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郑旭红的脸色也很难看,听到大王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回大王,臣暂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也只能详细地搜索一番张福的府邸,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能够指明的线索。”
朝鲜国王点了点头,明白郑旭红回来干什么了。这是要抽调人手。郑旭红带去的人手估计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已经不堪用了。
朝鲜国王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去吧,人手让他们配合你。”
“多谢大王。”郑旭红点了点头,恭敬的行礼,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等到郑旭红离开之后,朝鲜国王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
张福死了,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还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
其实在朝鲜国王的心里,即便这一次把张福抓起来,也只是处置张福一个人;张福的家里人,他都不准备牵连,最多就是流放,而且还准备找个好地方,只要不抄家,追索一些就可以了,给他们留下一部分家产。这样一来,可以安抚人心,让少壮派那边不至于太抵触。
可是现在倒好,张福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死掉了,这让谁受得了?
恐怕少壮派这边会变得更加激烈,毕竟张福死得太惨烈了,少壮派会感同身受,人人自危。
大明使馆。
宋香脸色难看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张余之后连忙说道:“刚刚传出来的消息,张福一家人全都死了,吊死在了张家大堂里。”
听到这话之后,张余的脸色倒是没变,随即说道:“没想到这么惨烈。”
“你早就猜到了?”宋香看着张余狐疑的问道。
“早就猜到了。”张余点了点头说道:“从四天前开始,张家再没有人出来采买,我就猜到出事了。只不过没想到他们居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原本我以为服毒是最好的办法,没想到是上吊。”抬起头看着宋香,张余沉声说道:“咱们的人一直在他们家门口盯着,难道一点线索都没发现吗?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有点动静。”
宋香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看着张余问道:“你觉得他不是自杀?”
面带嘲讽的摇了摇头,张余说道:“怎么可能是自杀?即便是自杀,也不会带着全家人以这么暴力的方式去自杀。这只可能是他杀。”
“把所有人都弄死吊起来,这可不是几个人能做到的事。这么大的动静,咱们的人居然没发现,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朝鲜那边的人居然也没发现,看来动手的是高手。”
“会不会是那些奴仆做的?”宋香说道:“咱们的人在盯着,朝鲜那边也在盯着,有人进出想要不被发现太难了。所以里面的人做的可能性很大。”
“那些奴仆现在何处?”张余抬起头问道。
“全都被朝鲜那边抓起来了。”宋香沉着脸说道。
“那估计没了。”张余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这件事情虽然在计划之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但是我已经猜到了,也做了准备。这件事情对咱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宋香点点头说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等这件事情爆出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张福的事情上。咱们这边马上动手,”张余直接说道:“把金正民送下去。”
“好,我去安排。”宋香点点头说道。
“咱们的人联系上朝鲜的二世子了吗?”张余点头,示意这件事情就这么做了,随后便把话题转移到了朝鲜的二世子身上。
这个人很关键。
“已经联系上了。”宋香说道:“约了今天见面。”
“那就好。”张余点点头说道:“加快速度,而且要多联系朝鲜的大臣和将领,以二世子的名义,一定要加快速度。”
“另外,咱们的人手也要做好准备,关键的时候把事情闹起来还要靠咱们的人,那些朝鲜人靠不住。”
“我明白。”宋香点头说道:“已经通过陈发财那边把人运进来了,这次来的都是参谋处的精锐,还有锦衣卫的人。放心,绝对没问题。”
“那就好。”张余点头说道:“我们不用等太久了。”
与此同时,凤林大君的府邸。
一个男人脸带笑容的迈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他面容白皙,五官方正,模样长得也不错;身上穿着长衫,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读书人。
在下人的引领下,他来到后花园,直接进入凉亭。下人纷纷告辞,只留下了这个人独自在这里。
这人倒也不慌不忙,一边欣赏着景色,一边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看到桌子上摆的点心,不客气的拿起来吃了一口。
他一副满意的样子点了点头,似乎感觉味道还不错。
凤林大君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个人,转身对身边的人问道:“这个人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站在凤林大君身边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材清瘦,头发都快掉光了,只能梳一个很小的发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晨起,元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与金正民不一样,赵晨起是元老派的实权派。
金正民原本就属于半退休的状态,如果不是这一次机缘巧合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复出的希望;而眼前这位赵晨起却是实权派,掌握着六朝之一的礼曹。
听到凤林大君的话,赵晨起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个人。他手上有朴仁勇的账册,还有朴正阳的密信可以证明身份。”
凤林大君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觉得他这次来是有什么事?”
“朴正阳死了,朴仁勇也死了,现在他的生意可以说是岌岌可危。这个时候过来也无非就是想找个靠山罢了,用不用他全凭大君。”
“这个人也说了,他的生意和朴仁勇的那些生意不沾边,他是负责和大明那边做生意的,而且做的都是正当的生意。大君如果想用他,倒也不是不可以。”
凤林大君想了想,皱着眉头最后冷哼了一声说道:“这话你信吗?”
