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庆功宴过后第二天,刘柱子、陈三、王老虎随即带队下山,继续未完成的剿匪大业。
王老虎这点还是不错的,拎得清轻重,力主扶新炮手上马再走一程。等这批新炮手确实没问题可以出师,他以后才会安心待在后方搞培训。
还余五股土匪,除三义寨确实打着劫富济贫旗号很少伤人及骚扰普通民众,名声尚可在收抚之列,其余四支土匪全是为祸一方都必须清缴。
这次出动任自强彻底成了甩手掌柜,更不过问剿匪方略,全都交于刘柱子等人筹划,安心只等捷报频传就好。
之所以如此做,一是他着实对打土匪兴趣缺缺,土匪的素质及装备太菜了。二是土匪也是同胞不是,打自己人有个毛意思。
何况他觉得通过打五龙岭土匪一役,刘柱子等人已经交了一份合格的成绩单,些许小菜他们足可应付。
出发前刘柱子等人提议道:“强哥,我们这次出山想一次性收拾完这几股土匪,要不来回跑太麻烦?”
任自强轻飘飘丢过了五个字:“你们看着办!”连多叮嘱一声注意安全都觉得多余。
新加入的男女队员由教官开始培训,有白花花的大洋作为明证,训练热情明显高涨。
任自强也没闲着,又开始暗地里大展身手,修桥铺路挖洞。
庆功宴前,山谷里的学校、医院已被他掏出了大致模样,可以安排泥瓦匠、木工、石匠进场了。
为了方便施工,加快工程进度,他顺便用储物戒把巨石都切割为一尺见方的石块。
现在他又奔忙在刘家堡到野狼寨的山路上。由于原先的山路大都蜿蜒起伏,有的还险峻难行,他动起了扩宽取直的心思。
最好改造成石板或砂石路,免得雨天路滑泥泞难行。包括在一些沟底和溪流上架上长石条,便于通行。
如此一来,上山下山运送物资节省时间不说,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当然,他在施工时没傻乎乎的只为与己方便,与人方便。这里的‘人’自然是指敌人。如果敌人想进来,依然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一连忙了四天,山路总算整改的差不多,上山下山的时间缩短三分之一有余。
此时,刘思琪送来刘柱子的第一封捷报,他们花了三天时间总算消灭了到处流窜作案的柳大脑袋。
遗憾的是,柳大脑袋此人一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他身上没得到多少好处,缴获勉强够本。
“无所谓,再接再厉!”任自强的回电就简单七个字。
打土匪的目的旨在练兵和整合人力,捞钱只是顺带而为之。通过从几家土匪身上的收获他也看明白了,土匪既要养人还要高价购买军火,攒点钱真心不容易。
遇到像野狼寨和五龙岭这样的积年老匪,那都算是烧高香了。
“强哥,还有凯瑟琳和晴晴的电报呢!”刘思琪摇摇两张纸不胜欢喜道。
任自强身手把她拥入怀中,在她皎白如玉的俏脸上香了一口,咸猪手习惯的摸上她柔软的腰肢,笑道:“她俩能有什么事?”
重生之黑暗牧师
凯瑟琳来电无非是他家的货轮到哪到哪了,要不就是津门有了啥女孩子喜欢的新玩意,他都懒得看。
晴子要不就是一切安好,要不就是按他的交代有条不紊的开展一些商业沟通、走亲访友之类,也没啥新意。
“咯咯……!”刘思琪扭动纤腰一阵娇笑:“强哥,凯瑟琳说你要的货还有四天到港,通知咱们尽快到津门,而且晴晴今天已经坐上回津门的轮船了呢。”
“啊!这么快!”任自强主要对凯瑟琳家的货这么快到港感到惊讶。
毕竟光她一家就五百万的货,还没算阿尔瓦洛二百万货款。既然凯瑟琳家从米国发来的货都到了,没道理阿尔瓦洛从欧洲运来的货还没到。
要去津门的话,那当然是把两家的军火一起拿回来,他懒得再折腾一趟。
问题是现在任自强手里的资金付凯瑟琳一家的货款尚且不足,更别说阿尔瓦洛那二百万了。
也不能把家里钱都带上,至少要留足家里用度。这一算手里资金才将将四百万,还差三百万呢!
