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后海南岸的四合院内,当九个气势汹汹的姑娘逐渐习惯了类似大学生活又远超大学生活的日常状态,今天突然有些不一样。
早上刚起床就得到通知,接下来一周的各种课程全部取消。
随后,又有一队包括好几位外国面孔的女性安保人员过来对这处三进院落进行了近乎大扫除式的全方位检查。接着,大宅内本来的侍从团队全部被更换,九个姑娘还被新来团队要求里里外外地细致梳洗打扮,期间还再次被各种抽血取样地检查了一番。
这番情形之下,再迟钝的姑娘也预料到即将发生什么。
某个深藏不露的大老板,终于要出现了。
期待、兴奋、忐忑……
不一而足。
如此直到傍晚,陈晴身边的江山舞赶来,又是一番查探,对于安静待在各自房中如同初妆新妇般娇艳欲滴的九个姑娘很是满意。
不过,面对一些女孩的打探,江山舞依旧守口如瓶,最后只是给蔺曌重新打扮一番,换了一套比上次《卧虎藏龙》首映礼上略微开放的白色圆领无袖齐膝礼服,在夜色中亲自带着她再次离开,惹得大宅里的姑娘各种羡慕嫉妒。
难免腹诽。
没办法呀,谁让人家个子最高,脸蛋也漂亮,平日里还最会扮冷傲呢。就是不知道真见了某位大老板,她还能不能继续摆自己的架子。
直到轿车离开了后海边的四合院好一会儿,紧紧握着上次陈晴丢给她就再也没收回的爱马仕手包的蔺曌终于问道:“山舞姐,我们这是要去哪?”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旁边对着补妆镜检查自己妆容的江山舞道:“等下懂事一点,不要总是别人欠了你一百万似的。”
蔺曌听江山舞这么说,有些委屈。
她不是陈晴那种对谁都可以笑语盈盈的性格,但内心也从来没有故意在什么人面前摆架子的念头。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幅皮囊,让她从小到大本能地生出一种自我保护心态。
江山舞见她不答,扭头瞄了一眼:“我说话你听到了吗?”
蔺曌感觉鼻子有些酸,微微垂首,点了点头道:“我听到了。”
江山舞重新开始补妆,一边道:“我可是好心提醒你。老板是一个很好的人,就算你摆冷脸,也不会和你计较什么。陈姐可不会纵容你,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
蔺曌从江山舞口中听到某个确认的字眼,心脏紧了紧,又连忙点头:“我知道。”
这次是真不敢懈怠。
因为陈晴。
蔺曌心中想起这段时间的一件事。
已经在京城待了一个多月,虽说在后海边大宅内的生活很安稳惬意,哪怕各种课程,其实都和享受生活差不多,但在大宅之外,蔺曌家里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蔺曌弟弟蔺衍刚刚进入高中就和人打架。
少年人下手没轻重,闹得有些大,连警方都介入了进去。
挨打的一方家里很有势力,穷追不舍,不仅要让她弟弟学业无法持续,还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想让蔺衍坐牢,甚至连她学习很好也和打架事件没有半点关联的妹妹蔺稚都被牵连,差点被勒令退学。
这是要毁掉她一对弟妹一辈子的意思。
父母各种奔走都无济于事,想要卖掉房子给人赔钱,也被拒绝,因为对方不差钱,就是要整人。
最后不知为何找到了她曾经单位那个对她念念不忘的领导。
那边传话,让她回去继续那份工作,然后,对方可以帮忙说项,尽量赔钱了事。
蔺曌当然清楚这番话的背后暗示。
面对母亲在电话里的哭求,蔺曌既心酸又难过,心酸自己一家竟然连这点风雨都无法阻挡,难过的是,母亲在电话里只想着自己弟弟的未来,完全不顾她回去会是什么结果。
蔺曌自然不可能悄然离开,事情转到陈晴那边。
只是一天,消息传回,说事情解决了。
蔺曌当然不信,打电话回家,父母也处在事情突然逆转的一头雾水之中,说是对方莫名其妙地就不再追究了,还很客气地主动上门道歉,送了一堆礼物。派出所那边还把他弟弟送了回去,学校的校长还亲自跑去她家慰问,清退她弟妹的事情更是再也不提。
