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老牛仅仅是站在那里,一双赤红的眼睛盯着刚刚出言不逊的仙修,一股凶悍的煞气自然而然的从其身上升起,修为弱一些的人只觉得心脏猛跳,阿泽更是看得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而被老牛盯着的仙修同样脸色难看,戒备的同时也不免心中胆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种的东西,怂包!”
老牛大笑起来,陆山君在一旁伸手抓住他的衣袖,然后狠狠一拉,将之拽回座位上,身子撞得前头的桌案“砰”的一声响。
“北兄,仙酿太纯,这蛮牛喝多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陆山君没有站起来,向着北木拱了拱手,代老牛赔礼,谁都知道陆吾与牛霸天乃是好兄弟。
被这一幕打断的北木皮笑肉不笑,但陆吾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而且这陆吾和牛霸天都是绝世凶妖,就算不管他们未来可期,现在也是很恐怖的力量,所以北木哪怕不爽,也还是笑着回礼。
“陆吾兄哪里的话,牛兄弟只是喝多了一些,酒后失态而已,没什么的,各位道友也勿往心里去,今日之会有些状况也是情理之中的。”
练平儿微微皱眉,她没想到以北魔之尊,还能在这殿中闹出这种笑话。
“宁姑姑……他们真的是计先生的旧识吗,刚刚那个……”
阿泽觉得牛霸天真的不太像是仙修了,刚刚那赤红的双目和摄人心魄的凶光,让阿泽心脏如同打鼓,这不是说阿泽胆子小,而是身体本能层面的一种预警,要他远离对方。
练平儿对着阿泽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阿泽,计缘行事向来无拘无束,对待有情众生一视同仁,即便是凶狠之人也有温柔之处,阴间鬼神个个面目狰狞,但却大多是有德善神便是此理。”
“嗯……多谢姑姑解惑。”
那边牛霸天又喝上了,不过听到练平儿的话,却止不住笑意。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我也是有德善类,嘿嘿嘿,小道友勿怕!”
那笑容听得阿泽毛骨悚然,也听得练平儿心中冒火,所幸那蛮牛在蛮横似乎也知道一些分寸,只是笑过之后就不再说什么。
北木正想要继续刚刚没完成的事,陆山君的传音却忽然到了耳中。
“北木兄,借一步说话。”
豪门禁恋
北木皱眉看向陆吾,见对方微微颔首,只得歉意地对着练平儿说了两句后起身,而陆山君也随后起身。
练平儿倒也并不急躁,阿泽已经到了北木跟前,就已经回不去了。
陆山君和北木并未在洞府之中交谈,而是在陆吾的要求下出了海面,回到了海上的礁石处。
听着惊涛骇浪的声音,北木耐着性子询问道。
“可以说了吧?陆吾兄。”
陆山君转头看向北木。
“北兄,你真看不出来这练平儿是在利用我们?那计先生何等人物,他看重之人被练平儿带来此处,你若出手,恐留隐患,怕是可能被计先生寻到,而且这女人心术古怪,我是信不过她的。”
“哈哈哈哈哈……陆吾兄,我又何尝不知呢,但我们也算是相互利用,这阿泽魔根深种却灵台清明,实在罕见,若能炼化为我分身,或者将其魔念激化,成魔之刻绝非等闲小魔,也定是一大助力。”
陆山君冷笑道。
“哼哼,怕是还未成事,就已然出事了,此番明明是她召集我等,自己却姗姗来迟,嘴上说得好听,却根本不是一个合作的态度,分明将自己摆在了统领者的高度,视我等为走卒。”
“陆吾兄不要多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练平儿再惹人不喜也无所谓,其身后的大人物才是共襄盛举的对象,我等只需准备着便可。”
陆山君抬头看着远方天边明亮之处,那是玄心府飞舟在接引星辉的方向,只是在这一刻,他忽然心中微微一震,见到那边星辉似乎被什么搅动了,仿佛能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风,是风,好似居安小阁中吹出的风。’
陆山君的眼神只是余光在远方一瞥,再度开口道。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陆某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一旦这练平儿做出什么危险举动,我定会吃了她的。”
“哈哈哈哈,陆兄放心,她翻不起什么浪花的,我们进去吧,正如你所说,等了这么久,也不该磨蹭了。”
魔女七日 土豆奶盖
陆山君轻轻呼出一口气,神色平静了一些,伸手一引。
“嗯,北木兄请。”
“陆兄请!”
二人再次入了海中,返回洞府之内,但大约十几息之后,在原本礁石的几百丈之外,一道虚影慢慢形成,随后,这伥鬼化为一道幽光徘徊而去。
玄心府飞舟之外,应若璃持扇站在空中,刚刚他一扇之下,将汇聚的星辰光辉全部扇飞,这样全船的气息就清晰展现在眼前,可惜并未察觉到那女子和阿泽气息。
“道友这样是不是过了些?若不说出个什么得当的理由,恐怕就得有伤和气了!”
