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李儒带着董承的兵符印信走了、去接收他的部队之后。
董承本人依然很沉得住气,假装唉声叹气地把饭慢慢吃完,还多问膳房的人要了两壶酒,假装喝闷酒,跟梁兴一边吐槽些“官运不济”的牢骚话。
喝得有点失仪了,也约莫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大约酉时过半、临近戌时,他才仗着酒意要回府。
刚刚走到石渠阁偏殿门口的回廊上,自然有人过来劝说,正是宿卫宫禁的李暹亲自带着兵阻拦:“董国舅请留步,李侍中走时吩咐了,他没回来之前,请国舅安坐!”
董承斜着醉眼,怒气恰到好处地说:“混账!你当还是董卓之时,胡乱让外人夜留宫内不成?李暹,你别跟我充横,你伯父是朝廷柱石,那没得说,咱敬畏他。你爹就不过是暴得发迹,搁一个前遇到我都不敢托大,何况你来!
这次郭骠骑会随李车骑一并回朝,人家是在陇西立了大功的,到时候你还是收敛些好!咱西凉诸将的事儿,从来都是商量着来的!你放肆下去,不怕郭将军将来借故立威么!”
李暹不太懂官场斗争,被董承这个拉裙带关系的老油条一忽悠,而且是看似喝醉了酒后吐真言,还真被懵住了。
确实,如果李傕手下的人,如今为了稳住恐怖统治,做得太狠了,将来郭汜回朝,骠骑将军与车骑将军同列,这一世的李傕还没加大司马,无法彻底压住对方。
就算郭汜自己是个老粗,不懂政治斗争,但要是到时候有心人到郭汜那儿告刁状,教唆郭汜“找个李家人里之前做得太过分的、把柄确凿的,杀鸡儆猴立威”。那李傕还真不一定保得住。
网游之战行天下 多乐乐
政治斗争嘛,都是一张张筹码牌的交换,前一阶段咄咄逼人进太多了,说不定就要后退示弱一下寻找平衡、安抚住政敌的情绪。
以李傕的阴险,要是真到了那时候,说不定不屑于推出去一个在西凉阵营内都仇恨值很高的便宜侄儿平官愤。反正他侄儿多,而且侄儿个个因为他得封列侯,这辈子早就值了,就算死了一个,其他侄儿依然会看在侯爵高官的份上死心塌地为李傕卖命。
董承貌醉,心里却清楚得很,把李暹的那一丝色厉内荏看在眼中,继续恰到好处地吐槽:“我又不是李文优一走就急着出宫,他都走了有……个把时辰了?他自己办事拖拖拉拉,要是他一夜不办完,我就要留宿一夜不成?你当我想走?今日本就是被他搅合才进的宫,还不是喝多了不舒服,留在宫里君前失仪,嗝——”
说着说着,董承气愤地打了一个酒嗝。
最后这番演技恰到好处,让李暹意识到:人家董承也不怕,也不急,就是纯粹遇到糟心事儿喝多了酒,临时起意想走。而且今日之会,最初是李儒提出的,董承都不知道李儒要干嘛,他哪能再有别的事情预做准备?
而且董承是国舅,留宿宫中也就罢了,梁兴可是个老粗,留下也不叫个事儿啊。
犹豫挣扎之后,李暹决定还是放行。
“既如此,董国舅回府歇息便是,来人呐,派一队人马分别护送董国舅回府、梁校尉回营!”李暹一挥手,做了这个后来让他后悔到死的决定。
董承依然保持着演技在线,临走才想起是不是要去陛下那儿告别,然后才得知陛下已经就寝了,才没多此一举,有条不紊踱着醉步走了。
李暹也留了个心眼,送董承出宫前,还到刘协寝宫问安,但听到了里面董贵人的声音,董贵人还从屏风后露出脸来让他小声,李暹这才没有再问。
……
而真正的刘协,刚才已经在名义上就寝之后,就偷换着跟送寝的宦官离开了。
出寝殿的时候,他穿的是宦官的服色,然后再混回石渠阁,换了董承侍卫的服色和铠甲,还穿了加高的木靴、黏了胡子、里面多套了两件厚衣服,掩饰身体的瘦小。
如今是四月中旬,天气已经稍稍有点热起来了,刘协这样装扮,用不了太久就会满头大汗,但好在出宫门的那一刻还是熬住了,没有露出破绽。
“多亏国舅机智,不然今日朕何以脱离虎口。以李傕之残暴,皇叔攻城之时,定然是会以朕相胁的,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不知国舅今日是如何让李儒许久都没能接手你的兵马的?”刘协一直驰马回到董承府上、李暹的监视卫兵都被支开之后,才算松了口气,语气悲戚地跟董承诉苦。
摄政王宠妻:王妃萌萌哒
董承苦笑:“我入宫之前,让麾下都尉、司马尽量拖延,如遇李儒刁难不要与之正面对抗。不过,现在恐怕大部分兵马也已经被他控制了。咱府上的亲卫没被调动,应该是李儒还没接收完我的本部人马,也就还没波及到梁校尉的兵马。
求生之路异血缘
咱立刻悄悄去东门,能开门就开门,不能的话,只能寻我军心腹还守卫的墙段,放吊篮坠下城去了。”
刘协还算聪明,想了想:“若是从城头放吊篮坠下去,马匹怎么办?”