事情还没算完。
又过了两天,家里打来电话,说是她那位领导被双规了。
依旧没完。
她在铸件厂兢兢业业了大半辈子才混了一个车间主任的父亲突然被市国资委喊去谈话,问他对厂长职位感不感兴趣?不是什么部门主管,也不是副厂长,直接就是一把手。
这次,一家人都有些蒙。
如果说当初蔺曌跟随陈晴‘好梦一日游’只是刘姥姥闯进大观园,看得见满目繁华却不明白种种花团锦簇幕后意味着什么,这一次,蔺曌真正体会到了财富和权势的恐怖能量。
哪怕父母颇为意动,厂长的事情蔺曌到底不敢擅作主张,让大宅里的女侍帮忙传话给陈晴,得到回复只是‘这种小事别来烦我’,女侍返回的原话,明显的陈大小姐语气,很不耐烦的模样。
蔺曌纠结了一夜,还是决定劝阻父亲。
可惜没用。
熬了一辈子突然得到这样的机会,父母到底没能抵住诱惑,同意下来,连带着和父亲同一工厂担任会计的母亲接下来都要接管财务部门。
蔺曌对此只能无奈。
因为明白了整件事都是她这个女儿在发力,这些日子,新官上任的父亲已经开始向她暗示,能不能拉些投资去家乡。
还有母亲,也再次念叨让她想办法把弟弟接来北京上学。
蔺曌只能表示无能为力,她是真不敢再用这些‘小事’去烦陈晴,因为她明白以陈晴的脾气,上次还算正事,而现在,如果贪心地跑去索要更多,对方更可能把已经给出的东西全部收回去。
被纠缠一番,蔺曌只能把上次得到的又一万块钱再次寄了回去,自己一分钱没留。
不过,连续拿到了两万块钱,似乎,好像有些适得其反。
家里人大概确认了她傍上什么大人物,倒也不点破,只是不间断念叨希望得到更多。
可是,她哪里还有更多?
她什么都没有。
或者,经历过这一遭,欠了那么多,她觉得现在连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甚至觉得,陈晴这次之所以把她先拎过去见人,而不是看似最乖巧听话的隋青豆或寇予几个,大概就是明白,她看似骄傲,但骨子里反而是最认命最驯服的一个。
各种胡思乱想着,直到车子停下,蔺曌才回过神来。
江山舞带着她下车,蔺曌抬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眼前是长城饭店的醒目霓虹招牌。
深秋时节,北京夜间的气温已经接近零度,女侍跟上前送了风衣过来,被江山舞拒绝,担心弄皱礼服,蔺曌感觉肌肤上的小疙瘩都被冷气激了起来,见江山舞如此,也没敢要风衣穿上。
两人进入长城饭店,这才稍稍暖和起来,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一处宴会厅。
进门之后,蔺曌打量过去,发现这是一场西式酒会,大厅中央是一排自助餐桌,摆满了餐点和酒水,围绕餐桌四周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交谈的宾客,大部分都是站着,只有靠窗那边摆放了几套沙发座椅。
稍稍辨认,现场很多面孔都可谓耳熟能详。
蔺曌刚刚也才知道,这是专门为《卧虎藏龙》举办的一个庆祝酒会。
江山舞刚进门,和她模样明显有些相似的江原驰就迎了上来,打量蔺曌一眼,对两人道:“我们过去吧,老板和陈姐在那边。”
说着指了下窗边沙发方向。
终于要见到某个大人物,蔺曌心情紧张,如同牵线木偶般随着两姐妹一起穿过人群,期间明显感受到周围人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只能假装不知道。
走到一处沙发座椅旁,蔺曌一眼就看到了对着自己几人来处而坐上次《卧虎藏龙》首映礼上有过照面的中影童总,这段时间,中影集团成立的消息也算沸沸扬扬,因为有过照面,蔺曌也难免关注一些。
童总见她出现,显然也没有忘记,客气地点了点头,蔺曌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相比大厅内其他一些人,要恭谨收敛太多。
随后是背靠自己这边的长沙发上,陈晴起身,笑盈盈地拉着蔺曌直接按在了她刚刚也注意到的一个棕发男人身边,然后对那人道:“老板,这就是蔺曌,曌啊,日月当空,是不是很大?”
