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长孙冲颔首,狠狠的吸了口气,才将胸中翻腾的怒气压制下去。大事当前,不能为了一己之愤怒坏了全盘谋划,待到大功告成之后,非得要去长乐面前喝问几声,贱妇当真狼心狗肺耶?!
不过怒气固然一时压制,但……真的好气啊!
如今长孙冲终于明白历史上那些个宦官为何性格敏感、孤僻阴翳,内心深处最为在意的东西永远无法拥有的时候,却被人用刀尖将这股阴私狠狠的挑开,那种血淋淋的痛,是比死还残忍的难堪。
他有时候甚至在想,父亲绸缪一切不顾身家性命亦要推晋王上位,而不是干脆谋朝篡位自己登上那个位置,就是因为他这个嫡长子已然不能人道,不可能延续长孙家的香火血脉,所以不得不忍痛放弃了坐拥江山的理想……
这更是令他心中刺痛。
……
将长孙溆打发走,让仆人帮他易容乔装一番,穿上斗篷带上斗笠,带着十余名亲兵策骑返回长安城。
待到入城之后,长孙冲没有返回自家府邸,而是径直来到位于长安城东南一隅的永阳坊。
爷的错 浊月
一行人很容易进入城中,沿着街巷直抵永阳坊,来到大庄严寺附近。隋唐以来,长安城内有多处里坊修建佛寺,这些佛寺香火鼎盛,往往占据大半个里坊,殿宇连绵钟声清越,大庄严寺便是如此。
风雪之中,寺庙矗立的殿宇鳞次栉比,所出之地虽然是城内一隅,但是论规模或许仅有正在修建之中大慈恩寺能够稳胜一筹,余者皆不足论。
此时天色近晚,正是晚课时分,悠扬的钟声在风雪之中穿越飘荡,长孙冲带人抵达大庄严寺一墙之隔的一处三进宅院。
门前挎着横刀的侍卫上前,接过长孙冲递过的绘制有长孙家家徽印记的名帖,转身入内通秉,须臾返回,恭请长孙冲入内。
长孙冲将手中缰绳甩给亲兵,一个人进入宅院之内,随着引路的侍卫径直来到东跨院一处庭院之中。
此处简朴清静,一墙之隔的大庄严寺钟声悠悠传来,青砖黑瓦,落雪纷纷,居然让心思浮动的长孙冲亦感受到一股“禅定”的祥和意味,心境忽然便平缓下来……
侍卫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长孙冲自己入内,便手摁腰刀,腰脊笔直的立于风雪之中,目不斜视。
长孙冲进入院内,来到正堂门前,略微整理一番衣冠,这才推门而入。
堂内燃着灯烛,一股淡淡的檀香充斥鼻端,陈设简朴,光洁的地板燃着地龙,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坐在蒲团上,闭幕养神。
长孙冲轻手轻脚上前,跪在老者面前的蒲团上,恭恭敬敬的以首顿地,轻声道:“长孙冲奉家父之命,前来拜见叔祖。”
那老者这才睁开双目,一双昏黄黯淡的眼眸淡淡的瞥了长孙冲一眼,便又耷拉下眼皮,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再无话语。
似乎对于长孙冲这个犯下谋逆大罪的钦犯潜返长安,并未感到有一丝一毫的惊奇……
老者这番冷淡,长孙冲倒是没有什么尴尬,更无任何不满之处,盖因面前这位老者,算得上是关陇门阀之中硕果仅存的“老祖宗”。
或许外人并未曾听闻“侯莫陈虔会”这个名字,但是在关陇内部,却绝对是威望卓著、德高望重之存在。其祖侯莫陈崇,乃是北周柱国大将军,死后获赠司徒,“八柱国”之一,一手参预缔造了如今的关陇贵族集团。其父侯莫陈颖战功赫赫,入隋之后更是深受隋文帝器重,拜桂州总管,领十七州兵事,威震岭南。
及至侯莫陈虔会,虽然功勋不及父祖,却认为辈份高、能力强,素来被认为关陇核心之人物,威望甚高、影响力巨大。
即便是“贞观第一勋臣”的长孙无忌当面,亦要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叔父”,凡遇大事,必要征询其意见,否则若是侯莫陈虔会不点头,半个关陇集团都未必听候长孙无忌调遣。
