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完美重生
徐波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一个劲儿嘿嘿傻笑。戴佩珊本身长得不差,平时也喜欢化化妆,但也仅限于抹抹口红,打个眼影。但是今天,经过周爱玲的手,再加上化妆品都是国际品牌,可不是那些劣质货能比的,这让戴佩珊仿佛换了一个人。
“还愣着干什么,喝交杯酒。”朱春英拿来两杯红酒交给两人。
徐波有些胖,但看起来并不油腻,反而有些壮壮的,接过朱春英递过来的酒杯,并没有急着喝交杯酒,而是跟周爱玲打招呼。
“玲姐,感谢你能来参加我跟珊珊的婚礼。”
周爱玲说道;“感谢,只是嘴上说不行,得有实际行动。”
“什么实际行动?”徐波砰砰的拍着自己胸脯,“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
周爱玲笑着说道:“喝酒的时候别跑,好好陪我喝几杯。”
“啊?”徐波干笑一声:“玲姐,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不能这样欺负我。不过,我可以安排个人跟你喝。”
周爱玲一翻白眼:“那我用你个屁,赶紧的喝交杯酒,然后好进行下一项。”
“好好好!”徐波不敢在废话,跟戴佩珊喝了交杯酒,一个中年人拿着照相机,在旁边咔咔的一阵拍。
接下来最忙的不是戴佩珊和徐波这一队新人,而是周爱玲。不只是年轻人,就是从来不听歌的大叔大婶们,都知道她是大明星了,抢着跟她合影。这一折腾就是半个来小时,最后跟新娘新郎合了影,卫翰也跟着凑热闹,又照了一张。
如果你的心曾经悲伤七次
照完相之后,周爱玲很郑重的跟照相的中年人说道:“我的照片,你不能在任何公共场合悬挂,更不能私留底片,更不能用于商业。不然,我不追究,公司也会追究,我相信你也不想弄一身麻烦吧。”
中年人的心情一直都很激动,这可是周韵啊,他做梦都梦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给周韵拍照。不过他想的更多的是,一定要留下几张照片,挂在自己照相馆里,那生意还不得杠杠的好?他已经预见,自己即将到来的人生巅峰。只是最后周爱玲的话,让这个还处在半山腰,幻想美好未来的家伙,一下子跌落到地狱。
这个年代,对什么肖像权、隐私权,这权那权的,可没人在乎。但中年人心里清楚,像周爱玲这样的大明星,他得罪不起,更不要其身后的娱乐公司了。
“明白,明白,您放心,您的照片绝对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更不会用于商业。”
周爱玲点点头:“你能明白就好。”
“周小姐,老张这个人还是很讲信用的,您放心吧。”卫翰说着,在兜里拿出一张名片,“我是徐波的表哥,叫卫翰。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到香坊来玩儿,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您去了就免费。”
周爱玲笑了笑,把名片接过来放进衣兜:“差不多,该走了吧。”
“走了走了!”卫翰招呼一声。
徐波给戴佩珊穿上鞋,然后抱起来往外走。
“注意啊!”朱春英说道:“徐波,在到新房之前,不能让珊珊的双脚落地。”
“知道!”徐波抱着戴佩珊相当轻松。
周爱玲跑到前门,把车门打开,徐波弯腰,小心翼翼的把戴佩珊放到车上,然后自己钻了上去。朱春英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副驾位置上。
周爱玲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才上车:“这里有卖房的吗?”
“有,而且很多,人家有门路条件好的,早都搬走了。”戴佩珊很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想买房,也不能在这里买吧。”
周爱玲启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到了前面胡同口,拐上另一条胡同,“如果有闲钱儿,你们可以再买一所房子。”
三个人一愣,戴佩珊问道:“什么意思?”
周爱玲说道:“不要问,相信我就按照我的话去做,估计再有十天半月的,就有消息了。”
戴佩珊和朱春英听得一脸雾水,但徐波心里却是一动。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们可是一直在跟川禾集团接触。听说除了汽车基地,还有一个川禾广场项目,就是小型的城市综合体,也会落户锦川,只是具体的位置还没有选定。难道……
“玲姐!”徐波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毕竟这关系到的利益太大了,“你在川禾集团有关系?”
周爱玲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但这个态度,却让徐波精神一振,如果周爱玲真的跟川禾集团有关系,那川禾广场肯定就会落在小凌河畔,准确的位置应该就是戴佩珊家里这一片。
他并不怀疑周爱玲的话,毕竟现在周爱玲的身份地位在这摆着呢,不可能信口开河。重要的是,周爱玲跟戴佩珊的关系,也不可能拿这事儿开玩笑。
戴佩珊歪头看了一眼徐波:“想什么呢?”
