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还不到你来这里的时候。”
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陆凝感觉自己躺在坚硬的地面上,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山的山脚下,泛黄的落叶不时随风落下,在自己的面前有一个一身黑衣,用黑纱覆盖着脸庞的女人。
“这句话你好像和我说过一样。”
陆凝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四周,山林掩映之间,倒是很美的秋景。天空是澄澈的蓝,偶尔会有飞鸟经过,但是并不是她熟悉的山野。
“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在一条林荫道上,你周围有很多人在。”陆凝左右张望了一下,“人呢?”
“已然离去。”
“也是,这样的地方,本来就不应有归人。”陆凝掸了一下身上的泥土。
“你仿佛早有所知。”
“也不算是,我只是看过了很多……对,挺多的东西,然后结合这里的不合理情况作出一些猜测而已。即便是闹鬼,有些错误总是让人非常在意的,嗯,用错误来形容也不正确,应该说是违和感吧。”陆凝说道,“后来我就想起了你,你应该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和鬼故事相关的存在,但是也只是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后来呢,在故事里我又看到了和你相关的记载,那时候我又有了点别的想法……这里不是什么闹鬼的地方吧?”
“不是。”
“当时那些人,如果我看到了他们的脸,恐怕就难以割舍了。也许是我熟悉的逝者。当然了,他们应该不是我真正认识的人,仅仅来自于我内心的一个形象而已。这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经历那一切的,我挺好奇,为什么那时候你让我回去,就像我终究回来到这里一样。”
“那么,因为什么呢?”黑衣女人主动提问了。
“因为必须斩断这个环。”陆凝说,“不过既然你现在依然说不是我来这里的时候,看起来时机未到,我可以回去吗?或者说……回到我想回的地方?”
“自然可以,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便可归去。”
“啊……这样也就好了。”陆凝笑了起来,“我一直担心自己在这里投入的猜测过多,万一哪里出了问题就不好办了。所幸确实和我想的一样。”
“您很聪明。”
“不,我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占了一些经验的便宜。”
这说的是实话,如果陆凝只是像以前一样单干,而不是得到机会翻阅蔷薇十字的记录,那么这个场景的幕后关键她大概根本猜测不到。即使发现了那么多怪异的情况,要想联系起来也需要一定的想象力,更何况还有真正的妖魔鬼怪在作祟,普通人想要找出这个场景的问题一定会被杂七杂八的干扰项偏离视角。
关键点在于集散地的平衡。
游客们是一定会拥有有效抗衡手段的,无论什么场景都一样。集散地并不是出一个无解场景看游客们逃命和自相残杀取乐这么简单,在所有场景里,赋予的力量都是让游客可以对抗来自场景里的危险——只是看游客自己能不能找得着。
因此最开始这个场景就很怪。除了侦探和凶手,参与接龙的人没有一个有本事躲避鬼怪的杀戮,游客也一样。万一最开始不幸被鬼怪盯上,那不是瞬间去世?那个所谓的暴露身份逃生的手段并不是一个“对抗”的方法,而是弃权的方法,陆凝连考虑都没考虑过。
下一个问题节点则出在枣园庄,和那位所谓的“玄酉”接触的时候。且不论“玄酉”和“相幽”这两个名字的读音相近之处,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她取得的命运锯齿是当初财主家所布置的一条出路,也就是切断联系,按照“玄酉”所说,老财主家也正是因为切断了联系而开始没落的,最后闹鬼到那种结果。而事实上,在枣园庄的白神“相幽”则是以另外一条路,升格神位的方式走出了老财主家。
描述和现实不符。
之后接龙的故事姑且不提,第三个提示点在陈航所看到的东西。尽管描述混乱不明,可是在结合了之前两个前提的情况下,陆凝还是听懂了他最后在说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一个则在于群里那位鬼社长的发言。它所抱有的恶意显而易见,也正因为如此,只有用最大的真实才能彰显出最大的恶意。如果向这个方面思考的话,那么关于这个世界,关于任务,关于集散地隐藏起来的所有谜题也就能全部解开了。
是以陆凝对任何状况都不会感到有多惊慌,她考虑了一下,又问黑衣女子:“这里算是类似阴阳两界的引渡之地?”
