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学院的星空向来比凡世的要明亮许多,极为璀璨,夏萧和阿烛坐在下面,搂着一同欣赏。虽说他们一直在彼此身边,可已数月不见,此时极为珍惜星光灿烂的夜晚。
夏萧时不时偏过头,看一眼阿烛,虽说心中依旧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决,但他习惯这种感觉,只是沉溺在当前的美好中。星光灿烂时观星,天边泛起鱼肚白时赏日。以往夏萧总想站上山顶,看这大荒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一直以为,等成为问道境界的存在,便可看清世间万物的真谛,从此懂得更多事,且不再苦恼。但一想到师父,已至云巅之上,可依旧有很多事挡在自己身前,令其难以解决。现在,就算他自身晋入问道,也依旧有很多不懂之事无人解答,这才是常态,不必太过纠结,以扰自身。
夏萧觉得,还是自己所站的位置不够高,现在的他,只是刚和天隆站在同一高度罢了。以前学院诸多前辈还在时,就算他如此也不得放肆,因为眼前还有很多人比其强。所以夏萧并未失去自己的谦卑之心,于一个晴朗的正午,在阿烛的鼓励下重新结印,开始感应更高的境界。
看着夏萧闭上眼,阿烛委屈的撅起小嘴,心里极不开心,但只是抱着自己的豆豆,走向学院。后者安慰着她,可她只是低声说:
“没事儿,都等这么久了,不缺最后几个月。”
重生 都市 仙 帝
她在学校的食堂里找到些粮,自己做饭吃。当身边另一半不在时,阿烛学会安心的等待和自娱自乐,而且她并不是没了夏萧就没了全世界,她还有豆豆和小点点,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陪他们,她可不会放过。
阿烛成了藏在学院里的精灵,每一步都十分俏皮,每一个表情都没经受人世玷污。她从人间烟火气中来,又回到烟火中,被灶房里的烟熏黑小脸。可那对眸子里的清澈,依旧和以往一样,像一条小溪,可见其下石子,无比清澈。
照亮世间的神烛,此时只为夏萧一人点亮,阿烛时不时坐在青砖广场上,看着夏萧依旧盘坐,没了兴趣,便手持扫帚,从青砖广场开始,将整个山麓扫净,像依旧有人居住,不至于那么冷清。
阿烛虽说有时懒散,爱睡懒觉,可也是闲不下来的性子。她每日从山麓扫到山腰,将每一条路都扫干净,令暗中的那盆蒜头花见之惊奇。可在他不注意时,阿烛会扭过头,对他做一个鬼脸,令其连忙藏起来。可阿烛想找到他,比他藏起来还要容易。
这般反复的过程中,学院里的一袭红裙成了固定的身影,一人一狗一盆花,还有一头大独角鲸,就这般生活,很快迎来漫长冬季的早春。
学院的桃树最先有感应,在雪花还未完全融化时,它们就冒出一个个小小的嫩芽,打探着崭新的岁月里,是否有人来欣赏自己的美丽。可当前看来,依旧只是冷清之景。
素来人赏桃花,桃花赏人,可当前学院只有阿烛来回走动,令它们少了许多乐趣。可并不影响它们盛开,它们总会照常绽放,以最美的姿势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它们比任何人都相信学院一定会再次恢复生机,而它们会是第一笔春色,也是万物复苏的征兆。
狂歌
桃林下,一小溪流淌,为桃树梳妆。阿烛在一枝嫩芽下洗手,并捧起一把微微冰凉的水,洒在自己不再稚嫩,可又青春的俏脸上。那等美丽的姿态,似与桃树比美,是它们绽放花朵也无法敌过的存在。
“春日到了。”
阿烛含着一丝笑,如沐春风于身,洁净的小脸看向侧峰上的夏萧。他依旧没醒,可她并不着急,只是和豆豆慢跑在薄雪未化的草地上,满脸都是喜意。
只要天命他们不来找自己,就说明大荒无事,那样就好,阿烛可讨厌忙来忙去的感觉,那些事令她头大。她可以帮助他人,她还是挺热情的,就是不喜欢动脑子,所以只想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想思考。
当前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阿烛会给豆豆讲一些关于它小时候的故事,偶尔心血来潮,随便一招手,他就成了口吐人语的存在。豆豆为自己惊奇,几句话便笑得阿烛前仰后合。但再一挥手,又恢复成正常。
夏萧倒是没有他们的闲情逸致,只沉浸在自己的感知中。此次的感知和之前晋入问道不同,夏萧不再无门,也不必寻找那么久,只是恰逢一个契机后,便提升起自己的实力,可进步皆小。
夏萧见到过的问道强者不少,每一个都在自己原本的境界待了许久,要想提升没那么容易。就像大师姐及学院诸多问道强者,从参天到那一步很是艰难,之后便没有半点提升,可夏萧逐渐发现,虽说他的实力进步很慢,但一直有所变化,且能轻易观察出,就像一个水瓶,虽说一直接受的都是滴水,可依旧在增多。
这样的情况令夏萧反而有些紧张,因为太过诡异。他试图与大荒意识交流,没想到轻而易举就成功,没他想的那么艰难。可自己只是问道实力,这样就找来大荒意识,曾经的师父前辈,何必那么辛苦的沿着她的脚步去找?