徐波说道:“我在想能拿出多少钱来买房子。”
“啊?”戴佩珊眨了眨眼,“你们到底打什么哑谜。”
徐波一笑:“英姐,如果你手里有钱,也在这买所房子吧。”
朱春英没有犹豫的点头:“你们什么时候买,招呼我一声,一起买。”
徐波说道:“越快越好,明天吧。”
石山乡,沈川和刘松、闫东、张志、秦旭明、高明建几个发小在喝酒。
“二川,咱几个,就有你出息,以后赚大钱了,千万不要把兄弟几个忘了。”张志舌头喝的有点大,但人却很清醒。
沈川说道:“我现在就赚到大钱了,正准备在咱乡投资个大项目,到时候咱哥几个一起玩儿。”
刘松、闫东、张志、秦旭明、高明建五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高明建喘着气说道:“二哥,小时候你就这样,说起瞎话来,脸不红不白的。但那个时候,你说瞎话,还心虚的眨两下眼睛,现在连眼睛都不眨了,你这道行是越来越深了。”
刘松说道:“就是啊,你说你写歌赚了钱我们信,可赚大钱,还回乡投资。下次咱吹牛,能不能吹的靠点谱。”
沈川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会这样,也懒得解释,一会老爷子回来,他们自然就信了。
这顿酒,六个人从中午喝到了晚上,中间还出去买了一趟酒。晚上沈海荣和钟青梅在地里都回来了,他们还在喝。
“你们打算喝到什么时候啊。”钟青梅把桌子上的菜给他们热了热。
“老叔,坐下喝点。”闫东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个地方。
沈海荣洗完脸,擦完身子,光着膀子走过来:“给我来一瓶凉的。”
秦旭明弯腰在地上拿起一瓶挂着水珠的瓶酒:“刚刚在井里捞出来。”
沈海荣拿过啤酒,用牙咬开瓶盖,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了半瓶:“这天太他妈的热了,喝点凉啤酒就是爽。”
沈海荣今年四十岁,个头儿有一米八,留着小平头,脸型也周正。在加上常年从事体力劳动,肌肤被晒成了古铜色,看起来很有力量感。按照后世的说法,这绝对是型男一个,而且还是非常受小女孩欢迎的大叔型。
“今年的花生怎么样?”
“暂时看还行,要是雨水跟不上,那就很难说了。”沈海荣夹了口菜,“种地就是靠老天吃饭,尤其是咱乡,大多数都是山坡地,存不住水,下雨不管多大,都顺着山坡流走了。用不了一个月,要是不下雨,依然会干旱。”
“对了!”沈海荣问道:“明天沈伟出来,你知道了吧。”
沈川点头:“知道了!”
沈海荣接着问道:“你去接他出狱吗?”
沈川对外面努努嘴,看着不知道在园子里忙什么的老太太:“你信不信,我要是不去,那老太太能半年不搭理我。”
沈海荣笑了:“不可能,谁不知道老太太最疼的就是你,顶多两月。”
闫东问道:“明天三哥就出狱了?”
沈川和沈伟的事情,闫东他们几个都知道,小时候整天在一起混。但当沈伟为了一个女人,跟沈川闹掰之后,他们跟沈伟也慢慢的疏远了。
刘松问沈川:“明天去?”
武神重生变性了
沈川说道:“亲兄弟哪有隔夜的仇,这么多年了,过不过得去,都该过去了。而且,他也为他的错误,付出了代价。”
闺宁 意迟迟
刘松几个人对视一眼:“明天我们也去。”
沈海荣说道:“我也得去,你们又去,是不是得雇辆面包车?”
沈川摆摆手:“我来安排吧。”
几个人正聊着呢,沈秀放学回来了,见到他们还在喝,感叹一声说道:“你们真的成仙了。”
钟青梅把最后热好的菜端上来:“赶紧去洗手吃饭。”说完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妈,你不吃饭了!”
老太太摆摆手,喊道:“我还不饿,你们先吃吧。”
沈川说道:“老婶儿,你都嫁过来快二十年了,你就没发现,我爷晚上不回家,奶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吃过饭?”
“嗯?”钟青梅努力的想了想,“以前还真没注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沈川笑着摇摇头,也只有钟青梅这样大大咧咧性格的人,才会忽略这样的细节。
“秀!”沈川岔开话题,“马上就高考了,有想过考哪里吗?”
因为学校午休时间有限,沈秀回来忙着吃饭,吃完饭就走了,沈川也没来得急跟她聊聊。
沈秀说道:“我想考京大。”
沈川没有意外,因为上辈子第一志愿,沈秀报的就是京大,但差了十多分没有考上,被第二志愿京城师范大学录取了。
“第二志愿呢?”
沈秀沉思了一下:“现在还没想好,但最有可能是京城师范,因为这个把握大一点。”
沈川说道:“第二志愿填水木吧,如果只是差个几分,我想办法给你送进去。”
“真的?”沈秀激动的喊了一声,可很快冷静下来,撅嘴说道:“二哥,你又骗人。”
沈川哈哈大笑,刚要说什么,就听到老太太的说话声;“开会开了一天,中午吃饭没有?”
