身上有一股非常独特的气质,这气质让他较为清秀的长相也变得有些不凡。
但整体而言,他的五官线条还是属于比较硬朗,是非常典型的男性面容。
可这会当他嘴角轻扬,脸上、眼里都满是温柔笑意的时候,在场的几人却还是感到了一种非常独特的妩媚。
那是一种很难言述的柔和美。
“天清地浊!四时如令!”墨绿色长衫的年轻男子,突然猛喝一声,“封禁!”
天地间,陡然传来了一股独特的气息。
气息里让人觉得一阵舒爽,身体里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这一瞬间,林锦娜、墨绿色长衫的儒家弟子、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都感到一股豪气在心中舒展,一时间竟是不再感到手脚冰冷,从苏安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魔气息也被驱散了不少。
甚至,他们还闻到了一股墨香。
璀璨的金色光芒,一道接一道的从地底迸射而出。
一共八道。
其中四道分别从苏安然的前后左右迸射而出,代表着四方。
另外四道,则从四个斜角位置迸射而出,只不过距离稍稍拉开了不少,形成了内外之别——内圈是代表着正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外圈则是代表着斜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
金色光柱越是往上,颜色就越发的深沉。
到了顶端的位置,那更是近乎呈现出一种黑色。
八道金光,彼此共鸣。
将周围的空间彻底封锁住,形成一个极为稳固的特殊空间。
这应该就是墨绿色青衫年轻人所谓的后手了。
他在这里布下的法阵,显然并不止一个之前那个用来困住苏安然,并且通过引导魔气来让他入魔的法阵。他还充分考虑到了在苏安然入魔失去理智后,以儒家的浩然正气来封锁住苏安然的第二重法阵。
“浩然正气?”在几人看来已经被夺舍了的苏安然此时正微皱着眉头,“洗剑池虽说并非只有剑修才能够入内,但不是剑修进来也没什么意义。……看起来,你们应该是在这里埋伏了许久。”
看到“苏安然”并没有什么特殊举动,墨绿色青衫的年轻男子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但他却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他对自己的实力如何,认知相当清楚,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将这个夺舍了苏安然的女魔头困在这里多久。
此时,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次“交流”的机会而已。
“这位尊者,我有些事需要和您说一下。”
“霍安,你疯了!?”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一脸惊恐的喝道,“趁着你的法阵现在困住他,我们应该立即离开这里!等她脱困,我们都会死的!”
“闭嘴!”林锦娜转过头怒视着这名中年男子。
她已经明白了墨绿色青衫年轻男子的用意。
“这位尊者,我们没有任何恶意……”林锦娜开口,但似乎是觉得此时以浩然正气的法阵困住了这名女魔头,实在没有说服力,所以便又改口说道:“我们并不是针对您。……我们只是,和您夺舍的这具躯壳有些私怨。”
“哦?”苏安然挑了挑眉头,“私怨?”
“尊者有所不知。”林锦娜开口说道,“这苏安然作恶多端,凡是他进入过的秘境,最终都会被其摧毁,在玄界已是惹得神憎鬼厌了,因而玄界修士都称其为‘天灾’。而此次他进入这洗剑池秘境,便是要将洗剑池秘境给摧毁,我等几人看不过眼,所以才会对其设伏。”
“那这和引其入魔,又有何干系?”
“我们……不方便直接动手。”名为霍安的儒家弟子,脸色有些难看,“此獠的师尊,乃是玄界当世五帝之首,这也是苏安然为何敢横行于世的底气所在。所以我们若是引其入魔,由其发性杀人,此秘境内所有剑修皆是见证者,届时群起而攻之,诛杀此僚,那便与我等毫无干系了。”
“呵。”苏安然瞄了霍安一眼,然后又笑了,“不愧是稷下学宫的弟子。以玄界为棋盘,以众修为棋子,这借刀杀人的法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娴熟。”
霍安的笑容有些牵强和尴尬:“让尊者见笑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尊者。”林锦娜一脸情深意切的说道,“苏安然此獠的师父横行无忌,他的一众师姐也都是不讲理的疯子,您如今夺舍了他,等于是交恶了太一谷,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您的。届时若是您落入太一谷的手上,恐怕……”
她的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仿佛有言却又不敢明说,略微停顿了片刻后,方才露出一脸豁出去了的仗义执言神色,沉声道:“只怕届时您会被太一谷挫骨扬灰,如此一来,您好不容易才得以脱困的神魂就会彻底……消散了。那太一谷的谷主,也就是苏安然此獠的师父,毕竟是当世最强之人。”
话说到这里,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就算脑子再不好,也终于回过味来。
引苏安然入魔没问题。
导致苏安然堕魔也没问题。
或者说,在这两种情况下,让苏安然堕魔才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入魔的话,还有可能被救回来,但一旦堕魔的话,那就再也不可能被救回来了——苏安然在入魔的情况下,藏剑阁将其击杀的话,还是存在着一些隐患的,毕竟太一谷真的不管不顾的发起疯起来,人族这边肯定吃不消;但若是苏安然堕落成魔的话,那么藏剑阁将其击毙就是名正言顺了,纵然万剑楼和万道宫和太一谷走得比较近,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声援太一谷。
可以说,届时的太一谷真的还想找藏剑阁的麻烦,那就会彻底成为孤家寡人,被整个玄界群起攻之。
但如果苏安然是被夺舍了……
那他们引诱苏安然闯入两仪池,导致苏安然被夺舍的三家,下场就会非常的严重了。
不说后续会如何,但他们可以预知的一点就是,如果藏剑阁不想被打入邪魔外道的行列,那么藏剑阁肯定会是第一个翻脸,将自身从此事之中摘离。
三个人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成为牺牲品,那么他们自然就有共同的利益了。
林锦娜姑且不提,所为之事肯定是邪念剑气本源。
但霍安和这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皆是有家族亲人的羁绊,尤其是身为儒家弟子的霍安,更不应该于此时出现在这里,所以他们自然必须必须要想个法子逃脱当下的绝境。
男欢女爱 茉莉
苏安然挑了挑眉头:“哦?那你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林锦娜开口说道,“只是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让您一试。”
“说说。”
林锦娜望向霍安,后者顿时明了她的意思,当即便开口说道:“我……认识藏剑阁一位前辈。……这藏剑阁就是如今负责这洗剑池秘境的宗门……”
后半句,是霍安在对苏安然解释这藏剑阁的地位。
林锦娜没有开口。
她是左道宗门的人,此次也是因为窥仙盟的邀约而至。
但她知道,霍安和那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都是窥仙盟的人,代表的是窥仙盟。而此次窥仙盟不仅说动了他们奉剑宗,还说动了藏剑阁——若非藏剑阁做了一些手脚,她们奉剑宗和霍安都不可能进得了洗剑池秘境——所以林锦娜相信,霍安肯定有办法联系上藏剑阁。
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
只是让林锦娜没有想到的是,霍安的言辞里,竟是透露出窥仙盟十五仙之一的庄主,就是藏剑阁的一位大人物!
