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4、6、8、10……”
那间供绪方这帮男人休息的大房间内,此时只有绪方1人。
今日是出海的第6天。
独自一人留守于房内的绪方,倚靠在房间的角落处,将自个钱袋内所剩的所有钱铺在地板上,清点着自己目前的资金还剩多少。
待数清自己目前所剩的资金总额后,绪方默默地将这些钱重新收回到钱袋内,然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轻声说道:
“之后得想个办法赚些钱来了啊……”
从去年年底离开广濑藩、成为脱藩浪人到现在,绪方一直使用着当时广濑藩家老仓永所赠予他的钱。
仓永当年所赠予绪方的这厚厚的钱袋,曾两度与绪方分别。
第1次是在龙野藩的时候,被某名雅库扎所窃。
第2次是在被押送蝶岛的时候,被长谷川所没收。
所幸的是——在经过2次分别后,这钱袋最终还是回到了绪方的手上。
在被押上蝶岛时,长谷川就借负责送绪方上岛的士兵之手,将绪方的钱袋还给了绪方。
仓永当时为补偿因斩杀松平源内而不得不脱藩的绪方,出手相当地大方,赠予绪方的这钱袋中所装着的钱财金额大到吓人。
在刚才清点完自己所剩的钱财后,据绪方的估计,即使在自己已经目前已经花去了不少钱财的现状下,自己现在所剩的钱还够他自己一人挥霍上近10年的时间。
虽然自己现在所剩的钱还有很多,但绪方此时在钱的问题上还是出现了些许危机感。
原因无他——他现在身边多了个阿町。
虽然阿町在叛逃不知火里的时候,她身上也带着些钱,但她身上的钱根本不多。
在身边多了个阿町需要照顾的情况下,这原本数量还算相当可观的钱财立即就显得没那么多起来。
绪方此时之所以待在船的房内,只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来好好清点、整理自己的钱袋而已。
将钱袋重新收好后,没有了再待在这无人的房内的绪方站起身,朝房外走去。
出了房间、上到甲板,绪方便见着了此时正在甲板上做着各种事情的众人。
晕船的琳和阿町仍旧待在她们的房间内休息。
源一一如往常地坐在船尾喝着小酒、吹着海风。
间宫在摆弄、调整风帆的位置。
牧村、浅井、岛田3人坐在船头那不知在聊些什么。
绪方朝牧村他们所在的船头走去,而注意到绪方从船舱内出来了的牧村3人也纷纷循声回过头来。
“如何?”牧村朝绪方问道,“睡得还舒服吗?”
“嗯。还行。”绪方随口撒了个小谎。
刚才绪方进房前,跟众人假称他是去小睡一会。但其实绪方根本就没有睡觉,而是去清点自己的钱袋而已。
“岛田,你今天感觉怎么样?”盘膝坐在岛田的身旁后,绪方抬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还会感觉头晕吗?”
“今天感觉好多了。”岛田笑着,“这些天感谢你们的照顾了。”
岛田在出海后也出现了晕船的症状,但并没有琳和阿町她们那样严重,仅仅只是有些头晕而已。
今日岛田的精气神不错,还能这样悠闲地坐在床头处跟牧村、浅井二人闲聊。
大概是因为这片海域的海浪没有那么奔腾澎湃的缘故吧。
“我刚才问过间宫我们还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抵达江户了。”一旁的牧村搭话道,“间宫说——再过大概7天的时间,我们就能抵达江户了。”
“7天吗……”绪方呢喃道,“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呢……”
“那是当然。”牧村耸了耸肩,“我们走的可是海路啊,既不需要翻山也不需要越岭,而且我们的运气还不错,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顺风,所以前进速度当然快。”
说到这,牧村停顿了下,然后换上了开玩笑的语气,朝绪方接着说道:
“绪方老兄,现在就快要到江户了,你也差不多该给自己和自己所使用的剑术流派想一个化名了。”
听到牧村的这句话,绪方先是一愣。
随后轻声呢喃道:
“化名吗……说得也是啊……也的确是该提前起好一个化名了。”
在离开京都、前往尾张的时候,绪方便在半途中听到了自己的传说。
自他攻上二条城后,“刽子手一刀斋”、“人斩逸势”这些名字再次名扬全日本。
先在广濑藩斩杀藩主,后在京都攻入二条城,绪方现在可能已是全日本最知名、在幕府那最具凶名的浪人。
现在在幕府的将军、官吏们眼中,他可能已成了一个先杀藩主、后攻二条城的脑袋有问题的神经病了吧。
据绪方所知——关于他是否还活着,现在都有不同的说法。
有些人认为“人斩逸势”已经在攻上二条城的时候就已经战死在二条城中了。
也有些人认为“人斩逸势”还活着。
因为那时的主战场——二条城的天守阁起了大火,将天守阁上的尸体都给一并焚毁了。所以官府想依靠当时在场的尸体来辨认绪方是否还活着都做不到。
