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按照比赛规则,成功通过学院第一轮考核,并进入下一轮比赛的参赛队伍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照理说,现在飞虎队应该聚在一起好好地总结上一轮比赛的得失,并针对下一轮比赛做一些预演。
但郑峰却心不在焉地宣布原地解散。
旁人想问他怎么了,但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却又不敢开口,只暗自寻思队长真严格,赢得这么漂亮,甭说骄傲自满了,竟一点喜色都没有。
独自回到宿舍,郑峰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从比赛虚拟空间出来后,他总时不时地会回想起那艘未完成的“晨风二号”母舰飞船。
明明只是艘虚拟训练任务中一个由主脑模拟生成的生物工具失控之下随便设计的一艘母舰而已,用的还是古代已经过时了的工艺,性能连现在的民用运输舰都不如,有什么值得好在意的?
可那画面就是挥之不去,恍如梦魇。
除此之外,他的内心深处还在不断的问着自己很多几乎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
帝国首席:甜宠亿万老婆
我怎么了?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却总心神不宁。
郑峰打开医疗自检系统,给自己来了个全息扫描和心理状态监测。
测出来的报告显示,他的状态非常正常,甚至有点正常得不像话。
叮咚。
门铃响起。
是丁虎过来了。
进门后,虎哥嘴上夸个不停,“今天干得不错,再接再厉。”
郑峰抬头看着丁虎,脸上挤出丝勉强的笑容,“虎哥,我问你个事。”
“什么?说。”
“你觉得微观白蚁的蚁后是生命吗?”
“当然是。”
“如果是虚拟空间里,由主脑模拟生成的蚁后呢?”
“呃,那得要看我们是否把主脑繁星定义成一个生命了,以科学界目前的认知来看,再结合我们已经打过交道的不少机械文明,繁星应该算是生命。所以虚拟的蚁后也算吧。”
“那蚁后算和人类一样的智慧生命吗?”
丁虎果断摇头,“当然不算。”
郑峰笑了笑:“但是,如果微观白蚁这族群的一生只是宇宙中的自然现象。如果微观白蚁对舰船残骸的分解与重组,只是与恒星的诞生、泯灭一样的宇宙规律。那人从生到死走过一遭,其实不也一样么?人一辈子不也是谈几次恋爱,消耗些氧气,吐出些二氧化碳,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留下个后代,但也仅此而已了。”
幸福也需要奇迹 ouaini
“或许人类的历史可以比微观蚂蚁的历史更长,但如果把参考时间拉长到无限,假定人类文明迟早会有在宇宙中灭亡的那天。那么人与微观蚂蚁又有什么区别?我们对星球的改造,对暗能量池的汲取,对三重空间和实能的探索,与一颗恒星的生死规律,两个星系的碰撞纠缠,有什么区别?最后,人为什么会存在?”
“哈?”丁虎给郑峰这一连串的哲学问题给干懵了。
虎哥想了很久,“人还是不一样的,有七情六欲,有感情的嘛。”
郑峰笑着摇了摇头,再问:“那虎哥你说人可以永生吗?”
丁虎这倒是能果断答道:“人体冷冻技术只是从时间中窃取生命,但哪怕一直冻着,人脑思维依然会有崩散的一天,人永远不能永生。”
“既然人都会死,那人的尸体和一截干枯的树枝,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
“干枯的树枝和被烤焦的木炭,从生命的定义上,是否有区别?”
“没有。”
“在死亡的瞬间,一个活着的人,就变成了宇宙中的一块陨石。那人和漂浮在宇宙中的陨石,其实也没有本质区别的了。在未来的某一天,哪怕我们打赢了这场战争,文明可以继续存续无数亿年,可总有一天,当宇宙的寿命也走到终点,人类无法像临界文明那样突破宇宙的界限,那人类必然只能跟着消失。当所有人都死光了,宇宙又重归于寂静。那么人类文明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只是帮助宇宙加快熵增吗?”
陈锋这一连串问题让丁虎彻底爆炸了。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你早点休息,好好睡一觉,别胡思乱想,后天早上还有比赛,我有事先走了。”
丁虎打声招呼后扭头就跑,心中却已经开始咆哮不止。
出事了!
出大事了!这货魔障了!