……
堂中静谧,唯有一墙之隔的大庄严寺清越的钟声幽幽传来。寺庙的钟声自有规矩,“晓击则破长夜、警睡眠;暮击则觉昏衢、疏冥昧”,每天两次,每次三遍,每遍三十六下。
待到暮鼓三遍一百零八下敲完,侯莫陈虔会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长孙冲,微微颔首:“心有静气,处事不乱,还算是有几分能力,难怪尔父能够将此等大任交付于你。”
长孙冲忙谦逊道:“叔祖面前,晚辈岂敢称‘能力’二字?小辈愚顽,才具不足,还望前辈能够不吝赐教,多多帮扶。”
“呵呵。”
侯莫陈虔会淡然笑了笑,道:“长孙无忌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可惜了。”
一句“可惜”了,使得这句话听上去怎么都觉得是在讽刺……
长孙冲眼皮跳了一下,没有吭声,心底却有些不满。
我是“可惜”了,你又何尝不是?想当年以侯莫陈家的权势、底蕴,以及侯莫陈虔会的能力、威望,在隋末之时若是能够强势而起,或许根本就没有长孙家什么事儿。
萌娃来袭:拐个影后当妈咪 豆芽菜
只可惜啊,这位却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匹夫,因为挚爱的孤独皇后殡天,便交卸所有官职,退却一应族务,在隋文帝于人寿三年为独孤皇后修建这所大庄严寺以为纪念之后,便在这寺外结庐而居,晨钟暮鼓,只为心爱的女人诵读佛经,佛前祈祷……
若非如此,当今的天下还指不定是个什么样子呢。
又是一阵沉默,似乎幽居多年的侯莫陈虔会已经不习惯与人说话,好半晌才缓缓问道:“无忌之韬略远胜吾多矣,其余之事,吾不愿多言,听之任之皆可。唯有一样,尔等意欲如何攻破玄武门?”
玄武门乃是禁宫锁钥,欲掌控京师,必掌控禁宫,欲掌控禁宫,必攻破玄武门……可见玄武门之重要。
李二陛下当年之旧事,便是前车之鉴。
长孙冲道:“柴哲威见利忘义、趋炎附势,只需吾等在城外起事,且得到城内各家私兵之呼应,柴哲威必然不肯落于人后,只要他起兵相应,攻占玄武门,则长安城尽入吾等之掌握矣!”
侯莫陈虔会雪白的美貌蹙起,奇道:“玄武门外,有左右屯卫镇守。纵然柴哲威起兵相应,可还有右屯卫宿卫一侧,那可是房玄龄家二小子的嫡系兵马,定然死保东宫,汝便那般笃定,左屯卫可击溃右屯卫,顺利攻占玄武门?”
长孙冲心底鄙视,成天到晚窝在这宅邸之中,普天下人都以为是个情种,实则还不是时刻关注着长安城内的动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道:“叔祖放心,右屯卫固然忠于东宫,但此番房俊西征带走大量精锐,留守玄武门外的右屯卫只剩下半支,且统兵之人也只是一个偏将。只要柴哲威起兵之后突袭右屯卫军营,可一战而定,不足为虑。”
侯莫陈虔会微微摇头,不置可否。
长孙冲见他不信自己之判断,有些不服,又道:“即便柴哲威那边出了岔子,未能及时击溃右屯卫、攻占玄武门,宗室之中亦有人会按耐不住,欲趁火打劫,皆是整个长安乱成一锅粥,以吾等各家之实力,完全能够横扫全城、扶保社稷,届时扶持晋王上位,达成从龙之功!”
在他看来,半支右屯卫是绝对无法抗衡齐编满员的左屯卫的,柴哲威亦是将门之后,家学渊源,算得上是年轻一辈当中少有的文武双全,届时又是猝然突袭,岂有无法一战而定的道理?
最要紧的,还是城内各家能否同气连枝,共同发力。只要各家不会暗藏心思、隔岸观火,局势必然会按照自己所绸缪的方向发展。
而能够使得城内关陇各家齐心协力、无所保留之关键,就在于侯莫陈虔会是否愿意挺身而出、振臂一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