总之——在他现在更加出名的当下,若是不做任何伪装、堂而皇之地向江户的市民们宣布他的名字是绪方逸势,所用的剑术流派是榊原一刀流的话,那肯定会惹来大麻烦。
所有对“人斩逸势”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绪方逸势所使用的剑术流派是只在出云广濑藩流传的小众流派:榊原一刀流。
所以也有必要给自己所用的剑术流派起好一个化名。
一旁的岛田也在此时补充道:
“除了想好化名之外,绪方大人你记得也要在自己的脸上做好伪装啊。”
“脸部的伪装那倒好说。”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进自己的怀里,从自己的怀里拎出了2片肉色的物事,“只要戴上这个就好。”
这是2张人皮面具。
准确点来说,是在离开京都之前,牧村赠予给绪方的2张人皮面具。
据牧村所说,这2张人皮面具是他从那企图毁灭京都的“掘墓人”的首领——龙之介那拿到的。
这2张人皮面具一张是绪方的脸,另一张则是一张平平无奇、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的脸。
龙之介当时就是戴着那张绪方的脸,四处在京都杀人,害绪方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一口大黑锅。
只有脸型和这2张人皮面具相吻合的人才戴得上这面具。
龙之介既然能戴上这张绪方的脸,那绪方自然也能戴上这2张面具。
因为这2张人皮面具牧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于是牧村便将这2张面具都送给了绪方。
这2张面具的质量极高,在戴上去后真的足以以假乱真。
当时在准备离开京都、前往尾张时,绪方就是戴上了那张平平无奇、五官普通人皮面具,才顺利地离开了京都。
绪方准备在进入人多眼杂的江户时重新戴上那张人皮面具,伪装成一名外貌普通的浪人。
关于怎么伪装自己的脸,绪方早有计划,但对于该给自己的名字和所用的剑术流派起什么化名,绪方则还没有想好。
在进到江户后,难免会碰到他人询问自己的名字和化名是什么的情况。
将那2张人皮面具重新塞回进怀里后,绪方抬起头,望着头顶的蓝天,一面望着头顶的蓝天,一面沉思着。
绪方打算就于现在想好自己之后进到江户后所用的化名。
在思忖片刻后,绪方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后——
“……我想好了。”
绪方将仰起的脑袋放平,然后朝身旁的牧村、浅井、岛田3人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的化名……就定为‘真岛吾郎’吧。”
“至于剑术流派……就定为‘古牧一刀流’吧。”
说罢,绪方蘸了蘸飞溅在甲板上的几滴海水,在甲板上快速地写下了“真岛吾郎”和“古牧一刀流”这9个汉字。
在写完这9个汉字的同时,绪方顺手也用假名标注好了这2个词汇的读音。
牧村等人看了一眼绪方在甲板上所写的这9个汉字。
“まじま……ごろう(Majima·Gouro)”牧村轻声说了一遍真岛吾郎这个名字的读音后,朝绪方问道,“很普通的名字呢……不过用这种普通的名字来做化名倒也合适。”
绪方在还在现代地球时,因家教严格的缘故,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时间,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用功学习。
这严格的家教让绪方极少打过电动。
绪方接触过的电动游戏的数量,少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而他所接触过的这些电动,也全都是在朋友的家中所接触到的。
毕竟只有朋友家才有游戏机与游戏光盘。
《如龙》系列便是绪方以前所接触过的这数量极少的电动之一。
绪方很喜欢这游戏系列,特别喜欢这游戏系列的主角之一——“真岛吾朗”。
所以在想化名的时候,第一个在绪方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名字便是“真岛吾朗”。
懒得去想一个全新名字的绪方,索性直接将“真岛吾朗”这个名字给借过来,只将其中的“朗”字更换成“郎”,至于读音则是完全一样的。
至于“古牧一刀流”也是从《如龙》里面借来的名字。
《如龙》里面有个强大的武技系列,其名为“古牧流”,绪方直接将这名字也给借了过来。
绪方刚向牧村3人宣布完他定好的这化名,他们的身后便突然传来了间宫的声音:
“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什么。”牧村道,“只是在聊绪方抵达江户后,该用什么化名而已。”
农门医香 钰阙
“哦?那绪方君,你想好自己的化名了吗?”
