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白玉冠…..是白玉冠的人!”
铁狼四人一眼便看向惨叫传来的方向,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女道人。
“白玉冠,背剑却不用,只是以手对敌。这是白玉冠的标志!还有脸上的粉色花瓣标记….绝对是那群疯子!”
铁狼神色凝重,心头已经有了退意。
如果说古剑派是野狗,那么白玉冠的女道人,便是真正的猛虎。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数。
就算他们义父周大善人,也是不敢轻易招惹。
“撤!”铁狼冷声道。
“可是大哥,崇星杯!”一旁的同伴急声道。
铁狼沉默下来,左右看了看其他四周。
“就她一个人么?”他心头微动起来。
高陵身死,古剑派的人也纷纷停下来,目光看向白玉冠的女道人,眼中隐隐有了凶意。
古剑派内部的规矩森严,若是他们就这么回去,怕是要被派中刑堂割舌断肢,比死还惨。
也正是因为古剑派的武功以刺为主,简单直接,所以培养起来成型极快。
所以派中并不缺人手,特别是他们这些一血二血的人手。
“他只有一个人!杀了她!!”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大吼起来。
人群骚动着。
高秀却忍不住悲痛,兄弟被杀,他情绪已经有些崩溃起来。
“杀!!”
他猛然一声大吼,带头冲向女道人。
噗嗤!
刹那间一点寒光乍现。
他身体一下扑倒在女道人身前,胸口心脏处,浮现一道花瓣形伤口。
伤口贯穿心脏,从背后透出,简单,直接,致命。
周围人甚至连她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
“府城的白玉冠….果然名不虚传…”铁狼眼瞳紧缩,在场中,只有他速度最快,修为最高,所以也只有他看清了那女道人出手的速度动作。
那女道人先是抬手一指点出,然后另一只手助力在后方手肘一推。
双手用力,瞬间破开高秀的护身劲力,破开皮肉骨头,贯穿心脏,结束战斗。
从头到尾,高秀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看清。
全因对方速度太快了。
“撤!”铁狼二话不说,带人迅速后退,离开。
此事已经不是他们这点人能应付的了,必须回去申请支援。
古剑派的人没了带头人,此时也有些慌了,一个个悄悄后退,不敢再往前。
女道人也不意外,只是转身,回到高陵尸体身前,从其身上摸索了下,摸出一个包裹得极好的黑绸布小盒子。
啪嗒一下打开盒子,里面静静摆放着一只人眼大小的碧绿精致玉杯。
玉杯周围杯壁雕刻有大量文字,似乎是前朝文字,组成一篇完整的赋文。
杯座上有缠绕盘旋的一只只异兽雕刻花纹。其中有蛇有龙有牛有羊。
“果然,杯子就在这里,杀!!”后方阴暗处角落,一道道人影跳跃而出,呈四方阵型,将女道人包围。
“杀!!”这些人赫然正是苦力打扮的一个个壮汉。
女道人面色不变,只是站起身,合上盒子。
“崇星杯是假的。”她平静道。
“假的?那么真的在哪?”暗处一个声音尖锐问道。
“不知道。”女道人回答。
“杀了她!先拿到杯子再说,谁知道她所说是真是假!”尖锐声音厉声道。
周围人影顿时一拥而上。
片刻后。
雪下得更大了,雪地里一片鲜红,到处都横躺着一具具尸体。
噗嗤。
女道人缓缓将手从最后一名白发老人心口抽出,甩掉上边的血水。
“我说了,是假的。”
看着老人倒地身亡的尸体,她平静道。
接下来,她得去查出,真的崇星杯在哪。那庄爷已经被古剑派的人围杀而死。
而古剑派若是得了真杯子,绝不会还来这里围杀周大善人的义子义女。
而若是周大善人得了杯子,也不会还留下,该是第一时间便转身离去。
重生之变废为宝
所以….杯子很可能,是被庄爷调了包。
女道人眼神一凝,知道该从什么方向调查了。
庄爷生前在这里飞业城,接触了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这些人,这些地方,必然就是他可能藏匿杯子的关键。
毕竟,在飞业城前,他半途中可没机会没时间,进行调包。
只有到了飞业城,这一段时间的安稳,才有可能让其能找匠人定制杯子,精雕细琢。
确定方向后,女道人转身朝着飞业城城门方向走去。
*
*
*
藏剑峡处。
漫天的绝如鸟在兽饵的引诱下,轻而易举便被引开。
趁此机会,众人车队纷纷驶入峡谷,然后快速前行。
中途兽饵被吃完,马上有人紧接着远远将第二枚兽饵扔出。
顿时大群的绝如鸟纷纷被引过去。