陈晴一语双关,蔺曌难免有些脸红。不过,还是很快鼓起勇气,主动看向身边男人,打算和对方招呼。
这是一张明显的外国面孔。
如果是其他什么人,毕竟东西方之间的差异,难免会让蔺曌脸盲一下,但眼前,整个世界都不可能不认识的一个男人,照片出现在太多太多媒体平台上,蔺曌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西蒙……维斯特洛?!
怎么会是西蒙·维斯特洛?
不过,好像,西蒙·维斯特洛,才更是顺理成章。
西蒙打量一眼身边有些呆住的姑娘,没理会陈晴的调侃,只是道:“给她拿一杯酒过来,再带点吃的吧。”
陈晴乖巧答应,带着江山舞姐妹离开。
蔺曌随即才又稍稍反应过来,因为某个男人的普通话实在是太标准了,如果不是那张脸,根本感受不到是一个外国人在说话。
西蒙也没有再理会蔺曌,而是继续和对面的中影童总以及合并后开始负责中影制片业务的韩总道:“中国电影接下来该如何复苏,其实参照一下香港和美国即可,我的第一个建议类型就是喜剧片,无论是香港还是美国,每年票房榜单前列都会出现一些喜剧电影,特别是香港,周的电影已经成为一种标志。”
童总尽量不让自己目光瞟向某个身材实在惹眼的姑娘,闻言道:“西蒙,中国的影视产业环境和香港与美国都是不同的,就像今年暑期美国大卖的那部《美国派》,中国肯定就做不了。”
“我说的是一个方向,童总,”西蒙道:“《美国派》当然不适合中国,但是,中国完全可以参照,做一步类似的青春片,设定为即将高中毕业或刚刚进入大学的一群年轻人,不需要有性,也不需要各种低俗笑话,而只是讲述青春的故事,或许可以加入一些其他元素,比如音乐,比如体育,等等。”
童总这次明白过来,点头道:“这两年国内流行校园民谣,大概就是,关于这种,少年人青春的故事,倒是真的可以试试。”
西蒙也是点头。
九十年代正是民谣热,不过,西蒙私下里悄悄听过一些,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物非人非。
他这只大蝴蝶,影响的事情已经太多太多。
中国当下的音乐圈子,记忆中很多民谣歌手都没有在冒头,更多经典的校园民谣歌曲也没有在出现。毕竟相比小说、电影的长久酝酿,歌曲创作往往是昙花一现的灵感,哪怕是同一个人,当时间线奔向两个不同方向,都很难在产生同样的想法,即使类似,也不可能再是曾经。
终究是曾经珍贵的记忆,就此湮没太可惜,接下来遇到合适时机,西蒙也打算陆续把一些经典拿出来。
这么想着,西蒙接着道:“喜剧类型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因为成本低,而且很适合用于开发诸如新年、国庆等节日档期。不过,另外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对导演和明星的扶植。喜剧的低成本是一个优势,但观众并不是对所有喜剧都买账的,因此失败的机会反而更高,这就需要固定的一批拥有票房号召力的喜剧片导演和明星,达到一种让观众只要看到这些人,就会产生一种值得买票进场一看的感觉。”
对面两人都是点头,韩总又道:“西蒙,我私下也看过《爱情呼叫转移》的样片,老李在这部电影里的表演就非常棒,还有老冯,呵,他以前可是给我干活的,现在被你们挖过去了,我是说,他们应该就是锦书接下来重点培养的喜剧片导演和明星了吧?”
西蒙也不否认,笑着道:“当然。”
旁边童总跟着笑了笑,又问道:“西蒙,只是喜剧片可不行,接下来呢?”
