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房间外,快速走来了下人,看着房间内的场景有一些愣怔。
邵乐成神色冰寒冷声道:“请大夫来!”
刚刚邵乐成亲自将大夫给吼走了,现在又叫大夫来……
下人琢磨不透邵乐成的想法,只觉得邵乐成的脸色阴沉的难看,不敢多说,亦不敢多问,抬步朝外走去。
邵乐成依旧紧紧抓着段勾琼的手腕,段勾琼发现挣脱不开,她有些恼怒:“你有话尽管好好说,我又不会跑路,别抓着我行不行?”
邵乐成皱着眉,松开了段勾琼,之后闭上眼睛,调理气息,他要忍住!
大夫被重新请了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了进来开口:“见过亲王。”
“来验一验地上的汤!”
大夫垂眸看去,汤汁洒了一地,但并不影响查验,大夫走过去蹲下,将银针拿出来试验。
段勾琼明白邵乐成这是什么意思了。
邵乐成怀疑她居心叵测,在汤里放了不该放的春yao,所以恼羞成怒了!
段勾琼只觉得嘲讽:“好吧,我承认这汤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这么好的厨艺,里面若是有什么问题也与我无关!”
段勾琼神色冷漠,并没有半点心虚。
邵乐成却是讥讽的厉声道:“一开始一口咬定是你做的,现在出了事情便说不是你做的!你的脸怎么这么厚?”
霸吻坏蛋流氓哥哥
又是这句话!
段勾琼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她咬牙怒道:“爱信不信,全府上下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邵乐成对外再次扬声:“将厨房的人都叫过来!”
很快厨房的人陆陆续续到了,站在门外,挤的满满当当。
邵乐成皱着眉质问:“本王问你们,她端来的这汤谁做的?”
下人们一听邵乐成的口气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众人朝地上跪下,开口回应:“亲王,是侧王妃的丫鬟做的!”
段勾琼立即得意的说:“听到没有,我都说了不是我!你还非要搞这么大排场!”
她的表情明显的不爽,邵乐成看着她,眸光沉了下来。
“所以你一开始谎称是你做的,你是在满足你的虚荣心?”
段勾琼瞪了瞪眼睛:“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一个汤而已,怎么就可以满足虚荣心了?我就是单纯的想让你喝而已,我也不是没有亲自炖,还不是怕毒死你!”
段勾琼满脸不满,噘着嘴,好似很生气,很气恼。
邵乐成冷眼看着她,还没开口说话,蹲在地上的大夫站了起来,对邵乐成回禀:“亲王,这汤中没有毒素,老夫也没察觉出什么异常,不知道你为何会喝了这汤后……”
就中了媚药啊……
邵乐成阴沉着脸,用内力继续压着,他的双眼开始充斥着血丝,他咬牙道:“将侧王妃的丫鬟叫来!”
之后他又看向了大夫:“去查验查验那口锅里的剩汤!”
“是!”
大夫抬步朝外走去,下人则是去请田绮南的丫鬟。
段勾琼心里很不爽,但也没发牢骚,就让邵乐成动怒好了,到时候查出她是无辜的,再让邵乐成道歉!
她心里还在得意,丫鬟被带来了。
丫鬟朝地上跪下,一脸惶恐:“听说亲王喝下汤后就出事了,奴婢惶恐,奴婢只是单纯的炖汤给侧王妃喝而已,是,是勾儿姑娘主动抢走了奴婢的汤!”
“奴婢无奈,只好,只好回去禀报了侧王妃,让侧王妃拿主意,谁知道侧王妃没有想过争,只淡淡的回了一句算了不喝了,奴婢可不敢在汤中动手脚啊!”
丫鬟一脸的惶恐表情,确确实实像是无辜的……
段勾琼看着丫鬟,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你不敢?接触过汤的人,不是你就是我,我自己有没有下东西,自己清楚,你在我面前装,我只觉得恶心!”
丫鬟低垂下头,无比委屈的回应:“奴婢确实是冤枉,不曾动过手脚,还请亲王明察!”
大夫在厨房走了过来,对邵乐成禀报:“亲王,老夫在检查房间内洒掉的汤汁时,并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但去了厨房检查后,却惊讶发现了不同!”
“你是说,汤汁对比,方能察觉异样?”
“是!”
邵乐成目光瞥了段勾琼一眼,段勾琼此时坐在椅子上,依旧没有半点心虚。
邵乐成开口问:“你说。”
“老夫发现,房中的汤汁似乎多了一种味,厨房的就比较……干净!”
意思是厨房的没有多添加任何东西,但房间内的却是添加了东西!