夏萧四周有奇异的律动,天空紧接下起一场雨。雨未到倾盆大雨的境界,也并非毛毛细雨,夏萧见着,不知这是真实的雨,还是下在自己的意识深处。他只是注视向自己走来的女子,见过一面但也并非熟悉。
女子十分年轻,笼罩在氤氲的光里,即便现在的夏萧,也看不出她的任何特征,只能判断她纤柔的身躯笼着一袭淡蓝色的长裙,其下玉足赤着,落在满是雪水的草甸上。雪花彻底化了,夏萧并未感觉到凉,可这样一道女子身影,总令其觉得可怜。
女子就像一个普通人,在地面的雨水和薄雪化作的水上踏过,泛起一圈圈涟漪。可四周的氤氲光亮,又令夏萧极为痴迷。这样的气质,在大荒上着实少见,即便和阿烛相比,都有些不同,令夏萧久久注视,随后回过神时行礼。
“失礼了。”
大荒意识淋着雨,夏萧也淋着雨,可他抬起头时,依旧看不清她的面孔,只能见到大致的惊心轮廓。
“你很好奇吧,为何这么轻易就能提升实力?”
“嗯!是因为人类的修行者变少了?还是为了平衡?”
“都不是,平衡已无,我已不在意。”
这道声音并未像外形那样像一个女孩,而是依旧和夏萧之前听到的一样,不粗不细,宛若世人和音。可夏萧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她也近乎绝望的坐在满是冰水的草甸上,似自暴自弃,不想再有作为。
“发生什么了吗?”
夏萧坐在她身边,想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轻易提升实力的背后,似乎没那么简单,而是有别的事。
大荒意识化作的女孩不知望着何处,夏萧能看清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手腕是那么细,盈盈一握的腰肢宛若世上所有美好的总和,唯恐看不见她的脸,像梦中模糊的场景,总会有所缺陷,无法补足。
在夏萧长时间的注视下,她还是选择开口,忧心忡忡的说:
“万物皆有平衡,不能太过偏向一方。当初,因为大荒上的力量太强,生物太多,我化作人形,行走于大荒各处。当魔道的力量变得空前强大,足以湮灭正道,我便在众人不知情的状况下孕育出许多正道强者,如你学院中的那些问道境界之人,大部分皆由我着手,才能变得那么强。”
复仇公主与恶魔王子
“可现在,结局本是美好的,平衡本能保持,可你和阿烛不受我的束缚,就要打破平衡。而且他们要来了,他们自以为的慈悲,会令大荒的平衡彻底崩溃。那时,这个世界便会走向灭亡,不在于危难,而在于元气的枯竭。修行者的空前增多,只会加重大荒的负担,大荒已无能力承载那么多人。”
“什么意思?人类的修行者已寥寥无几,而且他们是谁?”
夏萧一头雾水,可身旁的大荒意识突然变得遥远。她绝望的一直哭泣,似这场大雨就是她的眼泪。她还在继续,哭个不停,令夏萧觉得心烦,他只想知道真相,但这大荒所化的意识,似乎没那么想告诉他一切。
“喂,告诉我!”
夏萧本以为自己提升实力,突破大荒桎梏后,连同阿烛将语尚言消灭就能将大荒当前的问题解决,至于平衡,夏萧想的是培育出一些人族强者,便离开大荒,前往以上世界。这个世界当前已无牵挂,而且根据当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来说,他们必须得离开,只是时间问题。可现在大荒意识的话,又令夏萧下不定主意。
更要命的是,等夏萧醒来时,大荒意识对他说的话,又猛然变得模糊,令其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总觉得大脑一片混沌,像浆糊般被搅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