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棠光回西丘的那天下了雨。
“是小白!”
小蛇妖是条花蛇,依照西丘的取名惯例,树婆叫他小花。
小花蹦蹦跳跳地跑到毛草屋外面,回头冲屋里大喊:“树婆树婆,小白回来了。”
雨下得不大,棠光撑了朵芭蕉叶,拄着根树枝,裙摆上沾了点泥土。
树婆从屋里出来:“这些天你去哪了?”
棠光回了个头。
岐桑应该已经走了。
她说:“我出去玩,迷路了。。”
她眼睛上绑着带子,树婆问:“你眼睛怎么了?”
她扯了谎:“我摔了一跤,把眼睛摔坏了。”
树婆没有再问。
西丘的妖精们都说小白傻,出去玩了一趟,竟然还丢了双眼睛。
她原本真身时的瞳孔是蓝色,现在变成灰色了,看不见东西,一点都看不见。
她不爱出门了,辟了个洞穴,成日待在洞里。
戎黎醉后的第八天醒了,是早晨,太阳刚出来那会儿,山间里的阳光总是格外明媚。
岐桑坐在床头边:“醒了。”
戎黎眼睛上没有绑东西,睁开眼,光刺进去,他伸手挡了一下眼睛,慢慢适应后,拿开了手,沉默了会儿。
“棠光呢?”他问。
岐桑说:“回西丘了。”
戎黎没再接着问。
岐桑心里头不安,总觉得不大对劲,试探性地问:“你现在看得到东西吗?”
戎黎把手覆在眼皮上:“嗯。”
岐桑这两日想了个说辞,怕戎黎看出端倪,他特地看着别处说:“我去东问那里讨了药,没想到还真有作用。”
戎黎又嗯了声。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谈,什么也不问。
“你……”
岐桑哑口了,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男人太危险 谢上薰
“岐桑,”他声音很无力,脸色苍白,躺在那里不动,睫毛垂着,很脆弱的样子,“我想再睡会儿。”
极品复制
“哦。”
岐桑出去了。
戎黎躺了会儿,坐起来,幻了面镜子出来,他变成原身,看镜子里的眼睛。
瞳孔是蓝色的。
他就知道、就知道……这眼睛是他家那只傻猫的。
*****
戎黎在东丘休养了两百年,因着诛神业火的伤,他的眼睛还是落下了眼疾,天昏暗时会看得不大清楚,眼睛养了蛊,蛊虫认了主,他取不出来。
十二凡世历完,戎黎重回天光,他没有回释择神殿,去了七重天光。
玄肆的三弟子寅守在伽诺神殿前,见戎黎前来,走下台阶参拜:“子寅见过释择神尊。”
戎黎直接往殿中走。
子寅上前拦住:“神尊留步。”他解释道,“我师父在闭关,暂时不见——”
戎黎抬袖一拂,子寅被醇厚的灵力震得摔坐到地上,头一歪,呕出一口血来。
殿中其他弟子闻声后一涌而出。
戎黎幻了把剑出来,银色的剑身周边萦绕着黑色光晕,他抬起眸子,道:“让开。”
“释择神尊,我们有师命在身,还请神尊莫要为难。”
说话之人是玄肆的大弟子观博神君,他手持武器,挡在了大殿门口。
戎黎执剑挥下,一道光刃将殿前的石阶从中劈断,玄肆的二十几个弟子全部被光刃击中。
天光上平静了太久,教这些人都忘了,战神是怎么得名的。
“下次再敢拦我试试。”
留了一句话,戎黎转身进殿,他穿一身黑衣,袖口和衣领用红线绣了簇簇火焰。
一身杀气,凛凛威风。
玄肆的弟子们都负了伤,阻拦不了,也不敢阻拦,观博神君拄着剑起身:“快去禀报万相神尊。”
殿中,玄肆端坐高台。
他睁开眼:“你来了。”
豪门劫:情有毒盅
戎黎走上去,手里的那柄剑还没有沾血,殿中的光线强,照着刀刃森森发白。
“当日我的警告还记得吗?”
玄肆不言。
戎黎提醒提醒他:“我说过,她受诛神业火之日,就是我来挖你眼睛之时。”
他从不妄言,说到,必做到。
总裁 的 天价 萌 妻
“我晚来了七百年,”他周身绕着杀气,眼里像融了冰,也像燃了火,“你应该做好准备了。”
他的眼睛是棠光的,原本是很乖顺的一双眼,现在跟了他,多了股子杀生予夺的狠意。
上古神尊坠入了红尘,一身神骨剔掉慈悲,还要沾染杀戮。
玄肆仍旧坐着,八风不动:“你真敢挖我的眼睛?”他笑了,“戎黎,这天光上还不是你说了算。”
“不用我说了算,挖你眼睛的能耐我还是有。”
说完,戎黎直接出手。
剑风快得人眼花,玄肆转瞬幻作风,身下的紫金莲座椅被剑刃劈中,顿时化为灰烬。
玄肆绕至戎黎身后,放出务虚扇,他捻了个诀,扇面一分为二、为四……变作无数锋利的刀剑,他一掌推出,刀剑全部刺向戎黎。
戎黎却老神在在地站着没动,刀光剑影逼近他,在离他咫尺之处,突然全部停了下来,悬在半空中。
戎黎往前迈了一步,那些刀剑跟着退了一丈:“你法力倒是精进了不少。”
玄肆挑衅:“你退步了。”
戎黎很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他执起剑,扬手劈下,绕着他的那些刀剑全部落地,他从刀光里走出来,一瞬便到了玄肆跟前,抬手扼住他的喉咙。
“退步了也能弄死你。”
两神大战,灵力乱窜,殿中的石柱裂开,整个神殿都在摇摇欲坠。
玄肆喉咙被掐着,眼角逼红,青筋里血液在流窜暴动,他一转头,看到了戎黎手腕上黑色的血管。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掌生死的释择神尊……成魔了。
殿外有人大喊:“万相神尊到。”
整个天光都在翻涌。
“戎黎。”结界把重零挡在了外面,他一挥手,破了结界,“快住手。”
戎黎置若罔闻,以手为刃,划过玄肆的眼睛。
“啊——”
玄肆惨叫,两行血液从眼角流出。
戎黎将他扔出去,看了看掌心,有两点明火:“这就是慧眼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