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新的一年里头,除了汽车制造事业上轨道之外,数学的课程似乎走歪了方向。
本来打算在纯数的领域,不知死活地一路走下去,直到某人肚子里的东西被刮干净为止。再往前走的真正研究领域,就交给有兴趣的人吧。纯数太难啃了,自己的兴趣终究不在此。
但因为研发中心吸收了不少数学课堂上的魔法师,他们也将各自遇到的问题拿来和同侪讨论,甚至在课堂结尾的提问时间中问出来。不知不觉中,授课的重点就歪到物理上面去了。
本来还想把人掰回来。后来想一想,还是作罢。反正真要计算法术模型的数学结构,也必须要有物理方面的知识。而过去自己留在西南半岛席嘉区的橙果‧伊顿学院中,基础课程的‘自然’里头,只有一些很粗浅的物理知识,想玩法术模型或用在制造汽车上是远远不足。
更何况教起物理知识后,课堂上的气氛也比之前活络很多。不管有没有参与制造汽车的魔法师,都很乐意讨论与研究这方面的课题,至少实用性看起来比数学好很多,更贴近生活。所以某人也算是将错就错,一路讲下去了。
否则按照原本的计划,继续跟纯数死嗑,不知道眼前有多少魔法师得要阵亡。某人课程的安排与讲课的速度算是快的,而近期的数学课堂上,林已经看到很多怀疑人生的表情。彷佛只要再加一点点力,他们就会主动放弃。所以不得不转换方向,让众人轻松一下。
而且换一个角度思考,自己真的把自己所知的全部数学知识,灌顶似的悉数带进迷地的知识体系中,真的是一件好事吗?那等同于是把马雅人之前到二十世纪初期的数学知识,一股脑带来这个对数学相当陌生的世界。
蛊灾 TV帝、
如今自己的教学进度也才刚碰到微积分,也许这正是一个中断的好时机。亦即自己可以选择带入更宽广的知识体系,而不是在某一个体系中不断深掘,造成知识偏重的情形。
再说放慢一些脚步,等待后面的人追上来,自己也才有继续进步的可能。否则现在的自己,连想要找个同等级的讨论对象都找不到。只是自己思考,一个可以质疑自己的人都没有,如何证明自己就一定是正确的。
至于巫妖那只妖孽,从一开始就不在某人的考虑之内。她向来是用拳头质疑或回应质疑的,那样子的学术讨论太激烈,受不起呀受不起。
话说这堂课明明叫数学,结果在上物理是怎么一回事?虽说早期知识不分家,没有像某个穿越众的时代,分门别类的相当细致。但是讲课的某人不时冒出一种憋扭的情绪,直想在所有人脑门上砸一颗苹果,看谁悟出了重力加速度的道理。
对外授课是如此,而家中的三个学徒,更比某个在数学课上教物理的人还要不务正业。
两个少女没话讲,几乎把全部的心力放在养蚕缫丝上。不但在庭院里栽种了可供魔蛾幼虫食用的桑树叶,更是尽可能增加饲育的数量。蚕舍里头本来是长条型的培育桌隔间,现在是换成培育架再隔间,每一具架子上至少都有六七层培育盘,多的甚至十几层。
而新加入的学徒李奥纳多,那是看到什么就想学什么。仅管只是三分钟热度,但他上手的效率比谁都还要快。不讲求熟练,也不去刻意记忆,更没有什么举一反三的本领,可是这样的他有股难以形容的灵性。
不管什么事情到他手里,都能发现其他人所未曾注意的闪光,并且很好地向他人表达。彷佛上帝藉由他的口,向世人陈述这个世界的美好与独特之处。
这么一个看似无可挑惕的学徒,却十分排斥学习‘魔法’。假如盯着他,要求他学习并练习魔法,李奥纳多不会违逆老师的意思。但只要一放飞,魔法就彷佛从他的世界中被遗忘一样。甚至一些用一环学徒级魔法就可以轻松解决的事情,他也宁可用双手,用累一点的方法去完成。
对这样莫名的坚持,其实也不难理解。不管他是不是想象中的那一位,可以确定李奥纳多是来自地球中世纪的欧洲,还是距离梵蒂冈很近的佛罗伦萨。天主教的信仰与禁忌对他而言,是属于生活与成长的一部份。
网游之幻想人生 孤扶.