“其实我也已经在做了,比如还在上映的《卧虎藏龙》,还有张导正在拍摄的《英雄》,以中国这边的成本标准,好莱坞对这类片子有一个统一称呼,叫重磅炸弹,这些电影能够引起事件式的广泛社会效应,具有开拓市场的作用。一部优秀的重磅炸弹,比如好莱坞的《侏罗纪公园》,可以将很多长期不看电影的人吸引进入电影院,而这样反复几次,很多以往不看电影的人,也会逐渐养成观影习惯。最后,喜剧稳定市场,重磅开拓市场,合起来就像幕布与主干一起搭建起了一个帐篷,在这个帐篷之内,大家又能逐渐开发各种作为支干的其他类型片,增加电影市场的多样性。”
“西蒙,你这一番话,真是让我和老韩茅塞顿开。”
蔺曌刚刚接过江山舞送来的酒水食物后就安静坐在西蒙身边,感受着某个男人淡淡的男子气息,偶尔的身体相触,只觉得心弦被拨啊拨,好一会儿才逐渐平静下来。随后旁听男人的侃侃而谈,哪怕不算完全理解,只是对面两位业界大佬的恭维语气和钦佩表情,也让她很自然地产生一种连带的骄傲感。
当男人和对面碰杯后,她又很自然的把放在膝上的小小托盘挪过去一些,男人也随手捻起一块水果。
自然而然。
她明白,自己是自然而然地适应了自己的角色。
而身边的男人,则是一种上位者的自然而然,自然而然地拥有着一切,包括她整个人,因此丝毫没有表现出什么客气或生疏,好像她本来就理所当然属于他一样。
蔺曌对此没有丝毫反感,内心深处还生出些有些卑微的小期待,希望他和对面聊天之余,偶然能够多看自己几眼。
随即又暗暗自嘲。
真没出息。
这样又聊了一会儿,对面两人起身,察觉到身边男人也站了起来,蔺曌连忙跟着起身,还有些无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直到男人微微朝他展开手臂,才小心挽过去。
接下来是一番穿梭应酬,男男女女,来来往往,各种她以往都只是可望不可即的大人物,还能够清晰感受到现场不少女人看向她时目光中的羡慕嫉妒,最后能做的只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随后被男人拉去舞池跳舞。
这段时间恰好学过,并不算熟悉,因此刚刚进入舞池时打起了所有精神,只是,当被男人搂住腰身,身体开始接触,四目相对,莫名又觉得脑子里的东西开始飞散。
西蒙打量着面前姑娘的紧张模样,笑道:“你好像比我高了一点。”
“没,没有的。”
听他这么说,连忙把身子放矮一些,有些后悔今天为了好看穿高跟鞋。
灯光变暗,音乐响起。
开始笨拙地跟随他舞动,只觉背后一只大手又稍稍用力一些,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贴紧一点,让我感受一下。”
顺从地贴上去。
不知道他满不满意,反正,她是很快感觉身子有些软,某种被抽空的那种,心跳却是加快,呼吸还有些困难。
不管了。
彻底放松,任由男人撑着,才没有摔倒在地。
好在对方很熟稔的模样,力气……似乎也很大,没让她真得软倒在地上出丑。
当一曲终了,周围轻轻的掌声中,男男女女们离开舞池,她也被送到窗边的一处沙发上坐下,回过神来,发现男人已经走开。
目光在人群中找寻片刻,发现他正和两位模样相似的女人相谈甚欢。
稍稍辨认才发现,好像是,《封神榜》里的妲己。
两个妲己?
嗯,依稀记得好像上次《卧虎藏龙》首映礼上见过,就是没有打过照面。
随后,不知道某个家伙是不是说了个笑话,两个妲己一起笑起来,其中一个还捂住肚子,被他扶了下,顺势就贴上去,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同样搭在了他肩膀上。
而他也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
于是又有些酸。
男人果然都是喜欢狐狸精的。
好在,他并没有被她们两个缠上,很快分开,她有些提防的眼观两路,发现又一个女子凑到了他身前,而那两个妲己,嗯,随后被江山舞带着一起离开,这让她莫名生出一些警惕。
鼓起勇气起身,主动走了过去。
来到男人近前,这次被很自然地揽住腰肢,耳边是男人语气坦然地帮忙介绍的声音:“这是任景兮,景兮,这是蔺曌,日月当空那个曌,是不是很大?”
