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您怎么还不去死呢?”
太子的童音,在此时,显得有些空灵。
尤其是那个“您”字,带着尊重,带着内涵,带着一种官方正式的口吻。
许青衫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他没想到,
等待他的,是这一句话,且没想到,这句话,竟然出自储君之口。
储君,是半个君。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而有时候,储君要你死,其实比“君”,更难活。
皇帝发怒,要赐人死罪,定个秋后问斩,周遭关系活动,群臣建言,皇帝再有心敲打或者心意转还,多少,是有不小的概率让你保住脑袋的。
政治是一场游戏,一切的流程和形式,都是为了保证让这个游戏看起来更为肃穆与神圣,大家,都是参与者,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玩儿法。
质询的旨意,一道接着一道;
等待许青衫的,本该是被调回燕京,冷坐一段时日后,再开始寻由头去“顺蔓摸瓜”,以小过治个大罪。
毕竟,钦差是皇帝选派的,钦差,代表的是皇帝的意志,堂而皇之地直接下诏书治罪,等同是在抽皇帝自己的脸,相当于是皇帝在自我证明,他,也是会犯错的。
许青衫在走这个流程,所以,他现在还是钦差;
但当太子说出这话时,他清楚,自己的政治生涯,不,自己的这条命,已经没了。
太子没有实权,太子现在不掌管任何衙门,甚至还没正式开东宫,也没有所谓的太子党,不像当年陛下在潜邸时,一手掌户部一手掌大燕最早一批的进士官员,想整谁,都有人可以帮他打冲锋打掩护。
可偏偏,
太子身份贵重。
他说你该死了,
你要是不死,
让国本的颜面,往哪里放?
陛下会衡量的,因为太子让你死了,你还活着,等到太子继位时,你会不会心存怨念?亦或者,你想以后加入夺嫡去废太子?
这些,都是后话了,因为你压根就等不到以后。
政治和身体上的双重否定,
让许青衫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他清楚自己这次差事办砸了,也明白自己以后仕途没戏了,能否保住家小,还得看运气,但原本先前,他还有一份体面。
体面,是天家给你的,是天家的光环,支撑着他见平西王可以不跪,见世子殿下可以不跪;
但当自身的依仗,全都是别人借你的时,其实,你已经输了,当人家收走时,你才会发现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凄凉与无力。
氓道
身边风景也动人
“噗通!”
许青衫跪伏在了地上,失魂落魄。
很荒唐,
真的很荒唐,
一国储君,就这般堂而皇之地当着众人的面,当着肃州城一众官员的面,问,你为何还没死?
你犯了这么大的罪过,你为何还有脸活着?
你还想要体面,你还想要走流程?
你得有多不要脸,
还能站在这里?
但凡要脸一点的,早该自己了断了啊。
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童言无忌,却又“君”无戏言。
许青衫宛若丢了魂,
嘴角,甚至还有白沫子开始溢出。
燕国不似乾国,士大夫文化那么重,在燕国,甚至可以文武序列按照需求进行转换,但毕竟是传承自大夏的体制;
这种被君主完全否定自身存在价值,不,是否定了存在必要的打击感,足以让类似许青衫这种的正统官员,失心疯。
周福睿看不下去了,向身后看了一眼肃州知府,肃州知府会意,上前欲搀扶起许青衫,周福睿本人也上前打算打个圆场。
却在这时,
自帅輦内,走出一道英武的身影。
周福睿和肃州知府马上止住了脚步,而后齐刷刷地跪伏下来:
“拜见平西王爷,王爷福康!”
身后,那群先前刚刚站起身的肃州大小官员们,在此时也都再度跪伏了下去:
“拜见平西王爷,王爷千岁!”
声音比之前整齐,也比之前洪亮;
太子毕竟太小,燕京距离这里也有点远,平西王爷却在眼前,同时,王爷的大军也在这里。
不管怎么比,平西王在此时的“身份”,毫无疑问地都是全场最重。
郑凡的目光落在瘫坐于地的许青衫身上,而后移开,对周福睿微微点头,最后看向肃州知府,
开口道:
“本王饿了。”
……
接风宴,自然是准备好了的。
肃州城最大的酒楼,在今日被包了场,同时一大批的衙役和城内巡城司的甲士,早早地就做好了护卫,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但准备归准备,肃州知府王岩可真没料到王爷真的会进城来吃饭。
可人家既然要吃,那自然得备着,同时也得陪着。
大明新篇章
帅輦入了肃州城,平西王领着太子和世子,在周福睿王岩等一众肃州官员的陪同下,一同走入了那栋酒楼。
入座后,
太子坐平西王左手边,天天坐右手边。
周福睿和王岩陪坐,桌上还有肃州城当地的一些有头有脸类似乡贤一类的人物陪同。
任涓站立一旁,身为伯爵的他,在这里理所应当有一个位置,但他却坚决不坐;
这就使得陪坐的一众人如坐针毡。
周福睿和王岩努力地想要活络一下氛围,问问王爷辛苦,再介绍介绍肃州当地的特色菜式,但王爷自打入座后,就斜靠在椅子上,用手撑着自己的额头,遮住了小半张脸,一点都没回应,像是已经睡着了。
“弟弟,吃鱼,好吃。”
“谢谢哥哥,哥哥吃这块点心。”
“嗯,好吃。”
“嘿嘿。”
俩孩子倒是吃得不亦乐乎,毕竟行军途中,郑凡的吃食上虽然还是比较讲究的,没像镇北侯府那般讲究下面士卒吃什么上面也必须吃什么,但毕竟条件有限;
眼前一大桌子且还在不断送上来的好菜,确实是让俩孩子很开心。
但这就苦了陪坐的一众官员们,只能帮着给俩小爷端个盘子,亦或者夹个他们胳膊够不着的菜,其余的,没法聊啊。
你能和俩孩子聊风花雪月么,你能和俩孩子聊人生感悟么?