紧接着沈川的爷爷,沈西崈洪亮的声音传来:“吃了,中午下的馆子。”
老太太奇怪的问道:“不就是下顿馆子嘛,看把你高兴的,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你知道啥!”沈西崈说道:“咱家二川有大出息了。”
老太太没好气的说道:“还用你说,我又不是不知道。”
沈西崈说道:“我说的不是他写歌,上大学的事儿。”
“那是什么事儿?”老太太问道。
沈西崈说道:“不是这事儿,早上乡里找村书记和我去开会,原来是有大老板到咱乡里来投资,你知道这个大老板是谁吗?”
见到沈西崈兴致盎然的样子,老太太非常配合的问道:“是?”
沈西崈没有说,而是开心的哈哈大笑:“是咱家二川,他要投五百万,建石材加工厂。”
这一下,不只是老太太惊住了,屋里的众人也惊住了。
“二……二哥!”高明建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你刚才说,赚到大钱了,回乡投资是真的?”
这时听到老太太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二川要在乡里投资五百万建石材加工厂?”
沈西崈笑声再次传来:“投资五百万不算什么,你应该听说了,有个外商到咱县里投资建设汽车制造基地吧,那就是二川投资的。”
老太太有些不敢相信:“老头子,你是不是中午喝多了?”
“中午没喝酒!”沈西崈说道:“我听乡长和书记说的时候,也不相信,他们就让我打电话给其荣。”
老太太紧张的问道:“老二怎么说?”
沈西崈说道:“还能怎么说,二川确实是那个川禾集团的老板。汽车制造基地就是他投资的,还有乡里这个投资,也是他为了回馈家乡父老乡亲做的决定。”
屋内一片寂静,全都愣愣的看着沈川,最先回过神来的是沈秀,一把抓住沈川的胳膊:“哥,如果我没考好,你真能把我送进水木?”
沈川拿着酒瓶喝了口酒:“分数不是差太多,还是没问题的。”
沈秀眨了眨眼:“那,京大呢?”
沈川说道:“京大你就不用想了,除非你自己能考上。”
沈秀一咬牙,攥着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我会努力的,不是京大就是水木。”
“什么?二川来了?”沈西崈喊了一声,紧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老爷子进了屋。
“爷!”沈川笑着站起身,沈西崈看着自己这个曾经最捣蛋,最不省心,现在却最有出息的孙子,心里很是感慨。
“好,好,好!”老爷子拍拍沈川的肩膀,连说了三个好,接下来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沈川让开身:“爷,你坐我这,我去外面再拿个凳子。”
“不用拿了!”钟青梅站起身说道:“我吃完了,爸,你坐我这吧。”
“我也吃完了。”沈秀放下碗筷,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奶,吃饭了。”
“来了,来了!”老太太把手里的小锄头扔在一边,站起身走进屋。
秦旭明打开一瓶啤酒递给沈西崈:“爷,给你酒。”
沈西崈接过来:“怎么没喝白的?”
沈川说道:“本来想喝白的,但是天太热了,喝点凉啤酒降降暑。”
沈西崈把啤酒放到一边;“我喝不惯啤的,还是喝白的。”
沈川起身,把秦池拿了出来:“爷,这是我给你买的。家里有几箱茅台和五粮液,本来想给你拿过来的,但早上事情太多给忘了。我明天去北口监狱接老三,顺道回去把那几箱酒给你拉过来。”
这要是以前,沈川买两瓶秦池,老爷子都会埋怨乱花钱,更不要说什么茅台和五粮液了。但现在不同往日,沈川有这个心,老爷子是真高兴。
“一样给我拿一瓶,让我尝尝就行。就这玩意,好坏我喝不出来,给我拿那么多,喝了太浪费。”
沈川笑着说道:“浪费就浪费,那也不是自己买的,都是别人送的。”
老太太洗完手进了屋,钟青梅盛了碗饭递过来。
老太太接过饭碗,坐在了沈川身边;“二川,跟奶说说,你这两三年的都干了什么。”
沈川砸吧砸吧嘴,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真真假假的讲讲:“我写歌,上春晚,被水木特招,这些你们都知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我上大学,喜欢上了金融,有一天我在研究国际金融市场的时候,突然发现墨西哥的一些政策出了问题,而且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有很大的概率会发生金融危机。于是跟几个朋友,凑了点钱,去香江做空比索。”
“什么是比索?”闫东好奇的问道。
沈秀说道:“墨西哥的钱币,即使比索。”
“哦!”闫东继续问道:“什么是做空?”
这个沈秀不明白了,看向沈川。
沈川说道:“即使我解释,你们也不明白。炒股你们懂吧,你们就当是炒股。这一次,我们几个人赚了不少钱,然后我就在香江注册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