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凌然下楼来,就见熊医生倚着透明的药柜,正在跟人侃大山。
在下沟诊所坐诊几年以后,熊医生愈显苍老,若是个中医的话,光靠此面相,少说也是位挂号大几十元的名老中医了。
当然,也是因为年龄的关系,熊医生做诊断都少了,许多时候都是接待了病人,就将人放给苗医生那边,自己更多的还是负责一些熟悉的老病号的诊治,开出来的脑心通和银杏叶片再创新高。
某种程度上,熊医生更像是一只人工AI,他会主动的向病患问好,也能回答病患不太难的清晰问题——若是太难,或者病人口齿不清的话,他就会再次发问: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然而,来诊所的街坊邻居们依然喜欢熊医生,不仅因为熟悉,也因为他的啰嗦。
大家不想去医院,除了麻烦,也是因为与医院医生的交流太困难了。许多人宁愿到诊所来啰哩啰嗦的,就是为了跟医生多聊两句。老医生或者熊医生,都算是医生。
亿万老公,送上门!
熊医生身边也始终围着人,即使如此,老眼昏花的熊医生还是通过残存的眼角余光,窥见了一片光。
熊医生立即转向光起的地方,果然看见凌然正从电梯走下来,周身带着二楼递来的光线。
“凌然回来了。”熊医生跟看见少东家似的,且像是炫耀自家养的珍惜动物似的,对旁边人小声道:“见到了吧,视频和照片里的帅,跟现场完全不同吧。”
旁边的一名中年妇女果然面带震惊,高昂的脖颈都不由低了一些:“我家那个闺女,怕是配不上人家。”
“拆迁了8套房都不行?”有早前被怼过的,此时忍不住怼了回去。
中年妇女咬咬牙:“那也不能都拿去当嫁妆……”
凌然自动过滤了周围人的聊天。街坊邻居的存在,本身就是零言碎语组成的,通常来说,没有明确的指代,凌然都是不理会的。
凌然只是冲熊医生笑笑,顺口问道:“狗呢?”
熊医生显然不知道冬生带了狗过来的事,摇摇头进入AI询问模式:“什么狗?”
“我爸呢?”凌然决定去找老爹询问。
诊所内的事儿,凌结粥同志还是管理的很有条理的。
熊医生愣了愣,用神色难明的表情看向凌然:“老凌的确有点狗,不过……他是给我发工资的,你又……对哦,他连工资都不发给你的,这么说起来……”
凌然凝神看向熊医生,难得解释了一句:“冬生带了一条瘸腿的狗过来,老妈让我去给看看。”
熊医生的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凌结粥瘸腿的样子,不由一笑,再换上严肃一点的表情,指了指诊疗室,缓声道:“凌所应该在跟病人家属说话。”
凌然点点头,再向街坊们示意示意,就迈步而去。
熊医生不由松了口气,旋即警醒起来:就凌然这种做派,再过个三四十年,等凌结粥那老狗退休了,凌然估计也不好打交道的。想到那时候自己可能还在为50块钱的全勤而奋斗,就令熊医生一阵阵的不爽。
诊疗室。
在下沟诊所里,诊疗室基本等同于输液室。
两层楼高度的大厅内,重新整理了动线和视线,即使满座,也不会让病人太难受。
错落有致的座椅中间是各种马扎子和小椅子,以方便的病人家属的陪同。
除了病人,房间里到处都是病人家属。
而且,病人家属还总是多于病人。
凌结粥随便逮几个人聊天,就算是做术后管理了。
跟凌然类似,他从小就是在诊所里长大的,对这样的生活习惯且喜欢,原本,如果不是取了个漂亮老婆,生了个帅气儿子,凌然也应该是继承这样的家业的。
凌结粥每想到这里,就会缓缓摇头。
站在凌结粥对面的病人家属,望着凌结粥慢慢摇头,心下则不觉紧张起来。
“情况不好吗?”病人家属低声问。
“哦,还行,还行。”凌结粥一下子清醒过来,又道:“老人家的情况,本来就比较复杂,不过,老慢支这种病,本来就是治不好又不能不治,你们回家以后,还是要注意防护,避免吹风感冒,避免交叉感染……”