再者,
俩孩子先前的“战斗力”,也着实震惊了大家伙。
谁能保证你和他们聊着聊着的时候,太子亦或者世子就不会冷不丁地来一句:
“嘿,您怎么也还活着呐?”
故而,
主桌包间里的氛围,当真是压抑到了极点,不少大人们情不自禁地用脚趾在摩擦着靴底好歹给自己分散一点注意力。
外头陪桌很多,酒楼有四层,三楼的一桌子上,坐着瞎子等人。
樊力吃得很开心,大快朵颐;
薛三也不客气,吃啥拿啥;
阿铭照例喝酒,不吃菜;
瞎子吃得慢条斯理,还不忘中途吩咐何春来与陈道乐去前门那儿候着去。
“在候着什么?”薛三一边啃着鸭腿一边问道。
“等一个人的死讯。”
“谁?”
“钦差啊。”瞎子夹起一个鳖壳,送到嘴边,在边缘位置轻轻地咬食着。
“会死么?”
“会死的。”
“自杀?”
“是。”
“没人会阻拦?”
瞎子笑了,将鳖壳放到碗里,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道:
“甚至会帮忙。”
薛三是蹲在椅子上吃饭的,此时的他,将身子微微后靠,看了看四周以及下面的一众官员。
瞎子继续道;
“别看这些人现在吃得正欢,但心里头,其实早就在掐着数了,许青衫的政治生命因为梁地之败已经被终结了,一个没有政治生命的人,在官场上等同于失去了所有价值,甚至连躯壳,都有些碍眼了。
再者,一个钦差,也就带着他的行辕下来,如果不依靠地方上的帮忙,哪里可能真的办得起事儿?
肃州城距离肃山大营很近,且还掐着肃山大营的粮草命脉,先前许青衫以断粮道为法强行逼迫陈阳就范,这才彻底惹怒了陈阳。
这里头,肃州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员,出力必然不少。
太子在帅輦上的那句话,其实最高兴的,不是陈阳,而是眼前这些肃州官员们。
许青衫‘自尽’了,意味着事情结束了,他们就不会再受到后续的株连;
所以,许青衫是必然会‘自尽’的。”
“弯弯绕绕还真多。”薛三撇撇嘴,拿起一只虾。
“这是政治语言,也是政治交换,接下来大军聚集南门关,后续调动还得依靠肃州城这个体系。
当初靖南王不也是放着颖都上下旧大成国的官僚没管么?
再说了,这世上从来不分什么有罪没罪,只论有用没用。
有用的人,就算罪大恶极,也依旧不会有事;
没用的人,就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依旧会被人觉得碍眼。”
瞎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了一口,
道:
“咱们是在官场上混得少,一直混军旅,后来又有了自己的地盘开始白手起家,走的路线不一样罢了;
等到咱们回过头来时,咱们的力量已经可以凌驾于这个体系了,不用去研究也不用去学,但瞧着,还挺有意思。”
瞎子话刚说话,就看见陈道乐与何春来急匆匆地上来,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众巡城司甲士急匆匆地出现。
“不好了,钦差大人自缢了!不好了,钦差大人自缢了!”

包厢主桌;
许青衫在行辕自缢的消息传来后,在场所有人,神情都是一松。
就连先前一直像是在打盹儿的平西王爷,也终于坐直了身子,举起酒杯,道:
“为许大人干一杯,缅怀许大人。”
众人神色都有些尴尬,但好在都是官场老油条,马上又掩盖下去,纷纷举杯。
但因为无法摸得清楚平西王爷的“喜好”,故而没谁在此时借题发挥,哭哭啼啼哀嚎哀嚎。
平西王指了指那位跪伏在地上的肃州城巡检司校尉,
道:
“你刚刚说了,许大人留下了一封遗书?”