“草!钱到用时方恨少啊!看来去津门少不得再做一回‘梁上君子’,租界里有钱的满清遗老遗少不少,还有捞得肠肥脑满的下野政客、军阀!”
任自强正在想辙弄钱,突然觉得怀里的刘思琪好似异常激动。于是好笑的问道:“思琪,你高兴个什么劲啊?”
“强哥,咱们又能去津门啦,凯瑟琳说这回要带我们好好转转呢!还有晴晴好长时间不见,我们都想她啦!”刘思琪一脸憧憬。
“啊?你们也要去?”任自强很是为难。
他这次过去哪有心情散心,一是做‘飞天大盗’,二还有巨额的军火交易,哪一件玩得不是在刀尖上跳舞?
如果是他一人,他自信还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再要带着一群‘拖油瓶’,万一走漏风声出了岔子,刘思琪她们怎么办?管还是不管?
“怎么啦,强哥,我们不能跟你去津门玩吗?”刘思琪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脸一滞,怯怯道。
“唉,思琪,不是我不愿带你们去,而是现实不许啊!”任自强长叹一声,抚摸着她的青丝解释道:“我这次和凯瑟琳家,还有阿尔瓦洛做的是巨额军火交易,我告诉过你们,这些交易都是见不得光的。所以,其中凶险异常。
万一交易中出了岔子,凭我的本事脱身很容易,但如果带着你们,你们作为我最亲近的人这是瞒不住的,再说你们也没我这个本事,你们怎么逃?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这次我非但不能带你们去,情况如果不妙的话,我可能和晴晴都不能见面。”
“是这样啊,那我们不去了,强哥你也不去了好吗?我们舍不得你去冒险!”刘思琪明白里面的利害关系后虽不在强求,但又替任自强揪心起来。
“哈哈,思琪宝贝,不用替我担心,纵使对方有千军万马,我照样来去自如。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如果此行我少了一根汗毛,以后我哪也不去,就天天陪在你们身边!”
任自强捧着她揪心又可爱的脸蛋大笑道。
目睹殡仪馆之诡异事件 li非凡
“强哥,你可要说话算数哦!”刘思琪转忧为娇嗔。
“君子一言,八匹马难追!”
“嘻嘻,我信你,不过在你走之前,我们要仔细数数你身上的汗毛,免得回来对不上。”刘思琪俏皮道。
“嘿嘿,思琪宝贝,我看你数汗毛是假,是馋我的身子了吧?”任自强坏笑着对她上下其手,“放心,我不会在津门呆很久,最多一周就回来。但在走之前,我一定会喂饱你们的!”
说到就要做到,他第二天早上下山时,刘思琪六女依然骨酥筋软,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原则,他到了刘家堡,安排好人通知南关码头的宋瘸子准备好明天早上去津门的客船。然后不由分说拉上正在忙碌的大丫二丫回到房中,又胡天胡地一番。
大丫二丫一向自主惯了,一听他才去七八天便回,自然没像刘思琪她们辣么依依不舍牵肠挂肚:“强哥,早去早回啊。”
确实这两天放纵的太狠,他上了去往津门的客船就一头扎进客舱睡觉了。可惜没睡几个小时,当船到了白洋淀,突遇风雨天气。
一时风高浪急,客船就像秋千一样忽高忽低,颠簸起伏,险象频生,差点把他从客舱窗口里甩出去。
船老大安慰任自强:“先生,这点风浪没事,常在这条道上跑,我们一年里总要碰到几次。”
不过任自强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他三世为人都是西北人,没怎么做惯船,那受得了这种颠簸,当即晕船了。
即使运行内力也不得缓解,还呕吐不止,几乎把胆汁吐了出来。气得他打定主意,以后去津门说啥也不坐船了,保定府到津门也就二百多公里,还不如开车跑呢。
开车再慢也比船快,起码不受晕船之苦,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太酸爽了。
风雨不大,胜在持久,傍晚客船到了津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任自强在大红桥码头上了岸,依然感觉脚步有些虚浮。不用拿镜子照,也知道脸色难看的一批。
此刻他只想赶快赶到利顺德酒店,美美的泡个热水澡,再喝碗热汤。
或许由于下雨和天色已晚,今天码头不复往日热闹。他抬眼一扫,只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孤零零的小汽车,黄包车一辆也无。
独步九天
“草,人倒霉鬼吹灯,放屁都砸脚后跟!”任自强摇摇头自嘲了一句,打着伞闷头向码头外疾步走去。
正闷头走着,忽听到车门‘嘭’的一声打开,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比欣喜与幽怨响起:“嗨,密斯任,任,你总算来了!我还担心你在半路上出了什么事呢?”
