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摄政王府家大业大,多了一个孩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变化,且苏执将小千安排在了朝露殿一侧的偏殿,东院外头也有人看守,他便不能四处乱跑了。
按以前在曲宜宮中听说的,算年岁,小千如今也该有六七岁了,可看着身形,倒是瘦弱得紧,好似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大约之前被人牙子摸去,他是真的受了惊吓病了。
沈落看着院子里石凳子上一个人静静坐着的小千,微微发愣。
“那个孙淼渺你打算怎么处置?”听见身侧脚步声靠近,沈落头也不转问了一句。
“事关贵妃,你是万贵妃的朋友,皇帝是万贵妃的丈夫,无论怎么算,也不该本丸处置吧?”
“嗯…”沈落点点头,深思有些恍惚,她忽然道:“那个孙淼渺虽然不认,但她一定和裕太妃脱不开干系。”
之前孙淼渺打甸林殿路过,那隐蔽的宮道可不就是往寿安宫去吗?虽不只是连着寿安宫,但算来算去,只要裕太妃最有可能。
“且不说那孙淼渺不认,就算她认了,裕太妃能做到如今的位子,你觉得她会留下什么把柄吗?”
沈落沉默了片刻,深吐了口气:“这宫里头赤诚良善的人失了孩子,心狠手辣的反而风生水起。”
“世道向来如此。”
……
世家 六月浩雪
二月十二,快到苏执的生辰了,这时候沈落本应该忙着苏执的生辰礼,却是因为孙淼渺的事,这日她进了一趟宫中。
往曲宜宮去不是一回两回了,这次到了曲宜宮的外头,沈落远远就放慢了步子,竟是有些犹豫。
此前万沛儿小产失子她都没有这么畏缩过,今日却是罕见地有些纠结。
“王妃…”察觉到沈落步子慢了,半夏连忙上前扶住了沈落的一只胳膊:“怎么了王妃?”
“如果是你,你想不想知道真相?”停了步子,沈落顿了顿又道:“或者说你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后悔自己追根究底?”
半夏听着有些茫然,缓了缓她才明白了沈落的意思。
“我……”半夏也想不清楚,半晌说了一句:“还是知道真相吧……就算一直不知道,难道就能算作没有发生过吗?”
是啊,最信任的人害死了自己的孩子,逃避真相,就能改变事实吗?
沈落低头瞧着自己的鞋面,脑海中却想着万沛儿满面愁容的模样。
那个男人的秘密 奈小萌
“你去找孙嬷嬷拿些银子出宫跑一趟吧,或许小千的病用些名贵的药材能好得快些。”
万沛儿说这话的样子沈落本来早忘了,这会儿却又记起来了。
“王妃!”
前头有人唤了一句,沈落抬起头,原来是曲宜宮门口的玉芝瞧见了自己。
沈落和半夏再不能犹豫,只好朝曲宜宮走过去,不等到玉芝面前,玉芝已经兴高采烈地朝着里头嚷嚷了一嗓子“摄政王妃来了”。
沈落每回来,万沛儿的高兴只亚于苏景佑来的时候,这些丫头们便也喜欢沈落过来。
“王妃方才怎么站着不过来?可是踩着脏东西了?”
玉芝眼尖,方才瞧见沈落低头看着脚下不动,这会儿便忙弯腰要去看沈落的绣鞋,沈落反应快,立马收了收脚:“没有,只是方才一个不留神险些扭了脚,还好半夏及时扶住了我。”
“哦…”玉芝不疑有他,点点头又笑起来,这才行了个礼:“见过摄政王妃!”
重生过期人士
“快免礼吧。”
“王妃请!”
玉芝高高兴兴领着沈落往曲宜宮里头走。
三人只走了几步,孙嬷嬷已经迎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与玉芝倒没什么不同:“王妃今日怎么突然来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贵妃这会儿还没起呢!”
我们恋爱吧
“无妨。”沈落笑着应和:“我今日来是有些别的事要与嬷嬷和贵妃说,提早打了招呼反而不好。”
孙嬷嬷没反应过来,也没深思沈落要说的是什么大事,便连连应和:“那王妃来得也是巧啊,皇上下了早朝本是要过来,方才传了消息,却是被政事绊住了,大约晚些才会来,这回王妃可以好好坐坐了!”
苏景佑到底被政事绊住了还是被苏执绊住了,沈落自然知道,她只笑,却没说话。
“王妃稍侯,老奴这就去伺候娘娘起身。”
到了内宮,因万沛儿还未起身,孙嬷嬷便将沈落安派在了万沛儿寝殿左近的偏屋里头候着,自己作势要去寝殿叫醒万沛儿。
还没来得及行礼退下,沈落忽然叫住了孙嬷嬷慢悠悠道:“虽是二月和暖,外头到底有些风,嬷嬷可否让玉隐姑娘沏杯热茶送来,我好暖暖身子。”
孙嬷嬷闻言一愣。
就算沈落不说这话,孙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她自是懂规矩知礼数,定然会安排人沏茶送来的,偏沈落还要特意说一遍。
孙嬷嬷回味了一遍沈落的话,猜到沈落的重点大约是玉隐,她不知道沈落要干什么,但沈落绝不会害万沛儿,她便点点头应了声:“自是应当,老奴这就去。”
说完,孙嬷嬷这才退了出去,又因沈落说外头有风,她出门时便将屋门随手带上了。
半夏跟着沈落进了里头,这会儿站在一边没说话,沈落看了看半夏:“一会儿玉隐进来了你就出去守着吧,按我之前交代的做便是。”
“是。”半夏沉稳应了一声。
片刻后,屋子外头传来了稳当的脚步声,随即偏室的大门上映出一道人影。
都市洞府桃花仙 血河老祖
因屋门关着,玉隐不好不请自进,便站在外头请示道:“王妃,热茶来了。”
沈落朝半夏看一眼,等半夏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方出声:“好,你进来吧。”
说完,半夏正走到门口,伸手便开了门,玉隐手里捧着托盘,见半夏帮她开了门,朝着半夏感激一笑。
半夏回了一个笑,侧身引着玉隐进了屋子里头,她自己却是悄无声息地出了门去,且将屋门关上了。
“王妃请用茶。”玉隐将茶放在沈落手边的小几上,将欲退下。
“玉隐姑娘…”不等玉隐转身,沈落的目光落在茶盏上头,却是开口叫住了她。
“王妃……”玉隐不明就里,只好站在等沈落的吩咐。
沈落抬手将茶盖掀开,瞥了一眼茶水,忽然蹙了蹙眉,像是见着了什么倒胃口的东西似的,将茶盖子一扔,那瓷盖子便‘哐’一声脆响。
“王、王妃…”玉隐以为是茶出了什么问题,连忙问道:“可是茶水不好?”
“你弟弟的病可好些了?”沈落冷不丁问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