这名巡检司校尉愣了一下,他没说啊。
这时,
周福睿开口道;“王爷,下官稍后将遗书送来。”
郑凡摆摆手,
道:
“不必了,直接呈送给陛下吧。”
说着,
郑凡伸手摸了摸太子的脑袋,道:
“传业。”
太子马上放下筷子,恭敬起身离桌:
“干爹?”
“太子,是一国储君,国本所在。”
说着话时,平西王的目光扫视四周,继续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许青衫罪行为太子所点破,羞愤自尽,想来遗书内,会有自承其罪之内容。”
“是是,是。”
“必然是有的。”
“王爷说的是。”
平西王爷点点头,端起空酒杯,天天帮忙将酒倒上。
“诸位,再饮一杯,本王来晋西南,所为何事,大家应该都清楚,此战之后方,还需诸位帮本王操持。
待本王击溃乾楚小贼,凯旋后,将亲自为诸位向陛下请功!”
这句话的意思是,钦差的事儿,翻篇了,接下来的战事,大家应付得好,那就继续和和美美和以前一样。
一时间,诸位大人全部起身:
“愿为王爷效命!”
“愿为王爷效命!”

平西王的帅輦,在肃州城停留了三日。
第一日,肃山大营的留守兵马不出,第二日,依旧不出,到第三日,留守的两位参将,将剩余的兵马调了出来,来至肃州城外请求入列。
平西王依旧没出面,而是按照先前接收其他部兵马的规矩,将他们进行了收纳安置。
随即,
帅輦出了肃州城,开始向南,往南门关而去。

昨儿个下了一宿的雨,到现在还没有停歇的意思。
远处的南门关,高耸巍峨,就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论雄伟,它比不得雪海关,论形势之重要,它比不得镇南关,但在此时,它却成了大燕统治下,三晋之地最为薄弱的一环。
大军的营寨,就在后方,一望无际。
而此时,
在山坡上的一顶草棚下,刘大虎正煮着茶;
剑圣坐在旁边,没习惯性地打瞌睡,而是帮忙准备着茶具。
草棚下,
就这一对父子,外加一位静坐在那里的王爷。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打头儿的,是任涓,在任涓身后,则是陈阳以及其麾下的几个将领。
任涓是全身甲胄,陈阳则是一身便服,其身后的几个将领则披着甲。
剑圣左手接过儿子刚煮好的一杯茶,右手拿起了龙渊。
任涓他们在距离草棚子还有一段距离时纷纷勒马,转为下马步行。
同时,后方有信火传出,随即还有号角声响起。
这意味着南门关的城门开了,按照预先的安排,南门关开门后,大军将直接入关,接手这座关卡。
陈阳没讲条件,直接将南门关打开,这,算是一个态度。
剑圣觉得有些枯燥,道:“南门关的城门,又开了。”
“呵呵。”
郑凡笑了。
上次南门关打开,是当初的晋皇现如今在燕京的晋王虞慈铭,亲自开启的。
剑圣叹了口气,道;“我一直在想,要是当初晋皇没有自开南门关引燕军进入,现如今的晋地,会是何种模样?”
郑凡毫不客气地回答道:“你认为当年赫连家和闻人家的所谓联军,能打得过老田和李梁亭联手率领的镇北靖南铁骑?
就算不从南门关绕后,就算是自马蹄山沿线,堂堂正正地打,你觉得,那两家,能赢么?”
剑圣是个实诚人,闻言,摇摇头。
当年的靖南军,是田无镜十年磨一剑的产物,战斗力,是巅峰,接下来的数年南征北战,老卒战死新兵补充再加上扩军的稀释,其实战力,是下滑了的。
而当年的镇北军,刚刚从荒漠那里调过来,胡子上的沙子可能还没料理干净,那战斗力,也是毋庸置疑。
最重要的是,两位侯爷亲自领兵,搁现在来看,简直奢侈到无以复加。
郑凡拍了拍手,道:“虞慈铭不自开南门关,无非就是燕军会多死不少人,但晋人,会死得更多,数倍,乃至十数倍。
晋西之地,将和晋东一样,近乎沦为一片白地。”
“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一切都是为了苟活,那道义,还有何意义?”剑圣问道。
“道义,是你拳头足够大时才能拿来做装饰用的,拳头不够硬时,道义只是一张遮羞布。这世上万千事,看起来,总给人一种含情脉脉的感觉,但实则,永远都逃不离弱肉强食的铁律。”
刘大虎很仔细地听着王爷的话,在心里还在默念着。
这时,
任涓和陈阳等人走到了草棚外。
任涓,是郑凡命他去的南门关,算是说客吧,毕竟他们都出身于靖南军体系,可谓是老相识老袍泽。
此时,
任涓侧开身,
陈阳带着自己麾下的五个将领,直接跪伏在了泥浆地里。
“末将拜见王爷,王爷千岁!”