片刻之后,霍安便说完了自己的计划。
当然,林锦娜也从旁补充了一些。
苏安然了然的点了点头:“所以按照你们的意思,我若是想要真正的脱身,就是配合你们演一出戏,让这苏安然堕魔的模样彻底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然后由你知会藏剑阁的那位长老假意出手,届时我再脱身离开,让这苏安然死在对方手下,由你们重新再给我找一副躯壳?”
“是的。”霍安点了点头,“这便是唯一的办法了。否则的话,若是太一谷的谷主赶来,尊者恐怕就无法脱身了。……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尊者实力不行,只是……您这才刚刚夺舍,恐怕实力很难彻底发挥吧。”
“确实。”苏安然点了点头,“只能发挥大概一半的实力而已。……不过,既然你们知道我是夺舍,那么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短时间内我再次神魂出窍的话,很可能会魂飞魄散吧。”
说到这里,苏安然面色一寒,身上的气息猛然一炸,霍安封锁住苏安然的八道金色光柱,当即炸裂:“你们敢耍我!”
“尊者息怒!”
三人心中亡魂大冒,连连告饶。
在苏安然身上气息爆发而出,彻底毁了八道金色光柱的瞬间,林锦娜和霍安便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苏安然已经有了近乎于道基境的修为境界。而这居然还只是对方全盛时期的一半实力而已,那么对方若是处于全盛时期的话,那么实力该是如何?苦海境?还是已经……登临彼岸?
但让他们心中更为惊恐的,则是实力如此强大之人,又为何会被封印在这两仪池内?
“尊者,我们的意思是让苏安然死在这位藏剑阁长老的手上,但又并未说什么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暗度陈仓的手段,让您进入藏剑阁潜修一段时间,等到您的神魂彻底恢复,能够再度出窍的时候,我们再将这苏安然杀死。……毕竟,我们为您寻找一副适合的身躯,也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这一次开口的,是林锦娜。
作为如今被外界称为邪命剑宗的奉剑宗,寻找一副合适的身躯,自然不是问题。
“原来如此。”苏安然眉头一挑,怒气消散,看起来显然是心动了。
这个面部表情动作,让林锦娜心中大定。
她已经可以肯定,这苏安然的身躯和内里的那道不知何人的神魂契合性必然不高。当然就算契合性不差,但性别上的问题依旧相当明显,所以若是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对方肯定会选择一具女性身躯,而非苏安然这个男性。
“不知尊者如何称呼?又因何事会被封禁于此。”
“我?”苏安然望了一眼林锦娜,嘴角轻扬,“自斩一半神魂淬炼本命飞剑,结果种下了走火入魔的因,心生嫉妒而结果,于是杀了我这一脉的大师兄,还害死了大师姐。”
林锦娜三人手足冰冷。
这,也是一个狠人啊。
“咳……”最终还是霍安轻咳一声,打破了某种沉默死寂的氛围,“修道艰险,走火入魔也绝非自愿,此事也怪不得尊者。也幸得尊者分离出一半的神魂潜藏于此,才有了今日的复苏,这是天道给您的一次新生机会。”
“不愧是稷下宫学子,纵横话术与借刀杀人之法,皆是炉火纯青。”
霍安神色尴尬。
林锦娜急忙开口圆场:“如今我等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还望尊者告之名讳。”
“我?”苏安然望着三者,脸上神色似笑非笑。
这个表情,让三人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毕竟从刚才对方所说的被封禁于此的原因,他们就知道眼前这个狠角色就算不是魔头,距离魔头也肯定不远。但转念一想,眼下他们和对方也算是初步达成了共识,至少在给对方找来一具新的身躯之前,双方应该不至于会翻脸,所以心中稍定。
“你们可以称我为……”苏安然笑了笑,“石乐志。”
略微顿了顿,石乐志的脸上露出一个更为妩媚的笑容:“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称呼。”
“什么称呼?”
心中的危机感更盛,但林锦娜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苏夫人。”
“苏夫人?什么苏夫人?”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还没反应过来。
但林锦娜和霍安却是已经发出一声尖叫,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跑。
“苏安然的妻子,可不就是……”
“苏夫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