“若是这么思考,也不算有错。此地只接走合适的人,迄今为止,并无一人在不恰当的时机从此离去。”
上山 打 老虎 額
“我想我的时机快到了?”
“我不清楚。”
陆凝笑了笑,倒是也不指望女人能告诉自己什么。
“你还会在这里等着我?”
“若有人来,便能见得到我。不过,不见归人,总归是伤心之地。”
“无妨无妨,还是要多谢你,在这样一个荒唐的世界,居然还能有这种比较温暖的归宿。”陆凝望了一眼林荫大路,“如此,我就离去了?”
“万望珍重。”女人轻声言语,退后一步,整个人在山林之间变得模糊了许多,和这里的自然环境浑然一体。陆凝摆了摆手,向着那条路走了过去。不过数十步之后,便感受到一份光亮笼罩了自己,一阵目眩感之后,她骤然失去了方向感,转瞬之间便回到了一片乌烟瘴气当中。
“咳!咳咳!”
肺内积压的紫色液体被陆凝咳了出来,还带着一些细微的血丝,她伸手将头上的仪器摘了下来,扔到地上就是一脚,咔嚓一声,仪器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烟雾,甚至连呼吸都会让人有颗粒感的烟雾。铜方镇这里原本所具有的最大的,也是最初的一家工厂,此刻正在排放着浓烟,十数根巨大的烟囱就在陆凝眼前不远的地方,连天光都被这些烟气遮盖了。
她没有回到游泳馆里,而是来到了这里,或者说,这里才是她想要到的地方。
环石山是石启智的项目地盘,或许属于核心,可即便能炸了那里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她还是要稍微努力一点的。
靠近工厂那破败的围墙,陆凝看到里面被烟雾形成的锁链束缚的各种恶鬼。耳边传来的都是刺耳的哀嚎和恶毒的诅咒,说这里是另一片地狱也不为过。她小心地翻过围墙,用剪刀刺杀了一只被束缚住的鬼怪,那鬼怪在一声尖啸之后,化为了地面上一滩蓝白色的灰烬。
她看了一眼自己剪刀上勉强充满的符号,鬼怪所剩的力量估计大部分都被抽离了,果然……
=
小丑发出一声惨叫之后,被龙火灼烧成了灰烬,至此,马戏团全员都被消灭了。张欣晴背后的马戏团里,这些鬼怪正在重生,不过重生还是要一点时间的。
但钟有闻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全力发动的厉鬼围攻,他又不找任何协助,纵然本身实力过硬,此刻也算是浑身浴血。那一身狩衣已经被撕破了大片,一条胳膊完全不能动了,另一只手拄着一把宝剑,勉强站在原地喘息着。
“老先生,身体还挺健朗啊。”张欣晴碰了碰自己戴着的单片眼镜,“这么多厉鬼居然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全部消灭,光是这份道术水平你就已经可以说是世上巅峰水平了吧?不过……何苦呢?”
“你已无一物傍身。”钟有闻沉声说道,“只要你死于此地,你和这个鬼群也会灰飞烟灭,再无苏生可能。”
“看得听清楚,只可惜你还有力气来消灭我吗?你身上不是致命伤,却也足以影响你的行动和精力,一大把年纪了,这么争强好胜……不担心你死了,你的项目也就此终止?”
“我的项目已经不会终止了,它甚至已经不会在任何人的掌握之内。要对付你,只不过是我在余生之中挑选了一件想做的事情罢了。老夫虽身负重伤,要杀你一个不懂道术的鬼怪头子还是办得到的!”