听男人学着陈晴一语双关地调侃自己,为了不示弱,她假装未觉,努力让自己落落大方地与面前书卷气中透着几分干练的女子握手:“你好。”
任景兮淡淡地和她握了下手,又看向西蒙:“我已经和台湾那边联系过了,对于《仙剑奇侠传》的版权,他们还有些迟疑,如果有必要,我打算亲自飞去台湾一趟。”
“可以啊,就当是旅行放松一下,去一个星期吧,不许提前回来。小晴说你工作起来总是废寝忘食,这可不好。还有这次提前三周完成《还珠格格》的拍摄,我很满意,但也绝对不提倡,哪怕你自己无所谓,为了节省预算把别人压榨太狠,以后他们就不愿意为你工作了。”
“我也发现了,西蒙,最近正在反省呢。不过,去台湾的话,我觉得三天就可以了,还珠还在进行后期,我不能离开太久。”
西蒙伸手过去拨开任景兮落在额前的一缕头发,又顺势下移托了托女人明显有些清瘦的脸庞:“听话,我说一周就一周。”
知道西蒙是关心自己,任景兮毫不在意周围目光地微微侧过脑袋朝男人掌心贴了贴,乖巧道:“好啊,我听你的。”
这番突然的亲昵看的蔺曌都有些不自然,她自诩肯定没办法当着酒会现场这么多人的面往男人掌心贴。不过,蔺曌又察觉到,这番亲昵,与刚刚那两只狐狸精又明显不同,大概就是,两个妲己主动贴上,更多还是因为男人的身份,而面前的姑娘,对于他,明显带着几分真情的依恋。
蔺曌想到自己。
她对他,又是什么?
深究起来,哪怕不愿意承认,她也明白,至少,暂时……还是因为他的身份缘故。西蒙·维斯特洛,只是这个名字,就能让太多太多女人瞬间失去抵抗力。明白这一点之后,再打量此时她挽着男人与对面说话的状态,蔺曌甚至有些心虚,好像自己才是一个插足的第三者一样。
当男人手放下,任景兮稍稍有些不舍地主动握住西蒙一只大手,问道:“对了,西蒙,你这次什么时候离开?”
“周日,”西蒙道:“这次来可是有很多事情的。”
“关于东南亚?”
“是啊。”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任景兮随即又露出一个让蔺曌都有些自惭的干净好看笑容:“那,我最近能看到维斯特洛效应吗?”
“这可不一定,”西蒙笑道:“而且,我其实也没那么喜欢当扫把星。”
“扫把星好难听啊,灾星更好一点。”
“嗯,那就灾星。”
任景兮随手把另一只手里的高脚杯递给对面空着手的蔺曌,两只手一起握住男人大手,目光含情地望过来:“其实,你也是我的灾星呢。”
“只是你一个人的,这么贪心?”
“好吧,西蒙·维斯特洛是我们所有女人的灾星。”
“感觉成就感立刻就满值了。”
“呵呵,”任景兮笑了起来,又稍稍收敛:“西蒙,我感觉做完还珠,整个人都变了,你会不会不喜欢?”
“你是说更大胆更主动了?”
“嗯。”任景兮点头,又多少有些担忧地解释道:“他们还说,我不用上表演课,只是当了一回制片人就完成了解放天性这一步,现在彻底没有脸皮了。”
“还可以吧,我其实是一个被动型的男人,喜欢女人主动。”
任景兮翘着嘴角微微仰了下脑袋,随即放弃:“想学你们西方人翻白眼呢,可惜翻不好。”
“这需要天赋,其实我也翻不好,你抽空可以和小晴多学学,她最精髓了。”
“我可学不了,晴姐段位太高,根本不用翻白眼都能让人知道她是在嘲讽,还是很强烈的那种。”
“等下我告诉小晴,你说她坏话。”
“这个真的不要啊,晴姐真会收拾我,很麻烦的。”
“好吧,那就放过你了。”
“谢谢老板,”任景兮模仿了一下陈晴的语调,在蔺曌越来越觉得自己是第三者时,看了眼右侧不远处:“那边覃氏兄弟等好一会儿了,他们最近成立了一家名叫星美的公司,西蒙你也参股了吧?”
