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03章    不战而胜
第一场比试的风暴远没有停息,二人刚回到聚仙阁,已经有位须发皆白的葛袍老者站在那里等候了。
“姚道友,老夫凡士翁,受怀灵大人的委托,有要事前来相商。”老者修为不凡,可言谈中十分客气,目光扫了青魅一眼,就微笑着如此道。
青魅忙见机地告辞避开,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二人,姚泽的目光微不可查地一凝。
怀灵!
一位后期金仙,又一股闪雷灵洞的势力,目前控制着闪雷族的长老会,这些信息在脑中一闪,姚泽面带微笑,客气地请对方入座,一边猜测此人的来意,难不成和十一公子一样……
老者随意寒暄几句,口中不吝赞美之词,随即话锋一转,“以道友实力,进入最后十名是铁板钉钉的事,老夫要提前恭喜道友了,到时候道友会自动成为闪雷灵洞的长老,我们就同在怀灵大人手下做事了。”
此人接下来声音一低,面露神秘之色,“最后十位修士都会拥有进入大雷音殿的机会,道友可能不知,在其中待的时间越长,所获得的机缘就会越多……当年老夫就在其中待了三天,受益匪浅。”
姚泽双目一眯的,神情未变,对方的来意看来和十一公子相似了。
“大雷音殿是一处远古遗落的空间碎片,除了有不少前辈高人留下的大道烙印外,还有几处禁地,修士都要慎重进入的,比如雷池,或者雷禁之门……”
闻听此言,姚泽的心骤然一紧,难道对方也知道雷禁之门的事?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葛袍老者已然离去,而姚泽自己独自端坐在那里,脸上露出意外神色,掌中多出一个青色玉盒,不过拳头大小,上面还贴着几道黑色符咒。
对方竟不是为了雷音果而来,却让自己将这么一个玉盒带到雷禁之门。
之前兰顿已经言明,异族人中的八方将之一尘东就被囚禁在雷禁之门中,眼下怀灵让自己把这玉盒带入其中,莫不成和尘东有关?
狩猎 好莱坞
他坐在那里,面色变幻,心中有些明悟,这闪雷灵洞三百年一次的排位赛,已经成为那些大人物角力之地,手都不约而同地伸向了大雷音殿。
或者红伶让自己所做之事也在其中……
令他意外的,就在这片刻的功夫,竟有几个家族分别派人前来,表达交好之意,一开始他还以为又是某个大势力前来游说的,等一番交流后,才知道是些规模不小的家族,一个个伸出橄榄枝,招揽自己,目光竟放在了三百年后的又一次排位赛上。
姚泽一时间有些无语,直接拒绝,三百年后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肯定不会眼巴巴地跑到这里参加什么排位赛了。
第一轮的比试持续了三天时间,淘汰了一半的家族,几家欢乐几家愁,一轮游的家族只能接受派遣弟子前往蛮荒深处开矿的命运,更打击的却是分配到家族的利益微乎其微,就和青牛族一样,甚至请助战的酬金都拿不出像样的宝物,如此强盛的家族也会逐渐衰落。
静室中,姚泽盘膝而坐,双手掐诀,九面颜色各异的阵旗漂浮在四周,缓缓旋转。
蓦地他的手势一换,异芒大放间,九面阵旗在空中一颤下,就凭空消失不见,随即空间一阵剧烈波动,一枚枚符文浮现而出,青、黄、赤、紫等颜色不同,却都有碗口大小,方一现身就带起一阵“嗡嗡”声。
一道道空间之力从这些符文上发出,顿时以他为中心的四周数丈方圆都扭曲摇晃起来,甚至肉 眼可见地坍塌湮灭着。
如此动静似乎早在预料之中,他看了片刻,神色一动,心中暗捏藏甲印,右手抬起,探出食指,在虚空中一道道的勾勒起来,很快一道指甲大小的阵铭就漂浮在那里,虽然一动不动,可四周的空间多出莫名的波动,看了一眼,都令人有种心悸的惊惧。
姚泽望向这道阵铭,目光却清冷异常,此神通是当初黑衣从法子影手中那里得到的一片无量木,从中模拟出的阵纹铭印,其中的威能足以让真仙修士身死道消,可用来对付大罗金仙就略显不足了。
“封天困地箓”只能算是一道普通神通,借助这些阵旗,威能有所增加,可也不足以困住一位大罗金仙,可再配合九枚这样的阵铭同时爆发开来呢?