“嗯。”绪方点了点头,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在下真岛吾郎,乃古牧一刀流的传人。”
“真岛吾郎……”间宫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不错的名字……说起来,我还没给我自己起好化名呢。”
“对哦。”牧村点了点头,“间宫你也是通缉犯呢。也是该给自己起一个化名呢。”
间宫和琳是葫芦屋中唯二的2名幕府的通缉犯。
不过因为琳一直没让官府的人看到她的脸,所以她倒不需要做什么伪装,只要给自己那辨识度颇高的佩刀做好隐藏就够了。
“间宫你以前不是用过‘平田一郎’这个化名吗?”一直没有讲话的浅井此时插话道,“接着用这个化名不就行了?”
“那个化名我用很长时间了。”间宫耸了耸肩,“难得来趟江户,我想用个新的化名。”
“……‘桐生一真’——这个名字怎么样?”脸上带着莫名笑意的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接了间宫的话头。
“きりゅう·かずま(Kiryu·Kazuma)?”间宫用疑惑语气重复了一遍绪方刚刚所说出的这个人名的读音,“汉字怎么写?”
绪方再次蘸了蘸飞溅在甲板上的海水,在甲板上写下“桐生一真”这4个汉字。
这名字同样出自《如龙》。
绪方将这个系列游戏的主角之一——桐生一马中的“马”字更换为“真”字,虽说换了一个字,但读音倒是完全一样的。
见间宫打算给自己起一个全新的化名,绪方便将这名字推给了间宫。
间宫认真打量了一遍绪方写在甲板上的“桐生一真”这4个汉字,嘴里咀嚼了几遍这名字的读音后,脸上缓缓浮现出淡淡的欣喜之色:
“桐生一真……这名字还不错啊……”
间宫似乎也挺中意这名字的。
“你要用这名字吗?”见间宫似乎看上了这名字,绪方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几分意外。
“嗯。反正也只是化名而已,不需要太过讲究。我就用这名字好了。”
“嘛,你喜欢就好。”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真岛君。”间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朝绪方说。
“彼此彼此,小桐生~(Kiryu Chan)”绪方也用半开玩笑的语调回敬间宫。
“干嘛突然用这么恶心的语调叫我……”间宫露出无奈的表情。
……
……
就这样又风平浪静地过了6天的时间——
太阳高悬,现在已是中午时分。
因为是在船上,没有煮饭的地方,所以绪方等人这些天都是就着干粮和清水混过每一餐饭。
刚才在简单地吃完今日的午饭后,浅井、岛田、牧村3人便进了房间准备午睡。
因为在船上无事可做的缘故,牧村他们的晚睡时间、午睡时间都变得稍微长了一些。
琳和阿町一如往常地待在房内与强烈的眩晕感做着抗争。
间宫正根据风向调试着风帆。
源一、绪方、牧村3人则坐在船尾,一边喝着源一自制的“乌龙茶”,一边胡天海地。
绪方和牧村二人的手中各拿着一个盛满“乌龙茶”的酒杯,一口一口地将杯中的酒水灌进口中。
二人将杯中那烈到能点火的酒喝干净后,双双发出一声带着痛苦之色的呻吟。
“源一大人……”绪方一边擦着嘴角,一边用钦佩的语气朝源一说道,“真亏您能喝这么烈的酒啊……”
绪方这些日子里一直都有在悄悄观察源一。
自出海后,源一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坐在船尾那喝着他自酿的“乌龙茶”。
“乌龙茶”烈到能点火,一杯下去,感觉整个口腔、食管、胃都在燃烧。
而这么烈的酒,绪方顶多只能喝上3杯。
而源一能坦然自若地喝上一整天……
虽然源一喝这酒时,一直都是小口小口地抿,从未大口大口的地灌。
见绪方和牧村二人都十分痛快地将杯中之物喝干净后,源一发出一连串豪迈的大笑。
“喝酒可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啊!”