一众车队继续往前,平安的驶过藏剑峡。
越过峡谷,又往前赶了一段路,方正等人才稍稍放松,休息了一会儿。
魏合等人也打算和车队分道扬镳。
“小春子,真的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走?”万青青看着对面送行的方永春,微笑道。
她和魏合都很喜欢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姑娘,在检查了其根骨后,发现居然是中,所以她是打算将其收为弟子的。
可惜…
“谢谢青青姐,我还是决定要和义父他们一起。不想和他们分开。”小姑娘认真的鞠躬道谢。在她看来,学武什么的,只要去周围花钱拜入拳院就好。
“真是可惜了…”万青青叹道。
魏合在一旁微笑道。
“若是当真喜欢,便给她留个念想好了。”
“这样也行。”万青青从袖中取出一个万毒门信物,轻轻一扬,正好将其丢到方永春身前的地上,倒插入地。
“这是我的私人信物,若是你以后想要来找我,可以凭借此物,前来泰州宣景抚松镇,那里有家万家酒楼,你去了出示此物即可。”万青青叮嘱。
“多谢青青姐。”方永春顿时一喜,知道这是机缘,赶紧捡起来收好。
大雪纷飞,地面积攒的雪层越来越厚。
两边车队终于彻底分开,朝着前面两条不同道路分叉,离开。
魏合这边只有六人一豹一马。
那三角豹拉了一阵的车子,又被换成了原先的马。
全因为这豹子拉扯有些晃动,毒打了很多次也没用,始终不如原先的马匹稳当。
魏合索性又换了原先的马匹。
这样一来,三毒和尚被打发去,和他的三角豹负责警戒狩猎以及杂活。
驾车的任务便落到了刚刚收服的白鬥身上。
一位锻骨武师拿来赶车,也就是魏合才会如此奢侈。
不过他自身的实力远远超越了锻骨,也就不甚在意了。
越过藏剑峡,前面是一片树海。
也是当初魏合离开云州时,边境的那片树海。
他一边盘坐在车厢中修行,一边侧目从车窗往外望去,欣赏景色。
“这就是云州么?”万青青在身边依偎着他,轻声问。
她从未来过云州。
“过了这片树海,才是云州境地。那时候,我才离开这里时,身边只有二姐,和回山拳院的几个师兄弟…”魏合回忆道。
“那时候你应该才三血吧?那么少的人,第一次离开家乡,就要穿越这么远的树海。还要面对那么多危险异兽。”万青青叹道,“恐怕很辛苦吧?”
“是很辛苦。”魏合点头。“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这次回来,一方面是接回二姐魏莹,另一方面,也算是故地重游,想要调查清楚大姐父母的下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而若是真死了,怎么死的,谁杀的?谁害的?
免不得要清理一批人。
还有当年,害得回山拳院分崩离析,郑师重伤而死的七家盟…
洪家堡,武师盟,香取教,少阳门,还有当初的师兄弟,关楪,程少久,江严,姜苏。
一幕幕回忆,一个个人,不断在他眼前闪现。
“那时候,我还记得,城里瘟疫蔓延,二姐心头又善良,便开了铺子做包子卖,把杂粮做成包子,便宜卖给城里的穷人,让他们可以用其他东西来换。”
魏合笑道。
“现在想想,也是傻,当初没被一大群人涌上来抢了铺子,没被染上病,也算是运气好。”
“姐姐还有这种事情?”万青青在一旁略带诧异笑道。
“嗯,那时候我们住的地方,又潮湿,又阴冷,墙角全是霉斑,晚上会有老鼠窜来窜去。那时候的老鼠也是饿得紧,一不小心就会在你脚上狠狠来一口,然后就会得病。
而城里饿死的人病死的人太多了。药草根本供不应求…一旦被老鼠咬到,可能就会过不了多久死掉。所以必须万分小心。”魏合回忆道。
“真苦…”万青青哪里听过这等遭遇,顿时轻轻伸手握住魏合的手。
“这还不算,晚上天黑,必须得及时关门,否则香取教的游行队伍发现你醒着,就会强行把你从屋子拖出来传教。让你破财,加入队伍。你若不允,那便会家破人亡。”魏合道,“那时天天晚上,我都能听到外面一阵阵的传教声。”
万青青闻言也是咋舌。住在天印门中长大的她,哪里体验过这等艰苦危险生活。光是听听都觉得艰难。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回头带你去看看我当初住的地方,还有我最开始习武的地方….然后我们再去祭拜一下我的启蒙恩师。”魏合沉声道。
“没有郑师,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嗯!”万青青认真点头,她也很想看看,自己夫君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