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他妈的,老子被他那个该死的爹差点害死,明明是救他爹,不知道感恩竟然还用枪对着你们,这些账一笔一笔我都要给他算清!”
卫生员检查了一下李二牛的伤势,没有太大问题,秦渊用的那种草药,他没有见过,但是伤口竟然在慢慢愈合了。
因为没有直升机,众人只能按照地图一路走回去,秦渊看了看地图,把路线记好,交代何晨光他们几个先不要透露自己和李二牛被找到的事情,他们的速度跟不上秦渊,让他们带着李二牛在后面慢慢回来。
“啊?秦哥,那你呢,你不跟我们几个一起回去吗?”
秦渊冷笑着“你们在后面慢慢回来,我要先去给我的兄弟们讨回公道。”
众人心中非常感动,秦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护短,不过这也不能算护短,这只是拿出事实来说话。
秦渊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交给巴菲特,毕竟这是他亲爹,而且那老狐狸说不定还会找其他借口来推脱,毕竟当时的知情人只剩下那个驾驶员了。
那个驾驶员应该是被巴隆掌握着把柄,再说不定那老小子直接找个借口把那驾驶员杀了,那就真的死无对证,就算有自己这边的说辞也没有办法。
一个是何晨光他们被巴菲特那群人那种对待,这口气,他一定要出,另外自己也遭到暗算,这事情肯定不能那么简单就完。
总统府内,那个驾驶员被巴隆叫到房间内,递给了他一个信封,“这个里面是你家一家三口的机票,还有重新的身份,里面有一张银行卡,足够你们这辈子的开销了。”
驾驶员有些害怕他搞不清楚这只老狐狸到底想干嘛,摇着头,不愿意收下。
巴隆脸色一变“这些东西你必须得收下,而且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不希望在小毛国再看到你,如果我知道你还在小毛国内活动,那我就斩草除根!”
驾驶员颤抖着接下了那个信封,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按照他说的做,看来这老家伙是打算放自己一马。
巴隆看着那个驾驶员离开的背影,打了个响指,让外面的手下进来,“三天后,他乘坐的飞机必须出事!”手下点点头,退了出去。
他现在还不能杀这个驾驶员,不过这驾驶员自己离开小毛国,在飞机上出事,那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巴隆抽着雪茄,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完美收官。
不仅为自己的儿子报了仇,而且还省下了一大笔费用,那个曼陀罗之前还想要军火库,做梦去吧!现在就把一切事情推到死人头上就行,反正以他的身份是没有人会怀疑的。
秦渊按照地图一路奔跑,出了丛林,他对自己的速度非常自信,这种情况也没有丝毫疲惫,看到了街上的建筑,又悄悄回到总统府,此刻总统府里面守卫非常多,秦渊就那样手插在兜里大摇大摆的冲着大门走了过去。
门口的守卫立刻举起枪警告:“什么人?这里是总统府,请你快速离开,不听劝告,立即开抢!”
秦渊伸出手伸了一个懒腰,接着一阵异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些守卫眼神变得迷茫,“全部放下枪!”
接着那群守卫就乖乖的把枪放下,并把门打开,秦渊就那样走了进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说:“你们几个把裤子脱了,给我在这里跳个舞。”
秦渊可不能放过这一顿羞辱他们的机会,这世界级的迷惑能力就是好,不费一枪一弹,而且还这么听话,如果用枪的话,那倒还说不清呢,毕竟这是在他们自愿的情况下做的动作。
接着那几个警卫把裤子脱了,手拉着手,竟然围着圈跳起了舞,秦渊哈哈大笑起来,这才叫过瘾,背着手大步走了进去。
接着秦渊走过的地方,身上的香味也越来越浓烈,他看到这么多守卫大声喊道:“全部爆头蹲下,揪着耳朵不准动。”然后这些士兵守卫全部蹲在地上,简直不要太听话。
“上次是哪些人用枪指着我兄弟站出来!”
接着十几个人站了出来,眼神迷茫的看着秦渊,“我看你们是太闲了,胆子也很大,全部跳到旁边的池塘里面,清醒清醒吧!”旁边的那个池塘只是一个观景台,水不深只到人的大腿,秦渊只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
现在该去找巴隆那只老狐狸了,一路上的守卫都被秦渊迷惑,顺利的来到巴隆的房间,推开门,秦渊看到那只老狐狸靠在沙发上,正听着音乐。
梦言夕晨
巴隆被人打断,有些不满头都没抬的说:“我说了,在我听音乐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要进来,你们是听不懂吗?”
秦渊背着手走了过去,“老家伙,我们又见面了,惊不惊喜?”
巴隆听到秦渊的声音,非常震惊的转过头,“你,鬼啊!救命来人!这里有鬼啊!”巴隆看到一个他觉得必死的人,竟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完好无损,只能想到肯定是秦渊的鬼魂来找他算账。
秦渊脸上挂着笑容,“我说你这个老狐狸竟然也知道害怕,你造了那么多杀孽,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究竟有多少冤魂来找你报仇?”
巴隆此刻已经被吓得疯言疯语,“对不起,我错了,我一定会补偿你的家人,你不要来找我,不是我杀的你啊!是那些武装分子!”
秦渊走过去一把揪起颤抖的巴隆,这老杂种,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不知悔改,把这些错事害在别人身上。
“你他妈的看清楚,老子是活生生的人,就你那些小计量,还想杀我,你也别喊了,整个总统府的人都被我控制了,只要我随便一个命令你都会被杀死。”
巴隆感受到了秦渊手上的温度,更加惊恐,秦渊身上散发着杀意非常恐怖,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简直就是怪物,几千米的高空,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他刚才说总统府的人都被他控制了,这个人是魔鬼吗?