丁虎觉着这事儿只能求助场外观众。
过不得一会儿,周东来、安德烈、郑一峰、唐天心都闯进了丁虎的紧急事态讨论组。
在这个小范围讨论组之外,还有多达数百万个现任的以及曾在先哲计划中担任核心职务的学者。
丁虎把郑峰的问题一股脑儿地扔了出去,但他并没能得到答案,却发现周东来、安德烈和郑一峰当场直接退出了聊天室,只剩下他本人和唐天心俩“晚辈”面面相觑。
在另一边,无数学者间的讨论倒是如火如荼,最终由董山打了个总结。
“这是好事,说明郑峰已经开始主动考虑起人类文明的命运了。他的问题其实并不复杂,只需要做另一个假定就能破。他假定人类注定会灭亡,哪怕不灭在复眼者手中,也会灭在时间与宇宙的消亡中。”
“如果他的假定成立,那么我们和微观白蚁还真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在我们现在的宇宙消亡之后,人类还能以某种形态而继续存在着,我们的历史并未断绝,而是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那么自然就代表着人类文明从哲学与物理这两个标准上,都突破了宇宙的界限。当人类成为临界文明甚至超界文明,文明的寿命超越宇宙时,人类与恒星、太空陨石、背景辐射这些宇宙规律之下的自然现象理所当然的就区别了开来。”
“先哲的潜意识一定是已经观察到了我们现在的局面,认为人类战胜复眼者不再是天方夜谭,开始未雨绸缪的考虑未来的事。他的潜意识正在思考让人类永恒的办法。不愧是先哲!真是深谋远虑,先天下之忧而忧。”
董山的话,如一石惊起千层浪。
郑峰并没能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更不知道此时正有一大群人因为自己莫名的“伤春悲秋”而陷入亢奋。
一夜无话,也无眠。
既然始终都无法入睡,郑峰索性从床上爬起来,激活填鸭神器,再度把自己沉浸在难啃的书海之中。
还真别说,这招真管用。
当他一翻开《合金耦合与实能效应详解》这本书,脑子里不断发问的杂音瞬间便消失了,母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无与伦比的专注。
等郑峰回过神,已是整整12小时过去,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整。
苦读一夜,脑子似乎有点胀痛,他揉了揉太阳穴,起身伸了个懒腰,舒坦了许多。
郑峰在心中过了一遍,冷不丁发现自己昨晚只用了12个小时,便学完了原本至少计划得耗时十天共计一百个学时的晦涩课程。
他起初有些不自信,以为自己其实只学了个似懂非懂。
他又翻开书本挑挑拣拣地做了好些道题,还真会了。
郑峰直挠头,仔细回想这懵懵懂懂的一夜。
小薇老师还是那个小薇,没有变,变的是自己。
自己的领悟能力莫名增强许多。
在学习的道路上,仿佛屁股后面多了条吃人猛虎在追赶逼迫着,又仿佛前面多了匹识途老马牵引着。
虽然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变强总不是坏事,郑峰决定不再纠结,转而去做另一件事。
他先通过大脑信息识别,把一直在脑子里飘来荡去的“晨风二号”的形态录入到网络中,再点开主脑繁星庞大的综合资料检索库,试图对照着这艘母舰的形态去查找史料库,看能不能搞明白这究竟是艘什么幽灵船,还能阴魂不散了。
由于他把比对范围设计得太大,几乎囊括了从古至今人类制造过的所有大中小型舰船,主脑的反应速度稍微迟钝,整整五秒后才给出评估结果。
郑峰惊了。
相似度超过99.99%的飞船竟一艘也没有。
即便看着再像的,都多少有些不能忽视的差异。
这就意味着,“晨风二号”在历史上并未真地出现过。
他查不到结果,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晨风二号”这四个字只存在于先哲计划相关的资料库中,对他本人是屏蔽了的。当初陈锋在自传中也只随便手绘的画了“晨风二号”,但只有个轮廓,并不能作为模拟建模的标准参考。当然了,就算陈锋当初真画得一模一样,现在的郑峰也查不到。
第二,那就是以人类数量基数之庞大,在历史上制造的舰船数量之多,但还真就没任何一艘满足这奇妙的巧合。
毕竟,从舰船工程理论的基础上看,当初的晨风二号只不过是半吊子舰船设计师陈锋本人的“涂鸦之作”,但求能用即可,不求精益求精,不少相关细节都经不起推敲,有待改进。
“队长你没事吧?”
