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老猪,你消息倒是通透。”
“……你一出无疆山,俺就知道了,还去过一趟,不过你那两个童子说,你先回了栖霞山,想想多半有事回去看看,反正最后也要回无疆山,干脆就在这福陵山等你路过,不过真有这么急?不多待一阵?”
“不走不行,天道可不会放任我留下,终于明白当年陆元被天道之眼监视的感受了。”
四月天,道路山林间隐隐有了蝉鸣声,走过乡间泥路的两人,一前一后说着话,言谈说笑间,偶尔也望去一亩亩田地尽头,坐落一座庄子,不少农人忙着春耕的事,抬起头来望来这边,见两人一驴走过,倒也没什么稀罕,继续插秧、拔草。
“呵呵…..这庄子人倒不错,可惜你紧着要回去,俺老猪就拉你进去了。”猪刚鬣指着那方庄子,眼里有着些许的舒坦,让他想起远在栖霞山的陆家村,“庄子里的人,跟你家那处差不多,里面百姓多姓高,人也热情善良,这些年太平,每家每户过得都还不错,俺就在旁边不远的一座山里,有时也化作人的样貌到里面走动走动,尤其是那高家小姐……哎嘿嘿……”
陆良生看他咬着手指头,忽然停下话语,一个劲儿的傻笑,怎能猜不出来,笑道:“你不是说要照看朱二娘吗?怎么才过多少年,就移情别恋了?”
“妖怪哪有人好,呸…..不对不对。”
陡然反应过来,老猪那手轻推了一下书生,瓮声瓮气的开口:“好啊,差点被你绕进去,不过,俺老猪也是实诚人,那朱二娘早就走了,偷偷跑的,俺去追她,她也不回,说是去寻家中其余姐妹,俺不知真假,可见她有了去心,留下来也不美,最后还是让她走了。”
“她还有姐妹?”陆良生皱了下眉头,之前只是以为跟着狼王公孙獠的一只小妖,就没怎么问来历。
老猪点头:“她说她家在盘丝洞,还有六个姐妹,比你无疆山还要远一些。”
比无疆山还远?
陆良生挑了一下眉角,想到之后那法海应该会去五指山将猴子放出来,从他这里经过,以一人一猴那种‘路见不平’的架势,朱二娘怕是要被打的魂飞湮灭,总是故人,在万寿观里也算做过些事,就这么被打杀了,心里有些不忍。
“老猪。”
书生停下脚步,目光投去一侧彪肥的身形,后者也看过来,“你不会让俺去盘丝洞吧?不去!不去!俺昨日答应了高太公,下午给他搬搬仓粮,拿出来晒晒霉灰,没空去那么远。”
“但你没神位,现在终究是妖身,你想跟高家小姐嫁娶,怕是要短她寿命,这么做怕是不好吧?”
陆良生没办法给妖封神,毕竟没有功德大业,老猪也明白这点,否则当年封阴神的时候,他都顺道得封了,书生话语说完,猪刚鬣陷入沉默,除非对方也是妖,不然根本无法长相厮守。
见他不说话,书生拍拍老猪手臂,看着远方的庄子,说起让法海西行的事。
“你记得镇海老和尚吧?他有个法净,代师收徒,那个最小的弟子法号法海,金山寺主持,跟老和尚一脉相承的脾气,本事说不得还要大上一些,算算时间,正好猴子的揭谛也该揭下来了,我便哄他西行去往天竺传中土佛学,顺道将揭谛摘去,放猴子出来,老猪,到时你与他们一路,路过无疆山时,到观里住上两日,怂恿猴子闹些事,我也好与他不打不相识,结拜为兄弟。”
当年猴子送小雪姑娘去往九天之外燃尽毫毛的事,猪刚鬣也是知晓的,不过当中猴子想要与陆良生结拜的承诺,眼下听来,也是一阵唏嘘。
看着那边庄子好一阵,老猪声音淡淡,‘嗯’了一声,一屁股坐去路旁青草上,摘去一朵野菊花放在鼻下闻了闻。
“好吧,谁叫俺老猪有颗菩萨心肠,到时候顺道路过盘丝洞,也事先通知二娘带她姐妹躲避一下,好歹朝夕相处一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猴子还有那什么法海的打死。”
千幻神术 杜家子龙
陆良生站在一旁,笑了笑,补充一句:“西行传佛,也是大功德,将来也可封神,那就除去妖身,想与谁成亲,还不是由着你,也没什么顾虑了。”
“你们读书人心眼真多。”
老猪跟着笑笑,随后两人一言一语的说起其他事,看了看时辰,猪刚鬣拍拍屁股上的草屑、灰尘起来,“俺先回去给高太公做点活,再跟翠兰说明些事,等猴子一来,就到你观里,再给你送行。”
“谢了!”陆良生抱了抱拳,目送彪肥的身形扛着钉耙转去庄子的泥路,转过脸看去不远的田埂间,挽着裤腿的蛤蟆道人站在稀泥里,弯腰侧脸张望泥洞,想要从里面掏什么出来。
“师父,你掏鳝鱼,还是泥鳅?好办!”
书生一掐法决,田边稀泥蠕动,一个个不起眼的小洞里,水流浑浊,只听‘咕噜噜’的声响,不停的往外冒起气泡,然后,一条条鳝鱼争先恐后往外涌,围着蛤蟆噼里啪啦的打起水花。
“……”蛤蟆道人拉着脸,无语的走上田埂,甩了甩脚蹼上泥点,跳去书架的绳子,攀爬上去,气鼓鼓的钻进书架小门,坐在门沿一边将绳子系去腰间,一边嘀嘀咕咕。
“趣味!田间趣味被你这么一搞,为师一点心情都没有了,走吧走吧,快些回去。”
呃…..师父这是学老孙,倒是我会错意,以为只是嘴馋想吃野味了。陆良生失笑的摇摇头,朝书架小门边坐着的师父告了声罪,方才拉过缰绳,牵上老驴走过这片名叫福陵山的地方。
如今诸事已落下,回到无疆山,时间也从未停留过。
时至五月,吵杂的蝉鸣声一阵接着一阵的山麓间嘶鸣,依山而建的观里矗立楼阁,风铃在檐角轻轻传出悦耳的轻鸣,站在后院的陆良生拿着刻有符箓的水壶,给一颗参天大树浇水,扎着小辫的,穿着道袍的两个道童,仰着小脸看去茂密的树枝间开出的一朵朵粉红的花朵。
“拿着。”陆良生直起身,将水壶递去旁边,清风回过神来,将水壶接过,好奇的看着满树的花,“师尊,你是要重新炼灵果吗?”
“是,也不是。”
陆良生双手各掐出不同的法决,四周泛起淡蓝的光芒围绕这颗参天大树滋养,也有轻微的声音响着。
“为师,在等一只猴子,完成最后的承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