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抹脖子就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真要是跑不了,咱们认黑山老妖做大哥,忍辱负重卧底几十上百年。”
廖文杰手中伸出红线,缠上燕赤霞胸腹,背后张开鬼手,振翅直冲天空:“有朝一日困龙升天,我们再联手做了他,把他的脑壳当夜壶,我用完了你用,你用完了我再用,不仅可以一雪前耻,还能混个卧薪尝胆的美名。”
游戏奶妈异界行 弹剑听禅
“主意是不错,可这里是阴间,血肉之躯待的时间长了,只会变成一副骷髅架子,到时候给你夜壶你也尿不出来。”燕赤霞手脚垂下,有气无力哼哼道。
仙姿玉骨:天妃 慕容湮兒
几次玩命放大招,再被黑山老妖炼化的厉鬼入体,虽有佛光驱邪,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但油尽灯枯一滴不剩,少说也要调养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到全盛状态。
“那就把他的头骨扔到人间,建个公厕大家一起用。”
給力兔神 張廉
“妙啊!”
燕赤霞笑着点头,身虚体弱,被阴气一卷,剧烈咳嗽起来。
鬼王宠妻:腹黑小魔妃
“你们几个,黑山老妖就要来了,不想死就赶紧跟上。”
鬼手翅膀俯冲贴地,廖文杰语速飞快,让十余名女鬼赶紧跟上。效果一般,这些女鬼畏惧黑山老妖威名,不敢明目张胆与其对抗,战战兢兢趴在地上,不愿和廖文杰一同离去。
“走吧ꓹ 都自身难保了,你还装什么菩萨心肠!”
燕赤霞蔫巴巴说了一声ꓹ 转头对女鬼们道:“你们不愿和我们离开,留在阴间只有死路一条,无非早死晚死而已……去吧ꓹ 混入阴兵之中,或许能晚死一段时间。”
听到燕赤霞的话ꓹ 女鬼们连连点头,身躯飘起ꓹ 朝四下逃窜的阴兵冲去。
“人各有命ꓹ 强求不得,有时候不是你想救就能救得了的。”燕赤霞指着地上的几个骨灰坛,女鬼们为了逃命,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放弃了。
廖文杰点点头,振翅赶至宁采臣三人身边,红线缠上,将这两鬼一人带至半空。
大地轰鸣震颤ꓹ 鬼手翅膀拍打的频率越来越快,几次振翅ꓹ 直冲黑暗苍穹高处。
“臭小子ꓹ 你……你用了那门魔功?”
察觉到廖文杰身上的气息变化ꓹ 燕赤霞脱口而出道:“我记得你说过ꓹ 这门魔功很邪门,一旦运转ꓹ 想停都停不下来。”
“都逃命了ꓹ 哪还有什么魔功不魔功的ꓹ 再说了,我有的选吗?”
“有ꓹ 你把我放下去,和你死在一起不值得,我可不想多年之后被人发现尸骨的时候,被打上魔道同伙的污名。”
“那恐怕不行,把你扔下去,就该你的头骨被黑山老妖拿去当夜壶了。”
廖文杰眼中红芒逐渐浓郁,红线取来燕赤霞的剑匣和长剑,问道:“燕大侠,怎么开启通往人间的阴阳路?”
“宝剑出鞘的瞬间,你将剑朝前射出去即可……用我的弓去射,你不是剑的主人,没法像我一样轻易开启鬼门关。”
燕赤霞说完,叹息一声:“你应该知道,就算到了人间,黑山老妖也能追过去。”
“没错,可在阴间一点胜算没有,到了人间,至少还有那么一丁点逃出生天的可能。”
待长剑出鞘的瞬间,廖文杰引剑搭弓,前方撕裂一条光明通道,带着两人两鬼冲出阴冥重返人间。
阴间黑暗无光,人间阴云笼罩,廖文杰随便挑了一个少有人烟的方向,朝深山老林振翅而去。
轰隆隆!
黑暗天幕卷帘,隆隆轰鸣之声在落雁峡上空回荡,下一秒,巨大黑影冲出黑幕,倒卷无边阴气降临人间。
那是一座枯骨混合黑土砖石堆砌而成的城池,外墙高耸,城池内,一盏盏鬼火青灯跳跃,忽明忽暗。守城士兵挥舞兵器,或是抡起鞭子抽打镣铐囚徒,厉鬼哀嚎之声如泣似吼,索命魔音回荡天地之间。
青冥阴声阵阵,伴随着厉鬼悸哭,压抑凝重的死亡气息滚滚铺开,天地顿时哑然萧瑟,无边威势令人胆寒。
“崔兄,再快一点,后面的妖怪要追上来了!”
“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廖文杰咬牙说道,转头朝身后一看,再咬咬牙,速度在最快之上又快了三分不止。
事实再次证明,人都是逼出来的,不到走投无路,压根就不清楚自己极限在哪。
“这座城池,难道是……枉死城!?”
燕赤霞被红线拴着,整个人荡在半空,似乎是看开了,死不死无所谓,一点也不着急。
他仔细打量越来越近的城池,自言自语嘀咕起来:“被金刚经灭掉的是黑山老妖化身,所以枉死城才是他的真身……也不对,枉死城年代不可考究,要成精早就成精了……”
嘀咕半天,燕赤霞猜测,黑山老妖舍了骷髅本体,将枉死城炼化成真身,才彻底控制了这座城池。
这样一来,倒也好解释了,为何黑山老妖能轻而易举占领枉死城,为何他体内有那么多凶神恶煞,因为他的本体就是一座大监狱,最不缺的,就是厉鬼凶魂。
可不管怎样,黑山老妖能把枉死城搬到人间,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哗啦啦!