晋级队伍的专属训练房里,李青青略显担忧地看着郑峰,小心翼翼问道。
一夜过去了,怎么队长还是这副满腹疑云解不开的状态,明天能行吗?
郑峰勉强笑笑,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状态究竟是好是坏。
学习能力增强了,算好事。
可只要一放下书,脑子里就一直有杂音,很难集中注意力,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蹦跶出来。
薄情总裁失忆妻
施今墨医案解读 吕景山
可真要努力去拽呢,却又琢磨不到,仿佛接亲时被媳妇藏在不知道哪里的鞋子。
眼见着军事竞赛复赛在即,这显然得算坏事。
“没什么,开始训练吧。复赛里可能出现的竞赛模式,我们之前大体都已经训练过了,无论是潜入特种战还是模拟经营管理类,我们都算有些经验了。所以现在我们要强化的是另一种极端情况。”
他摆摆手,如此说道。
“什么情况?”埃德加·朱利安凑过来问道。
郑峰耸肩,“就是当我失去战斗力,又或者陷入昏迷,不能再起到作用时,你们的表现。”
埃德加先是面露喜色,然后又很为难,“呃,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峰看了看他,“比如你埃德加,我知道你挺自傲。现在我比你强,能压住你,所以你还算听我的话。但如果我不能再发号施令,你们就得想办法互相迁就,认真配合,尽可能减少咱们队伍的能力损耗。”
这就是郑峰想到的偷懒的办法了。
他不确定明天自己是否能恢复常态。
以防万一,索性干脆今天就开始训练,让队员们提前适应没有队长的状态,顺便今天也偷个懒,看看能不能调整回来。
按照之前的规矩,当郑峰不能行使队长权责时,将由马塔·尼克劳斯代行队长之职。
马塔这小姑娘虽然心头犯怵,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一天的训练下来,飞虎队员们可谓洋相百出。
什么任务执行力不到位;决策速度偏慢或者偏快;对其他队员的能力理解不够透彻,制定策略时出现错判;每个人在自己的个人专业领域的看法与判断与其他人从别的角度的考虑又起了冲突;出了篓子开始甩锅进而引发内讧等等杂七杂八的问题,都出来了,与昨天那支令行禁止战力满点的强队云泥之别,一个S级的模拟任务也没完成。
临到散场时,郑峰也看得眉头紧皱,他把众人叫到自己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道:“很明显,你们对我的依赖性很强,但这并不让我感到欣慰。明天……算了明天再看吧。”
随着咚的一声鼓响,第一先锋学院选拔赛的第二轮,也就是80进20的院内终赛开始了。
与昨天不同,这是一场爬塔式的竞赛。
被选拔出来的80支队伍将会被同时扔进一个完全一样,但又相互独立的任务空间中。
参赛队伍需要马拉松式的不断完成一个又一个特定任务,涉及到建筑规划、生产管理、经营建设、潜伏行动、特种作战等多个种类的高难度任务。
各个队伍共计需要完成99个任务。比赛结果的判定则是根据各个队伍完成全部任务的时间长短来定夺。
最先搞定所有任务并抵达最终目标的,自然就是冠军,后面的依次排列。
爬塔式竞赛向来被视为最考验战斗队综合能力的模式,毕竟方方面面都能涉及到。
与前天的初赛相比,学院内外关注飞虎队的人更多了。
无论是否知道先哲计划,都免不得了把注意力放到这群人身上。
但意外发生了。
在其他队伍的队长开始紧锣密鼓地分析眼前的任务细则,给队员们下达各种命令的同时,郑峰却原地盘腿坐了下来,“我不行了,交给你们吧。”
可怜的小飞虎面面相觑。
队长貌似要躺尸了!
他来真的啊!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郑峰苦笑一下。
真不能怪他。
他也没办法,自从进了这虚拟空间后,脑子里的杂音更猛烈了。
他也终于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貌似,前天比赛结束,自己退出虚拟空间时,脑子里多了点什么东西。
大概率是那个蚁后的意识。
现在自己的人格重新回到主脑繁星的虚拟空间,那蚁后更活跃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