想来就是后期修为的金仙在猝不及防下,也要狼狈不堪吧……
他的嘴角微扬,目光一转,落在了那枚阵铭之上,神色竟多出几分凝重。
知易行难,这道阵铭看起来不大,可其中的规则之力足以毁去一座山头,想要和“封天困地箓”融为一体,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网游之王者法师 璀璨寒星
随即深吸了口气,袍袖一抖,一片霞光飞出,之前消失的九道阵旗各自一闪下,再次浮现而出。
超級 兵 王 混 都市
下一刻,他的手势蓦地一抬,一道法诀打出, 漂浮在身前的那道阵铭随着法诀一闪而逝,没入其中一道阵旗中不见了踪迹。
他凝神细看,片刻后,脸色微微一变,双手疾抬,十指变幻,一丝丝规则之力在掌心间浮现而出,笼罩在那道阵旗之上,隐约的波动蔓延开来,继而恢复了平静。
姚泽轻吐了口气,望着阵旗眉头紧皱起来。
之前炼制出阵铭后,他都是安置在右手拇指上,有法力源源不绝提供,阵铭时刻保持着恐怖威能,可现在和阵旗合而为一,算是无源之萍,一旦消耗殆尽,甚至连阵旗都随之毁去。
良久,他的手指再探,慎而又慎,缓缓地勾勒出又一道阵铭,在空中一颤下,没入阵旗之中……
数个时辰之后,看着眼前漂浮的阵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又带着些许兴 奋,经过十几次失败之后,终于让他摸索出成功的经验。
只是他的目中又露出遗憾之色,三天,最多可以维持三天,就需要重新祭炼,他沉思半响,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能够在这次排位赛上发威就行。
接下来他的手势不停,一口气制作出八枚同样的恐怖阵铭,等九道颜色各异的阵旗围着四周悠然旋转时,连他自己有着毛骨悚然的恐惧。
就算金仙中期修士被此阵困住,也绝无可能幸免的。
一道普通的阵法,经过这么改进之后,竟拥有如此威能,一时间他自己也有些得意,袍袖再次一拂,九道阵旗同时不见了踪迹,而他稍作休息后,手中多出一块不知名的玉简,就这么捧着细看起来。
青魅每天都去观看,用她的话说,观摩他人决战也是难得的机会,只是最后一天回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很是难看,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疯子,那人肯定是个疯子!竟然把对手撕碎了……”见到姚泽之时,此女依旧心有余悸的模样。
比试中不禁生死,青魅原本就是妖修,修行至今,什么样的杀戮没有见过,可此时竟如此惊恐,想来看到的场面太过血腥。
姚泽微微一笑,有些不以为然,“既然为了宝物上去比试,就要做好失利的准备,不行直接放弃就是,再说那裁判不制止吗?”
“不是放弃,对手根本无法开口,直接被撕成碎片,估计裁判都被吓傻了,你想得有多恐怖。”
青魅拍了拍 高 耸 的 胸 脯,又面露担忧之色,“那人有着金仙初期修为,可同阶修士根本不是对手,如果你要遇上,最好放弃了,元晶什么的也不要了。”
姚泽笑意一收,正色地点点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可以越级杀敌,其他的天才修士多了去了,同样可以做到,他自己从未自大到可以横扫八方。
只是等他再次上场时,脸上多出怪异神色。
第二轮,伏西族对阳和族。
于成子脸色难看异常,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第二轮就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对手。
上一轮他和姚泽同时出战,并没有亲眼目睹对方的交战过程,可在他好不容易赢下之后,耳边全是各种关于姚泽的议论声,甚至赌战的庄家早已调整了盘口,原本是押一赔二十,此时完全颠倒过来,看来众人已经将对方设定为最后十名的大热门……
一旁的裁判明显有些好奇地打量下姚泽,见对方一直带着笑的模样,暗自惊奇,简单地提醒几句后,就准备闪退到一边。
不料,那位大罗金仙有些艰难地先开口了,“我……弃权。”
裁判同样是一位金仙修士,一时间他有些无语,面前这位只是个“小辈”,即便对方有些手段,可让一位大罗金仙直接放弃,这也太……
此人当然不知道,于成子早已亲眼目睹这位“小辈”曾经灭杀了两位金仙修士,根本没有面对的勇气。
对战草草结束,围观修士议论纷纷,姚泽也不理会,走下了高台,却看到了青魅俏脸发白,目中露出恐惧之色,“那个疯子……”
“疯子?”
姚泽有些奇怪,随即反应过来,忙顺着此女的目光望过去,十号高台上站着两道身影,其中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异常,他一见之下,脑海中却“轰”的一声,面色狂变,失声惊呼起来。
“步大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