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面前的门被打开,温伏南的声音从门禁控制器中传出:“怎么不进来?”
唐果拉开门,拎着一袋子药品,换鞋走进客厅:“在外面耽误了点时间。”
温伏南将两条腿架在沙发上,慢慢揉捏着自己的小腿。
他的小腿虽然没有知觉,但还是要锻炼,主要是防止肌肉萎缩。
唐果将过期的药品全丢了,又将新买的药全部填补进去:“晚上洗完澡再给你上药。”
温伏南身体僵了僵:“我自己可能不太方便。”
唐果偏首笑了笑:“想让我帮你洗啊?”
温伏南耳尖红了,低头用力按压着,故作平静地说道:“我可以自己洗,不过挪动的时候需要你帮忙。”
“嗯,晚上需要我的时候,叫我就行,我去做饭了。”
唐果揉了揉他的头发,被他挥开手:“不准乱碰我的头。”
唐果敷衍地点了点头,非常不走心地摇了摇手,钻进厨房做晚饭。
……
晚饭做得很家常,照例三菜一汤,温伏南很给面子地吃了不少。
唐果将餐具丢进洗碗机,洗完之后把餐厅整理了一下,就进卧室给温伏南找睡衣。
为了避免他把伤口弄到水,唐果拿着保鲜膜将他的脚和手给包起来,然后把他抱进了浴室里。
浴室专门放着凳子,唐果将浴缸的水放好,叮嘱道:“你把衣服脱了,一会儿拿浴巾把腰间围起来,我再把你放浴缸里,那只脚不要碰水。”
温伏南被她叮嘱地脸发烫,推着她离开,不耐烦道:“我知道,我不是三岁小孩子……”
唐果离开浴室,又担心他在里面摔得头破血流,此时不得怨一下自己的愚蠢自大。
早知如此,就该带着护工,这样哪还用得着折腾她。
欸!
失策了。
……
浴室里传来温伏南的声音:“我好了。”
唐果推开门,看着腰间围了一条白浴巾的温伏南,第一次感觉有那么点尴尬。
不过,她面上还是很稳,弯腰将他抱起,小心翼翼地放进浴缸里。
不用温伏南催促,她已经转身离开浴室。
冤家别过来
洗完澡后,又是一通折腾。
将人丢在床上,唐果终于松了口气,真是夭寿了!
她从柜子里拿出睡衣,钻进浴室冲了个澡,又敷了一张面膜,满身水汽地走出浴室。
贵圈 赵熙之
温伏南靠坐在床头看书,他穿着深蓝色真丝睡衣,睡衣领口是米白色,看起来质地光滑又柔软,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漂亮的锁骨线条。
唐果跳到床上,盘膝坐在床角将手机捞到面前,点开综艺,继续给小哥哥打call。
温伏南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飘忽,房间内开着空调,冷气吹得他头脑清醒,眼前活色生香的美人也让他有点浮想联翩。
她穿着香槟色的吊带睡裙,外面罩着一件薄开衫,露出了大片粉白的肌肤,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儿。
明明两人用的是同一种,偏偏他总觉得她身上的味道更浓。
她从浴室一出来,整个卧室都被她身上的味道填满。
……
“还不休息吗?”
温伏南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晚上十点了。
唐果脸上的面膜早就揭掉,她揉了揉半干的长发,将手机上的视频暂停,从抽屉里翻出吹风机:“我吹个头发就睡。”
她坐在床边吹头发,温伏南的目光就在她脊背上留恋。
卧室内的光线没有那么明亮,他有点恍惚,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
地点不怎么美妙,他在床上,她在床下。
她是被他从床上扔下去的。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她背对着他,回头的时候他才看清她的脸。
漂亮至极,但一看就是不安于室的那种美人。
……
唐果吹完头发,发现他的眼神有些飘,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温伏南将吊灯关掉,只留下一盏床头的台灯。
他躺进被子里,侧身枕在自己手臂上,淡笑道:“想一些,你听到可能会觉得不愉快的事情。”
斗破巅峰 幽冥圣域
唐果眉目一动,果断闭嘴,她才不想听那些影响她心态的话。
看着她脸色一变,立刻老老实实地躺进被子里,他将台灯也关掉,卧室陷入黑暗。
温伏南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我?”
以唐青的姿色,即使没办法成为顶级豪门的女主人,但是嫁个有钱的富二代绰绰有余。
唐果闭上眼睛不理他。
她哪儿知道原主在想什么,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搞清原主和苏澄之间分手的原因。
而且,唐青每个月还有一笔不菲的转账,转给谁,她没想起来。
这两件事搞得她头都大了。
一 枚 銅錢
……
温伏南没听到声音,又叫了她一声:“唐青?”
唐果翻了个身,和他面对面躺着,忍不住开怼:“你不是困吗?还一个劲地喊,跟我夜聊,你不怕气得今天晚上失眠?”
温伏南:“……”
“你不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不行吗?”
唐果呵呵一笑:“真不好意思,我就是阴阳人,说话就这个调调。”
“今天给你一天好脸色,你别蹬鼻子上脸!”唐果将脑袋凑近,咬牙威胁道。
她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脸上,温伏南身体后移了一点点,一只手抵住她的额头。
“你别靠太近。”
唐果拍了一下他的手背:“矫情!”
温伏南将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忽然换了个话题:“你跟苏澄认识?”
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温伏南等了很久,他忍不住往她的身边靠了靠。
“我想听真话。”
唐果冷嗤了一声:“你不是都听到了?”
温伏南:“没有,我只是看到了,你们说什么,我并不知道。”
唐果推开他,翻转身体背对他:“看到了还问个屁?确认你是不是被绿了?”
温伏南撑起身体,去抓她的手臂:“你不会婚内出轨吧?婚内出轨,你可是拿不到一分钱。”
唐果被他气笑了,翻身后才发现他靠得太近,她一转身就贴近他怀里。
两人动作都僵住,唐果伸手拍了他一巴掌:“有病啊你,还希望自己被绿?见面就几分钟,怎么出轨,你大爷的!”
温伏南身体微微下压,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屋内。
但室内依旧很暗,唐果只能看清他的鼻尖和下颚,还有微微滑动的喉结。
他的头越来越低,唇部线条在视野中也越来越清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