病人家属其实早从上级医院得到了同样的医嘱,但还是觉得过来问问人比较好。问过凌结粥以后,也没有完全放心下来,于是又去院子里溜达,准备找个人聊聊。
凌然过来要狗,特意给老爸说的明明白白:“老妈让我看看那条断腿的狗。冬生带来的那只。真的狗。”
“诊所里就一条狗,你直接说看狗就行了。”凌结粥奇怪的看了儿子一眼。
凌然深深的望了凌结粥一眼,道:“看狗。”
首席前夫:老婆,再爱我一次 写书的老外
“等会我。”凌结粥又给两个老“消费者”叮嘱了两句,再领着凌然,到后院的车库里。
一条黄狗可怜兮兮的拴在角落里,地上放了盆清水,以及一根大骨头。
骨头是煲粥后的筒子骨,上面别说肉了,连骨头味都熬到汤里去了。黄狗大约是舔过了,此时嫌弃的丢在一边,自己百无聊赖的瞅着车库里的两辆车。
“没找兽医吗?”凌然问。
凌结粥瞅了凌然一眼,道:“咱们家就是开诊所的,还能花这个冤枉钱?冬生想找,都给我们劝住了,现在的宠物医院比我们诊所黑多了,没必要。”
凌然看看狗,再看看凌结粥同志,问:“你会治吗?”
指尖流淌过的温暖
“我要会治,能轮得到你表现吗?”凌结粥很自然的命令儿子,道:“你就当是在医院做手术,可以把以前的旧床拉过来,再让你娟子姐帮忙消消毒得了。”
凌然沉默了几秒钟,道:“这里跟宠物医院的条件毕竟不一样。”
“这狗也就是庙里收养的流浪狗,想要什么条件。钱可是要冬生出的。”凌结粥撇撇嘴,道:“冬生他们经常救助寺庙附近的村民的,你看冬生按摩赚的钱,基本都换成常用药带回去分给大家了。说个不客气的话,那里村民要是有一笔去宠物医院的钱,自己身上绝对能找到需要看的病。最不济,补几颗牙不好?”
“明白了,那我来做吧。”凌然应承了下来。
凌结粥反而有些不放心了,道:“你行不行,实在不会做就算了,别给人把狗弄死了。狗三条腿也不妨碍生活。”
“会做。”凌然道。
“做过?”
凌然迟疑了两秒,道:“会用狗来做实验手术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比起难能可贵的大体老师,为医学生们奉献最多的,其实是试验用狗。尤其是初期的手术练习,如肠吻合手术等等,活体缝合的经验弥足珍贵。正常来说,也只有在实验狗的手术中表现良好,乃至于完美,才有人体手术的资格与自信。
也只有通过活体手术,医学生们才能够充分的理解到,外科手术本身并不是纯机械式的。
总有人屡次缝合都不能让肠管吻合,总有人屡次关腹总会开裂,总有人屡次手术总会丢了狗命。总有医学生弃医从商从政从心,做出决定前的思考里,总少不了狗命对他的提醒。
而在医学发展过程中,更是少不了实验狗的身影,比如著名的巴普洛夫的狗,又比如班廷用于糖尿病研究的摘除了胰腺的实验狗,心脏手术和器官移植手术的发明,更是有赖于无数实验狗的献身。
至于更浅显的领域,譬如为了保证护肤品和化妆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而牺牲的狗命,更是不绝于媒体。
无论是技术还是其他,凌然都觉得自己有能力治好这条狗,至少是眼前这条狗。
九转仙轮 雷虚子
捡来的新娘 晨曦妖妖
“喊两名医药代表过来帮忙吧。”凌然看看四周,又道:“找一个认识兽医,或者了解这方面手术的医药代表,让他找几个相关的手术视频发给我。”
“好。”凌结粥答应下来,又不放心的问:“一边看视频一边做手术?”
“先看视频再做手术。”凌然给予纠正。
“好吧。”凌结粥过去拍拍狗脑袋,安抚道:“一会做手术的时候别害怕,爷爷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术前要禁食。不能吃喝。”凌然无奈的阻止了老爹,干脆掏出手机,给已经很熟悉的狗麻醉打了个电话。做手术他还有些把握,自己做麻醉就太不靠谱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