而在那个信仰之下,所有使用魔法的人唯一去处就是火刑柱。所以他对魔法的排斥心理,就好像人天生厌恶粪便、蟑螂、苍蝇一样的行为。逼着他去摸、去碰,可以;但没有正常人会没事抓着蟑螂、大便玩的。
对这样的态度,林也没有想过要去矫正。这又不是历史上的老家,有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氛围。在迷地,学习魔法或任何东西,都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而已。既然李奥纳多有他自己的想法,也有相对应的才华,没有道理去限制他的发展。
当然,为了保护这位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老乡,林给了他一枚戒指,九戒之一。也说明了用途与优缺点,让他自己斟酌是否愿意将自己的所有行踪暴露在当老师的掌控下。李奥纳多对于这种保命用的魔法道具,倒没有多少排斥感,估计只是当成普通戒指戴着。
更何况抓着某人狂飙家乡话,算是最让他开心的事情之一了。所以只要某人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又包吃包住的,想赶他都赶不走。
搞得不只是林,两个少女与巫妖也都学会了意大利语,或者准确一点说,中世纪欧洲佛罗伦萨的地方方言。没记错的话,那个时代的官方语言是拉丁语。
只是有时对于李奥纳多对待魔法的奇怪态度,让林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搬个东西,用巨力术加持自己一下,就可以轻松搬起来了,李奥纳多就是不要。但假如是用一具举重型的魔偶——这玩意儿在银须矮人的工间有不少,——来搬,不管搬多重,李奥纳多却不会排斥。
妖怪记
对于使用魔法排斥,对于使用他眼中的‘工程机器’却没有任何排斥。好几回,林都想告诉这个新来的徒弟说,那玩意儿的本质也还是属于迷地的魔法,基于某种形而上,不可捉摸的能量。
不过考虑到身为一个穿越众已经够悲哀了,同为老乡,就不要去打击他人的世界观了。更何况还是一个生长在中世纪欧洲封闭观念下,所建立的狭隘世界观。
特工狂妃,皇上请接招
本以为这样惬意的日子可以延续下去,但就算自己不出门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门。至少对于这不请自来的客人,林可不认为那是又一次的机遇。格瓦那帝国皇帝,阿尔明‧卡札尔尼亚的特使!里萨大公爵的长子阿迦登门拜访。
这个跟自己岁数差不多的贵族,排场可是比卡维大公爵还要大得多。
当初卡维公带着半支公爵卫队乱跑,但来到自己的家中,不过他本人、两名护卫、一名仆从附带一个法圣。皇帝特使阿迦登场的时候,除了二十名家族骑士之外,还带了代表皇帝武力的禁卫骑士二十名。总计四十名骑士加战马,几乎把已经没什么空间的庭院给占得满满当当。
之所以会认得这些武装份子,是因为那二十名禁卫骑士身上的纹章,和之前曾在数学课堂上找自己麻烦的那个魔法师,拥有一模一样的纹章标示。而那一位则自称是格瓦那帝国皇帝直属禁卫军团的一员。
虽然说都一年多了,那个魔法师依然在数学课堂上坚持着,并且可以明显看到发际线正在往后退。不过身为公务员,可以请假在外那么久的时间吗?还是说上数学课,其实是他被外派的任务,所以有公费支持?
至于另外二十名家族骑士,单纯只是因为他们身上的纹章,和那位特使身上的纹章是一样的而已。那一身华丽的装备不说,战马的沉稳表现说明了牠们足以抵御来自龙族的压迫感,皆是万中无一的良骏。这个家族的武装和皇帝的禁卫军团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看到这群人的坐骑,以及想到之前卡维公与公爵卫队的坐骑,某人就一种出门看到法拉利车队的感觉。里面硬是没有一台跟着跑了会软脚的便宜车,全都是豪车!
话说现在是跑车也卖起了白菜价了还是咋地,怎么满大街都是的感觉。在迷地大陆西南半岛生活了十几年,看到的其实都不是马,是骡子吧。
不过没有花上多少时间赞叹,这位帝国特使把人叫出来之后,就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还没完全从骷髅般外观恢复的某人。
他自随从手中的信筒,取出一卷纸质诏书后,宣读道:“致魔法师盖布拉许‧崔普伍德。吾,神圣格瓦那王朝皇帝,阿尔明‧卡札尔尼亚敕封汝为皇室魔法顾问。见此诏则即刻往帝都赴任,帝国诸关予以便利。卫道者阿尔明。”
用奇怪的腔调朗诵完后,特使便将诏书展开在林的面前,展示着皇帝陛下的签名与印信,用同样嫌恶的表情往前递出,说:“魔法师,我皇帝陛下大恩大德,不计前嫌,招募你做为皇室的魔法顾问。东西随便收拾一下,现在随我回帝都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