说话声中还伴随着‘卡卡卡’高跟鞋急速敲打石板的声音。
“啊,凯瑟琳,你怎么在这儿?”任自强抬眼一看,凯瑟琳身穿挽起袖子的白衬衣和碎花长裙,犹如花蝴蝶般张开双臂向他扑过来,忙惊喜莫名的迎上去。
能在这儿碰到熟人,不高兴是假的,他瞬间没有了陌生和孤独感。
“我来接你啊!叭叭!”凯瑟琳兴奋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带着浓浓的香风扑进他怀里并在他嘴上狠狠香了两下,才喜笑颜开道:“我和思琪她们一直在电报联系,算准了你下午到,可你也来得太晚了!”
“嘿嘿,天公不作美嘛!”码头上虽说没多少人看着,但他被一位洋妹子如此亲热,也有点不好意思,忙提醒凯瑟琳:“还下着雨呢,咱们先上车。”
“OK!”凯瑟琳俏皮的打了个响指,小鸟依人般躲在伞下,紧紧搂着任自强的胳膊小步快跑向汽车。
“哎,洋妹子也太不见外了!”他感受到凯瑟琳两团异乎寻常的弹软不停的挤压、摩擦,心中一荡,有点晕乎的脑子立马清醒,“既然避无可避,还是入乡随俗吧!”
好在才十几步路,任自强绅士的替她拉开驾驶室的车门,换来凯瑟琳甜甜一笑,腻声道:“谢谢!”
“理当如此!”任自强回了一句,忙转到副驾驶,打开门一看凯瑟琳正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电台、水杯、吃剩的面包等杂物。
任自强那还不明白,很是不好意思:“凯瑟琳,你等了好久吧?”
“没多久,我下午三点半来的。”
任自强看看表已经八点了,这丫头足足等了四个半小时,心中一暖,半责怪半关切:“凯瑟琳,你哪怕是外国人,也不应该独自一人来码头这种地方,多不安全啊?”
“嘻嘻,我不怕,我带着枪呢!”凯瑟琳从杂物箱里拿出一把勃朗宁得意的晃了晃,接着俏皮的眨眨眼,别有意味道:“任,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嗯,你是我的好朋友嘛,我关心你不对吗?”这问题岂能难得住游戏花丛的任自强,他往靠背上一趟:“走,咱们回利顺德。”
“等会儿,我先告诉思琪一声,说你已经到了。她们听说天气不好很担心你呢,每过半小时就问一遍。”
凯瑟琳带上耳机,边说边开始熟练的用纤长白皙的食指,快速‘滴滴’按着按键。
都说专注的人是最美的,任自强微闭双目,用眼角偷偷打量着凯瑟琳。
在昏暗的光线下,一张胶原蛋白满满的俏脸在发报机红灯闪烁下,充满迷幻的光泽。长长的眼睫毛轻微颤动,一双专注且明如秋水的美眸,满含异国风情。
不可否认,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他的心弦不争气的拨动了几下。
“OK!”凯瑟琳欣喜的喊了一声,取下耳机连带膝盖上的发报机干脆利索的往后面座椅上一扔,拍拍方向盘转头道:“我们出发!”
“好,走吧!”任自强忙不迭闭上眼点点头。
“任,你累了吗?”
“不是,今天来的路上风浪有点大,我有点晕船。”
“哦,那咱们快回酒店,喝一碗罗宋汤就好了!”凯瑟琳忙打着火,挂挡,轻踩油门,小汽车冒着一溜青烟疾驰出大红桥码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