“末将拜见王爷,王爷千岁!”
郑凡没起身,甚至,没往那边看,而是端着茶杯,一边喝着茶,一边坐在那里,像是在出神。
雨,又变大了,打在甲胄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而穿着便服的陈阳,其身上,早就浸染上了一大片的泥浆。
跪着的人,依旧跪着;坐着的人,仍然坐着。
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
终于,
平西王站起身,走到草棚边。
陈阳将自己的脑袋,压得更低了。
他不是心悦诚服,他是被形势所迫,因为除非叛国投奔乾楚,就只能无条件地开城门低头,其余的路,都是死路。
许青衫的死,将抵消掉绝大部分官面上的罪责。
这无疑给陈阳麾下那些将领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他们并不会认为自己“彻底干净”了,但哪怕只是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对他们而言,也是极好的。
郑凡看着陈阳,
开口道:
“李富胜,死了。”
陈阳略微地抬起头,张了张嘴,吸了口气,道:
“末将,并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若是知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跪在这里说话的机会么?”
“是。”
“来时路上,我本打算在击鼓聚将那一日,将你明正典刑,亲自持刀,斩下你的脑袋!”
陈阳开口道:
“末将不怕死。”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我可以给你身上泼脏水,杀了你之后,再告知世人,是你陈阳,私通乾楚,出卖袍泽,导致李富胜战死,近乎全军覆没!
你说,
大燕的百姓,
是信我,还是信你?
煌煌青史,会怎么写你?”
陈阳抬起头,看着郑凡,目光里,带着不敢置信。
“不怕死,呵呵,不怕死,一句不怕死,就以为真的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么?
都他娘的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丘八,
致我们平凡又伟大的青春 uglysir
老子现在是王爷,
你还只是个伯,
老子是黔首,你就是总兵了!
能坐上这个位置,是老子自己的能耐,否则,靖南王爷为何扶持我而不去扶持你?是王爷他徇私舞弊,刻意偏心么?
论打仗,
你陈阳比不过老子,
论手段,论心机,
你在老子面前,屁都不是!”
郑凡抬起脚,直接踹在陈阳的肩膀上,陈阳被踹翻在泥水之中,马上又跪伏回来。
“你踹吧,你打吧,我只求你一件事,末将只求王爷您一件事!”
“当先锋?”郑凡问道。
“是。”
“你想得,可真美啊?”
“求王爷您,成全!”
陈阳身后的几位将领也齐声道:“求王爷成全!”
陈阳攥紧了双拳,近乎咆哮道:
“好死不死的,求您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打完这一仗,要是没死在阵前,等班师归来后,我自刎于军寨,绝不苟活!
至于我手下的这些人,是贬是罚,都由您,我只希望替他们求一条命,都是大燕的厮杀好汉,哪怕当一个辅兵,日后也是能为大燕战阵杀敌的。
他们没有错,只是跟了我这个蠢货!”
郑凡开口道:“知道为什么我改注意,没打算就此杀了你么?”
陈阳沉默不语。
郑凡笑了笑,
继续道:
“许青衫,是我逼死的,我本可以不脏自己的手,依照当今陛下的脾气,他回京后,也断不会有好下场;
且就算是许青衫,加上你一个陈阳,再加上你身后跪着这些个。
哪怕全都给老子砍了,
老子依旧觉得不过瘾!”
郑凡的胸口一阵起伏,
声音在雨帘之中显得格外压抑:
“我那老哥,这辈子就一个嗜好,好杀人!
你们几个脑袋,一个钦差的脑袋,哪够他在下面玩得过瘾呐。
本王,
这次要送下去一大片,数都数不清楚的茫茫一大片脑袋;
让本王那老哥,
在下面,
也能喊一声过瘾!”
郑凡一把揪住陈阳的脖颈,陈阳没有反抗,被揪着站起身;
“知道你比本王差在哪里么?”
陈阳张口回答道:“我……”
“和钦差斗,是不是很有意思?呵呵,你要是直接把那狗屁钦差给砍了,直接扯旗造反了,本王还敬你是一条汉子!
可你在干什么?
你在那里学乾国文官那一套,称病在家,我都替老王爷丢人,他手底下,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一个废物出来!”
郑凡伸出另一只手,
拍打着陈阳的脸,
这是一种极度侮辱性的动作,但不知为何,看着面前神情的郑凡,陈阳,没觉得羞怒,反而有一种赧愧。
“面儿,已经丢了,接下来,你睁大你的眼睛,好好地给本王我看着,看着……”
郑凡一把推开陈阳,陈阳摔落在地上,溅起一片泥浆;
“看着本王,
是如何将你们丢出去的脸面,
挣回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