飞舟上的玄心府修士冷眼看着悬停空中的女子,并未认出是应若璃这条真龙。
应若璃扇扇子之前并未事先通知玄心府,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这可惜并未见到想见的人,于是低头看向飞舟,这会上头一大片人也都抬头看着天空的女子。
“玄心府的诸位道友,我并非有意打搅,只是一路追寻一孽障而来,她似是乘坐此舟躲藏。”
“哼,那么道友是否找到他了呢?”
玄心府的知事暗运法力,他们也不是好惹的,就算这女修看起来手中宝物不凡,但他们脚下踩的可是仙舟,乃是了不得的宝物,同时也代表玄心府的脸面,没理由惧怕对方。
“未曾发现,正想询问诸位道友,此来并无仙港,是否见到有人中途下船?今夜惊扰之事,我自会赔偿。”
说着,龙女袖口一甩,一尊小鼎就飞了出去,在并未察觉到敌意的情况下,玄心府修士犹豫之下并未阻拦,任由小鼎穿过飞舟禁制落到船上。
“五行水精!”
这一尊小鼎里头装满了五行凝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凝缩的大湖在波浪翻腾。
“水行凝萃九千斤,算是略表歉意,还望玄心府道友收下。”
嘶……九千斤?
本来还想说几句狠话,但是玄心府飞舟上的知事真人面对这个小鼎实在难以凶得起来。
“对了,此鼎算是乾坤之宝,一并送与玄心府了,希望诸位道友为我解惑,是否见到什么特别之人,当是一男一女,男的似有入魔之相。”
玄心府知事微微一愣,正好借坡下驴,转头看向身边的四听兽。
“四听道友?”
四听兽身子略有些僵硬,这会才回神,开口回答道。
“尊下所问之人确实曾经在船上,大约前半夜的时候已经离舟,往西侧去了。”
西侧?
应若璃轻轻叹了口气,对方气息掩盖得十分彻底啊。
“多谢告知,告辞了。”
应若璃行了一礼,转身往西飞去,在她飞远之后,十几条蛟龙才现身追随,此前是不想显得太过咄咄逼人。
而四听兽则轻轻呼出一口气,显得有些疲惫。
“四听道友,怎么了?”
四听看向身旁之人。
“知事真人,那女子可不是什么普通道友,我听到其身边隐隐有万千龙吟之声,令我四耳震颤,恐怕是一条修为惊天的积年老龙,否则岂能有万龙追随之威。”
这话听得玄心府的人面面相觑,惊愕之中也带着些许庆幸。
另一边的龙女心中则极为不爽,毕竟不可能无休止地在海上找下去,只是才飞出去没多久,忽然心中一动,看向远方的海域。
鬼物?不对,伥鬼!
海面上,那伥鬼一直在徘徊,见到天空中飞来的人就直接入了海中。
“娘娘。”
“嗯,我看到了,走。”
召唤美女
龙女等人跟随着伥鬼潜水而下,并未施展任何御水之法,水流却自动随龙女心意而走,使得他们在水下行进极快。
不知何时,伥鬼忽然消失了,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伥鬼之事了。
龙女眯着眼看向海底某处方向,身后龙族一字排开,个个眼神不善。
“娘娘,看来就是此处了。”“是否有诈?”
“哼,马上就知道了。”
龙女向前一步踏出,水流两分而开,一众龙族跟上,一股淡淡的灵光在龙女手中的折扇上形成。
下一刻,折扇一挥,一道水流朝前涌动,悄无声息之间已经分开了洞府禁制。
水府之中,此刻陆山君和北木才回来没多久,却正好有一个仙修在同练平儿说话,语气似乎并不是很和善。
“没想到今日之事,竟是由计先生的道侣来统筹,宁仙子,听说计先生被一些人誉为天下剑术天下第一,不知何时把计先生请来为我等讲讲道啊?”
陆山君看向老牛,后者眼神无辜,表示并非他挑唆,似乎对方本就不喜欢练平儿。
“哦?计叔叔的道侣?”
一个女声从外传了进来,几乎随着声音的由远及近,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殿门前。
北木瞳孔微微一缩,他竟然没能发现对方,但下一个刹那,在满座之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如同移形换位一般站在了练平儿面前,近乎尽在咫尺,令后者都微微错愕。
“我……”
练平儿才吐出一个字,眼睛似乎是看到来人手微微抬了一下,眼角余光中已经有一道白色残像出现。
“啪——”
好似一条千钧龙尾扫在一侧脸颊上,痛苦都追不上面部和脖颈的撕裂感,练平儿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龙女一个耳光打得化为一道残影,重重砸在十几丈外的殿墙上。
“轰……”
直到此时,龙女口中才吐出剩下几个字。
“你,也,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