赵晨起摇了摇头,一点都不意外的说道:“臣不信。”
凤林大君转过头,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们的买卖有多少是见得光的?与大明一起做生意就见到光了?朝鲜那边的奴隶买卖很形式,大明那边也一样,这件事情在朝鲜的高层已经都是默认的事情了。”
“朝鲜这边的日子不好过。大明辽中那边的日子很好过,一直以来都有朝鲜这边的子民往那边跑,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只不过能跑的还是有能力的,很多人跑不过去。于是这些人就出现了,他们愿意当这个中介,如果有财力的就收一部分钱,把你介绍过去做良民。据说只要在大明做工满三年,就能获得大明的身份。”
“那些出不起钱的,那些人也不嫌弃,只要你人过去就行。到了大明之后,他们就会把这个人卖掉。当然了,不是永久的卖掉,而是有年限的,只要在中介那里干满多少年,就能够给自己赎身。”
“到了那个时候,大明那边就会给你颁发正式的身份文件。”
这件事情朝鲜和大明交涉过不止一次了。在朝鲜看来,这就是大明在从朝鲜掠夺人口送往辽东,用来充实辽东空虚的土地。
这件事情想要解决也很简单,只要大明不给这些人身份就行了。如果他们想要过去的话,大明可以直接抓住,他们只要送回朝鲜来就会被严惩不贷。
可是大明那边来者不拒,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有甚者直接就贩卖女人,卖过去辽东给人做媳妇。
甚至连女娃都要下手,直接找上那些穷苦百姓,给你们家一大笔钱做聘礼,直接就把人弄走了。
据说这样的女娃反而很值钱,在大明那边无论是卖给人做妾,还是卖给人做老婆,那价格都很高。
样子好的送到青楼那些地方去。那价格就更高了。所以这方面的贸易一直都有人做,即便朝鲜这边查个不停,也没有办法阻止。因为有买方,而且价格很高,总有人铤而走险。
朝鲜与大明的生意人很多都是这些生意,因为你倒是想做正当生意,人家大明也不搭理你。能做正当生意的大明的商人,为什么不自己做?
无论是过来卖东西还是买东西,人家自己都能来。
毕竟你朝鲜官方那边不敢为难大名的那些商人,你敢把他们抓起来还是敢威逼利诱?
不敢,尤其是在大明的使官来了之后。
一旦朝鲜这边做这种事情,大明商人这边就会跑到使馆告状。到时候大明的使馆就会出头,直接就会找上朝鲜国王。
这搞得朝鲜那边很憋屈,朴仁勇和朴正阳能与大明做的生意,估计也就是这个了。
大明那边要良家百姓,罪犯不要。他们最早就应该是和大明做生意,后来就盯上了罪犯。无奈大明那边不要,所以他们就卖到了倭国。这么一想的话,所有事情都勾连在一起了。
朴仁勇和朴正阳现在都死了,他们的生意也没了靠山。如果想要继续做下去,就要找新的靠山。这个人应该是负责和大明那边生意的,这次找上自己也是一样的,就是想寻求一个靠山。他知道朴正阳和自己的关系,这是来投靠了。
可即便明知道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凤林大君还是把人让进来了,而且还想见见他。这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过去看看。”凤林大君说完,迈步走了过去,带着赵晨起一起来到了凉亭。
凉亭的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动静,见两人走过来,连忙站起身子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见过大君,见过赵大人。”
凤林大君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没有让那个人坐。毕竟双方的身份实在是太不对等了。
扫了眼之后,凤林大君沉声说道:“林德昌,听说你要见我,而且还说有大事。现在可以说了。”
林德昌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赵晨起。
我在异界做游戏
那意思很明显,你这个老家伙在这里听真的合适吗?同时也在告诉凤林大君,这件事情很重要,不能让旁人听去。
凤林大君却没有迟疑,直接说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这里什么事情都不瞒着赵大人。”
这是在收买人心。
赵晨起在一边也没动声色。看起来真的如凤林大君说的一样,两人的关系似乎已经好到了没有界限的地步。
林德昌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如此,那小人就说了。小人这一次托人请见大君,想要说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朝鲜的王位。”
“大胆@”凤林大君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着林德昌说道:“你是什么身份,还敢说这样的事情?信不信本君现在就把你拉下去砍了?”
“大君息怒,”林德昌倒是不动声色,只是笑着说道:“大王或许觉得小人在胡说八道,其实并不是。小人在大明那边有消息,大君应该也知道。世子殿下从大明那边,恐怕回不来了。”
“这不过就是传言而已。”凤林大君老哼了一声说道。
这件事情传了也不是一天两天,据说朝鲜的世子被大明的皇帝看中了,要在皇室之中找一位公主嫁给他。也有说大明的一位公主看上了他,要把他留在大明。
无论哪种传言,总之结果就是朝鲜的世子回不来了。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那朝鲜这边就需要一位新的大世子。朝鲜国王的儿子很多,这里面蕴藏了什么样的机会,所有人都知道。
“大君以为我带来的就是这种消息?”林德昌颇为自信的说道:“如果只是这种消息,那大君现在就把小人推出去砍了,小人绝不意外。”
“哦?你难道还有其他的消息?”凤林大君抬起头看着林德昌沉着脸问道:“你要是敢胡说八道,命就真的没了。”
“大君放心,小人知道轻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