源一举起手中的酒瓶,给绪方和牧村二人的酒杯重新倒上“乌龙茶”。
而这一次源一并没有将二人的酒杯都倒满,只倒了差不多半杯。
在给绪方斟酒的同时,源一朝绪方说道:
“绪方君,你知道吗,我可是非常欣赏你的哦。”
“哦?为什么?”绪方笑了笑,“是因为我的酒量还行吗?”
“哈哈哈哈!这只是原因之一。我之所以欣赏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你的胆子够大!”
“竟然胆敢独身一人袭击京都的二条城!”
“这种事情,即使是年轻时的我,都不敢做啊!”
“我就欣赏你这种胆量很大的人。”
说罢,源一举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口酒。
“只不过这种胆大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啊。”绪方换上自嘲的语气,“那一晚若不是十分及时地再次进入‘无我境界’,否则我可能就死在那了。”
自决定和葫芦屋合作,一起将不知火里连根拔起后,绪方与阿町便与琳等人交流过了不知多少次关于不知火里的情报。
曾为不知火里的忍者的阿町,将她已知的关于不知火里的一切都抖露了出来。
而绪方也将他所知的——不知火里开发出了一种名为“夜叉丸”的药物,而这“夜叉丸”只有炎魔和四天王拥有等情报也一并分享给了葫芦屋众人。
葫芦屋现在已是他和阿町的盟友,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将自己已知的所有关于不知火里的情报告知给葫芦屋的人,对绪方和阿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为了引起葫芦屋众人对于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的重视,绪方特地强调了自己是在进了“无我境界”的状态下,才将进入“夜叉境地”的幸太郎给打败。
琳身为无我二刀流二代目宗家,间宫他们是琳的部下,自然也都清楚“无我境界”是什么。
因此他们也都清楚需要“无我境界”来抗衡的敌人意味着什么。
绪方直到现在都还记得琳他们在得知他是在“无我境界”的加持下才将四天王之一的幸太郎给打败时那凝重、严肃的表情。
“我之前也有跟你说过。在还没有将源之呼吸练至顶峰时,进‘无我境界’的诀窍之一,就是让自己的心里头只想着一件事情。”
“一心想着求胜。”
“一心想着活下去。”
“一心想着要保护好某个人。”
“在这样的心境以及使用着源之呼吸的情况下,进入‘无我境界’的几率将大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当时在迎战那个幸太郎的时候,心里头一直正疯狂地想着同一个念头。我猜得不错吧?”
源一的话音刚落,绪方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源一刚才所说的是正确的。
那一晚,在迎战幸太郎,被进了“夜叉境地”的幸太郎给压制后,绪方的心里头还真就只想着一件事情。
而那一晚他所想的事情,和在广濑藩刺杀松平源内、迎战松平源内的那上百名护卫时所想的事情一样:我要赢。
“话说——”一旁的牧村突然发问道,“那‘夜叉境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只是力量、速度大增吗?”
“是力量、速度急剧大增。”绪方纠正道,“关于‘夜叉境地’,我知道的其实也并不多。我只知道他们必须得吃一种名为‘夜叉丸’的药物才能进入这种状态。”
“进入‘夜叉境地’后,他们的皮肤会呈现暗红色,还会有像蒸汽一样的薄薄气体从身体上飘出。”
絕 品 邪 少
“就像你刚从澡堂出来一样。”
“虽然那个幸太郎说只有他们的首领炎魔和他们不知火里的四天王拥有这‘夜叉境地’。”
“但这句话是真是假,还犹未可知。”
“说不定在我们前往江户的这一路上,不知火里的人研发出了新的能增加夜叉丸产量的方法,让他们麾下的更多忍者拥有了更多的夜叉丸。”
“如果他们的那什么夜叉丸能量产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啊……”牧村用玩笑中带着几分严肃的语调这般说道。
牧村的话音刚落,他和绪方的身后便陡然响起一道虚弱的女声:
“即使炎魔那个老不死的有办法量产那夜叉丸,也不需要害怕。”
“我们葫芦屋照样有办法能压制他们的‘夜叉境地’。”
这道虚弱的女声刚响起,绪方和牧村二人便立即循声转过头去。
只见脸色苍白的琳正缓步从船舱内走出、朝绪方他们这儿走来。
“他们不知火里有夜叉丸。”
“而我们葫芦屋……有这个。”
说罢,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笑意的琳抬手比了个“钱”的姿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