如果动手脚的人是丫鬟,丫鬟应当在锅里动手脚!
可端来的汤,只有段勾琼可以接触。
所以,下东西的人就是段勾琼!
明眼人一听讯息瞬间就明白……
邵乐成的目光锐利的落在段勾琼身上,但段勾琼却好似依旧什么都没察觉到,淡然自若的坐在座位上。
“事到如今,你还这么平静,你是不是觉得有太子府为你撑腰,你就无法无天?”
邵乐成锐利的质问声在旁边响起,让段勾琼诧异的看去:“凭什么屋里的汤有问题就一定是我下的!我没下!”
她一脸的孤傲,没下就是没下,证据都指向她了也不行!
丫鬟此时眼圈通红,开口:“亲王,是不是这位勾儿姑娘,借机陷害侧王妃啊?而且还,还想着与亲王你发生点什么,可背锅的却是咱们侧王妃……”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几乎听不见,但语气里的哀怨与不满却是那么的明显。
邵乐成闭了闭眼睛:“放心吧,既然厨房的锅里没下东西,自然本王不会牵累到侧王妃,所有人都散了!”
一众下人纷纷退下,邵乐成看向了大夫,询问:“不知道你有没有精准的分辨出,这汤里掺杂了什么?是不是媚药?”
大夫蹙着眉,捋着胡须:“老夫见识过的药材众多,媚药虽然不常遇见,却也略知一二,这配方老夫却是琢磨不出来,估计不是很少见,就是刚研制出来的?老夫能力有限,无法道出一二!”
说着一副惭愧的表情,“若是亲王想解,只能寻女人,亦或者到极凉的地方缓冲缓冲!”
邵乐成比大夫还了解媚药,但因为是段勾琼犯错,他要再三确认。
此时大夫所说与他想法相同,邵乐成自然是开始深信自己的判断了。
“有劳了。”
大夫退下后,房间只剩下了邵乐成与段勾琼:“现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厨房的汤里没有药!只有你接触过的碗里有!”
段勾琼长叹一声,一副郁闷的表情:“我说了我没做,你也不相信,算了,爱信不信!本公主还没有怂到下了东西还不承认的地步!”
她哀叹着,看着邵乐成:“本公主只是单纯好奇我们从前而已,但本公主绝对不会用卑劣手段得到你,因为本公主不屑,你也不配!”
一句狠话撂下,段勾琼只觉得非常扫兴,她朝外走去,头也不回:“不用你赶我走,从此以后,亲王府,本公主绝不踏一步!”
决绝的话,不带一丝温度,她走的果断,亦很潇洒。
邵乐成皱着眉看着她离开,拳头紧紧捏住。
在田绮南的房间内,丫鬟走了进去,开口禀报:“侧王妃,奴婢按照你的吩咐,先从锅里下了东西,后又在里面下了解药,两物相抵,自然与勾儿姑娘端去亲王房间的味道不同!”
田绮南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办的好,两个人心气都傲,若是感情朝着和睦发展,绝对没人可以拆散。”
“可若是朝着决裂发展,任何人劝阻却都不会有人主动低头认错,和好!”
解决掉了段勾琼这个有力的对手,她心情大好。
丫鬟有些疑惑的询问:“可,亲王之前不是采花贼么?对味道极其敏感,为何这次没有察觉出汤药中的不对呢?”
“我也深知他对媚药的了解,怎么可以让他接触他接触过的媚药呢?这媚药从我入府当天便备着了,没想到没亲手用在亲王身上,却是借他人的手用上了。”
丫鬟立即谄媚道:“侧王妃你真是英明啊!”
田绮南得意的勾了勾唇:“勾儿姑娘这种心性直率的人,哪里懂得人的险恶,对付她,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好一个易如反掌!”
门外一道声音传来,让田绮南的神色立即就是一变。
她朝门外看去,正瞧见,阴沉着脸,满身寒气走来的邵乐成。
他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抹厌恶:“当初让你进府,已经够膈应人了,你还在亲王府内耍你的阴谋诡计?”
田绮南脸色发白,她在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副惶恐的表情开口说:“妾,妾身,妾身不知道亲王在说什么!”
“哼,刚刚本王听的一清二楚,你现在装,你装给谁看呢?”
一句嘲讽,让田绮南脸色变的精彩,她咽着口水,朝邵乐成跪下。
“亲王,亲王,我错了!”
邵乐成冷漠的看着她,只有厌恶。
“一句错了,就想将事情揭过去?你对本王下了那种不要脸的东西,还陷害她,你好大的本事!本王今天就要休了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