西蒙点头。
“那,你等下会去下面他们开得天上人间坐坐吗,听说里面很精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眼前姑娘显然不知道西蒙也是股东。
西蒙也不会主动坦白,不过又诚实地摇头:“不感兴趣。”
以西蒙现在的位置,什么样的风光见不到,完全没必要跑去什么风月场,更何况,他还有越来越严重的洁癖。
任景兮歪了歪脑袋,反应过来,点头道:“也是呢,不过,我发现夜总会真的很赚钱。”
“这个就别多想了,你做不来,也不能做。”
“嗯,我知道,那就这样,”任景兮说着,上前抱住西蒙轻轻吻了下,分开后道:“我回去了,这是专门过来和你打招呼,忙了一天,要回去早早睡觉。说起来,如果不是和央视的林总打电话讨论还珠发行的事情,我还不知道你过来,晴姐……唔,我不说她了,说不起。”
西蒙却是又稍稍拦住:“还珠的发行,你打算和央视合作?”
“没这个打算,央视限制太多,给的价格也不高,”任景兮眸子里闪过精明,摇头道:“只是接触一下,打好关系,拓展人脉。”
西蒙这才放心,没再多说。
待任景兮离开,蔺曌终于放松下来,随着男人一起迎向走过来的兄弟两个,从刚刚两人对话中,蔺曌得知,原来两人竟然是这两年大名鼎鼎的天上人间老板。
不过,双方谈起的又是一家名叫星美的影视公司。
任景兮知晓身边男人在美国堪称根基的丹妮莉丝娱乐集团,只是,从上个月的《卧虎藏龙》首映礼开始联想,锦书、光线、华谊、海润、荣信达、还珠影业……乃至眼前的星美,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对方在中国的影视娱乐产业也已经有着如此广泛的布局。
又是一番寒暄,大概又在酒会上待了半个多小时,陈晴再次出现,凑在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蔺曌隐隐听到几个字,神神秘秘的模样,说什么洗干净了。
洗干净了。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洗钱?
不对。
以西蒙·维斯特洛的身份,怎么可能需要洗钱?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
话又说回来,她可是学会计的,而且,上大学的时候,还专门研究过这方面的一些资料,当然不是为了将来做坏事,只是出于兴趣。
如果……
如果他真的需要洗钱,自己,似乎能帮得上忙。
而且,她觉得吧,自己应该是一个很坚定的人,就算将来事发,她也肯定能守口如瓶。
毕竟家里的事情,虽说是陈晴帮忙,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的缘故,她欠了他的,就算将来死掉也不会出卖他。
就像,就像刚刚那个任景兮。
不知为何,她觉得某些方面,两人可能很相似,当然,差别也很明显。至少,那个女人,可没有她的气势汹汹。
陈晴耳语一番,大家便离开了宴会厅。
来到楼下,蔺曌很自觉地放开了男人手臂,然后又自觉理所当然地没能挤上男人的同一辆车。
反正,肯定都是返回后海的大宅吧。
然而,事与愿违。
当蔺曌在后海南畔的大宅里下车,发现,除了送她返回的两位侍从,其他人根本没有过来。
这又是……什么状况?
可惜,连个能探询的人都没有。
怏怏地返回自己的房间,面对其他女孩跑来打探,蔺曌完全无话可说,自己躲去洗澡。
再然后,直到躺在床上,才突然明白过来。
是那两只狐狸精。
哼。
心酸又自艾地辗转反侧,最后再次得出结论。
男人果然都是喜欢狐狸精的。
就是不知道洗钱的事情,什么时候能主动和他说说,她真的可以帮忙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