董承:“到了城东大营,自能再从梁校尉营中获取马匹。”
一行人稍稍修整,又换了一遍衣服,这次刘协没必要再穿太厚装大人,然后一伙儿全部不走寻常路逾墙而出,夜色中一番千辛万苦,戌时末刻总算折腾出城、到了梁兴营里,凑了五百骑兵护送,一人双马换着骑,直奔正东面的华阴而去。
天亮之前,他们可以抢先打三个时辰的时间差。
梁兴留下了两个别部司马,执掌剩下的步兵,徐徐而行,另有一个别部司马,没让他走,而是留在营里,允许他投降李儒,到时候只说“不知道其他战友去哪儿了”。
因为要是全走了,万一李儒提前开城门来收编梁兴的人马,发现梁兴也提前跑了,肯定会提前追击的。
五百护卫骑兵疯狂奔驰,跑到子时刘协就颠得有些受不了了。
他养尊处优,虽然五年前九岁的时候,跟着当时还建在的兄长,也半夜骑马逃亡过一次,但那次毕竟不是这种夺命狂奔,不用抢时间,没那么颠簸。
霸爱99天:夜帝的杀手新娘
国术大明星 会说话的蹄髈
刘协咬着牙苦叫:“国舅,颠簸太过,可能换车?”
董承已经是派了一个身体轻盈马术不错的亲兵跟刘协共乘一骑,好扶着刘协让他不太累,也不至于掉下马来。但仓促要找车,还是足够结实、能跑得快的车,那是实在找不到了。
董承只能劝道:“陛下!如今是生死之际,还请陛下忍耐,这样吧,给陛下的鞍再加两层垫子,马镫也加一套铁的可以踩着,减少坐在上面的吃力。陛下,骑马是用腿夹住马腹、双脚在马镫上微微用力撑起身子的,不能全部分量吃在臀上,否则自然会颠得受不了。”
刘协马术不行,只能临时改良装备,现学现改,骑马骑得蛋都疼了,才熬到天亮。
古代养尊处优的人,突然高强度不标准姿势连续骑马赶路,骑得蛋疼甚至残疾的都不少——最有名的是宋高宗赵构,被金兀术追杀千里,疯狂逃亡,连续多日,马术还差,最后颠得蛋疼残疾、下半辈子不育,到了临安后,太子死了,他就只能过继一个立为太子,就是后来的宋孝宗。
当然了,刘协只需要骑一天一夜,还没到赵构那种连续多天折磨的程度。
……
天亮时分,李儒收编了董承的大部分人马后,开城后继续详查梁兴的营地,才发现梁兴的人马少了很多——作业已经太晚,开城门不便,他只是派了个人到梁兴营中巡视查问。天太黑又看不清楚,所以少了一部分兵力都没发现。
这种事情,隔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亮才知道,也不奇怪,不算多大的失职。
但随之而来的,是李傕的通报段煨叛变、前线大败的密使,也终于抵达了长安,李应接待了之后,大惊失色,再次把李儒找去。
一番手忙脚乱后,李儒立刻派人去董承府邸拿人,发现只剩了些不值钱的仆役奴才。他又意识到不好,连忙进宫求见,才发现连皇帝都找不着了。
李儒大怒,拔剑一剑杀了掩护皇帝逃跑的董贵人,跟李应一商量,一起带兵去追。
他们调集了长安城里几乎所有的骑兵追击,但到了东门外时,又有一小波骚乱,似乎是梁兴营中剩下的士兵,此刻才被告知皇帝已经跑了、李傕不再代表朝廷,很多士兵一哄而散。
连同昨夜刚刚被李儒控制的一部分董承士兵,也得信后纷纷逃散,或在城内作乱,或趁机抢劫,部队又忙乱了小半个时辰,肃清了沿途的拥堵和乱兵,才展开追击。
部队出了长安东门,从灞上渡过灞水时,董承带着刘协早已过了新丰。前面只剩下一个郑县,就是华阴了,也就剩一百二十里路,每隔六十里一个县。
中午之前,大约巳时,李家的骑兵追到新丰,董承刚到郑县。午后未时,李家骑兵跑得最快的先头,才在华阴西郊逼近了董承的亲卫骑兵。
“诸将死战断后!保护陛下!”董承也是拼死搏一把了,背后杀得昏天黑地,他继续亲自带着刘协夺命狂奔。
他带来的几百死士都是平时拿钱财恩遇喂饱了的,这种时候拼死决战,饶是如此,追兵还是堵不住,好几次“矢及马踵”,董承刘协的坐骑都被射死了两次,两人都各自带伤,主要是摔伤擦伤,倒没有什么致命的箭伤,才连滚带爬狼狈不堪逃进潼关。
“李傕逆贼图谋弑君!众将宜奉诏讨贼!”上了潼关关墙之后,董承才算抖擞起来,连忙跟梁兴一起控制部队,然后组织防御。
追击的李家骑兵没法直接攻打潼关,一番无能狂怒之后,被射杀百余人,才算冷静下来,退兵而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