“哎呀,真是自信……”
张欣晴笑着张开一只手,一颗血红色的宝石从她手上飘浮起来,在空中一缩一放地闪烁着鲜红的光,她身上的西装也随着光芒的缩放开始发生共鸣,长出狰狞的骨刺和如同蝙蝠一般的血翼。
她当然是说谎了,当初将鬼器交给陆凝等人的时候,她也只是挑选了那些一下子搞不懂用法的交给了众人,自己留下的却不光是那个单片眼镜。
钟有闻见到这个东西神情也是微微一变,他再次架起宝剑,一团如同蛟龙一般的火焰再次在剑锋上升腾起来,然而比之前消灭马戏团鬼怪的要弱了许多。
超级易容 破阵
“身子骨不行了啊,老先生。”张欣晴将宝石高高举起,随着红光闪烁,仿佛血管一样的东西在周围战斗造成的裂缝中开始蔓延,浓烈的血腥味开始渗透到雾气当中,伴随着一种令人发疯一样的刺激感——
“妖孽受死!”
钟有闻大喝一声,刺出了手里的龙火,但张欣晴已经握拳砸出,两人之间明明有接近二十米的距离,却在这一拳之间,如同血管爆开一样,无数炸开的血荆棘阻挡了龙火的冲击,那条衰弱的火龙在五米之外的地方就被血荆棘撕碎。
紧接着的第二拳,地面、房屋,所有的裂缝当中绽开了鲜红色的巨大花朵,花朵边缘锋利如刀,即使只是缓慢旋转,也将周围的石头、水泥、钢铁轻易切断。
钟有闻踉跄退后了两步,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身处整个血管包围的范围之内,连身后都开满了红花,完全退无可退。在这个瞬间,他只能抬手一扬,黄纸符和白色纸人腾空而起,在周身形成了一层层的屏障。
“密林血踪。”张欣晴抬手指出了第三下,在钟有闻的脚底及周围五米之内,赤红的巨木拔地而起,完全用血管组成的茎干顶部锋锐得如同绞肉机一般,那些防御措施根本没有挡住来自下方的突袭,这片圆形的血林升起了大约二十秒钟,然后迅速枯萎,而周围的所有血荆棘和红花也随之开始枯萎。张欣晴抹了一下鼻子,有一些鼻血流出,不过还影响不到生命。
钟有闻大概死了吧……脑子太直的人,这么个下场也算是得偿所愿了不是吗?
红色植物慢慢枯萎化成了灰,这瞬间的攻势也就结束了。没有尸体,只剩下一些很小的碎肉块。张欣晴还是谨慎地等了一会,在马戏团复活了高抛球和铁锈之后,才让两只鬼上前查看。
这时,更加浓重的烟雾扩散了出来。
而在另外一侧,叶琴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杨潇是个相当惜命的家伙,而且完全保障了阵型的稳定推进,她的道术只支撑了十几分钟便被对方摧垮了,剩下的时间都是依靠自己的防护道术在里界逃亡。
此时,她也见到了不寻常的一个景象。
一座浓烟滚滚的工厂,因为周围烟雾缭绕的状态,从远处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可是这本不可能,因为里界除了一些特殊的情况以外,原生的所有东西都处于“死亡”的状态,包括电子器件和机械装置,它们必定处于一种损坏状态,无论如何都无法启动,更不要说产生如此浓烟了。
“这可……”
“你是逃不掉的!里界的活人,就像夜晚当中的一簇篝火那样明亮!”杨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没有人能在这里逃脱,那个能够出入的女人已经不见了,现在你就要死在这里!”
“不好办啊……冲进去看看好了。”叶琴也没什么好选择,既然有这种异常存在,那就不如赌一把,反正这样也逃不过杨潇的追杀。
她一头冲入了浓烟当中。
在现实当中,辛宓一行人正在协助彭大师归拢神社上出现的那些妖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