没想到这老家伙太不经吓,手紧紧的捂着胸口,秦渊看了一下,这次不是装的,这老家伙心脏确实有问题,现在还不是让他这么简单就死了的时候,秦渊使用迷惑术稳定住他的心神。
接着拿出一个录音器,让巴隆把他做下的罪孽全部说出来,秦渊简直听不下去,原来除了设计杀害自己以外,他的那个大儿子巴菲特更是被他完完全全的算计。
那个细菌武器原来他也有参与,这老家伙根本不简单,相对于他死去的那个小儿子,这个老头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指使下进行,而且还在背地里挪用了整个国家的基金,用来进行细菌实验,给他小儿子扩充军事力量。
秦渊摇了摇头,一般都是儿子坑爹,没想到这是爹坑儿子啊!他一个局外人都听不下去,想直接冲上前把这老头打死,但是还是忍住了。
录音笔只是秦渊的一个备份措施,他要让这个老狐狸当着他们小毛国全国人民的面进行忏悔,而巴菲特现在正在办公室里面处理政务,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秦渊轻轻松松的黑进了他们小毛国的整体系统里,秦渊一向是有仇必报,这老小子这样阴他一次,他可要好好的陪他们玩一玩。
接着整个小毛国的无线系统都被连接,因为是总统府这边发出的信号,总统府这边是属于总指挥,可以操控所有的无线设备。
简单来说,在小毛国上下,只要有大屏的地方都直接插播了一条消息。
屏幕中巴隆的身影出现了,他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受到威胁,而是痛哭流涕,接着述说着自己的罪行,当然痛哭流涕也只是情缘操控他来做的。
毕竟他现在只有害怕,哪还有心情痛哭流涕,秦渊在旁边吃着苹果,“不错不错,我不是说你不错,我是说你们这苹果真的不错,挺甜的,你继续说。”
小毛国的民众,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之前的候选总统巴萨德就把小毛国搞得乌烟瘴气,没想到幕后主使竟然是这个巴隆,秦渊让他重点说了陷害炎国军人的事情。
这更是引起了那些民众的愤怒,因为现在大家都很珍惜和平,没想到他们的总统父亲竟然这样陷害来帮助他们的炎国军人,想要挑起战争。
而此刻办公室里面的巴菲特从电脑屏幕里面看到自己父亲,他才开始诉说巴菲特就觉得事情不简单,肯定不能让他这样继续说下去,要去阻止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大声叫着,让人进来,却没有丝毫反应,拉开门,想冲出去,没想到门竟然从外面反锁了。
巴菲特非常焦急,听着巴隆的诉说,非常愤怒,但是现在只能先阻止巴隆,否则整个小毛国都将大乱,他抬起旁边的椅子砸向大门,这大门却纹丝未动。
这个是肯定的啊,这里毕竟是总统府总统的办公室,防御措施做得非常好,别说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根本是砸不开的。
“来人啊,外面的人都死了吗?我是总统,你们竟然敢违抗总统的命令!”可是任由巴菲特在里面,如何嘶吼外面的人都没有反应,秦渊早就控制了那些守卫,这出好戏,他可不能让任何人破坏。
巴菲特绝望的跪在地上,看着巴龙在电脑面前的诉说,这下彻底完蛋了,而此时的秦渊在巴隆的住所里面,到处翻找,这老狐狸心眼太坏,倒是收藏了几瓶好酒,秦渊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巴隆的诉说。
这样才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竟然敢阴自己,而且还害自己白白的失去了一条宠物蛇,加上李二牛受伤,这些都是他该的。
何晨光他们赶回来的时候,在半路上的大屏里面就看到了巴隆的诉说,大家非常震惊,这秦渊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这只老狐狸亲自出来忏悔,而且这种忏悔的直播视频肯定不是巴菲特放出来的。
“我就说秦哥是战神,他可是抵得上几支军队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简直是小意思,咱们就先不打扰他,等着这出戏演完。”
这一下大家非常解气,之前受的委屈也都不算什么了,因为他们这个身份确实也很尴尬,一不注意就会上升到国际政治,那就让他们小毛国自己人民内部来解决。
李二牛他们正在广场上看戏,旁边的人看到炎国的国旗标志,认出他们就是炎国的军人,纷纷过来道歉,觉得是自己的国家,对不起他们,人民肯定都是希望和平。
而且还直接把李二流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让他们不用担心,既然总统解决不了的事,那他们人民就来解决,秦渊当然明白,所以他正是利用了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人民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果然接着就有民间组织自卫队,开始了游行,秦渊听到外面的动静差不多,停止散发了自己身上的香味,也不控制这些人了,毕竟外面游行的那些民众马上就要来了。
秦渊把巴隆关在房间内,反正现在这老狐狸要死要活,他也不管了,目的已经达到了,演员可以退场。
巴菲特听到外面民众游行呐喊的声音,慌张的从地板上起来,更是拼命的去拽门,没想到门却突然开了,门外的那些守卫也是一脸懵的状态。
巴菲特在这那些守卫怒气冲冲的跑到外面,看到泡在池塘里面的落汤鸡,“你们这群混蛋,到底在干什么?”那些守卫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跳到池塘里面泡着。
秦渊此时拿着一袋瓜子坐在总统府的楼顶,观察这下面的众人,不得不说,这可是一个绝佳的观看位置,连外面那些愤怒的民众,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秦渊只是解除了总统府内部的控制,外面那几个跳舞的守卫他给搞忘记了,那些游行的民众看到门口的守卫。
竟然脱了衣服在那里跳舞,更是愤怒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内部究竟怎么了,怎么连这些废物神经病都招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