城墙裂开一道道缝隙,骷髅砖石跌落,睁开点满清明鬼火的巨眼,城门好似深渊大口,缓缓张开:“臭道士,你们毁了本王身外化身,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阴沉之声宛若闷雷,枉死城移动速度陡然加快,行径之处,碾压一道巨大沟壑,威势无两,俨然不可阻挡。
魔音贯耳,燕赤霞没了法力护身,翻着白眼嘿嘿傻笑,宁采臣亦是如此。唯有小倩和小青脸色转黑,张牙舞爪化作厉鬼,一左一右朝廖文杰扑了过去。
啪!x2
一个正手加反手,两巴掌下去,两个女鬼就消停了。
廖文杰眼中红光难以压制,一个急停,振翅朝高空冲去,不躲不避,径直来到枉死城上空。
“钱能驱鬼,财可通神!”
廖文杰五指张开,掌心冒出一枚铜钱:“接我一招钱山铜海,看看是你是你枉死城的厉鬼腰板硬,不愿屈膝阿堵之物,还是我手中的黄白之物通神驱鬼,罪孽来得更加深重!”
哗啦啦————
随着廖文杰翻手下压,铜钱势如骤雨,洋洋洒洒挥泄而下。
下一秒,雨势转急,体积暴增,好似汪洋大河奔流不息。再过一秒,体积又大百倍千倍,金色湖泊大海笼罩天空。
万丈金光遮天蔽日,如山峰,似岛屿,较之枉死城还要大上数倍,携无边重势,轰隆隆从天而降。
轰!!!
副本模擬器 氪金改命
惊天巨响声中,金山笼罩枉死城压下,摧枯拉朽碾碎城池墙院楼阁,将其从半空击落,死死压在地上。
接触的一瞬间,鬼火暗淡,火苗熄灭。阴兵四下奔逃,厉鬼凶魂仰天哀鸣,身躯不堪重负,和墙院楼阁一同粉碎。
远方遥望,阴云汇聚的天地之间,凭空多出一座金山,下方震动连连,似有邪物欲要脱困而出。
“终究是黄白之物的罪孽更加深重……”
廖文杰眼眸赤红,挥手朝下方扔出【净天地神咒】的小册子,稳稳贴在金山顶端。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
中山神咒,元始玉文……
阴阳商人
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
絕色丹藥師
急急如律令!
九十三个蓝色大字自书册散开,重重叠叠覆盖金山,气息连成一片共鸣,镇压枉死城无法翻身。
“啊,这,这……”
宁采臣清醒过来,望着下方金光闪闪的山峰,狠狠咽了口唾沫。
“净天地神咒,这本书是谁写的,竟有如此强大威能……不对,这小子怎么这么有钱!?”
燕赤霞瞪大眼睛,廖文杰手里铜钱多到成山,那当初给他那点算什么,打发要饭的吗?
咬牙切齿.JPG
小倩和小青也慑于钱山的惊人海量,然后眼神幽怨,同时摸了摸自己肿起的脸颊,有话好好说,干嘛打人脸,打坏了怎么办。
轰隆隆!
金山之下,巨石手掌伸出,紧接着是头颅、躯干,身高十余米的巨人爬出金山,望着山下无法翻身的枉死城,仰天怒声咆哮。
黑山老妖,褪了大半身躯,金蝉脱壳逃出金山的镇压。
命是逃出来了,可数千年的算计,一招满盘皆输,他如何不怒,如何不怨!
“道士,我要祭你血肉神魂,以泄心头之恨————”
首席的冷顏小嬌妻
烟尘滚滚,黑山老妖身上炸开骨渣泥屑,无底洞般收拢天地之间的怨气,一时间,灰蒙雾气实体化冲击而来,犹如流光黑水,源源不断注入进他体内。
“一掌!你死!我生!”
廖文杰人在高空,眼眸已然彻底通红,挥手散开红线,任由燕赤霞和宁采臣高高摔下也看都不看一眼。
“燕大侠,你没事吧?”
小倩和小青接住二人,飞快朝周边逃去,心头惊悸连连,虽不知是何缘故,但顺着本能逃走,总不会有错的。
鬼村密事
“跑,快点跑,道士我都坚持到这时候了,死掉太可惜。”燕赤霞催促一声,紧紧抓住小倩的手腕,第一次知道,原来鬼手也是暖的。
摔 南甜北鹹
另一边,廖文杰凭空虚立,一双红目锁定下方振臂高呼的黑石巨人。
就在他挥掌落下的瞬间,眼中蓝光一闪,一瞬清明摆脱血色念力。仅仅这一瞬,心思强起反制,在强烈的求生欲驱动下,沸腾体内全部血色念力,朝黑山老妖拍下一掌。
嗡嗡嗡————
天地间,一声轻鸣颤动,无形之间似有钟声响起。山川树木,湖泊花草,皆是随着这抹震动微微颤抖了一下。
轰!!!
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万丈金光,一掌落下之后,大地轰隆一颤,烟尘惊起滚滚气浪,呼啸着冲击远方。
巨大掌印凹陷山川大泽之中,其内部,一截截断裂的石块散碎,隐隐可以分辨是个人形。
远方,小倩和小青被气浪掀翻,带着燕赤霞和宁采臣撞树摔落在地。
燕赤霞垫底,轻咳一口鲜血,心有余悸道:“不得了,单是这一掌,这家伙冒充佛陀降世都绰绰有余了……不过,这掌法杀性好重……还有股子血腥味,究竟怎么练的?”
此时,燕赤霞大概明白了,廖文杰不是还俗的和尚,是被赶出山门的妖僧。
他只想问一句,和尚是在那处寺庙出的家,他也想去凑凑热闹,学一门掌法。
——————
这里就不断章了,顺便推本书:女帝背后的男人
作者:我吃杏子
貌似最近献祭的书有点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